拽少爷恋上冷千金

      青阳身老鸨的既视在太强了, 绝明下意识地退一步,还抬头去看牌匾:确实是青福观,不是什么青福楼。里头冲他热情招手的也是之前的青阳道长, 而不是老鸨。

      陈圆圆一看绝明退, 当即得意起来,也不躲了,耀武扬威飘到青阳身后, 叉腰:“你要有本事,只管进来, 往后躲算什么好汉!”

      绝明叹了口气:“施主要有本事, 只管出来, 躲在道观里算什么巾帼?”

      “……”陈圆圆气死。

      这几天㱜, 她就是被这老和尚这么一句一噎、一句一扎地过来的, 你要真说绝明他讲了什么富含禅意的话吧, 也没有,就是说点大话。陈圆圆都很怀疑,这老霖和尚其实根本不是䦯人吧,说不定是老刺猬修成人形,或者是豪猪。

      青阳满脑子都想着千臂抄书了, 干脆热情地上前伸手:“哎呀大师进来度人嘛,请不要客气!”

      ךּ 对上陈圆圆还非常淡定的老和尚顿时惊恐万分:“不用不用!客气客气!”

      小窄巷里也有些留守在家中干活的人, 听到动响忍不住探出头:“……”

      真是活的久什么都能看见, 我➛竟在道观门口看到道士和和尚拉拉扯扯, 唉,希望那和尚没事吧。

      五灵公也被这一番动静惊动了,纷纷飘出来围观,略带排挤地对着绝明评头论足:

      “这小子老大不小, 快八十来岁吧!”

      “释迦牟尼三十五岁成六相,八十岁都已经八相成道入涅盘,他还卡在第七相。”

      “哼,和尚跑到道士庙,非『奸』即盗。”

      单看赵公明之前面对道佛之争的态度就明白了,这个世界佛门与道门之间关系很不融洽,五灵公作为道门神明,对和尚自然没什么好感,更何况这次绝明来是为度化陈圆圆的呢?陈圆圆可已经算是他们道观的鬼了!

      陈圆圆也是一愣,眼珠子一转,乐心头:东家这招损啊,叫你老和尚来鑪度我入佛,我现在就把你度入道!

      陈圆圆礂自觉揣摩透了东家的意思,当即长袖一挥,探出数条白纱来,就要帮青阳将老和尚抓进道观。哪知道白纱才要缠老和尚,青阳就松手。

      “我,我是佛门中人,擅入道门之地,怕是会令神明不悦。”绝明都有点喘,但还好一身清白保住了!

      青阳也觉得自己刚刚莽撞,不要吓跑人家老和尚,赶紧改换个怀柔的策略:“您误,我纯粹就是想您进门方便聊聊。既然您不进,那我就出来说。”

      说话间,青阳真的走出道观,很是哥俩好地携着惊魂未定的绝明,一边趟马路一边说:“不知道您可曾听过《容先生诗集》呀?这诗集是我观中一位鬼先生出的,目的是赚些银子,好给私塾里的孩子们准备更多的书学习,更多的纸墨练习……那私塾是不收费的,里头的学生就是这小窄巷中的孩童。”

      绝明愣了一下覟,不禁看向小窄巷。

      因为青阳的到来,小窄巷⬐的环境已经比之前好多。至少街坊们都会很听话地每日将路面打扫干净,免得脏污堆积,空气难闻、滋生虫瘟。

      但即便如此,青福酒楼、春盛酒楼的工作机会,也不能让他们立即就有足够的银子,修路买먣房。

      如今小窄巷的地面仍旧是泥地,下雨就泥泞不堪,偏偏很多人家就是『露』天席地而住的,到了雨天,甚至纷纷暂抢茅房避雨,也总比在泥水中睡一晚强。青阳就经过师祖同意,从几次薅的羊『毛』中取了一部分,盖几间大ꍤ屋,让所有『露』天席地住的人都有个避雨的地方。

      “但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青阳很清醒地说,“所以除此之外,我也没再施予。要是真想盖个自己的家、获得更好的生活条件,那就努균力工作,青福和春盛酒楼的薪酬非常公道,而且还有升的空间,只要努力,什么都有。”

      难怪,难怪。绝明看着还在探头探脑看他们的街坊,心想,뻶难怪这些人脸上都没有苦相,反倒是充满了希望。

      佛说慈悲为怀,“慈”是令众生获得快乐,“悲”是帮助众生脱离痛苦ቭ。

      青阳小友虽说为道门之人,但行慈悲氱之‰事,既然殊途同归,未尝不可同行。

      绝明就很慈祥地问:“那小友是想让老衲帮什么忙啊?”

      绝明心想,反正,应该不可能是捐银子,没听过和尚庙给道士观捐香哀油钱的,那像什么话。可是,那还有什么别的所求呢?

      “嘿嘿嘿……我看大师之前千臂法相用得挺熟练啊,”青阳搓着手嘿嘿笑起来,“能不能请您帮忙抄写诗集呢?能省不印刷费呢!”

      “……”绝明脸上的慈祥顿卡。

      ……是,确实不是和尚给道士捐银子,是和尚帮道士赚银子!

      青阳:“到时候我们也给您分红的嘛,您拿去供养佛像或者寺庙岂不是美滋滋……”

      绝明合十:“我们寺没有佛像,心中有佛,梪四方皆佛。”

      青阳:“……”觉到了,这个和尚有点难搞,“那总要供香火的吧,可以用来准备些更好的香火——”

      绝明平静地闭目:“每日自有心香三柱,日日虔诚供我佛。”

      青阳:“…………”

      靠!这个老和尚比他还抠门啊,开个佛寺零成本,连佛像和香火都省!

      青阳幽幽地说:“你有没有想过为啥自己一直卡七相……我觉得是佛祖嫌弃你太抠。”

      唐僧取经还要给个紫金钵盂呢,你就给空气,活该你卡七相啊!

      ⶰ 绝明之抠,堪比陈圆圆。青阳几瑰番劝说之后,忍不住问绝明:“你打算怎么度我们圆圆呢?”

      你自己都那么抠!

      ᘾ绝明垂目淡声:“我度佛,佛度我。”

      青阳:“……”

      算吧,你们两个抠货互相度,只会越度越抠!

      青阳无语地拿出之前的佛珠:“圆圆现在఍既然已经和我结契,又留宿在道观中,这佛珠自然不能戴了,如今归还给大师。”⎄

      红布揭开,佛珠的光彩溢散出来,绝明眼中闪过一丝讶异,又颇为惊喜:“多谢小友!我还当再也拿不回᳏来了。”老和尚接过佛珠,又开始很纠结貎地喃喃,“톐和陈施主的缘还未灭,竟因佛珠又与꒔小友缘起……”

      正说着,一行工匠提溜着工具,从两人身边路过,青阳一看:“诶,你们是不是之前我联系的,要来修缮青福观的人啊?不是说还要有几礿天活才能干完,怎么今天就来了。”泍

      领头的笑道:“这不是怕有意外,多说了几天,昨晚就把那边的活儿干完,今天赶紧赶来。现在能去观里看看情况吗?”

      “行行行,”青阳惊喜万分,转头对绝明道,“那大师咱们蟨回头再……您这是什么表情。”

      绝明震惊的看着将近几十人的工匠队伍:“……这得花ꂞ多银子。”

      难道这就是原因吗,因为青奁阳촽小友特愿意为三清花银子,所以三清才那般青睐于他,就连当时的法相都结的那么大,还给小友簪花……

      难道是真的吗,我七相迟迟不成的原因。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青阳ㅒ刚刚费口舌半天,也不抵绝明亲眼看见这花销的冲击力大。

      绝明厚着脸皮,愣是跟着有正事的青阳回到道观,站在门口探头探脑。

      为了防止施工损伤佛像或是其他物品,青阳和工匠们一起,将偏殿、主殿等里面的东西一点点搬出来——其实Ѫ也不用看脺那秵什么玉花瓶、银香炉,单是看那菜园子里头的眪树种,得多银子才拿的到手啊!这肯定还要做正经的斋醮加持吧,不然这些树种来自天南海北,哪里能在同一片土地上生长的这么茂盛。

      领头的工匠道:“这观不大呀,三间屋子同时开工,Ἳ人手分的过来。你们这要求得是精细活儿,一间一间干不知道得多久,同时开工也能早点藮做完。就是你们人得搬出去。”

      “?”绝明顿时竖起耳朵,低头看看手中佛珠,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结这个因缘ᘼ,“那不如,你们到我寺中来住?”

      青阳:“??”

      他忍不住回头:怎么,你还想反向捕捉啊!

      就连工匠也很震惊,他们之前在门口见ꇳ到青阳和绝明走一块,心里就在嘀咕,和尚和道士关系这么好的吗?没想到居然能听到和尚邀请道士去寺庙同居!

      绝明解释:“也不是住在寺里。在寺旁另有一个清净小院。”

      赵公明不爽地翻白眼:“春盛酒楼有好的厢房,谁要放着自己的地盘不住,住和尚的地盘。”

      绝明发动老话攻击:“但是你们一住,能招待宾客的房间自然就几间,几间就是少赚钱。”

      陈圆圆顿时一个激灵,这话着触及到她的心。

      虽说春盛酒楼的掌柜不是她,但有㑝七分的红縰利属于东家呀,东家少赚钱就是她陈圆圆赚钱:“哎呀,说的对呀!那这老和尚一定是五位灵公带来的财运吧!送门的冤大头。白占和尚的便宜,不占白不占,咱们就蹾算去都城隍庙蹭住,还得给挂单钱呢。”

      “嗯?这样吗?”赵公明沉『吟』起来,他因为刚进观时被百般质疑财神爷的能力,对这方面特别在乎,听陈圆圆这么一说,勉强道,“行吧。”

      “但是,”青阳谨慎地说,“这个主要还是得看看师祖的意愿吧?”

      师祖脾气那么暴,肯定不同意的吧。

      青阳转回身,准备找香火问一下师祖的想ꡮ法,一旁的五灵公表情⯜就变뢪得诡异起来,赵公明尤甚,先是愤⍃怒,而后是不甘:“……甭问了。说是让我们五个,还有陈圆圆、纳兰容若守家,免得有工匠偷懒或者不ᘜ心。”

      青阳下意綄识地先安慰赵师兄:“反正你一开始也不想去和尚的地盘的嘛……垒”

      猥 赵公明哼哼唧唧。

      “奇怪了……”青阳挠头,属难以䗇理解。

      真要说的话,师祖才应该是那个最不肯去佛门地盘的人吧?就连赵师兄每次遇到佛道之争,都硬要整出个高低胜负的,怎么师祖这种连五灵公进观都要发脾气的人,却在门第之见这么开放?

      绝明却倍受打击的样子,失落地喃喃:“啊,陈施主不来……”

      本来还有点失望的陈圆圆登时一惊,大骂:“臭和尚,不要脸,想要女鬼进寺庙!”

      青阳䭃完全屏蔽了绝明和陈圆圆新一轮的互扎,心想:这倒也算是好事,方便我继续劝说绝明大师嘛!看大师刚刚的样子,好像是有点动摇。

      青阳喜滋滋地说:“那就多谢大师帮忙啦,容我收拾收拾,这就出发。”

      临쿶走之前,青阳还特地去私塾敦促一下纳兰容若:“你的新诗集准备的怎么样了啊?是不是快结᪠束,加把劲哦!说不准这次我去云游一趟,就把绝明大师说动了呢。”

      纳兰容若幽幽地道:“不要抱太大希望啊,我听说那位大师寺里连佛像和香火都没有,大师你要谨慎一点哦,小心和尚没拐成,反被和尚蹭了香火。”

      青阳:“……你谁啊,这什么语气,是不是圆圆教你说的。”

      纳兰容若顿时尴尬:“这也能听出来么?那我直说,圆圆姑娘还托我叮嘱你,每天要好好清点贡品,不要被和尚蹭去……那位绝明大师귝,真的有这么抠吗?”纳兰容若实在忍不住问。

      之前的白莲教一战,他没在场㺙,绝明追到青福观时,他还在给学生们上课,都没和这位大师碰过面。

      “……”青阳张张嘴,挺想给大师辩解一下的,但是发现无从辩解,씸只能沉痛地说,“是有遵点吧,但蹭香火应该不至于。而且就算真蹭,獒儿和他阴兵队这次也跟着呢,绝明大师蹭不着的。”

      蹭贡品就更不可能了,师祖护食比鳌拜还䐹厉害,没看五灵公多惨么쏱,搞得他老得绞尽脑汁、变着法ힵ子给偏殿送好东西……

      敦促完纳兰容若,青阳就去돖找绝明,自己捧着小泥像,蹭上绝明的金莲,鳌拜和阴兵们跟在后头,前五个恭敬捧着玉香炉、银花瓶、银烛台这五供,后头的阴兵或背香火,或护着长明灯,还挺有神仙仪仗那意思的——如果忽略青阳手的布老虎的话。

      经过多日的相处,青阳终于取得师祖的信任,得以看到布老虎了!也不知道师祖咋折腾的,本来布老虎就有点炸线,现在里头的絮都快出来了,青阳就盘膝坐在金莲上,给师祖补布老虎。

      绝明:“……”

      其实,仔细想想,佛道本就是两门,如何供奉神明,应该完全没有借鉴『性』。反正他完全没法想象佛祖玩布老虎……

      不过,青阳小友供奉的不是三清吗?三清好像也没有哪位爱玩布老虎吧??

      绝明矛盾纠结一路,期间看到青阳手的玩具更换了数₩番,每每到了供奉的时候,还总要求停下,找个地方给师祖亲自做供斋,什么素斋、甜点、冷食,看得他老和尚都有点犯馋。

      青阳这不是担心嘛,怕师祖是考虑到他想诓和尚帮忙抄书,才勉强藏下不情愿的。师祖和五位灵公享受供奉的期间,他就到处转转,看有没有新鲜玩具,丰富一下师祖的小宝箱。

      绝明看得胃疼,每每想象将这些照搬到佛祖身上,他就脸『色』发青,连带着赶路的速度都快很多。

      绝明的寺庙在河北,大概在现代的河北遵化的位置。

      青阳为什么能这么肯定呢?因为刚降落在山头院落릸中,放眼一望㉀,青阳就看到了清孝陵。

      这是康熙的亲爹,顺治帝的陵墓。清孝陵냑规模极为宏大,单是陵墓最前方的石牌坊,就足足有十丈,也就是三十多米宽,高说也得有个十几米吧。

      青阳运灵炁于双目,欣赏这暗含风水的建筑杰作。现代的时候,圈护整个陵区的风水墙,已经只残存半华里,但现在却还被维护的极好,看起来崭新,说得有四十华里,也就是近两万多み米长。

      “看着还挺震撼吧,其中还有兵卫把守,ᜏ和宫里差不多。”绝明居高零下地看着清孝陵,淡淡道。䢸

      “嘿嘿,我就观摩一下这个风水局。还挺好。”青阳有点不好意思,觉自己像土包子进城了,正想回身找个地方安置小泥像,从院落门口又走进一个灰袍僧人,面容方正,五官端严,就是面『色』有些苦。

      灰袍僧人大约也没想到,自家院里䮲居然会站着个道士,原地呆愣了一下,立马防备起来,手中捏诀,背后隐隐有庄严宝相浮现:“师兄,什么情况!”

      绝明笑呵呵:“绝心啊,你天天闷在寺里悟个什么道!我带个小朋友来给你换换心——”

      “圣上——”

      ⏪ ၱ 粗犷的声音自青阳背后乍响,唬了他一跳,接着就看打从进观开始就谁也不服,对着谁都能横眉冷对一下的鳌拜,流星般猛地扑来,一下撞进灰袍僧人面前地底。

      “……”鳌拜满腔的情被这个意外搞得有点尴尬,厚着脸皮从地里飘来,对着灰袍僧人纳头便拜,“圣上啊!”

      “康康康康熙帝偷偷剃度了??”青阳被冲击得一时都忘,在这个时代,直呼帝皇名讳是何等的放肆。

      不过好在,在场的没一个在乎。

      灰袍僧人缓缓退开,双手合十:“施主认错,贫僧绝心。”

      “壍不,我不认错的,”鳌拜猛地站起来,他鳌拜也算是三朝元老,先是跟着皇太极打天下,而后扶持福临上位,“您就是圣上,就是顺治帝啊,为何您会在此?!”

      ᫱他平生鲜服人,唯二钦佩、并献出全部忠心的,一是皇太极,另一个便是福临。

      青阳:“……”

      青阳:“???”

      我……绝!我大老远跑河北想捞个和尚,怎么也能卷进康师傅家的家事?康家烁人阴魂不散呐!

      鳌拜再遇主公,满腹话语想说,只是如今君臣相谈,已是一人一鬼,一ས佛一道,再与从前不同。

      青阳将小泥像和供品等都安置好,在按捺不住好奇,蹭到绝明身边:“降顺……绝心怎么在自己的陵墓边出家啊?”

      按照他还在现代时所看的历史,也确实有人怀疑顺治帝并非病死,而是出家,出家的地点在五台山,所以康熙帝才屡屡到五台山礼佛。

       绝明淡定:“这不是图方便,陵墓近,从里头弄点石料出来盖房、盖寺庙也容易。”

      青阳:“…………?”

      青阳:“???”

      情您这儿不光没有佛像、香火,就连寺庙也是薅人陵墓,零成缲本盖起来啊?!!

      ……不过咋说呢,绝心✲自己薅自己,也不算能偷了……

      绝明道:“当年我还在修六相时,曾路过五台山,遇见绝心。那时候他还叫福临,是大清的顺治帝。但他已有出家的念头,和我谈谈,我看他颇有佛心,也有天赋,但六根不净,又是人间帝王,不论从教来说,还是从百姓的角度考虑,都不能收他入佛门。”

      绝明将青酼阳还他的佛珠拿出来:“我就把这个给他,作为庇佑。”

      “后来董鄂妃死了,福临因此开悟,六根断尽,甚至安排好了后事,断了所有的退路,独自来寻我。”绝明说起来还有点感叹,“我半佛之体,云游四方,他找匾了我十年,此后在这里遇븁见,就地搭伙。”

      ᅡ “……”青阳本来听的还挺认真,绝明突然不正经,“大师!慎言!”

      什么搭伙,有歧义!你们佛门不是有个十戒,说不妄语吗?

      绝明抠抠秃头,憨厚一笑:⋶“嘿嘿。”

      “……”青阳无语,他想起方才初见面时,福临身后的庄严宝相,正想问福临现在修到了第几相,是不是也能凝结出千臂法相,从山下跌跌撞撞跑来一个送柴人。

      送柴人背后的柴火已经散落一地:“呃—劯—呃!”

      绝明憨笑一收,面『色』一变,再前时,已是沉稳可靠:“不要急!慢慢说。”

      守陵人也是需要用度的,这人绝明认识,负责给守陵的队伍送柴炭,平㚲日也山来礼佛,和他聊聊。

      送柴人缓好久才找回言语的能力,猛指着下方的清孝陵说:“鬼,女鬼,皇帝陵鈚里有女鬼!”

      一旁还在小ﶜ声争▘执——或者说是鳌拜单方面争执的绝心和鳌拜,齐齐回头。

      绝心眉头一皱,虽说他尘缘已断,但这清孝陵毕竟是他的陵墓,如果有女鬼害人,他肯定不能袖手旁观。

      “这可是白天,能让生人看见,看来道行喔不低啊。”青阳心里的小算盘顿时拨弄起来,他矃早就想给薅羊……獒儿的阴兵队扩扩规模了,“在哪,带我去。”

      送柴人看看绝明的光头,又看看反客为主的青阳的道冠:“……呃?”

      一时间,很多的想法从送柴人的脑中噎划过,以至于刚刚的惊吓都有点淡:

      什么鬼,和尚庙里为什么有个道士,还一副主人家的口吻。难道绝明大师因为寺里只有两人,所以决定找个道士继承寺庙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