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舞荷塘月色周思萍

      Ʀ 王弘此时完全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他谨慎的望向窗边,仿쁼佛下一秒刘裕就会垟从外ꙓ面䴃走进来。

      刘义真看到王弘这副模样,惊讶之余有些好笑。

      鬭“王公请起,小子自然知道王公的心意,不知现在能否和小子聊聊这“天下”?”

      王弘不复刚才的冷漠。

      髡“大帅如今还于旧都,全复河南䙰,乃是弋我朝军势最盛、版图最壮的时刻ᗳ,若能攻克秦国,则天下十之有七缼尽归大帅之手,一统天下指日可待。”

      刘义真眯着眼睛询问道:“那襡王公可灺想过攻넺下秦国后⟊该如何对付魏国?ꈁ”

      “这.ᏺ..”

      王弘一时语塞。

      他并非那种能提出战略的顶级谋士,只能算是治国小能手,让他给如今错综复杂的局势抽茧剥丝实在有点难为他了。

      看着窘迫的王弘,刘义真知道自己装十三...不对,是椈人前显쎋圣的时机来了。

      “n当今天下最强者无非晋、魏、秦三国,其余诸如夏、凉等国虽能称雄一时,却不能称雄䇑一世。”

      “如今父帅决意攻克秦国,僑其灭亡只蛃在朝夕之间,所以最主要的敌人无非魏橽国。”

      “魏国乃鲜卑族建立,士卒皆凶悍异常,且其主拓ॕ跋嗣乃一代英主,又善于听从汉人谋騉士之计,绝不是能一战而溃的对手。”

      刘䘁义真手指划向地图的西䆧侧:“不过只要父帅攻占关中,向西取雍凉之地,以河西牧草肥硕之地养出一只铁骑,再往北联系草原诸部,采取疲兵之计消犆耗魏国国力,待时机一到便大军北上,大事可定。”

      溑刘义真在一张小小的地图上直接将莜最利于南朝的战略方针说了出来——占关中,取凉州。养战马,定北魏。

      王弘看着刘义真,首次露出惊异之色。

      他是朝中떥大臣,身处中枢。鿈

      렼 匽若是有人提出过这种策略,他不会毫不知情黽。

      炳 所有人都还在纠蝌结于怎么对付秦国时,刘义真的眼光已经放在了更远的凉州,更强的魏国。

      再联想到刘义真献“却月阵”破魏国三万铁骑앸,王弘得出一个让自己毛骨悚然的结论——

      鎵这些东西真的是刘义真一个人想出来的。

      这已经不是天纵之才了,而是智慧若妖啊。

      螡王弘对刘裕把自己派到銄刘义真身边❌再无不满,反♧而感觉是刘裕在给他机会。

      “公子大才,弘唯有叹服。”

      王弘在自己的脑补和刘裕带给乓他㥊的心理阴影下ل,居然真的向刘义真低头了。

      旓刘义真看到王弘这般,便将话题慢慢引导到了王弘擅长的方面——治国。

      铕王弘一聊到这个,果然是侃侃而谈,如行云流水般畅快。 Ჳ

      刘义真也很谦虚的向王弘学习着这位宰辅之才的胸中之术,一老一少在小屋内䇏居然靽讨论的不亦乐乎。

      聊的越久,王弘越觉得刘义真不似寻常꼢之人。혱

      虽然对经典杂文一窍不通,但是一旦涉及到具体쇟问题,总有惊世之言让王弘眼前一亮。

      而刘黑义真也在王弘这感到了久违的痛快,这还是他来到这个࠿时代第一次和人聊的如此尽兴。

      王弘本人虽ⷫ然受时代局限,有些三观与刘义真不同,但其博古通今的学识让他受益匪浅。

      直到日落,天色暗下来,门口守着的鉪沈大在再呌三纠结下还是进来提醒二人。

      王弘面色潮红,和早上进屋时的板正不同,此时他十分休闲的斜倚在墙上,两眼放光。

      刘义真ꥧ同样如此,大腿的疼痛早被他忘的一干二퇯净,只觉心胸开朗。

      “恨不懶能早于公子相蘵识。”

      王弘察觉到天色已晚,但他今天和刘义真聊的实在是波动了其内心中尘封已久的那根心弦,使他感귿受到久违騈的高潮。

      刘义真ꡫ抚掌大笑:“王公倒是把我的话说出来了,应该是小子恨没有早于王公相识!”

      ꭶ刘义ḁ真本想留王弘过夜,但ᐘ是在画风逐渐跑偏的魏晋时期,留大臣在自己屋里过夜鬼知道会传듵成什么样子。

      为了自己的픀名声,也为了不让王弘晚节不保,刘义真还是依依不舍的送走了王錺弘。

      看着王弘离去的背影,刘义真还是久ꪀ久不能自웹拔。

      ⛉ “想不到王弘和自己这么聊的来,倒是一件意外之喜。”

      ꫴ刘义真来到这个时代,一直感觉自己孤单寂寞冷,直到今天见了王弘,才有种找䫚到知音的感觉。

      男人的友情,总是这么来的莫名其妙。

      刘义真也没忘了正事,询问了王弘如何完ᨗ成刘裕布置给他的任务。

      王弘也送给了꽯刘义真一个万能答案ꛁ:

      “有困难找门阀。”

      在其他朝代这可能有些夸大,但是在政治变态的魏晋,这确实是真理。

      洛阳城内的大族早早逃难去了䴂,王弘便向刘义真推荐了距离叟洛阳最近的一个门阀——荥阳郑氏。

      荥阳郑氏祖先源自春秋时期的郑国公族졐,ꓱ已经兴盛了上千年,算是豪门里的老字号。

      ﵔ 历史上,他们最强势的时候应该是在不久后的北周、隋唐,但现在这家千年门阀笽的底蕴也不弱。

      ╾ ⌅“公子如ٶ今有大帅之势撑腰,他们必然不会拒绝。”

      헚 듬 这是王弘给他的原柪话。 ጼ

      魏晋门阀虽然强势,但是要看对谁。

      面对刘裕,一个个该怂还是要怂。

      刘义真当即⢽以自己的名义写了封拜帖命人送往荥阳郑氏。

      为了表达对此事都重视,刘义真还特意拿出来了自己的印章。㬓

      对的你没看错。

      印章。

      刘义真六岁的时候就被封为桂阳县公了,食邑足足一千户,比九成八的大臣还多,你气不气?鉎

      呵,万츐恶的时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