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崎杰西卡中出作

      “见过侯爷!”

      鸳鸯在门口已经等了一段时间⢶了,眼见杨晓带着一个马车过来,忙迎了过去。

      떪“鸳鸯姑娘ꌺ太客气了!这是送你的哂!”

      杨晓微微一笑,将手一挥,身后的侨尤氏连蛌忙拿着一个描金的小匣子走到了鸳鸯的面前。

      “我只是个小丫环,哪⼥怕当侯爷的礼!”

      鸳鸯红着脸,侧身相避。

      “你是丫环不假,但却是本侯相中的丫环。这礼物可是我特意为你采买的!”杨䭬晓根本就没袼有接她的那个碴,强硬的说道。

      鐨 “鸳鸯氉姑娘,你就收下吧!老太君还在等着我们呢?”

      尤氏相当明白自己的定位,直接把那描金匣子塞到了鸳鸯的怀里。

      쇸“那我就先收下了!”

      屋内的贾母还有一干人正在等着,身边还瓊有其他的丫环,鸳鸯哪里敢在这里纠缠,只能满是ᗫ羞涩的把描金匣子递给了身边的小丫环,这才又为杨晓堎和尤氏向内引路。

      荣庆堂内当真是济济一堂,几臍个当햍家的妇人全部都在里面坐着。甚至还有ᤪ几个姑娘家。

      眼见杨晓被鸳鸯带着进来,被迎΋春推了一把的惜春忙站了起来,走到了杨晓的面前,深深的道了一个万福,“见过兄长!”

      “好䞃妹妹!”

      怎杨晓轻轻的抚了一下惜春的头,这才环视着屋内的众人。

      他当然不会去看正位的贾母,还有她身边的邢夫人和王夫人,而是注ή意뷏看着其他的女子。

      ㈄先是注意到了迎春身边的那顾盼神飞,俊眉秀眼的女孩,估摸着便是探春了。

      然后,才又憫把视线落在了王夫人身边的一个妇人身上,不由得心生赞叹。

      ꌯ 这当真是个好妇人,正如书中所写的那样。쪺

      脸如春花,体态风骚,镶珠带翠,恍如神仙妃子一般。身上的风情可是远胜过身边的尤氏了。

      只可惜的是,室内即没有薛宝钗,也没有看似如林黛玉一样的女孩,甚至于他想␽看到的青葱小少妇李纨也是不得一见。

      “见过老太君!”

      힀环视众人后,杨晓赶紧收拾了自己那微有失望的心情,向前一礼。憨

      “侯爷,不必多礼!敓快快请起!”

      贾母也是不敢托大,欠身虚扶。

      “老太君乃섃是长辈,又是元春姑娘与惜春妹妹的祖母,礼不可废!”

      杨晓却ೕ没有就势起来,而是把礼仪做了一个十足。

      “㇠老太君,侯爷初次登门,为您献上云锦,苏锦以及蜀锦各十匹。祝您身体康健,福寿绵长。

      赦公以及邢夫人,政公以ẖ及王夫人,各送上云锦、苏锦以及蜀锦各八匹。

      为㰧珠大爷一家和琏二爷一家各送上每种绸缎各五匹。

      迎春姑娘,探春姑娘豋,林姑娘,宝姑娘和史姑娘,每人上好的⮲湖笔两只,上好的徽墨十块,端砚两块,澄心堂纸五刀。金瓜子和银锞子各一匣!”

      “好大的手笔呀!”

      还没等尤氏念完,堂中的众人已经是面面相觑。这侯餙爷不出手则矣,一出手当真是吓死个㭤人蘰。

      塂 샵先不说那三大名锦了,便是那澄心堂纸吧!乃是文人墨客所期许的最好纸张。

      以肤卵如膜,坚洁如₄玉,细薄光润勇而著称。当然킪,价格也是极贵,甚至本朝大家欧阳修还曾有诗云,君家虽有澄心纸,有敢下笔知谁哉?

      ࿇ 可如今,这位侯㚩爷竟然是一送妏就是五刀,而且还是每个姑娘五刀뗗。甚至连没有到来的史湘云都没有拉下,这可真是太奢侈了。

      这其中煙表现的最为期待的当属陪坐在贾母身边⃩的贾宝玉了,想着眼前的这位侯爷즮送几位妹妹都是如此贵重的礼物,送自己又是什么呢?

      “ӥ宝栰玉少爷,ʣ环少爷,兰少爷,每人毛笔五十只,宣纸풘十刀,砚台五块,墨块二十!四书集注一套!”

      接下来,他便听到了尤氏再次响起了声音잖。

      “什么?”

      贾宝뺅玉的脸当时就拉了下来,他可是贾府中含玉而生的公子,受尽万懵千宠爱。平뽞时来客时,都把他当成說了宝贝一般,送的礼物㯾也是远超过其他人。

      可是,眼前的这位侯爷,非但没有给他什么珍贵的礼物,反而还不如几个妹妹。

      ⃑若单是这样也就罢了,给他送的礼物壐竟然是和ᥬ环老三与贾兰一样,这可是摆明了在羞辱他呀!

      囸 “我家侯爷息说了!”

      尤氏念完之后,环顾众人,“自古英雄多磨难,从来纨绔少伟男!本朝先贤范仲淹以木为笔,以沙盘为纸,每天只吃一碗稀粥,苦读不粭缀,终成一ⱉ代名相。

      昔日里,王献之习练书鸄法,研墨耗尽十缸笽水,乃成一代书法名家。

      送给三位少爷的礼物的确是薄了点,燶但却比当年范公所用之物强上太多。也是希望三位少爷能效꫎仿先؃贤,苦学不缀!将来也好进士及第,光宗耀祖!”

      尤氏说完后,便才又退到了杨晓的身后。

      륯“老身谢过侯爷的美意!”쩌

      听到尤氏的解释,堂中几人的脸色稍绯,只要他䑡不是特意的羞辱贾家的心肝儿便好。贾母最先⢁欠了欠身,以示谢礼。

      “老太君你太客气了!我与元春姑娘相识,知道她的拳拳爱弟之心!打算硌一会便去拜访좬政公굾,祢请他把宝玉公子交给在下调教。

      在下绝不撒会手弱心软啖。定会照范文正公当年的作法,把宝玉公子调教成材!”杨晓再度一躬,是侃侃而谈。

      这还真就是他的本意,乃是釜底抽薪之计,主要还是想幬要决了贾宝玉天天和林黛玉混在一起的好日子,为自己下┍手做㪘准备。

      “祖母!”

      闻得此言,贾宝玉当时都要傻了。先不说那样他就见不到自己那些心爱的妹妹了,便是每天的吃糠咽菜,他也受不了呀!

      此时,他便只能꿐求甐救于身边的贾母了,死抓着她的手臂,眼中闪出了一丝的恐怖。

      “눓杨侯爷,我这孙儿自幼体弱多病!而且老身老了,一天㷂看不到他,身体就不舒坦!此事等老쐐身百年之后再说吧!”贾母忙给虓了贾宝玉一个澵安心的眼神,向着杨晓道。

      “既然老太君如此说了,那杨某自羞然也芾不想政公担偘个不孝䱇之名!”杨晓䶖只是땊搂草打兔子,有这一杆子酬最好,没这一杆子也行。

      “杨侯爷!武Ꙩ忠侯府与我荣国府只有一墙之隔。平日里要经常走动ᦕ,如果ᙶ有什么需要,只管和老身说!”

      贾母见揭过了此事,忙又说起了客套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