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浪潮

      同一时间,另一顶轿子自城门抬了进来,直奔荣华宫,一輱众侍女等在大门口迎接。

      ←“夫人吉祥,娘娘日盼夜盼终于把夫人盼来了!”春花满面渟春风热情的上前䑿接过叶夫人的手说着。

      叶夫人欣慰的拍了拍她的胳膊说道:“难为你们一大早侯在风口了,这些日子娘娘身体可还舒畅。”

      春花点着头,“都好都好稲,娘娘近日心情舒畅吃的也多了些,今日ꪓ得知夫人要进宫,午膳更是多食了些。”

      叶夫人笑笑,脚步轻快的朝正殿走去。

      叶岚听到外面传来动静,原本倚靠在贵妃榻上的人盪陡然起身便要下榻迎接。

      叶夫人一进门便看到她火急火燎的动作,赶忙上前叫道:“你慢点儿,有着身孕也不知道注意些。”

      说着叶夫人看向身后跟着的人,春花立刻说道:“书你们都下去吧,夫人和娘娘有些体己话要삆说,这里我一个人䧳伺候就够了。”

      后面跟着的人░这才整齐的退下。

      叶夫人也放开了搀扶着叶岚髵的手,“既然要做戏就要做整套,明里暗里这么不当心,让人发现了可如何收场?”

      叶岚知道娘亲是疼惜她,所以上前抱着叶夫人的手臂摇晃着,“我就知道娘亲最疼我,肯定不会放任女儿不管的。” ଯ

      叶夫人无奈戳了戳自家女儿的额头说道:“你啊,简直就是在玩火,昨日接到春花的传信时真是把我吓得够呛,本来还为你有了身孕而高兴的,现在好了,寝食难安,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大胆呢?”

      叶岚嘟了嘟嘴飁,不以为意,“䊓女儿也不是没办法了吗?自从那个孟棠莞进宫以后,皇上很少到我这里来,来了也是相安无事,女儿担心⁹。” Ⓩ

      頧 叶夫人睨了她一眼,“傻孩子,你再担心也不可欺君啊!”

      ፱ 叶岚索性破罐破摔,拿出小时候的架势说道:“女儿不管,女儿讨厌孟棠莞,娘亲,我的直莒觉一向很准,묡女儿有预感,皇上一定为因为她不要我的。”

      说着叶岚直接哭了起来,叶夫人见状也不好再责罚,只能哄着她说道:“傻孩子,你哭什么?你是娘唯一的孩子슟,蔌是娘亲的命,娘亲岂会不管你,你放心,娘亲肯定不会让这种事发生,可是你能不能答应娘,不要再去招惹皇后了,恩?턣”

      原本叶岚听着还颇感动,可最后一句让她心情陡然降到谷底。

      “为什么?到底我⊺是你们女儿还是她是,爹爹这么说ሂ,如今娘亲你也这么说。”

      叶夫人赶忙捂住﹕她的嘴,“你胡说什么?我和你爹只有你一个女儿,休得胡言。”

      叶岚并没有因此停止哭泣埀,反而勾起伤心往事,比如爹爹亲自拜托她让出后位,愈发伤心。

      叶夫人为了让自家女儿不胡垶思乱想,⓱也为了一家人的和睦,只得把叶岚츽拉近内室,从而跟她讲起了往事。

      过了许多,叶岚虽然停止了哭泣,但心里并没有因此放弃自己的想法,其实,她早就知道那块玉佩是那位孟将军的,要不然怎么会送给孟棠莞,只是,现在她还知道了另一个秘密,⌱势必要好好利用才是。

      ……

      启国境内的大謦雪持续了好些日子,雪停后前往南山的行程便开始筹备了起来,荣华宫内摔摔打打的声音不断传入途经的宫人耳中,一刻钟的功夫便传到了孟棠莞的耳蓉中。

      兮月一遍束发一边说道:“娘娘,我听大家说这次皇贵꧆妃娘娘是因为要去南山的事闹开的,往年没有宫妃参加,今年得z知娘娘你也去,所以那边便闹起来了。”

      “她腹中还怀有身孕,经不起折腾,这事儿皇上知道了吗?”

      “Ⓖ想必不知,皇上此时还在朝上!”

      “去让海公公准备一下,摆⍽架荣华宫,皇上不在,本宫不能不去看看。”

      软轿抵达荣华宫时孟棠莞在迎香的삎搀扶下走进뀖荣华宫,贝빣瑶那丫头一听要来荣华宫,说什么都不愿跟着前来,眉孟棠﫬莞也䱨见她那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也不好㌷跟着来,便只要迎香和海公公跟着。

      荣华宫较映月宫大了不少〨,与岁康宫分列东西二侧,也可称之为东西二宫,自启国定都以来便是宫中二后的寝宫,只是现在是个例外罢却了。

      孟棠莞看着院中廊下的各类兰草,迎香解释道:“娘娘,皇贵妃喜欢兰草,所以皇上特意让人寻得这品种各异的兰草。”

      孟棠莞听完后不免又多看了一眼,心里想道:这皇上㫂也是一多情之人。

      荣华宫内还能听덆到叶岚的怒斥声:“让你去请皇上你也请不到,我要你有什么用?꥘” 悠 ꒳ 海公公掀开帘子㔉说道쬼:“皇后娘娘到!”

      孟棠㐜莞一进去便见内殿中跪着一宫女,叶岚站䷻在一侧气势汹汹的训斥道。

      对方看见进来的孟棠莞明显愣了一下,毕竟这是孟棠莞第一次到这荣华宫寝宫之中。

      “不知皇后娘娘是何雅兴,今日竟来我这荣华宫?”

      迎香看着对方丝毫不行礼正准备上前提醒就被孟棠莞拉住,随后孟棠莞径쭗直走上上座说道:“皇贵妃宫内闹出好一番ᄎ动静,身为皇后不好置之不理,加上皇贵妃有孕在身,本宫便挑选了一些ꖜ补品,亲自送来。”

      叶岚也坐到对面软榻上说道:“劳皇后娘娘惦记,妾身一切都好,不过是宫人犯错,妾身作为一宫之主加以管教罢了,就不劳皇后费心了。”

      孟棠莞自然听得出叶岚的送客之意,这眼瞅着没有外人,所以连装都不打算装了。

      孟棠莞自然也不愿意多留ᅬ,于是起鴂身道:“本宫见皇贵妃一切都好,便不叨扰뢂了,贵妃留步,雪天路麞滑,当心身子。”

      叶岚回了一句:“恭送皇后娘娘。”但是身子却丝毫没动。

      孟棠莞用手帕掩着鼻子走挪出荣华宫说道:“迎香,这是何香?香味如此浓郁?”

      迎香似是发现⓽什么,羡小声说道:“娘娘,人多口杂㝯,咱们回宫再说。”

      孟棠莞狐疑的上了软榻,看着迎香神颣神秘秘的眼神不由在心등中泛起了嘀咕。숬

      回到映月宫内孟棠莞屏退了打䀹扫죔房间的宫女,迎香这才缓缓开龔口道:“娘娘,荣华宫内的焚的香有问题,里面混杂了众多活血化瘀的香料!”

      孟枋棠莞原以为那香是针对外人的,不㸄成想竟是会对叶岚自己产生危害的。

      “你确定?”

      “奴婢确定,并且那香所用的剂量不小,所以我一闻便知,对没有怀孕的女子没有一丝伤害,但是对于有了身孕了,以那个緐香的剂量和冬天屋内久不通风看来,只需一周,胎儿必落。”

      ᠋ 㭧迎香笃定的眼神让孟棠莞不得不相信,熨学香之前先学识香,而识香一开始识繑得就是퐎那些对人体有害的香。

      迎香对于那几种落胎避孕拸的香料再熟悉不过了。

      “所以根据푡你的ဓ判断,皇贵妃并不知那香料有问题?”孟棠莞有些不安,蕞那些害人的东西出现在皇宫内,往大了说,她身为皇后也有责任。

      “应该是的,奴婢只是奇怪,这些常识给皇贵妃诊夠平安脉的御医不粰会不知。”

      ㎳孟棠莞连忙唤道:“海公公,去御医处查ꔋ给皇贵妃诊脉的是谁?”

      海公公走后映鶩月宫内殿中陷入爰了久久的安静,现在不知道那香是从何而来,所以还不㝑能贸然下定论。 ⅙

      半个时辰后海公욬公回来说道:“娘娘坆,奴才去查了一番,发⬰现诊脉记录上没㫀有皇贵妃的记ꌵ录,随后鎳我问了医吏大人,医吏大人说叶将军府上重视皇贵妃腹中的孩子,所以找뗶了个知根知底的大夫帮皇贵妃保胎,此事皇上也是同意的。”

      孟棠莞心中得到一个恐怖的结论,叶岚保胎的大夫不是宫内的,这本就不合宫规的事情皇上还同意了,是真稂的宠还是其他的如今也要打上一个问号。

      还有,除去保胎,平常有个头疼脑热的不会不叫御医,也不会没有问诊记录,所以,关于叶岚的记录到底是谁抹去的?

      纵观整个皇宫,能吩咐整个医药局的怕是没有第三人ᖰ,以太后娘娘的求孙心切来说,断不会是她,所以,答案不言而喻。

      侥孟棠莞立马正声严䐊肃的吩咐道:“今日之事谁也不能外传,都给我烂在肚子里。”

      贝瑶,迎香,兮月和海公公纷纷保证了一番。

      且不说那香料何擙来,就是闻了这么久不听荣华宫内有不好的ປ消息传出,此事就一定有蹊跷,加上那诊Т脉之人又是出自叶府麛,那便只剩一个结果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