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性情中人中文网

      ք 月光洒下,如万年冰川传来阵阵寒意,冻结了整个世界。自从黄沙漫漫消失擻在眼前,Lan㴔cer逐渐忘却了战场,而如今这消失在光明中却潜伏于黑暗里的沓assassin又唤醒了当初那英姿飒爽的女将。

      “怎么?不敢出来么?”Lancer手持黄沙破,遶站在大楼底层中央,微弱的☗光㷸如同萤火,却㧡无法照亮角落,但她却看清了挂在四周墙壁上狰狞쮂的鬼怪面具。心静如水,去感受世界。她始终铭记着老人的教诲,这是她被封为战神的秘诀。

      assassin赙与光影同在,她会ඇ出现在任何时刻任何地点,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发起进攻。Ლ敌人在暗处潜伏观察,assassin绝不是畏惧,而是在等待一剑封喉的最好时机。她会在哪里呢?Lancer环顾四周,用心倾听。

      就在不久前流云绸带飘向远方时,为了保护撤退的御主,assassin向Lancer发起了猛攻。九纹尺与紫电清霜在狭小的空间里激烈碰撞,暗淡的火光如同坟墓的磷火,仿佛死神就徘徊在身边껞。assassin的速度十分惊人,快得几乎只剩簫下헽灰色導的残影。她与风合二为一,卷积着不起眼的九纹尺向Lancer发动进攻。眨眼间,assassin从各个方位同时出现㬽,九纹尺的寒光随ⱕ之而来。La푏ncer微微颔首,风吹过桌边烛光的瞬间,她的身影化作绿色的麒麟连连拨开assassin的巧妙进攻。紫电横空出世,将assassin的೉幻影一扫而空。纵使assassin快如鬼魅,但招式缺乏力䪢度,瞬쓲间的交锋便让她失去重心,连连后退。Lancer乘胜追击,右方清霜当头劈下,直取assassin首级。assassin见状大惊,立刻回身格挡清霜的攻势。清霜寒气四溢,蕴含冬日寂灭之力和春天的生机,春雨冬雪愪齐下,九纹尺无法抵挡。为避免被Lancer压制,assassin侧身躲过清霜,稍稍转动九纹尺侧刃拨开Lancer,并借力朝高处跃起。AssaӢssin与雪花作伴,从高空坠落,月光洒下,如同温润的牛奶在流淌。Lancer收回紫电青漥霜,挺起长枪黄沙破尾随而来,如同一颗棕色的彗星,很快就追上了assassin。她们在空中交手,短短的下落三秒钟时间里,火光照亮了昏暗的大楼,狂风在嘶吼,二人的长发如䠖同绸缎在风中交织。她们重重地落到地上,assassin悄无声息地堕入黑暗,与精灵为伍。Lancer手持长枪,红缨飘动,站在大楼中央,如同不败的女武神,傲视四方。

      她在哪里?连气息都可以隐藏。Lance还r暗自皱眉ዳ,虽然之前的攻势压制齎住了assassin,但还未对她发动致命一击。黄沙破枪尖已被染红,那是assassin的血。她侧耳倾听,却听不见脚步声和呼吸声,只有雪花从楼房屋顶洒落地面的沙沙声,和风吹过门帘的⽸呼呼声。

      “你在哪里?不敢出来吗?”她又一次问道。四周一片寂ᵈ静,整栋建筑仿佛都母沉睡了。Lancer开始担忧起来,直觉告诉她四周充满了杀气和危险,稍不注意就会被一剑封ὸ喉。

      煴 至少说是这样的딕。驓她转过身,向前缓缓走去。她还记得那是个大雪飘零的冬日,宽阔的河面结了冰,一位老人站在河面中央,手中持有瓏的正是这把黄沙破。寒光粼粼的枪쩕尖释放出冬天肃杀的气息,十八道光芒闪过,滔滔不绝的长河就此消融,万物回春。

      遅那是她第一次ᾓ看到梦中的景象,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时刻。春风祪拂过柳絮,河边的泥土芳香扑鼻。一股惊人的杀意从背后袭来,“不好!在鮩后面!”Lanc貎er尚未转身,长枪环腰横扫,一ꐾ道光芒拍向身后的敌人。“终于找到你了ꥐ,assassin总是从背后偷袭!”Lancer身形缥缈,ᆼ化作碧绿麒麟,随同狂风向assassin席卷而来。Assassin见偷袭未能愄得逞,立刻后撤拉开和Lancer的距离。但是为时已晚,黄沙破已至,她不得不展开防御和反击。

      “不愧是花将军,看来这些小把戏对你是没用的。”assassin吃力地格挡着Lancer愈来愈快的攻势쩦,一面气喘吁吁地说:“虽然赢不了你,但只要我想啲走,没人拦得住ꕇ!”

      “死人总爱幻想,现在我就送你去见阎王!”话音落下,Lancer长枪即刻㚈冲向assassin的咽喉。Assassin少了流云飘带全身并无护甲,急忙挥动九纹尺格挡。可纵使九纹尺乃天下斎利器,终究短于黄沙破。数招之后,assassin便身中数创,受伤不轻,顿时血流囷不止。秷大雪缓缓飘落,黑夜的精灵在嗜血㛟。Lancer知道assa땯ssǂin虽然受伤ᖽ,但凭借黄沙破依旧无法在蹸短时间内将其制服。Assassin拼死勖抵抗,完全不落下风,稍有疏忽大意,Lancer很可能会陷入窘境。઄

      ๆ长枪追随着流血的猎祥物,趁assassin某个失误的瞬间,黄沙破斜刺assassin左胸,攻中带守,守中有攻,这是一招攻守兼备的凌厉枪法,前世的Lancer曾凭此招在万军中取敌将首㙟级,没想到᥺如今会用在一个刺客身上。

      “好枪法!”assassin惊险躲过,忍不住大声叫道。便在此时,Lancer第二枪、第三鬸枪和第四枪同时迸出,指向assassin胸口、小腹和右肩,仍然是攻中带守、守中有攻的绝妙枪法。assassin微微一愣,察觉L╯ancer的招数没有半分破绽,而且难以招架,只得连出三剑勉强抵⭢挡,九纹尺刀霦剑斜刺,却无法递进半分。二人你来我往,assas쨅sin已连中数枪,但二十余招之后,L뼬an轴cer䰝依旧无法命中对方的要害,于是加快了攻势。

      assassin微微冷笑,揭开绚丽的裙摆,宛若鬼魅的身影化为五道残影,如烟雾般笼罩在黄沙破四周。这一瞬间,六个气息一模一样的assassin手持着相同的九纹尺从各个方向朝Lancer攻来。

      Lancer见突然出现五个一模一样的敌人,而这六个assas갪sin都以闪电般的速度和鬼魅犒般的身影缠绕在自己四周,不由心中有些不峀安。就在她心中略有退鲟意时,她轻闭双眼,回想起了与黄沙破相遇的那琟天,老人手持长枪屹立于冰河之中,一声梨长喝便将河面斩断,使冰川消融。黄沙헷漫漫ઙ烟昱尘里,破彛军三千五十州!

      她再次睁开双眼,此时,六个assassin的破绽完完全全地暴露出来了。黄沙破枪出如龙,魌宛若沙尘下的游蛇,诡异地耉透过夜晚的虚空,莫名地扫过四周,荡开天地间一切邪念。

      “破——”轻声一喝,犹如开天辟地的巨廓响回荡在楼层间,大雪落下,assassin也随着她召唤的五틝个分身消散于夜空中。

      Lancer持枪而立,这一枪,或许能胜过㋽他吧。她微微笑着,如同春日盛开的雪莲。在那被遗忘的岁月尽头,曾把荣耀披在肩上的年代,也未曾忘记那个身影,手持长枪划破黄沙漫漫的南国女将。

      就浽在Lancer以为获得胜利时,伴随着一道华丽的白色光芒,天边忽然传来温柔而甜美的声音,那是assa誾ssin的笑声。“很厉害呀,花将军,你差点就赢了。如果不是提前放昃出一个分身뽰,说不定我现在就ဥ死了。”闻其声,不见其人。“但是我还不能死呢,됒如果我死了,我的小御主一定会伤心的,我最受不了小孩子的哭声了,所以......嘿嘿......我们下次再见吧......”

      “失算了,这家伙居然还有底牌!”Lancer后悔自己ཨ太过大意∘,她跳到楼房顶端,向四周望去,头顶是明亮的月光,脚下是被白雪笼罩的南城。灯火辉煌辝与阑珊照亮了昏沉的夜,微风拂过耳畔,雪花打在她冰冷的脸颊上,点缀着她那华贵的绿色裘皮长袍。

      솂 长夜将尽,黎明将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