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科幻灵异>

      멜 王启山的船队如期到达淡江镇,新到的600多移民除了将来预定在工坊干活的,其余的将在新设立的两个农场工作。在农闲的时候,这些人将给淡江镇做建筑工人,当然这都会有报酬的,而进行军事训练和识字是没有的。

      뽁方君平把他的宝贝冰块放进了设在棱堡里的冰窖里。团结大药厂大员分公司的厂房푤设在了棱堡中,因为棱堡区是军事管理区,有利于保密工作。

      赵鑫在淡江的时候专门成立了一个队伍采割黄花蒿,当然,为了蒙混别人,除了黄花蒿,一些别的中羨药材药厂也一起收购,然后由专人负责挑选,压榨出汁。这些专人都是会员,那是在药厂有期긴权的。

      而其他的药材则烧掉了。干燥风箱的制作也是会员亲自制作。只঑是在干燥过程和包装上由普通社员操作的。这㵨样能够最大程度的保密。

      在此之前,生产工作因为没有冰块已经停滞,现在可以大张旗鼓的开始了。

      王启山是马不停蹄,卸下人员和物资,稍微保养一下船只,就准备赶往辽海了。大员造船厂虽然草创,但保养船只还是没问蓸题的。

      南风刮起的恕十余日后,社团船队刚离开几天,安保公司设在北山山顶的瞭望台燃起了两道烽烟,䕞这是需要警戒的信号。

      俞春旺马上进行二级动员,簞在棱堡内䧇布置了100痹余名军事人员,在靠近河岸的棱堡炮台上,炮手做好了战斗淔准备。

      由于思南号去了笨港,两艘桨帆船还在淡水河上游巡视兼采割中药材,河口目前没有社团的船只。

      틩在棱堡的儏瞭望台上,刘星林正举着望远镜看:“一艘中型盖伦船,挂的旗帜是哪儿的?应该是西洋人的船。”

      另璉一个懂得看旗帜的队员搭话了,“这艘船是㍾西班牙的船,为甚么上咱们这里来呢?”

      船慢慢的靠近河口,淡江镇上已经组织ē了二百人的军队,垒出了沙袋,做好了防御的准备。这次社团船队过来,带来了三百支火绳枪,这都是口径20毫米的,发射普通的圆形铅弹麯,只是在枪托上都安装了卷火绳的转轴,使用駴时不用把火绳缠在身上了。

      既然有船过来,该有的程序还是要执行,公司的钟海关人员乘坐小艇前出河口,计划跟来船进行接洽。

      “请来船表明目的。”海关人员上前。

      船上一个中糉国拻人模样的人正在翻译:“你们是什么人,竟然圈占西班牙王国的土地?”

      这海关就懵了,这里什ṣ么时候成了西班牙王国的土地了。

      事实上西班牙人在前几年已经瞄上这块地方了,他们的马尼拉大帆船从马尼拉回墨西哥时,必须先北上,然后从日本九州位置再往东顺着北太平洋暖流一路飘回去,但现在因为传教的事跟日本뭂幕府闹得㊜很僵,眼看芀着就軇不被允许停靠补给了。所以就想另找一个补给港,就看上大员北䤥部了。不过还没腾出手来建设,这次从这ি里经过一看,竟然被人捷足先登,那还不恼羞成怒,马上就过来找茬。

      海关人员撂下⊴一句话:“此地自古以来就是我中华之地赇,尔等蛮夷也想窃取?”然后也不多说,掉靳头回来了。

      这西班牙人也是花岗石脑袋,第一句话就把天给聊死了,接下来该如何进行呢?

      西班牙人一看小艇撂下话就跑了,更生气了,就鰑命令船朝河口慢慢前进,一路也小心翼翼的勘测水深。

      “发炮警告”俞春旺命令。河口炮台有两门重炮,李文山命名为灭敌炮,列装的弹药有普通的圆形铸铁弹,脱穿弹和⭉链弹还有霰弹。不过,刘星林交代过,脱穿弹轻易不밓要使用。

      ䷎ “轰”一响空炮,彰显我们有炮。不过西班牙人的一根筋是有名的,他们⊢认为东方人能有啥好炮啊,也就是听一个响而已,所以还是试探着前进。

      船已经进入灭敌炮的射笺程了,但俞春旺没有下令炮击,他也想给他们来一下狠的。

      艽뻁而西班牙船上鱂只有12磅和僲6磅炮,射程比灭敌炮短得多,所以也没有开炮,继续往河口试探着뷽行进。

      等船行进到离炮台大概500米远的位置,俞春旺下了炮击的命令,只见两门灭敌炮炮身一震,然后从炮口喷出一口长长的烟龙,两枚圆弹呼啸而出,不过都没打中,一枚在船的前方位置入水,一枚从船的甲板上掠过,落入船右舷的水中,激起一大片水花⥋。

      炮手们看也不螝看,马上按规程清膛复装,而西班牙船被吓一大跳,他们见识到了社团大炮的威力了,虽然大盖伦皮糙肉厚,但挨上一下肯定也是受不了,不过现在已经不好办了,西班牙船长也下令开炮。一共八枚大大小小的炮弹飞向炮台,不过也没有打中,只是有两枚形成跳弹,击中了棱堡的木栅栏。

      灭뤀敌炮又响了,这次有了收获,有一枚击中了船左舷的順中间位置,被击中处冒出一릓大篷木屑,出现一个大洞,洞口戺后面传来哇哇大叫,肯定是有人伤亡。 ⸎

      船长一看,不行,这样太吃亏,马上命令船右转,逃离攻击范围,也顾不得探测水봰深,沿对岸仓皇逃出河口。

      西班牙船出了河口以后,沿着海岸又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吃了这么一个大亏,再一根筋也不能进河口啦,不过还是不甘心。于是,转来转去想看看社团这边有什么破绽。

      后来銿,船靠近河口北部的海岸,放下小艇,安排了几个人登陆,小艇登陆以后,由于棱堡到河口这一段没有什么规划,当时赵鑫并没有全部烧掉,只是在棱堡北面开辟出500米的隔离带,把水坑填平,植被清理掉以防止Ⴆ蚊虫肆虐。

      登陆핣人员把植被一顿砍伐,但因娀为太茂盛所以放弃,其中一人更是被蛇给咬了一口,估计要嗝屁。

      小艇又怏㍝怏回来了,船长一看,也没什么办法,不甘心的又转了一天,可能늞还想打劫一下进⎥出的船只。在第二天可能迫于船上的形势,还是因为没有基地补给,就离开了这一片海域走了。

      “这西班牙船是回去搬救兵去了?”刘星林对俞嶙春旺说。

      “应该是吧,这帮家伙,不敢去南面惹荷兰人,想捏我们的软柿子,崩他一颗大牙,哈哈。枎”俞春旺很兴奋:“他搬救兵来也不怕,캼多少船他都进不来࿂啊,就算进来了,还不让他出去了。”

      볢 “不过他们老来骚扰也不是一个事,咱们社团的船什么时候过来啊。也是他们运气好,王启山催命似的走那么快,晚几天就把这艘船留下了。”刘星林迁怒与王三炮。

      “对了,你那个妞什么时候来啊,来了以后让她ꢺ派人往长崎报个信,好让社团那边知道啊。”俞春旺建议。

      “应该快了吧,希望这艘西班牙船真끈回去了,别碰上颜思雨她们。”刘星林担心的说。

      “唉⍾,老刘也有要担心的人了,羡慕啊!”俞春旺实时感慨一番。

      䙩 “还有,咱们棱堡离河岸有点远,不行再建一个出堡往前靠둝靠,出堡上放两门重炮,就谁也别想进来了。”俞春旺又想起一个事。

      “但要达梛到这个效果,出堡在涨潮的时候是딟泡在水里的,施工难度有点大啊。”刘星林担忧。焒

      “也没什么,船厂不是要建船坞么,这个工程难度和建出堡差不多,就一起建了呗,我甚至还想,在咱们背面的海퉎湾里䟅建个营地,那才是深水港,咱们的河口港,停不了大船。”俞春旺倒满不䈔在乎。

       쎁“行,훊我们별和李氏的人商ᇽ量一下吧。”刘榛星林最后决定了。

      几天后,颜思雨的船到了,淡江镇下着绵绵春雨,刘星林便打着雨伞把颜思雨迎接到镇公所的会客厅,从码头到镇公所的这条街道现在全是青石铺就,走在上面脚底不沾半点泥泞。

      “哥哥,这淡江镇我每次来都让我吃惊,变化好﹘大哦!”颜思雨软软的福建官话听起来让人䗗格外的舒服:“就是在福建,也没有这么干净的镇子。”

      说起这个刘星林的话匣子就打开了:“要是再过两年,我们淡江镇就要变成东海一带最好的市口镇,现在是草创,很多都来不及规划,港口这边全是木屋烲,但北山之下,将来会全部是砖瓦房或石质建筑,路面会全部硬化,你看从镇公所开始⢑直到工坊区,沿山这뵾一条,会全部成为高档社区的。但现在只是先修굴路,不开发。”

      “那为什么不建房呢?”颜思雨看﮳着刘星林说。

      ᏾“建多了就不好卖了,因为饃淡江镇会越来越繁华,所以我们会一步步的建房子。你商业头脑这么精明,应该明白的。”刘星林解释。

      “哥哥的商业头脑也不差嘛!”颜思雨有点媚쳴,指着远方:“你看,我们的房子,啊,怎ꔙ么才⛝建成这样啊,刚到二楼。”

      “我喜欢三楼最西面那一间,早上起来的时候,打开窗户就能看见海。”颜思雨这话已挑经说好几遍了。

      ጯ刘星林把颜思雨的手誈抓住放在怀里,说:“我们从早上一直看到下午,怎样?一辈子也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