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色悠悠

      “呼哈벇!呼哈!呼哈……⪚”

      古老的战歌在荣耀星上空响起。

      战火与鲜血齐鸣!

      苍茫的㯱旷野上两股洪流如同绞肉机般纠缠在一起。

      巨大狰狞的战舰带着死亡的气息从星空浮现。

      无数身穿战甲的外星人从战舰中蜂拥而出,如同黑云压顶般向前压去。

      另一边,黑压压一龿片的赤红色洪流不断的向前挺놅进,空中各种巨大的飞行홹生物遮盖了天空。

      这是一场野㮫蛮与科技的战争㎹!

      这是一场关乎种族存亡的旷世之战!

      虽然外星人身着各种先进的战甲,还有各种先进的武器⌃,甚至还有驀巨大狰狞的战舰压倒式的火力压制。

      Ⲫ 可是面对仅仅只有皮甲护身的敌人,外星人却没有占到一点便宜,甚至节节败退。

      绞肉机般的战场中尸山血海,冲天的血气凝聚在空中久久不散,一朵血红色的云将天空笼罩,浓郁的煞气让每个人都失去了理智,猩红的双眼中只剩下眼前的敌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双方进入쭨了最后的决战阶段。

      赤红色的洪流猛然将另一方吞没ﵕ,接着,赤红色的杶洪流疯狂的向天空中的狰狞战舰涌去。

      各种巨大的飞行生物开始将战舰包围,一个个身影从飞行生物的背上跃起,扑向了巨大的外星战舰。

      竂而外星战舰似乎并不想束手ܢ就擒,巨大的动力出Ü口猛的喷出幽蓝的火焰,战舰也在动力作用下缓缓开始升空。

      就在这时,一道赤红色的光柱划破长空轰在了外星战舰的动嘎力口上。

      轰的一声巨响。

      正在缓缓上升的外星战舰猛的一顿,然后一连串的爆炸从动力口开始向战舰内部蔓延,外形战舰也因此开始缓缓坠落。

      “吼!”

      “荣耀!”

      眼看外星战舰开始坠落,震天的欢呼声在战场中响起。

      ———נּ———

      一座散发着狂野气息的庄严大禳厅被黑压压的⍻人群挤满。

      而在大厅中央的高台之上,一位身披狰狞重甲,手持一柄巨大战锤的高大的身影正站在那里。

      高台䲉两侧的台阶上除了身披重甲的卫士以外,还依次站着穿着各式战甲的高大身影。 䳨

      大厅中回响着巨大的欢呼声。

      “荣耀!”

      “荣耀!”

      “荣耀!”

      .....趂.

      “安静!”

      高台中央的高大滵身影,也就是整个荣耀星兽人部族的大酋长奥纳姆?碎骨的声音响起。

      大厅中的欢呼声虽然停了,可是粗重的喘息声还是在大厅中回荡。

      “各位英勇的战士们!”

      “我们现在캗正在进行一场关乎整个荣耀星兽人命运的战争。”

      “虽然我们赢得了一场胜利,可是危机并没有结束칢。”

      “一场更大的危机正在降临!”

      “在场的都是各个鷛氏族最英勇善战的战士。”

      “虽然平时各个氏鉽族之间多有恩怨,甚至是仇恨。”

      愝 “可是턷!在这场关乎整个荣耀星兽人命运的战争中,我希望我们能摒弃前嫌,团结一心,让那些想要奴役我们的敌人知道......我们兽人......”

      “永不为奴!”

      議奥纳姆?碎骨高亢坚定的声䱄音在大厅中响起。 ფ

      “永不为奴!”

      “永ᒊ不为奴!”

      ......

      山呼海啸般的怒吼掀翻了整个大厅。

      在场的兽人一个个赤红着双眼露出狰狞的獠牙在狂呼,一股疯狂的战意冲天而起。

      但是在大厅的四周的守卫那遮掩在盔甲下的脸正冷笑着看着大厅中的人。

      而在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情况下,高台上站在大酋长奥纳姆?碎骨左手边的身影悄悄来到奥纳姆?碎骨身边。枖

      奥纳姆?碎骨似乎有所察觉,Ჩ刚一转头,一团巨大的黑影就照着脑袋呼啸而来。

      “吼!”

      锌 奥纳姆?碎骨痛苦的嘶吼一声倒在了地上,紧接着,一只重甲战靴重重的踩在了奥纳姆?碎骨的头上。

      “扎克!你干什么?”

      高台之上剩余的人立马反应过来,狂吼着向倒在地上的奥纳姆?碎骨冲去。

      可是随后就被身后的卫兵掀翻在地,被一얐柄柄闪着寒光的长枪抵在咽喉。

      煞高台上的芮惊变让大厅中的兽人顿时乱了起来。

      麁 “你这个卑劣的偷ߙ袭者,你想ٳ干什么?”

      “放开大酋᱑长,你这个辱没兽人荣耀的小人!”

      “扎克!你想跟我们战风氏族开战吗?还不放开大酋长!”

      兽䔲人尊重传㙸统,崇拜强者。

      作为荣耀星兽人部族最神嘔圣的荣耀大厅,除了兽人部族大酋长和荣耀卫兵以外,任何人都不能携带武器进入荣耀大厅。

      加上各个氏族的族창长都在高台之上被长枪指着,大厅里的兽人们虽然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那个胆敢亵渎神圣的家伙撕成碎片,可是投鼠忌器之下㮊也只能冲着高台之上咆哮。

      更何况,荣耀大厅里的守卫全都举着手中长矛指着他们。

      ......

      쫸各种怒骂咆哮似乎并没有影响到高台上的人,他无视了底下的怒骂,慢慢的摘掉遮掩了햬面容的头盔。

       一张有着嗟绿色的皮肤,比其他兽人更加狰狞的面容出现在所有兽人面前。

      껥 一双散发着疯狂嗜血的双眼带着肆意张狂的笑意盯着底下错愕的兽人们。

      “扎克,你尽然背叛同胞,甘愿做那恶魔的奴仆!”

      高台之上离扎克最近的黑石氏族的族长科诺姆·黑石一见扎克的肤色,顿时疯狂的怒吼起来。

      科诺姆的这一声怒吼让所有的兽人都大吃一惊。

      荣耀星的兽人肤色大多都是赤红或者棕色,虽然也会鮷出现其娑他的肤色,但是很少。

      偻可唯独一࣓种肤色在荣耀星兽人部族中有着特殊的意义。

      那就是绿色!

      在兽人的历셆史中,绿色肤色的兽人都是堕入黑暗,吸收了恶魔的力量,成为恶魔奴仆的背叛者。

      每次有背叛者沉沦在恶魔的脚下,背叛者的肤色就会变成绿色。

      所以,绿色在荣耀星的兽人部族ꕤ中代表着背叛,是会受到所有兽人唾弃的存在。

      ᫃ 可是现在,作为兽人氏族中最强大氏族之一的黑曜氏族的族长扎克·黑曜尽然背戚叛了兽人,堕落沉沦在恶떻魔的脚下。

      这如何不让在场的其他兽人氏族吃惊,如何不震怒。 

      “你这个叛徒!不配拥有兽人的荣耀!” ℙ

      ᱋ “杀了他!”

      “杀了他!”

      ……

      扎克的背叛让所有的兽人震怒,所有的兽人疯狂的怒鮶吼着要将扎克送上绞刑架。

      面对台下疯狂叫嚣的兽人,台上的扎克絴非但没有任何的悔意,反而似乎很享受般的露出一丝疯狂的笑意。

      “哈哈哈……” ᥪ

      “你们这群腐朽无知野蛮的蠢幤货。”

      “时代在改变,今时已不同往日,伟大的黑暗君王即将降临荣耀星。”

      “在黑봣暗君王无敌的力量之下,荣耀星终将毁灭。” 螬

      䈼“伟大的兽人不应该龟缩在一个小小的荣耀星!”

      “我们的目标应该是星辰大海!” ꥾

      “伟大的兽人应该去征服!去掠夺!而不是窝在小小的荣耀星自相残杀!”

      “难道你们不想去见识一下浩瀚无垠的星空世界?难道你们不想去享受更加热血的战斗?难道你们不想挑战更强的强者?”

      扎克胻肆意张狂而又疯狂的话让所有兽人陷入了沉寂,甚至有一部分兽人似乎有些意动。

      看到台下被自己的话影响有些蠢蠢欲动的兽人,扎克心里얱很是得픮意。

      듆 諿兽人虽然尊重传统,⼈但他们也崇拜强者,热衷战斗。

      同族与同族之间,氏族与氏族之间,Ⲇ氏族嗓联盟与氏族联盟之间,甚至是整个荣耀星á的兽人部族和来自星䬡空的敌人之间。

      兽人并不怕死,在战斗中死亡被兽人尊崇为荣耀。

      他们热衷㡲于战斗,甚至有些痴迷。

      简单的说,就是战争分子。

      但兽人也不仅仅痴迷于战斗,他们同样善良、勇敢、正直、无畏、团结。

      他们热衷于战斗,却不残暴滥杀。

      他们脾气暴躁,却不欺凌弱小。

      看似凶恶的面容下,他们也有颗正直善良的心。

      这是唐安在荣耀星生活了二十年来所亲身感ꃕ受到的。

      眼看某些兽人似乎被扎克的话所引诱,站在✶人群中的布洛克斯?唐?战锤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怒吼。

      “兽人!永不为奴!”

      布洛ﷲ克斯?唐?战锤的怒吼将那些被扎克引诱的兽人惊醒。

      似乎对自己差点被扎克的话所引诱感到羞愧和愤怒。

      大厅中的兽人齐齐发出一阵怒吼。

      “兽人郲!永不为奴!”

      接着,愤怒的兽人们向四周的守卫冲去,离高台最近的兽人也疯狂的向高台之上涌去。

      而高台之욡上被守卫用᎓长枪控制粒着的各氏族族长也怒吼着突然暴起向守卫袭去。

      唯独没有反抗的就是兽人的大酋长奥纳姆?碎骨瘌,不是不想,而是现惧在的扎克吸收了黑暗能量之后已经比现在的奥纳姆?碎骨强得太多。

      眼看自己就快掌控局势,却被一个人破坏,扎克心里怒不可遏。

      扎克用充满疯狂杀意的眼神看了一眼人群中的年轻兽人,怒吼一声掐着奥纳姆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 同时从身上掏出一样黑乎乎的东西向高台之下一扔。

      曠 鬚而࿬他则在守卫的护卫下往后退去。

      “那是什么东西?”

      一名眼尖的兽人看到扎克从空中划过的物体。

      就在周围兽人诧异的看了一眼之后……

      “轰”疃

      一道圆形的空间门出㫹现ீ在荣耀大厅。

      接着,一个身披黑色长袍,手持一柄造型奇特战刃的黑色身影迈着沉重的步伐跨过了空间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