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77小论坛

      朱棣以护驾有功的理由,封赏了朱高炽ꤏ和朱高煦,连狗儿太눍监都升了官。

      一旁的黄昏连连暗示。

      说陛下我昨天伤得很重,今日长途奔袭,差点퀡一命呜呼,伤势更ථ加严重了,需要名輰医和贵重药뻍材来治疗,要不然明年科举时大明⪈又要少一부个苏仙式的状元郎。

      就差圭没明说快夸我,快给我钱ꢓ……

      擨朱棣哭笑不得,就你还苏暜仙?

      没ꔶ好气的说等会儿朕叫几个御痁医去帮你诊断伤势,需要什么名贵药材杝,ꍈ朕也会给你,保꧆你半个月后又괋活蹦乱跳。╄

      绝口不提赏赐的事情。

      你都从老子婆娘那里赚了二十斤黄金,还想怎样?

      黄昏怨念无比。

      待黄昏走后,狗儿太监寻思着彉是不是该还黄昏一个人情,不着痕迹的假装求问,“陛下赏赐了大殿下和二殿下,也赏赐了小奴,为何独独不赏赐黄昏?”

      朱棣哪会不明白狗儿的᪐意思,瞪了他一眼。

      狗儿畏缩了。 눏

      朱棣却来了毥情绪,说朕不赏廰赐黄昏,㣅是怕揠苗助长,更怕他成为众矢之的,因景清的事情大肆赏赐,两个兔崽子还好,毕竟父子连心,你是朕的内侍,护驾有功得뵕到赏赐自然没人说闲话,可黄昏不一样,他是个臣子,若是諨因为这件事得到赏赐,会被建文旧臣群而攻之,甚至成为吃人血馒头的那个人,懂么?

      狗儿恍然大悟,叹道:꫏“万岁爷圣明,可惜黄昏不懂您苦心。”

      瀥朱棣哈哈大笑,“他屁才不懂。”

      这货根本没想过要官,就是要钱。

      财迷啊!

      䲂 不过这是好事煒,一个痴迷于当官发俴财的人才,更易煮被天子掌控。

      像姚广孝那样的人,一个就够了。

      朱棣心情大好。

      杀方孝孺、స黄子澄、齐泰等人的时鰾候义拮无反顾,因为酸儒误国,朱棣不想重蹈朱允炆的覆辙邿,可惜朝中人才骤减。

      现在好了,有一个黄昏。

      仅是组建内阁一事的功劳,就足以让这王货进入朝堂中枢䯵。

      对狗太监道:“叫两个御医去给黄豆昏重新诊断伤势,需要用到名贵中药,只管拿去给他用便是,朕要在一个月内看到㗍他继续活蹦몑乱跳。”

      狗儿领命去了。

       ﲟ朱棣一个人静默坐着,陷入沉思。

      ⬃可惜豫了……

      原本欲借Τ这个机会把梅殷᯲办了,不曾想景清跳出来承担了全部责任。

      络朱棣并不完全相信。

      朾景清策划上元大火案有什么用,絤只是为啼了吸引我的注意力? 표

      上元大火案差一点就酝酿成一獌场叛乱,而景清没有兵权,上元大火案对他舣而言有些小题大做,可景清背了全部罪名㥗,将梅殷的嫌疑彻䣨底洗清。

      没有确凿证据,已经动不了他。

      ……

      ……

      黄昏心情大爽。

      他㏪真没想到,本以为阻止不了的瓜蔓抄,竟然峰回路转。

      须知景清刺杀天子的蠢事,是统治者和上层建筑最为忌惮的事情之一,按照惯例,基本上诛三族起步,灭九族也겾不意外。

      现在的结局极为理想。

      出了洪武㇦门,看见许吟还在等着,没好气的道:“回了吧。”

      许吟发现黄昏身后没有京营士卒也没有锦衣卫,讶然不解,“永乐帝打算怎么处理我?”

      黄昏ꍤ斜乜一眼,“你想求死?”

      许吟黯然,“景清呢?﹞”

      黄﹥昏舔了舔嘴唇,道:“景清刺杀失败,ࢋ暂押天牢,会被午门问斩,基本上灭族,可你要明白,我已倾尽全力,须知我若㧚不絶出手,暴怒之下的永乐帝诛景清九族都是正常的,到时候死的就不是现在这么䈐几个人,而是数百人,许吟,你觉得和数百人的性命相比,你们对死去建文帝的愚忠,真的还重要吗?”

      许吟黯然,黄昏㈄说的话不无道理。

      自己对建文帝的忠诚,真的能让无数无辜老百姓쌹因此死去?

      不能。

      一念及此,被吴溥开导㓔了一番的心结,又消散许多,反是对昨日长街奔马案死去的老百姓,以及上元大火案死去的人越发愧疚。

      跟在黄昏身后,问道:“那么你又打算怎么处置我?”

      黄昏笑眯眯的回首看了他一眼,“你啊?我想好了,反正你大概也不想为朱允炆报仇了,就老老实实␲的当个护卫,好好保护好我未老老婆,等ヹ她和我大婚之后生一堆小娃娃,Ӿ你就乖乖的给龱我那些小兔崽子当护卫,或者当老师教他们玩骑马射箭也可以,这辈子别想闲云ﮛ野鹤了。”

      许吟怔住。

      实在忍不住,“想多了吧?”

      你能娶小姐?

      黄昏一本正经,“在这之前,你相信我能让景清只灭族吗?”

      许吟摇头。

       ⚃黄昏呵呵,“可我做到了。”

      由不得不嘚瑟。

      许吟一想也是,貌似小姐已经被黄昏这家伙獠得芳心簇摇了。

      走在长街上,黄昏压低声音,“许吟,还有件事要问你,景清策划的这些事情,真和宁国公主的老公梅殷没薰有关系?”

      쟛从乾清宫出来,黄昏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梅殷脱身也太干脆了。

      总有种错觉,景清刺杀朱棣似乎是不得已而为之,目쿃的是为了让某些人摆脱嫌疑——上元大火案绝对不仅仅是针对个人睰那么꠿简单。

      稍有不慎,便能酝酿出一场叛乱。

      而梅뤻殷是最大嫌疑人。

      许吟闻言摇头,“这个쯒我约不清楚,我只和景清接触过。”䁷

      黄昏叹气,“˱得了,再看罢。”

      有我在,梅殷这个驸马阻挡不了永乐盛헋世的到来。

      谁也阻挡不了。

       走了几步ꃛ,忽然慢下来,和许吟勾肩搭背的说˒,许吟啊,等下你护送我回家后,你回到徐府,可⍠一定要给锦姐姐说我伤得很重啊,想喝鸡汤,可惜吴与弼不会熬汤啊……

      盎 许吟听得直翻白眼。

       索性拍开黄昏的手,说马还在洪武门外,我得给胡广骑回去。

      埣 黄籽昏看着许吟的背影,笑着点头。

      内外两开花。

      阻止了瓜蔓抄,又收服许吟。

      许䡒吟和景清是一伙的,这一点出乎意料,不过老子人格魅力强大,很快征服他,今后慢慢潜移ᳳ默化,他会变成老子的极品私人护卫。

      在古代嘛……

      还是듹养点护卫好,安全第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