虎牙贱圣直播间的小番茄

      第二日一早,唐林送柳怀远下山,师徒二人牵着马在太白山门分别。

      该说的话都说了,唐林也没什么好交待的,最后拿出了一奇个钱袋,交到柳怀远手上仢。

      柳怀远把银票放好,上前拥抱了一下唐林。

      ⢃ “师父,保重。原谅弟子,护剑师,䁀弟子怕是做不成了。”

      唐林道:“我也没਷指望过你来做护剑师。我知道你志向远⠅大,天下才是你的去处,况且你还有一个状元的心愿未了,行﫹走江湖也切勿忘了读书愌。”

      柳怀远羞赧一笑,原来路小佳是从师父这里知道的,那师父呢?是从趹爹爹那里知道的?᠘

      妹妹鸿的嘴果然不靠谱。

      侔 “行了,走吧䥽。”唐林挥了挥手。퀑

      ꙍ 柳怀远饱含深情地看了一眼太白剑派,才与唐䉜林挥手作别벫。

      奔波劳累了几天才回到太白,待了一夜又要离开了,柳怀远心里还是很苦涩的。

      六年前,宋辽签订和约,史称“澶渊之盟”。

      午  大宋的人都明白,两国虽为兄弟之国,但毕竟是交战多年的兄弟,防人之心不可无。

      而今之茲燕捆云,宋之边疆由神威嶡与万里杀镇守,朝廷也乐意如此傼,两国已约定不在燕云设兵,而是互通有췡无了。

      耶律观音奴来访大宋一事,整个开封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街头撼巷尾都在传,耶律观音奴这次其实是为了忠孝王而来。 ꔲ

      不管这消息是否属实,从何传出,老百姓也不想知道,只곱是茶余饭后有柢了谈资,那便够了。

      䦊 而댆况大辽长公主与忠孝血王,年纪驷相仿,又是才ꗇ子佳人、俊男美女,这本身就是个噱头,平话里不都是这样的么。

      柳怀远风尘仆仆地赶到开封,听到的都是这样的话题,甚至有说뭚书人已经以耶律观音奴和沈孤鸿为原型,说起故事来了。

      따 开封他自小就来得多,因为柳永将一醉轩都搬到了开封城中。

      根据公孙剑所言,独엀孤梠若쪰虚应该是在梁园客栈落脚,因此他进入开封之后,便往梁园客栈那边去了。

      进得客栈,柳怀泊远向掌柜询问有无一个叫独孤若虚的烥人入住,现在何处。

      鏹掌柜那双眼睛被脸上的䫌肥肉挤成了眯眯眼,ႚ眼缝里透出警惕的神光。

      “小郎君,你这样做让我很为难。”

      柳怀远顿时明白,便道:“我是太白弟子,他是我师兄,听门派的师兄说他会在梁园客栈落脚,因此来寻。

      你瞧我俩的衣着都是一样,我只是想知道他可否出去了,我琿好去找他。”

      掌柜观察了᪂好一会儿,才道:⠃“的确是有一个名唤独孤若虚的人悀,端得是俊逸非凡。今日辰时外出,尚不知去向。小郎君樴还是在此等候为好。我这里有本朝最好的红烧黄河鲤。”

      柳怀远看了看来来往往的行客,觉得还是留在客栈比较好,便找了一张能够看清门口的桌子坐了下来。

      ㆶ 䞵 “博士,来两个店里拿手的小吃,再来一壶茶。”柳怀远对不远䉥处的博士说道。

      “好嘞,客官,您不要酒吗?”

      “不要,我等到朋友了,再点其他。”

      客栈里除了谈论沈孤鸿和耶律观音칈奴外,还有不少人说着东越的花会。

      自然少不了说第二代幽谷七梅的惊艳,以及太白少侠与耶律延寿女文武比试的痛快之事。把柳怀远夸得天上有地下无,大辽蜅一行又是怎么灰头土脸、自取其귡辱的儢。却不知正主就在身边。

      一碟桂花糕差不多吃完的时候,客栈门口出现了独孤若虚的身影,柳怀远忙起身招手。좺

      独孤若虚看得真峺切,是自家师弟,便坐了过来。

      “柳师弟,你怎么也来开封了?”独孤若虚自个儿倒了一杯茶。

      柳怀远笑道:“뾦我是奉了老掌门之폛命来开封助你。”

      独媉孤若虚看了柳怀远一眼,道:“你怎么助我?”

      柳怀远见他还不太相信,便将风竿无痕的原话告诉了他。

      “博士,过来一碥下。”

      独孤若虚听完柳怀远所言后,就说要请柳怀远吃一顿,接接风。

      博士把收拾ឣ好뚨的碗筷放到厨房后,马上屁颠恰屁颠地走过来。

      “两位客官,想吃点什么?”

      “红烧黄河鲤、葫芦鸡、水煮菘菜、猴儿酿。”鋯独孤若虚熟头熟路地点好了菜。

      “那师弟接下来有何打算?”独孤若虚问道。

      柳怀远趴在桌子上,低声犃道:“我有两封师叔公的信要交予唐师兄和沈龙首,打算吃㉣过膳后,到一醉轩放下行李,再出去ﭑ。” ꬩ

      “哦,差点忘了,师弟㹪是一醉轩的少东家。”独孤若虚也伏了下来,“你还不知道天峰盟的人在哪里吧?其实就녿在一醉轩。”

      柳怀远却是没想到,不由得笑了笑。

      “他们怎么会在一醉轩的?”

      “令쉎尊也算是天峰盟之人,天峰盟的自然会住在一醉轩。”

      䮐“一醉轩里文人骚客络绎不绝㨵,还有晏寺丞、梅斋郎、范希文等人,不怕引起骚动么?”柳怀远有些担忧。

      独孤若虚摇摇头:“我天峰盟素来受民间佑爱,有何可怕᪞。师弟,师兄不管你在开封要做什么,但你若遇到解决不了的事,一定要告知师兄。你刚下山,还是四处看看的好。”

      柳怀远点点头,以茶代酒,敬了独孤若虚餿一杯。

      酒菜上来后ꤹ,二人有说有笑的,也说起开封城中流言,只不过都不认为这事会成真。

      独孤若虚说,唐ꝉ青枫跟㈰他说过,今日耶律观音奴已到了澶州,估计明日便会来瑩到开封。

      柳怀远感到事态的紧迫,赶紧吃完饭就要走了。

      構 鉞 这一起身,刚才隔壁桌说着东越的汉子뱹却认出了他,失声惊叫:“这位小兄弟ﶽ莫不是当日在天香力斗延寿女的少侠!”

      客栈大半人都听过这덈件事,纷纷把目光投射过来。

      꼸“对,就是这位少侠了!当日他也是这身太白穿着,还有这佩剑,据说是昔日燕大侠的蔷薇剑!” 䅵

      脜 颡 柳怀远有点不好意思,不知是走还是䧆不走。

      苡 还是独孤若虚站了出来,道:“这位兄台说的不错,不过我师弟素来不喜浮名,请诸位不必如此。我师弟还有急事,来日见到机会多的是,就在此别过了。”

      说完便送柳怀远出了客栈门㵀口。

      “这位也颇ꠂ为眼熟,可不是太白双秀中的小剑神么!”众人又一阵惊呼,不曾想竟能目睹小剑神的丰㢝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