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管理总结

      星澈走回拍卖场,进入紫䴛儿所在的贵宾厅,倾雪紫儿和宝儿在一起有说有笑,大长老坐在一䤛旁闭目퉀,看见星澈走进,紫儿直接冲了过来,抱住了星ꟛ澈:“星哥哥,你回来了。”

      站在紫儿身后的倾雪宛然一笑:“臭弟弟回来这么快啊。”倾雪玉手轻慟拢嘴唇,眼神之中却有几分挑逗。

      星澈轻轻摸了摸紫儿的头,松开了紫儿,朝倾雪走去,䰖靠近倾雪的耳边:“倾雪,↫这是最后一次,不要再试探我,明白吗?”

      倾雪花容不改,眼⬗中却多了几丝震惊……

      星澈走到贵宾厅窗户,拉过紫儿的手,继续看着拍卖会。

      主持人苏瑾走到一个展台上,掀开红布,只见一支紫色的琉璃钗静静地放在展台之上,紫钗顶端用琉璃雕刻出海棠花,花开似锦,灯光照射下,紫钗原本的紫色变得琉云璃彩。

      춬“下面这一件拍卖品,似是一支紫钗,由忘仙楼在一处遗址中得到,忘仙楼鉴定师并未发现有什么奇异之处,但众位也应看到了,这紫钗之美ꗁ,若将此物赠与心仪之人,定可抱得美人归。”

      “这是……绮紫琉璃钗!”星澈那双眸子中充满震惊,“怎么会,这个世界,怎么会?起拍价十万原币!”

      가前世,玢绮紫琉璃钗在倾城凤卷中排名第七,绮紫琉璃钗之所以能位列倾城凤卷,因为它护䌝主!倾城凤卷这样ᘉ描述道:绮紫琉璃钗护身,阎鬼勿扰!

      倾城凤卷是上古브传承遗留之书,记载着远古七大䛣神遗之器,星澈前世无时筲无刻不在寻找这七大神器,可也只得其一,现如今,排名第七的ﺦ绮紫琉璃钗就这样出现在星澈眼前,顼未免太容易了些。

      星澈心中回ᢞ想倾城凤卷,“绮紫琉璃钗,琉璃身,紫断神,海棠锦衣,莫离,赤血护主,但得琉璃钗,莫怕阎神鬼!”

      星澈回头看줫向倾雪,见倾雪玉颜并未有奇怪的变化,星澈撑住下巴,心中暗自窃꯺喜:“倾雪应该并不知道这乃位列倾城凤卷的绮紫琉璃钗,可是这一切这需的只是巧合町吗?”

      “五十万原币!”从拍卖场中间的贵宾厅出价五十万原币。

      “五十万买个⎼装饰品?”

      “ಧ五十万原币啊,那可是我一辈子赚不到的啊。”

      “我好想嫁给贵宾厅的人!”

      星澈默默举起了五十万的牌子,全场炸了锅一般,在他人眼里,星澈五十万买了个装饰品,只为得美人一笑!

      “五十万原币一次。”

      “五十万原币两次。”ﶯ

      “五十万原币……”

      “一百万原币!”还未等苏瑾喊出第三声,녁台下突然喊出一百万原币,一百万原币,那是近乎一个普通人几万年也赚不到的。

      星澈天眸之力释放,看向台下,只见那名喊出一百万原币的拍卖者一身夜行服,脸上佩戴着印有枫叶的面具,玉踝上有着一ᥡ圈红绳,红绳之上系着铃铛,硕大的夜行服无法看出袍下之人,若星澈天眸之力晋升至神惊境,星澈会更加震惊这黑衣之下的人……

      “倾雪姑娘,我们还有多少原币?”绮紫琉璃钗,他必须拿到,前世他费劲心思想要得到倾城凤卷上的至宝,如今轻而易举的摆在他面前,他怎能就此罢休……

      而且……

      “哦,臭弟弟,怎么对女人的东西如此感兴趣,难不成是送给哪位姑娘?创”倾㧋雪坐在红木椅쒻上,媚眼如诗一般,玉腿搭在沙发上,慢慢抚弄着青丝。

      “有多少?”星澈无心理会倾雪,满心想着都是这位列第七的绮紫琉璃钗。

      “咯咯咯……臭弟弟若想要,姐姐帮你拍下来就是哦……”倾雪站起身来,走近星澈旁边抱着星澈的左臂。

      星澈只感觉到自己的左臂凹陷进倾雪的玉峰,星澈无意间低头看下倾雪微微暴露的雪白酥ᡊ胸,阳刚之气冲上星澈头颅,星澈赶簏忙抽ꆌ出左臂,跑到紫儿身后……

      “星澈哥哥,你怎么留鼻血了啊?”紫儿瞪着大眼睛看着星澈鼻子下的两道血痕……

      “呃…茂…天气炎热粃,天气炎热……”硬是星st澈的老脸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

      “咯咯咯……”倾雪玉手ꫨ微微挡在红唇上,缓缓拿起了拍卖的牌子……

       ꮱ “一千万原币……”倾雪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足以传至拍卖场每个角落。

      睏“一千万原币!”

      “多少,说的是一千万原币吗?”

      “怎么会?”

      拍卖场上的形势再也无麪法控制,一件只是给鐠女人的饰品,由十万升至五十万,再到一百万,最后再到一千万,几何倍的增长,现在原币都这么廉价吗?!!냏

      台下身穿夜行衣,脸戴面具的ᓬ人剸抬头望向了星澈所在的贵宾厅,恰好与星澈双目对视,星澈一瞬之间被精神之ࣶ力反噬,后退一步,左手扶着玻璃,右手捂着脑袋。

      这人不简单!!!

      懂驚得精神之力的使用,并且能与星澈相持,星澈拥有天眸之力,精神之力何其之强,怎会被人反噬呢,而且这黑色夜行服之人并未想损害他얷,否则星澈轻则昏迷,重则失忆。

      햭 檎而且这精神之力似乎还令星澈有抿几分熟悉……

      紫儿见星澈失神,连忙扶住星澈。:“星哥哥,怎么了?”

      失神的星澈并未听见紫儿的声音䄗,双手䮹抱着头,口中喃喃道:“这精神之力怎会如此熟悉……”星澈努力回ঝ忆前世……

      他想了许久……

      “琉璃?!”星澈脑海之中䣴排除了一个又一个答案,留在脑海中的就只剩袃下了琉璃这个名字……

      星澈趴在窗前,看着慢慢走出拍卖场的影子……

      熟悉却有令星饟澈有些陌生……

      星澈迫不及待想要追上她,可是,那背影却莫名的让星澈退怯三分。

      星澈左手攥成拳,敲在贵宾厅的玻璃上,眼角莫名的两道泪痕默默停留在脸上,心中一次一次的发问:“琉璃,是你吗?可是为什么你的背影让我感到陌生?你为什么需要绮紫琉璃钗?”星澈脑中큎一个又一个问题在脑海中浮现,可是没有人能为他解答,星澈为何如此?!

      因为琉璃,那是前世唯一的负的人啊!!!

      星澈一遍一遍敲击着玻璃,不知是因为精神反噬,还是伤心过度,星澈再也支찤撑不住,就这样倒了下来。

      “星哥哥……”

      “大哥哥……”

      星澈就那样倒在了地上,他的⏒心无比的疼痛,琉璃,琉璃,前世他称邪帝,星澈从不不负天下人,兼济苍生,却唯独负了……琉璃……

      星澈噦的神识慢慢在脑海中苏醒,脑海之中漆黑一片,突然星澈脑海之中出现了那么䡿熟悉的景象。

       天空上仿佛有着星辰大海,一男一女安静的坐在悬崖之上,男子搂着女子,那轮明月就那样悬挂在附满星辰的天穹,萤火糥虫与明月将黑夜变得不在黑暗,微风吹过那女子的青丝,微微荡漾……

      “天邪,你以后想做什么?”那女子问向了名叫天邪的男子。 紪

      “我,我没什么想做的,我的琉璃想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只要痈一直陪着琉璃就好了。”

      “天邪,我想和你一起生活,无论你怎样我都会陪着你,陪你结婚生子,陪你慢굧慢变老,陪፠你一辈子……”琉璃眼中仿佛有着星辰一般,充满爱意的看着星澈……

      “琉璃,你好酣贪心哦,要占我一辈子騜。”那名名叫天邪的男子伸手点了一刘下夎琉璃的卮鼻子。“不过嘛,你得补偿补偿我哦。”

      “唔……ﳦ”

      说罢还未᧓等琉璃反应,天邪便吻住了琉璃的嘴唇,满炌天星辰,皎皎明月,莹莹火虫,温温佳人,情深意至,莫过如此……

      转眼间星澈眼前情景迅速变换,原本的星空变成ȍ了阴霾遍布ᙧ的的天穹,两支威势壮天的军队彼此对势着,普通人ꗤ在前,元素流师在后,气势磅礴有气吞山河之势,中军击鼓本应有洪薄之声,但当鼓锤击中鼓面,却听的有些沉嶅闷,中军之上,一男子手握一把幽魂般的巨剑,蓝色的火焰由剑尖自剑身从下延附,火焰本应给人炽热的温度,可这把附有蓝色的冰冷火焰上却森冷的畕令人寒蝉,身穿着银光铠甲,铠甲之心附有냙七颗七ⓗ色的彩石,依次闪烁左右的铠甲盘延着黑白双龙,头盔之上附有赤色的宝石。

      而他的座下,苍身,乌角,黑炎在四肢旁缓缓旋绕,脚下伴有与空气摩擦⶧的电花,紫翼在空中慢慢摇曳,似龙似虎似豺,身躯并未像远古巨兽一般庞大,反而如虎豹一般,若是有人见过异兽榜,定会震惊,Ꮲ这似虎似豹的神兽,那是异兽榜中位列第五的神兽——梦魇!

      而座上的男子也正是那名名叫天邪的男子梼!

      他的身后,琉璃晶莹般的白翼与天邪飞在同一高度……

      “邪φ帝,我们真的要펛这样吗?打开神界之门真的那么重要吗?”此时的琉妁璃,眼中有的不再是星辰,却只有满满哀求。

      拉 “七大神器我酱已得其四,只要再得到三件,왘本帅就能打开神界之门,琉璃莫要在劝我……”天邪缓缓举起了把柄奇异的剑,战争瞬间爆发,昏骃天黑地……

      接着星澈眼前再次变换……׌

      神台……

      “琉璃,不要,不要,你不要走,我不要什么神力,我只要你,琉璃,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我不要琉璃石,我只要你,好吗?”神台之下天邪抱着慢慢ཙ虚化的琉璃,琉璃的娇躯给天邪的触感越来越轻,直到天邪的眼泪穿过琉璃的矫娇躯……

      “天邪,好久没这么叫你了,你是高高在上的邪帝,可我却只是一꭭个女人家,我要的不是你每天金戈铁马,我要的只是你能陪我到老。”

      琉璃伸出已经接近虚化的左手,想要为天邪抹掉眼泪,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碰触到他的脸庞……

      눒 “天邪,我好想完成我们的诺言,陪૩你相伴到老,可是,可是我好像不行了,我好怕,我好怕看不见你……”琉璃说完,虚化的身体化成蒲公英般的晶莹能量进入了神台上的琉璃石……

      “不,不要!!!”天邪黑发乱飘,嘶吼声响彻天地,眼中原本清澈的眸子变得血红,心中如数万钢针扎透一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