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app官网入口丝瓜官网

      第二天清晨。

      院子后面有片小树林,树林里有一个小石台,初冬的寒气带走了树木的生机,枝丫的顶端仅有几片残叶无力地悬挂着,整个小树林的地面已被落叶铺满。

      这一段时间,每天早晨唐福禄都会带着苟启过来,帮助他入定修行。

      经过一整天的休息,再加上特殊药物的治疗,他的伤已经基本无碍,所以今日早晨的修炼照常进行。

      忽一阵晨风拂过,无数坠在枝丫间的残叶仿佛了却了最后一丝牵绊,悠扬飘落。

      风景虽然萧瑟,却也是自然的一部分,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修行亦是如此。

      “呼··吸··呼··吸···”

      ····

      约两个小时后,坐在石台上的苟启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悠悠睁开眼。

      不过他并未动弹,而是静静原地等待了一小会儿。

      终于,旁边的老师唐福禄也醒来了。

      苟启立马起身,快步走到老师身前,伸手搀扶。

      尽管他也知道以老师唐福?的身体状况根本不需要这么做,但他还是做了,这是出于对老师的一种尊敬和礼貌。

      而唐福禄也没有拒绝。

      起身后,跟往常一样,唐福禄背负着双手,开始在树林里漫步,而苟启则跟在其身后。

      经过一番犹豫,苟启忽然开口道:“老师,你给我的那张底牌已经被我用了,我想···”

      听见这话,唐福禄停下脚步,缓缓转身回头看了他一眼,随后伸出手:“拿来吧!”

      苟启听闻,左手一招,一张卡牌出现,迅速上前递上。

      唐福禄接过卡牌,拿好后对着卡牌用力一掌挥出。

      刹时间,如平地卷起一股狂风,脚下的落叶全部四散开来。

      能完美地将必杀技压缩在一张小小卡牌之上,除了宗师级的唐福禄,恐怕整个拳皇世界也很难找出几个能对力量的掌控如此精纯的人了。

      片刻之后,能量输入完毕,唐福禄重新将卡片递回,同时又叮嘱一句:“记住了,不要滥用,否则关键时候我若不在你身边,那你就麻烦了。”

      “是,谨记老师教诲。”

      苟启回答着,伸出双手作出要接回卡片的样子,却在中途一把抓住老师的手。

      果然。

      叮咚!

      【系统】:“发现技能‘刚灵身’是否拾取?”

      “拾取,拾取,快!”

      【系统】:“技能‘刚灵身’拾取完毕,学习此技能需要消耗5点技能点,是否学习?”

      “学!学!”

      【系统】;“技能‘刚灵身’学习完毕,可以使用。”

      ····

      “你这孩子,怎么了?”他的异常自然引起了老师唐福禄的注意。

      “老师,你的手好粗糙啊!”苟启迅速反应,关切地问道。

      “人老了,手自然也老了。”

      唐福禄笑了笑,缓缓收回了手。

      “老师,我还有一件事!”他乘机道。

      “说吧!”唐福禄缓缓开口。

      “我想回国一趟,我还有一个妹妹在国内上学,出来这么久了我有点不放心,想回去看看。”

      “你只有这一个亲人了吗?”

      “嗯,是的。”苟启点点头,接着赶忙说道:“我就回去看一看,拳皇大赛开始之前我一定回来。”

      唐福?听完点了点头,问:“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我想今天就出发。”

      “你们年轻人就是性子急。”

      唐福?说了一句,接着缓缓转过身去,道:“你还有伤在身,记得回国之后别惹事,那里藏龙卧虎,你老师我到时候想帮都未必帮得到。”

      “谢谢老师!”

      “去吧!”

      唐福?向后挥了挥手,随即继续向前漫步。

      苟启朝着背影拜谢之后转身而去。

      ·····

      半个多小时后,他背着包向明天君和瞬影两位师兄告别出门。

      机场在城外。

      打了一辆出租朝着机场走,不过才刚出城他便从车上下来了,随后在城外寻了个偏僻无人的地方,将背包一埋。

      “签到!”

      ·····

      系统还是那么地快,仅一眨眼便出现在了卧室里。

      周围的一切很熟悉,却又有点陌生,感觉在外面出差了很久之后刚回来。

      紧接着他回过神,第一时间将右手的卡片弄出来,然后对着旁边的床使劲往外倒。

      他需要验证一下到底这种躲避规则的方法可不可行?

      一沓沓的票子掉在床上,都是美金,总共有两万多。

      稍等了一会儿,发现钱并没有消失。

      果然,发财了!

      虽说这些美金上面的号码可能不太对,可就这一点数量,应该也没人去验证,可以花。

      再说了,就算是不能花也没事,这次只是验证,下次咱就带黄金,那东西是硬通货,总不会有人追究了吧。

      将钱一一收好。

      随后他便开始找手机,记得上次离开的时候专门放在床头柜的抽屉里的。

      可这会儿拉开抽屉一看,居然没了。

      反复找了一下,还是没有。

      “嗯?怎么回事?难道记错了?”

      想了想,接着他走到角落的柜子旁,打开后从里面的旧电视后面又摸出了一个手机。

      这是个山寨手机,是从当初那个刀疤男手里拿的,一直关着机放在这里面,幸好没丢。

      开手后,翻看了一下,登时他就瞪大了眼。

      上面清晰显示着2020年11月23日。

      算了算日期。

      “这是过了大半个月?”

      赶忙跑到客厅里,打开电视,然后终于确认了,日期没错。

      毫无疑问,又被系统坑了。

      “无端成了失踪人员,还不定老妹急成什么样子?”

      正想着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

      紧接着。

      “嘭!”

      门直接一下被爆力踹开。

      随即便看见老妹云雀冲进来怒喝:“哪个小贼敢···咦!老哥?”

      苟启看着冲进来瞪大了双眼的老妹,点点头答:“昂,是我。”

      云雀又仔细地瞧了瞧,似不可置信地问:“老哥,真的是你!”

      “昂,真的是我。”

      苟启刚回答完,就见老妹云雀抄起旁边沙发上的靠垫,照头直接呼了过来。

      “死老哥!臭老哥!你这么多天究竟死哪去了?你知不知道都快把我们担心死了···”

      云雀将靠垫当成锤子,对着他身上疯狂招呼,颇有点气急败坏的意思。

      苟启也是心里有愧,任老妹出气打了一阵,况且这东西打着也不疼,即便用出全力也造不成伤害。

      打了好一会儿,或许是打得累了,云雀将靠垫随手一甩,然后撅着嘴、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似乎还在生气。

      苟启看她这个样子,不由笑了笑,随口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回来的?”

      云雀眼往这边一瞥,当即道:“你把电视打开了,我在外面听见,还以为进贼了。”

      云雀这话刚说完,许雁丘突然也在门口出现。

      一看,也是瞪大了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