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日本

      在第二次齐射完成后,龙骑兵的唐排长刈看见圣迪亚哥出城分队的队伍中前出一支小队,挺着长枪和火铳朝自己冲了过来,连忙命令部队后撤,上级交代的任务是不能硬拼的,咱们有马,随便跑啊。

      龙骑兵饽们跑到马群镛里,然后骑上了马匹往ഞ远处跑了一段,不过也没多远又停了下来,虎视眈眈的看着出城分队,而朱武能更是带着骑军小队在␾附近耀武扬威,弄得周围尘土飞扬。

      正ਘ在圣迪亚哥城头观战的埃雷拉和迪亚斯就有点担心了,刚才通过望远镜他们是全程观摩了那支勞骑马步兵和出城分队的对射,这么一个对射,á逼得费尔南德斯派出小队要长枪进攻,看来受的眉刺激不小㠿啊。

      再有骑军扬起的冲天尘烟也让两人忧心不뗈已,这支军队可不能有闪失,他们都有点后悔派出军队去突袭了。

      而在登陆点༺的鲍小军,看见对方迟迟不过来,而且好像还有撤退的意思,他也不藏着掖着了,把另外一个步兵排派出去了,不过这个排没有马骑,쒂只能靠两条腿走过去,不知能뭽不能赶得上。

      费尔南德斯一看对方骑马꿲跑了,命令前出部队回来,整个恊分队以战斗队形撤退,没有䴦办法믙,对Ⴍ方錄的骑马步军有古怪的长铳,能够威胁到自己的队列。

      战斗队形的行军速度就慢了,而且走一段就得停下来整整队,뢗要不就成放鸭子了。

      龙骑军一看对方开始行军了,便又靠近鵅过来,还是在一百五十米开外列队齐射,这一轮,又打倒了杦几名士兵。

      费尔南德藝斯没有别的办法,还是派出进攻小队去驱逐龙骑兵,龙骑兵就是䃉一群怕死鬼,一看驱逐小队上前,忙不迭的又骑马跑了。

      就这么打打走走的,短短的几里路,费尔南德斯硬是走了半天,一直到太阳西斜的时候才进入城头大炮的保护范围之内,迪亚㐠斯为了接应他们,命令䘒城头的十二磅炮对准那群阴魂不散的龙骑军放了几炮,因为太远,连他们的毛都㺱没碰着。

      掜 不过这样也提醒了龙骑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出城分队撤退至城头的保护范围内,然后ꁍ通过西面的城门入城了。

      埃雷拉和迪亚斯早就在城门附近等候,等费尔南德斯进来⟶,便逃上晔去安慰。

      “城主大人、特使先生,很抱歉,卑怬职没有⦅达成任务。”一见面,费尔南德斯就向二人道歉。

      띁“你尽力了,上尉先生,我军伤亡情况怎样?”迪亚斯问道。

      “大概伤亡了三十人左右,具体的人数还チ要统计,不过对敌人的突袭计划已经不可行,再出城的话会削弱我们的守城力量。”

      埃雷拉和迪亚斯互相看了看,然后二人点头称是闣,接下来就安排费尔南德斯带领所属军队去休整去了。 㰮

      而鲍小军听到朱武能传来的消息不禁大喜,这龙骑兵出击果然建功啊,뚠敌军近期是不可能出城捣乱了,正好巩固登陆点的防御,顺便卸载人员和物资。

      鴣 第二天,工兵连的道路修筑工作正式开始,要是想把重炮运过去,没有良好的道路是不行的。

      接下来几天双方都很忙槳,远征军这边忙着修建临憝时道路,清理外围,而圣燯迪亚哥城则忙着巩固城防,尽量多从附近收集物资,在出㤨城收集物资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受到远征军䷔骑军的骚扰,不过骑军也不敢进入城防炮駟的打击范围之内。

      桁 杠登陆点的营地范围已经扩充到一百亩的范围了,而且已经有一个陆战营和一个步兵营完成了部署,工兵连在日夜赶工,修建通往깘圣迭戈城堡的临时道路,以方便重达一吨多的重型灭害炮通行。

      这种重型滑膛炮其长径比ጡ已经达脪到了二十二倍,ύ最大射程已经达到了四千五百米,不过重量也是比较麻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吊装了两门下来,鲍小军计划把他部署到登陆点和圣迪亚哥城之间的高地上,可以居高临下的打击城里和岸防炮台。

      一周的时间过去了,⛪临时道路已经抢通到城上大炮射程的边缘,不能再往前修了,鲍小军在这个边缘外修了一个进攻用的营地,攻城部队将部署在这里。

      距离送给圣迪亚哥城堡的最后通牒规定的投降时间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但是城堡里丝毫没有投降的迹象,而且对方的城防大炮还越来越嚣张,不断的炮击远征军正館在构筑的攻城基地。

      鲍小军也没朻有客气,对方在最后通牒规定的时间没有投降,证明了他们作战的决心,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能把他们打疼了,他们才服ﰦ气嘛。

      攻城士兵化身土拨鼠,开始了拿手的土工作业,一条条交通壕成“之”字型向城堡底下蔓延而去,重要的节点则用草编土袋堆成土⛹垒加以保护。

      面对这柫种情况,正在城堡上观察的迪亚斯和埃雷拉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这쁃群人象地鼠一样,就算挖沟挖到城堡前面又能有什么用呢?”埃雷拉很疑惑。

      “是啊,他们挖到城堡䅼前面,我们的交叉炮火就能打击他们,但是离远了,他们还是拿我们没有什么办法。”迪亚斯回答道,“不会他们想挖地道进来城堡内吧。”

      “有可能的,我们要派人监听地底的声音,防止他们这뱭群地鼠偷袭进来。”埃雷拉连忙命令士兵去准备。

      “我숿们还要准备突击队,去攻击壕沟内的敌人,把这群地鼠的脑袋敲破。”上尉军官费尔南德斯在旁边咬ꕓ牙切齿的说道닜,“在城防炮的掩护之下,他们的士兵可不䱒敢露头。”

      要是对比作战能力来看,圣迪咧亚哥的城防炮手还是比较有能力的,他们的水平比起大洋彼岸的明军要高得多,尤其是㔂棱堡居高临下而且射界宽阔ᖉ,这批城䘌防炮很具威胁性。

      不过土工作业的远征军攻城部队都闷着头在挖沟,在城头根本看不着人,发炮打䨱过去一点影响诔也没有,有时炮手瞄准对方堆砌的梯形土垒发炮,炮弹蹭着草袋然后斜着就跑一边去了。

      ⇋ 一看也没有什么效果,圣迪亚哥的炮手们就没有继续浪费炮弹,等这帮地鼠到了收城堡前面,他总该露头了吧,到时用葡៸萄弹洗地好了。

      不过看着远征军这么有条不紊的挖沟,城里的几位贵人坐不住,没事就上城墙上查看,总觉得对面那群人在酝酿什么阴谋,而自己这边则是一无所ॊ知。

      酐 ᡹交通壕终于蔓延到了离城㙪堡二百码的位置,费尔南德斯等不及了,向埃雷푢拉请战出去突击一下,埃雷拉也被远征军这一套搞蒙了,想了解下对方ꦃ葫芦里卖的啥药,便批准了这一次突袭쉍。

       第二天一早,东面山上的太阳刚刚跃起,费尔南德斯便率领大概七十ᲂ名士兵出了城门,这些士兵并没有带火绳枪,全是一水的盔甲、刺撞剑和盾牌,这是准备打肉搏战么。

      퉒鲍小军听说有人出城,立刻高兴起来,“哈哈,他们终于没有耐心,出城邀战了。命令前沿炮兵,把轻炮推出去,先轰他一家伙。ꏦ”

      这种轻炮平时都躲콨在土垒찈后面的壕沟里,而工兵修建这种炮垒也很刁钻,他们先堆出两个土垒,两个土垒间留出一条深而窄的巷道,巷道的出口㾨朝向城门方向,然后在巷道的上方用原木搭建顶盖,顶盖上再垒上土袋用以防炮,因为这个巷道很矮,所以工兵们再把獩巷道下挖出一条浅沟,方便陆军炮从后面的壕沟敿推进来,这样就形成了一个能够打击ꛃ城门的炮垒。

      不过这个炮垒有一个毛病:空间狭窄,通风效果不佳,也就是放一䣖两炮的꫷事,不过这样的炮垒很多,那种轻炮可以被人拖着在不同的炮垒轮流打放,以免被烟㬷熏火燎的。

      这种炮垒都设悒在离城三、四百米左右的位置,城头的大炮能打得到,但是巷道的口太小,而且上面有原木顶盖保护,高处的炮打不着,但是从巷道口可以打中城门。쎾

      前敌指挥部一声令下,五门轻炮从交通壕进入炮位,在三紓百多米的位置上,对准正在集结的圣迪亚栄哥出城部队,打出了五发ꣶ空心铁球弹。

      三百多米的位置,可以说近乎直牠瞄射击,只见五个炮垒前后串出十股浓烟,五枚空心弹飘飘忽忽的向费尔南德斯队飞过来,吓得费尔南쑚德斯赶紧趴在地上,躲避炮击。

      䛢而其他站着的哥们就没那么好命了,虽然四发炮弹打空,撞在棱堡的斜面墙上弹飞了出去,但是有一枚打进了人群,只听见一阵令人牙酸的金属撞击声和撕扯声,人群中出现了一条血胡同,目测得有五六个出城的被打得禛盔甲零件横飞,断肢残体遍地,真是一片难以言䂲说的惨状啊。

      “糟糕,敌人布置了火炮,这一帮阴险的小人,太坏了。”费尔南德斯嘴里咒骂着,“都䓾躲到棱堡后面的墙脚,这样他们就打不着了。”

      剩余的士兵马上往两边散开,躲进棱堡和城墙之间的凹陷处躲避炮火,只留下死伤的士兵在城门前的裼空地上呻榡吟叫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