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片黄色

      武魂殿魂师学院,是往武魂殿主榼城输送人才的教育机构。

      校长便是当锧今䍮的圣子쒊大人,教皇騨千道流的儿子——千寻疾。

      通过千道流的关系,司文郎直接插班到比比东所在班。

      比比东与司文郎不同,她来到武魂殿主城的第二年,ꝛ即ί她8岁的时候,便开始在武魂殿魂师学院读书了。

      瑌 千道流告诉司文郎,司文郎具有三生武魂这件事,只有自己,各位供奉,少数封号斗罗,已经自己的儿子千寻疾知道。

      比比东将活在明面上,作为武魂殿的天才,宣扬武魂殿的实力。当千道流自己退位时,千寻疾会成为教皇,届时,比比东便是武魂殿圣女。

      㞱而司文郎,是武魂殿的未来的一张底牌,或者说,他的三生武魂是他自栽己甚至武魂殿的底牌。

      司文郎ₙ对此表示理解,也同意了老师的要求。

      对外宣称自己的年龄为14岁(实际为12岁),并只展示一个武魂。

      这样,14岁的39级,虽然依旧惊艳,但还在人们能接受的“腭天才的天赋”范围内。

      差不多先天魂力10级而已,虽然少见,但每年大陆上都会出现几个。

      而千道流给他安排的“身份”是,比比东飺的同龄人护卫,即未来圣女的护卫。찀

      籙“大家好,我们班来了个新同学,名字叫司文郎。”一个满头没发的中年大叔向着司文郎的同学们宣传这个“大消息”:“下面有请࿋他介绍一下自己。”

      뙖 司文郎是真的没想到自己的班主任竟是雷绍文。

      “大家好,我叫司文郎,武魂是硝烟狼,魂力等级39级。”司文郎说道。

      “⍭太差太差!”雷绍文拍着司文郎的肩膀道:“你就是这么介绍自己的与?太差太差!这是错误的!谢谢!”

      “……䜆”司文郎不想说话并使用了第零魂技,死鱼眼。

      讲台下面,一个金发的小女孩微笑着看着这个男孩。

      㒃与她想象中的模样不綐同,这个家伙身高对于他14匊岁的年龄来说有些矮,只有一米六左右。相貌极其普ꯍ通,属于到룍了人群里就认不出来那种。

      司文郎也是注意옕到了这个小女孩,心中明白这就是比比东了。

      司文郎最终坐在靠窗倒数第二座,emmmmm……,从小学到高뫙中一直都是坐在这个멢位置的司文郎心中毫无波澜。

      第一堂课却是雷绍文✵讲ᘾ的,雷绍文是大陆上有名的武魂理论研究者。

      下课后,司文郎打算前往斗魂竞技场进行实战,这家竞딄技场开在武魂殿主城的郊区。

      武魂竞技是这个世界十分受欢迎的活动░。

      䓖比赛分为单人ꬳ赛,双人赛以及群体赛。想要팎参加比赛需要进行注册。

      注册的流㇎程十分简单,司文郎在思索了一阵后,在原定的狼烟的䕩称号后,加上了夜䟬叉二字。

      狼烟夜叉,一个在斗罗世界代表残忍,惊悚与战争的名字,诞生了。

      他直接选择了生死斗,对司文郎来说,这一世可以说是毫无牵挂,对于接近死亡这件事,他可以说是很感兴趣呢,ᢷ毕竟不是什么只有经历生死之战,才会成为真正的人才吗?

      司文郎平凡的脸上依旧似古井无뽩波,但死鱼眼中,一丝难以察觉的鰉兴奋一闪而过。踑

      “下面,쨡进行生死决斗,参䱔赛者是连胜三场的大地剑客武魂重剑ᶛ,以橷及竞技场新人狼烟夜叉듞,武魂硝烟狼。”主持人兴붲奋的解说着:“有请参赛选手入场。”

      司文郎和对手走进竞技场,对手是一个三四十岁的肥胖大胡子ẽ男人。

      喋“什么东西吗?就这么一个小鬼?”“这쒼个小鬼能㎾不能快点死啊?”“就这就这就这就这就这就这就这就这?”

      一阵阵谩骂声从观众席传来,而大地剑客也是一脸嘲讽的对着司文郎大喊道。

      㣁 “那边的小屁孩!毛长齐了吗?就敢来生死斗送死!看你长的虽然不咋样,但腰却蛮细的啊?要是不想死的话,可以陪你叔叔我过几晚上ﺔ,就饶了你欧!”

      听着大地剑客的污言秽语,观众席上一片聒噪的笑声传来。

      司文郎却是毫不受影响,只是㸀一⑆直用死鱼眼打量ꙗ着对手。 狳

      大地剑客被司文郎打量的心里发毛:“看什么看?小屁孩,是眼馋你叔叔我的身子吗?可惜,你没几会了?”边说边把自己的重剑具现出来。 䧗

      而司辺文ㄷ郎身上也冒出阵阵浓烟

      뛮 随着裁判一声令下,双方同时向对手冲去。 崳

      大地剑客抬起来了重剑,就要往司文郎身上招呼,突然一阵浓烟遮挡住自己的眼睛,呛得他难受,浓烟中还有一阵阵如刀子般的冲击,搞的他一瞬间伤痕累累。

      他藂正欲发动第一魂技来打散这片浓烟,却只感觉到头部一阵剧痛,之后便永远失去了意识。

      观众席上鸦雀无声,刚刚还在欢呼狂叫的众人皆是被惊的不紥敢说话。

      竞技藳场中,司文郎一뉭只脚踩在大地剑客尸体的后背上,右手中拿着一块冒着黑烟的东绔西。

      地上的尸体的头顶,整个头盖骨消失不见,浓烟ꇗ混着脑浆和血液不断冒出。ᷧ

      司文郎竟然将对手的头钬盖骨直接掀了下来。

      司文郎将手中的头盖骨捏的粉碎。

      “这场比赛……狼烟夜叉获胜……让我们,为胜利者,欢呼!”过了好一会䇷儿,裁判才脱离了震惊状态,打破了平静。

      䊠在猛然爆发的欢呼声中,司文郎逐渐䏇离开了对战平台。

      司文郎闻了闻自己的双텝手,血腥味没有让他感觉到一丝不适。心中感叹,自己真的是个变态。

      ……

      竞技场的某一处贵宾室,一个碾根千道流长得很像駶的男人刚刚看完了这场比赛㕞。

      繛 他身边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金发女孩。臞

      铙“父亲收的这个弟子,很有趣啊……”男子说道“居然利用自己的浓烟在近距离隐藏了自己的身形,在靠着自己的飞行魂技,绕道对手背后,一击毙命。”

      ……

      ⨊ “五场了,这个狼烟夜叉都是一击毙命啊!”

      ……

      “十谮场ほ了,这个疯子╁居然硬஼抗攻击也要前进!”

      ……

      “十五场了,这暜个变态居然把对手的脊柱给拔出ோ来了!”

      ……

      “二十场了,这个恶魔总是将对手的橊内脏都扯出来撕的粉碎!” 㣯

      ……

      十天下来,司偀文郎已经在生死斗中获得了二十四场胜利,他那恐怖残忍的战斗风格,为他坐实了夜叉之名鹫。

      刚刚走出竞技场,눫司文郎正在回忆着自己刚刚的战腸役,一个金狼发女孩突然跳出挡住了他的去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