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视频下载放在哪里

      “这是...血神宗的血幡?”

      明昭从许诚手里取过已经破损不堪的血丏幡,端详了閺一番:

      “此贼倒是胆大,把从自駽家偷来的东西放进了对手坊铺中,不过极品法器威能颇大,他又是如何掩盖,瞒⽘过我等筑基神识的?”

      줲 许诚鐒面无表情,从一个沾牢血口袋里掏出一枚玉扳指:

      “摣此乃血炼空间法器,修士只要滴血认主,就是炼气初期也能无碍使用。”

      䲋千光眼眸一缩,喃喃道:

      “血炼空间法器价值不菲,就是中品⯥宗门中也只舆有世家子弟才能拥有㜟,丁成道区区一个散修,从何得来?”

      见二人有些惊疑,许诚趁热打铁:

      “我验过丁成道的尸身脳,他临死前刚突破炼砘气圆满,鶚可此人在求仙居十年,一直未曾突破。在下可以确定,这血幡必然隐藏奥妙,丁成道或许探知此事,才瞒ﵕ着龙屠盗出。”

      釂 明昭有些怀疑,因为他槱看不透这个枯守乘黄院的老道,于是淡淡道:

      酠“豶道友的乘黄院中亦有不少助人突破瓶颈的丹药吧?如何证明此贼是监守自盗,ᘼ而非ꝇ受人指使,㦺最后被杀人灭口?”

      许诚瞥了他一眼,哪里不知明昭所想,冷哼一声:

      ⊵ “乘黄院的丹药ಕ就是再便宜,让一㧠个炼紤气后期突斛破炼气圆满的丹药,也非丁成道买得起!”

      谖 千光这时止住明昭:

      铠 “我曾听门中长老说起,血神宗曾经获得一份异术传承,可借灵物或者法器突破瓶颈,可后来有见识者发现此传承消耗巨大,且不利以后修行鷒,得不偿失,故封存日久。”

      쾱明昭一时恍然:

      “可是数千年前闻名东海的《引源术》?血神弟샑子仗之破境如履平地,竟到了此贼手中!”

      说着,他神识细细辨过血幡,点点头:

      “原来是靠《引源术》突破炼气圆满,怪不得此幡本源流失,已成废物!”

      明昭脑海中已经有了一个猜᝔测,他和千光对视一眼,均是心知肚明。

      这不过是修真界宗门内斗中的一个肮脏面柧罢了,他们不可能牵扯进中品宗门的阴谋葼之中,于是东拉西扯,各自说了几句废话,纷纷告볩辞离去。

      许诚面色不改,知道他们会做此选择,心中冷笑,收起一干证据,回到乘黄院中。

      他有些担心金一仙,神识一扫,却发现小屋中灵韵涌动,不由大喜。

      “这小子,竟然九日感气摜!”

      许诚瞪大眼睛,忽然想起什么,﵆赶紧恢复神态,闪身进入小屋中。

      “许狐狸,你怎能随便进人洞府?若我走火綸入魔了怎么办?”

      禗 金一仙成功感气化元,有些小得意,此刻故作埋怨道。

      夋“呵呵,你小子很得意?九天才感气,有何夸耀之繭处?再说了덎,整个坆乘黄뤿院都是老道的,我想去哪里緪就去哪里。”

      许诚面露不豫,言语敲打道。

      “九天很慢吗?我记得当初的宋明心花了两个多月才感气化元,过卟了三年才加入金雁山。”

      在金一仙的记忆里,那些从云霞坊市出去拜入宗门的弟子䒕,似乎没有比他快的。

      而且感气化元超过一个月橫,基本上没有被入品宗门看中培养的希望。

      ꢼ“金雁山?那种破地方,请老道늠去做掌门,我都不愿去。宋明心是谁?老道不认得!”

      볡 许诚一脸不屑,随后眼珠一转:

      “入品宗门看得可是你未来能不能筑基,纵使你九日感气,筑不了基又有何用?”

      ᐇ金一仙颇有信心:

      ꠃ“你不是说我十五岁駼前有望筑基吗?以我的资质,少说也能进中品宗门。”

      许诚却狂敲猛打:

      “你想得美!中品宗门招ꂯ收弟子,十日内感气是基本条件,对弟子的灵种考察,才是重中之重!”

      金一仙顿时傻眼,他不过坊市内一接引童子,他对散修都是一知半解,更别说中品宗门招收弟子,真就是两眼멘一抹黑。

      见这小子终于有些收敛骄傲,许诚才开始谆谆教导: 螄

      “感气化元之后,首先ᖈ就要测验五行灵种,只有灵种品质达到上品,才有望进中品宗门。”

      갹他心中已有定计,这些话半真半假,可不能让这小子看出来。

      金一仙消化信息很快,立刻就想进入下一阶段:

      “那就赶紧检测灵ᐚ种吧!若是下品灵种,说不得也只能去金雁山这种地方。” 蹊

      许诚点了솋点头,抓起金一仙,又是一个闪身,再次来到了乘黄院三层半处。

      “这是...遁术?”

      㷊金一仙感气化元之后,对周身天地灵洙气变化和法术波动也变得敏感起来。

      “此乃土遁,筑基以后可以修习,不说这些,你先将元气注入此珠之ު中。”

      许诚手掌一翻ඁ,掏出一枚半寸大小的灰色珠子。

      金一仙明白,这是修士入道以后的第一步,用测灵珠测验修士的五行灵种偏属。

      先测阴阳,这和性别无关,灵种偏阴者往往是金、ᩍ水灵种,偏阳者往往是木、火灵鷒种。

      灵种阴阳均衡者大多是土灵种,但也会有䇜水火双灵种之类的存在。

      䘙 諸 他不ꁕ知道自身是何种灵种,因为现在他的元气没有色彩,只是灰蒙蒙的,就和宇宙生发图中的云雾一样。

      但随着他元气注入,测灵珠渐渐஖发出墨色光芒。

      “嗯,灵种偏阴。”许诚微一点头。

      墨色光芒持续没多久숴就缓缓变淡,转而散发出一丝明亮的天青色,天青色磊光芒越来越亮,室内逐渐刮起了一阵当微风。

      Ἥ“竟是极品蠼风灵种!”

      许诚手一抖,测⫄灵珠差点掉地上,ٽ旋即誴心中喊道:再亮些!再亮些!碗不要变色!不퉔要变色!

      豃可测灵珠不听他的,天青色光芒仿佛亮到极致,然后突然一暗。

      再度变化时,却散发出一丝银白色光ꡅ芒,又逐渐明亮起来。

      这一次,许诚心中喊得却是:再暗些!不要变亮!老天,ⱀ不要变色啦⸜!

      终于,测灵珠半推半就的停止了变化,银白色光芒虽然也极亮,但比之天青ᾣ色光芒稍有逊色,室内也没有异状发生,

      许俁诚长吁一口气,结果也很好,但不完美,他心中自我安慰,世上又岂有完美之人?

      “看见了么?知道自己是什么灵种了吧?”

      金一仙此刻却愣怔良久,直到听◳到问ꁉ话慄才反应过来:

      “看见了,极品风灵种,上₽品金灵种。”

      “你可知觉醒双灵种的有何意义?”

      金一仙心中半喜半忧,点点头道杻:

      “知道一些,还请许老指教。”

      许诚一指金一仙,颇有些严肃:

      “极品风灵种,乃异五行灵种,万千感气童子之中,难得其一,对你施展䌜风系法术加成极大,威力将远超同辈!

      但天道♻生妒,又让你觉醒了第二个灵种,上岻品金灵种,身똞具两系强大灵种并非好事,你日后修炼速度将大大减缓,只与单一中品灵种相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