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粗妇浪

      夜色很快降临。

      南子临府邸外,一处民居的屋顶上,两人默默看着夜色降临。

      哦哦——北若辰发出不明意义的兴奋叫声。君墨夜手撑在身后,仰躺在屋檐顶上,身下是瓦片,一脸无趣。

      “诸君啊,你们听见了吗?这咔咔的声响——”君墨夜满脸黑线。

      “这!是命运转动的声音啊。”她一脸确之凿凿,“我有预感,今天是我命运迎来转折的一天。”

      “……”你今天是没吃药吗?为什么偏偏今天发作了。

      她回过头来,热情的拍了拍君墨夜的肩膀,“今天,你非常有幸,将会见证到一个江湖传奇的诞生。庆贺吧~”

      ……我已经不想吐槽了。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黑暗彻底了这片大地。

      到时间了——看好时间,府邸内部已经点起了灯火,北若辰一脸兴奋,和他挥了挥手。“你在这接应我。我走了。”几个跳跃间,消失在夜色中的府邸里面。

      君墨夜站起身来,抛了抛手中的剑身碎片,碎片在月光下,闪着银光。

      ……入了府中,北若辰虽然感觉到一阵兴奋,但起码脑子还在,努力不让自己露出马脚。

      她身形轻若影子,往往在府内家丁一个转头的时候,就掠过了他们身边,神不知鬼不觉。

      嘿嘿——越来越靠近主宅。她心里面越来越兴奋,一般主人家都是把珍贵的东西放在主宅的。想到那里面可能白花花的奇世珍宝,她就心里痒痒的。

      一点一点,又靠近了——只剩下门口的两个守卫。她躲在草丛的阴影处,想了想,拿起身边的一块石子。

      弹指神功。中。

      石子以超乎寻常的速度打中了其中一人,那人应声倒下——趁着另一个人傻眼的功夫,脚下轻功施展,瞬间跨越十几米的距离,来到对方面前。

      嘿嘿——她咧开一嘴秀气的牙,然后一拳打在他脸上。

      唔——立马伸手接住倒下的身形,小心的放在地上。

      啊啊啊——宝贝,我来了。

      压抑不住的开心。

      ……另一边,君墨夜也进了府邸。

      悄无声息的,脚步与地面接触,没有一点声音。他看着周围山水的景色,不由得想到,这些乡绅还真会享受。

      突然,他神色一动。

      一阵微风拂过,他的身影,也随之消失。“哒哒哒”的脚步声,从后面传来。

      三个身穿黑色衣服,蒙着脸的人,从周围几个隐秘角落快速跳跃而来。

      他们来到刚才君墨夜在的地方,却发现空无一人。

      他们彼此之间,相互对视,然后摇头。

      “!”一个人心中忽然发寒,他想要转过头去——一把虚幻长剑,直接刺穿了他的心口,他的意识陷入黑暗里。

      其余两人反应过来——可君墨夜比他们更快。

      月末清风。

      他低喊着。右掌心印在右侧人的心口。悄无声息的,就像是按下了静音键一样。可对方内里的五脏六腑,皆已碎裂,外表反而完好无损。

      最后剩下的一人睁大了眼睛,他张开嘴,想要大喊——君墨夜脚下一个动作,把对方同伴的尸体踢了过去,对方被尸体带得翻滚起来。

      他刚要起身——君墨夜一个锁喉,抓住他的喉咙,用力一扭,对方的生息迅速流逝。

      他努力大喊着,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君墨夜凑过耳朵去,只听见断断续续的声音:“月……末,招……你……天山……”脖子一歪,彻底没了声响。

      “……”手中一道掌力,轻柔的把三人的尸体都推到草丛内不易被人发觉的地方。

      君墨夜站起身来,脸沉如水。即便四周都是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可无孔不入的不舒适感,还是在提醒他,这样的人,阴影里面,不知道藏了多少。

      “……”这里,绝对不正常。他得出了这个结论——北若辰的身手,哪怕在二流高手里面,也属于不弱的地步,这些人可以轻易骗过北若辰,让她居然连自己处在监视中都不知道,那么……他们是什么层次,二流,还是……一流?用一流高手做家丁,君墨夜表示,北君天殿也没这样的待遇。

      更何况,仅仅只是出手,就认出了自己的招数还有来历,这说明对方和天山有着很深的纠葛。

      他转身就走,向着府邸内部飞去,身形如风,快且诡异。

      这里,绝对有问题!

      ……

      “吧嗒。”嘿嘿——北若辰开心的打开主宅的门,她先是小心的看了一眼外面,嗯。一点异相都没有,门外两个人还是软塌塌的,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她小心翼翼的关上门,更小心对待的,是她怀里满满的收获——各种东西都有,金银财宝,更多的是一些小而珍贵的宝饰——以她的出身,拿的自然都是不菲的东西,毕竟她也知道,拿太多了,自己也带不走。

      她刚刚转过身来,就被一个人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

      “!”她心里一慌,不由得想到,呜呜呜,完蛋了,我的宝贝,刚拿到手,就要没了。

      定睛一看,却发现是君墨夜。

      唔——她不高兴的拍开他的手,“你干……”

      “听我的,快走。”却被君墨夜一把打断。他表情严肃,拉着北若辰就向外跑去。“这里有点不对……”

      话还没说完,似乎从大门那边的地方,传来一阵凄厉的鸟鸣叫声——这是用来示警常用的声音。

      君墨夜拉着北若辰的身形一顿——下一刻,整个宅子就像是活起来了一样,火光一点一点的亮起来,一处一处又一处,从外面,然后一点点蔓延到离他们只有一墙之隔的地方。

      府邸内的伙计,都嚷嚷起来,一时间,人声鼎沸。

      北若辰脸上都是慌张的表情。“怎,怎么会这样……我我明明都躲过去了啊。”

      沉默了一会,君墨夜拉起北若辰,飞一样的跑向另一个方向,手指挥动间,几道指风从指间露出去。

      霎时间,墙壁的阴影处传来几声闷哼,然后就是物体落地的声音。

      “所以啊——”在北若辰一脸惊讶的情况下,他缓缓开口。“快走吧,黑潮,要来了!”

      此刻,黑夜降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