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干净的微信头像

      毕业考试结束后,奈良千寺获得了七天的假期。

      七天后学校有一场说明会,山田老师会将全班三十人分成三人一组,通过带队老师的考核后,真正的忍者生涯也就开始了。

      虽说上忍的态度很重要,但恐怕也没有哪个上忍会拒绝猪鹿蝶的小队吧?

      奈良千寺对此并不担心。

      放假的第一天是和老妈一起度过的,两人一起享用了一顿大餐,然后聊天直到深夜。

      看过奈良千寺的新术,见证了奈良千寺这几年的努力,奈良千绘已经不像最开始的时候那么担心奈良千寺的安危了。

      或许奈良千寺有机会成为一名伟大的忍者,这个世界的未来是属于他的。

      奈良千绘心里对此很有信心。

      只不过……如果让奈良千绘知道自家儿子之所以这么努力的修行,只是为了等实力强大到没有任何人可以约束自己时,就向村子递交辞职信的话,也不知道她又会怎么想。

      放假的第二天,奈良千寺召集了关系较好的几个同学一起聚了一次餐。

      这次聚餐的意义是不一样的。

      虽说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可以聚餐,但只怕到场的同学会越来越少。

      到最后只剩下几个实力和运气都比较不错的,还能偶尔聚在一起怀念一下上学的时光,然后聊一聊各自的生活。

      刚毕业的同学都很兴奋,带土一直嚷嚷着要超越卡卡西,阿凯也准备找机会向卡卡西发起挑战,证明努力可以战胜天才什么的。

      值得一提的是,卡卡西在毕业后的第二年就被村子提拔为了中忍。

      奈良千寺当然不会认为一个六岁的小鬼就能带队执行任务,卡卡西被提拔为中忍,恐怕也是村子宣传方面的需要吧!

      战争时期需要英雄,和平时期需要天才。

      这些可都是能够鼓舞士气的。

      夕日红有些愤愤不平:“在学校的时候,带土和阿凯还一直挑战千寺呢,毕业后转眼就盯上了卡卡西。哼!我可不认为千寺会比不上卡卡西,不过就是提前毕业而已。”

      奈良千寺在桌子底下偷偷拉了下夕日红的手,凑过头去低声笑道:“别和小孩子一般见识。而且这种事很麻烦的,这两个家伙都百折不挠,只怕卡卡西以后有苦头吃了。”

      “嘻嘻!”似乎是想到卡卡西被这两人纠缠的画面,夕日红也是乐得不行。

      给奈良千寺夹了一块烤肉,夕日红眼神坚定的说道:“千寺,等到下次见面,我一定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幻术忍者,不会让你在执行任务中还为我担心的。”

      “嗯!我相信你。”奈良千寺笑了笑。

      说起来……

      奈良千寺早就发现了,这个世界的人都有一种心理疾病,那就是他们都渴望得到别人的认可,然后再向别人证明自己的理想什么的。

      该怎么说呢,人活在世上,或多或少都会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但是这种事真的没那么重要。

      在奈良千寺的理解中,人是为自己而活的。活得精彩,活的失落,那都是自己一个人的事。

      太过在意别人的眼光,会让自己活的很累。

      只不过奈良千寺的这种想法很难与这个世界的人取得共识,他们总是嚷嚷着得到别人的认可,然后证明自己什么什么的。

      就像是阿凯。

      看到他的修行强度,就连奈良千寺都不得不竖起大拇指说一声佩服。

      那根本就是玩命修行,一点科学都不讲。

      而且即便体术修炼的再强,身体素质也是阿凯一生的上限了。

      奈良千寺至今都有些想不通,阿凯到底是凭什么被前世的读者称为‘凯皇’的。

      体术虽然重要,但只会体术是不可能成为强者的。

      而且阿凯如果再这么修炼下去,等到他五六十岁的时候,只怕所有的后遗症都会爆发出来。

      “喂!千寺、红,你们两个偷偷聊什么呢?”

      野原琳满脸坏笑:“该不会是商量着什么时候结婚吧!”

      “琳,闭嘴!”夕日红满脸羞愤。

      奈良千寺目光转向带土,给了带土一个‘得意’的眼神:老子已经修成正果了,你?继续努力吧!

      “岂可修!”带土气得咬牙切齿。

      如果这里不是烤肉店,只怕他已经叫嚣着要和奈良千寺决斗了。

      “大BOSS吗?”奈良千寺心中暗道。

      如果说奈良千寺在阿凯身上看不到任何一点成为‘凯皇’的潜质的话,那么在宇智波带土身上,其实是有成为大BOSS的可能的。

      写轮眼!

      作为木叶现今最强的忍族,写轮眼之名不止在木叶,就算在整个忍界也是鼎鼎大名。

      与写轮眼交战,一对一必逃之。

      这可是整个忍界公认的常识。

      而且火影原著的另一个主角,好像就是叫宇智波什么的,那应该就是带土的族人了。

      宇智波……应该也是‘那一族’的后裔!

      奈良千寺避开带土的目光,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倒是可以研究一下这一族血脉的特殊性。

      晚上九点多,聚餐结束。

      虽说小孩子不能喝酒,但是以小孩子天真的心性,即便没有酒精助兴也可以玩的很高兴。

      “红,已经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烤肉店门口,奈良千寺对另外两个小伙伴嘱咐道:“和也,就拜托你送泉回家了。”

      秋道泉连忙摆手:“不用麻烦送我了,我自己可以的。”

      山中和也说道:“没关系,反正我们家又离的不远。”

      带土也厚着脸皮,硬是找了个理由送琳回家。

      虽然只是很小的一个要求,但却让带土美的冒泡,或许他还在心里幻想着今晚会被留宿什么的。

      走到夕日宅所在的街道,夕日红有些扭捏的说道:“千寺,送到这里就行了,我,我爸在家呢。”

      “没关系,我和真红叔叔已经很熟了。”

      奈良千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而且就算是指点修行,真红叔叔也不可能真的把我打死,没事的。”

      “真是抱歉。”夕日红有些不好意思。

      奈良千寺偷笑道:“红,如果真红叔叔要指点我修行的话,我就跟他说,如果我伤的太重,就让你送我回家好了。”

      夕日红闻言懵懵道:“诶?这样也行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