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操?片

      萨拉娜的记忆里没有有关萨尔成为大酋长之前的故事,仿佛萨尔,这个在洛丹伦人通用语中意为“奴隶”的兽人一出生就该理所应当的坐上兽人大酋长之位,然后在麦迪文的指引下前往无尽之海的对岸。

      但这并不现实,所有人都会有一个过去,兽人大酋长也不例外。

      她现在知道了萨尔的一部分过去,萨尔原本是一个兽人孤儿,被布莱克摩尔中尉捡到,然后收养在了敦霍尔德城堡的监狱里,并让士兵们对此议论纷纷。

      有趣的是,虽然士兵们时不时议论一下,但他们的长官对此却毫不知情。

      原因很简单,洛丹伦毕竟还是个封建贵族制的国家,和萨拉娜记忆里历史课本上介绍的一样,规矩是“我的封臣的封臣不是我的封臣”,军队里自然也是如此,长官很少能有萨拉娜这么先进的“接地气”思想,成天和普通的“泥腿子”士兵们混在一起,哪怕是与自己下属的下属靠的太近都有问题。

      至少在敦霍尔德这里,唯一比较“接地气”的大人物也就只有莱里格爵士,但他的“地气”也就只到中尉这一层为止了,萨拉娜也是通过她父亲的中尉朋友介绍,才认识了这位莱里格爵士。

      所以,纵然最底层的士兵议论纷纷,但只要他们不和自己的长官嚼舌根,就没有人会发现布莱克摩尔养了一个小兽人。

      而这些封建社会的最底层士兵看谁都是长官,又怎么会和他们的直属长官去打另一个长官的小报告呢?

      于是,布莱克摩尔竟然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把一个未来联盟的大敌收养在了他的监狱里。

      萨拉娜对此很感兴趣,她很想近距离接触一下这个有着传奇命运的兽人小孩,看看能不能从未来的兽人大酋长身上窥得兽人这个种族的全貌。

      秋天归来的最后一波船队从海上带回来了许多消息,这些真假不一的消息和船上搭载的少数艾泽拉斯王国的流亡者们告诉她,现在兽人还在南边的艾泽拉斯王国肆虐,洛萨公爵也还在坚守着暴风城。

      但萨拉娜知道,艾泽拉斯王国和他们的暴风城防线迟早要被兽人的猛攻击穿,王国的难民们迟早要向北逃亡过来,而兽人大军也会尾随着他们渡海来袭!

      会有第二次次兽人战争的,她的记忆这样告诉她,南海镇也一定会是兽人进攻的主要目标之一!

      萨拉娜知道战争最后会以联盟的胜利告终,不然War3的战役剧情就会是另一番模样了,但她却不满足于此,而是想更进一步,在兽人大军的袭击下保住南海镇,让这些与她朝夕相处的镇民们不要受到兽人大军们的摧残。

      可她只知道兽人会跟着难民们过来,却不知道暴风城的难民们到底什么时候会过来,更不知道兽人大军到底什么时候会过来!

      她只能在锻炼自己的同时,想办法尽可能多的了解一下兽人这个种族,想办法在兽人大军的进攻下,保护住这个和谐美满的家庭,保护住她所珍爱的一切。

      萨尔就是她现在能够找到的唯一一个可以让她了解兽人的媒介,但布莱克摩尔对萨尔看护的非常紧,只有他的亲信家仆和亲卫士兵才能接近萨尔,被他厌恶的人,如萨拉娜,是绝不可能有机会接近萨尔的。

      被布莱克摩尔防着的萨拉娜对萨尔望眼欲穿,但她又不敢横加干涉,“破坏”萨尔的成长历程。

      青铜龙和永恒龙之流让她惴惴不安,但这不是最关键的原因,最关键的原因是,萨拉娜在读取了蓝星记忆中政治和历史教材上对种种史观的看法后,认为艾泽拉斯这样一个有着超自然力量,崇尚天赋和命运的世界,绝对是遵循着英雄史观的规律在运行的。

      在按照英雄史观塑造和运行的世界中,每个独特的英雄都不可或缺,萨尔没了就真没了,不会有萨三萨四来顶替他的存在,世界萨没了,死亡之翼就肯定能成功灭世,到时候世界就会走向永恒龙一直希望看到的那个永恒终末结局了!

      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情况,萨拉娜决定尊重英雄史观的规律,决不让萨尔的生活轨迹产生大幅变动,免得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但她又希望能观察兽人,了解兽人,无奈之下,便想了个笨办法。

      这个办法就是每天赶早来军营,然后在萨尔跟着布莱克摩尔的亲卫士兵们出来跑操锻炼的时候试着远观一下这位未来的大酋长。

      虽然布莱克摩尔的亲卫们按照布莱克摩尔的嘱咐,每次跑操都把萨尔围在中间,保护的很好,但萨拉娜眼睛也很尖,而且很有毅力,坚持这样做了大半个月后,在冬日降临之际,她终于抓到了一次布莱克摩尔的士兵们排列不够紧密的机会,成功透过人缝,亲眼看到了被夹在里面跟着跑操的小兽人萨尔,对他和他所属的这个外来入侵种族有了更多的了解。

      不得不承认,站在人类的角度上看,兽人确实是非常可怕的生物,甚至比人类多年来一直交手的宿敌巨魔还要可怕。

      看看萨尔吧,三年前他被抱过来的时候,据说还是和人类婴儿差不多大小的小不点,但仅仅三年过去,这小兽人就已经有她一半的身高,能不着甲的跟着士兵们完成一整套跑操训练了!

      这是什么概念?就算兽人的成长是均速的,这也意味着,一个兽人的新生儿只需要六七年就能成长为一名青年兽人,获得两三倍于普通人类士兵的战斗力!

      如果再加以严格的训练,最多只要11年,就能从零塑造出一个至少能以一当数十的精锐战士!【注】

      萨拉娜不知道这是兽人本就有的成长速度,还是邪能和魔血的污染造就了这一切,不论如何,这都意味着兽人的战争潜力要远胜于人类!

      一旦二次战争爆发,人类就必须联合起来,最好还能联合起精灵,在一代人的时间内彻底解决兽人的威胁,如果失败,以兽人的战争潜力和他们培养下一代战士的速度,不出二十年,人类和精灵就会被消耗战彻底拖垮!

      得出了这个结论后,萨拉娜不敢怠慢,立刻将自己的观察和记录总结成了一份报告,但当她想要将这份报告提交给有份量的大人物,比如莱里格爵士的时候,她却又犹豫了起来。

      因为她解释不了这份报告的观察对象,只要一解释,那萨尔的人生轨迹就势必会被改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