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亚洲色图

      船到房子忙前忙后、忙里忙外,琉将今晚来的各方头面人物都滴水不漏地照䭴顾到了。她陪着不同的男人们跳了十几支舞曲之后,终于心里略觉疲惫,停下来之后四处张望,找到了一直独自坐在舞厅一角的百里藏쳡锋。

      船到房绬子走到了百里藏锋跟前,뾔娇笑道:“来,陪姐姐去跳舞。”

      百里翜藏锋一摊手道:“我不会跳舞啊。”

      船到房子看뛪了看满满的舞场中ﮌ心,又觉得今天自己也有些뭺累了,就说道:“ᔐ今天人太多了,下回我好好㙿教你跳舞。你别坐这里了,这边太吵,跟我到包厢里,鄄陪姐姐喝杯酒。”

      金船舞厅的一侧有四个独立的贵宾包厢,打开包厢门就♾可以观看舞厅中心的表演,关上包厢门就有一个相对清静的空间。

      ܄ 熚船到房子带着百里藏锋进入到一个包厢,她正打算将包厢门关上,门口却来了一个中年壮汉,⯜五官甚是粗糙丑陋,偏偏还堆在一૚起谄媚地笑。船到房子显然是认得此人,她隐藏起心中的厌恶,问道:“你有事情找我?”

      那中年丑汉连连ί点头。船到房子说道:“有事进綵来说。”然后侧身让开,等那男子进来之后,她緜将包厢门关上,坐到믚百里藏锋身랧边的沙发上。

      那컬男子却是䰦不敢入座,而是老老实实站在包厢中졽间。

      船到房子开口问道:“你有什么事情找我?”

      那男子正是天津著名的青帮头目,有“虾米海”之称的刘士海。在天津百姓面前无比嚣张跋扈的他,来到有势力的日本人跟前,Ḟ就变成了一条温顺的哈䂺巴狗。之前就是他得了船到房子的授意,去南开剧社惹是生非,结果被霍冬阁以惊人武艺震慑住的。

      刘士海早就갆看清了百里藏锋的宪兵军륍服왟,所以他毫无顾忌道:“南市三不管地带的孙金刚五天之㾝后要和我大比斗一场,我没有赢他的把握,想找您给我撑腰。”

      船到房子不屑道:“这种破烂事情,难道你还想让皇军出手?”

      轟 刘士海赶紧道:“在下不敢劳动皇军大驾,只需要您给我十来条长枪,我就有把握获胜。”

      船到房子冷笑道:“上回南开剧社的这样简单的事情,你都没做好,现在还好意思来找我要枪支?”

      刘士海辩解道:“上回是那精武体育协会的霍毂冬阁从中作梗,这一回不一样了。听说那南开剧社就要从外地勺巡演回来꿝了,到时候我一定再去好好修理他们。”

      船到房子道:“这回ኡ怎么不一样了?你的胆子长个头了?不怕霍冬阁了?”

      刘士海道:“您给了我枪支,我就不怕他了。他功夫再好,也斗不过火器。还有,我听说他在天津复兴社特务处的靠山不在了,离开天津调到别处去了。”

      ฤ 船到房子问道:疩“霍冬阁的靠山?还是天津复兴社特务处的人?叫什么名字。”

      刘士海道:“具体名字不知道,您有兴趣我回头就去勼打听。”

      船到房子这才道:“枪支可以给你,但是你得出钱,出大价钱。两把帒枪一根大뺰黄鱼,子弹另外욓算。”

      船到房子报的这个价格绝对不算便宜,但是也还在刘士海的预期值以内,刘士海连连点头答应。

      于是船ﬞ到房子道:“你把金条准备好,我明天让人送枪过去。”쪮顿了顿,她又严厉地说道:“这次把事情做漂亮点,等着为皇军效力的人多了去了,你要珍惜你的机会。”说完挥手示意刘士海离开。

      刘姑士海听狷命地离去后,船到房子叫侍者送上一瓶酒,刚刚和百里藏锋喝上一杯,就开始不断有人来请她跳舞,或者找她谈事情。船到房子只能不断把百里藏锋一个人放在一边。好在百里藏锋看上去很享受这种人群中的孤独的样子。

      第二天一早,百里藏锋再度通过王子凡的小䔔烟摊将昨晚的情报传递了出去。霍冬阁得到百里藏锋的最新情报之后,因为此次的情报内容比较多而复杂,并不适合在电话里联系,他就写蘬了一封秘信,派邵侠亲自送到杭州给付可乐Ι,秘信讲的主要内容是三野縶优吉找百里藏锋麻烦礹,以及要尽早确定三井晴子代替人选的事情。至于“虾米海”刘士海,霍冬阁觉得自己指挥“汉武”第一小分队,完全能够轻松对付,只需要和付可乐说一声即可。ৢ这是付可乐早就和霍冬阁做好的约定,他不在⒘天津期间,“頛汉武”第一小分队的후指挥权归霍冬阁。

      天津精武体育协会现在经费充足,霍冬阁手下兵精将广,很快就派人查清了四天之后刘士海和孙金刚,进行大规模黑帮械斗的具体情况。

      ᔪ 了解到必要的情况之后,霍冬阁和霍守嵩商量决定了一个计划。他们首先派人向孙金刚出售了十几支长枪。“汉武”第一小掖分队长期在驻军部队训练场训练,找些驻军的关系买到一些枪支是很容易的事情。然后就是事先仔细考察了双方约定的械斗地ḛ点,寻找笈并布置了两个远距离狙击㾘点。“汉武”第一小分队使用的德国98K单兵步枪,配上6倍ᦷ狙击望远镜之后,狙杀的距离达到1000米。最后,让两个枪法最好的狙击手提早去观察认识了目标刘士海。刘士海整天耀武扬威,四处横行,见到他的机Ƅ会很多。

      几天后的下午,刘士海和孙金刚各自带着上百个混混往约定的芦庄子空场上赶去。两人都自觉有长枪队作为杀手锏,己方必胜,所以心气极高,士气极好。两人带着的这些人选,全都是瘸子里精挑细选出来的将军,胖的够壮,瘦的够精神。功夫高低先㌮不论,亡命之徒的气质管够。中国的流渿氓混混文化历来如此,跟自己人打斗,绝对是一个툭赛一个地勇猛,要是上真的战场,那就全傻眼了。

      双方队伍正面遇上之前鷹,刘士海和孙金刚先是盘道,各自说了一些没营养的话,而后各自回阵,大声发令,几百人就杀声뉜震天地厮杀在一起,战斗的场面非常焦灼,血肉横飞。

      这时候双方背后不远处不约而同地又各自冲出一批人,个个拿着长枪,一通乱放。孙金刚这边拿着长枪的人似乎更多一些,而且枪法好쓢像也更准,刘士海那边中枪的人明显多多了。

      刘士海见势不妙蒭,正想下令撤退,就听见噗的一声,一颗子弹打到了ᬖ他胸脯上。刘士海连撤退命令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倒地毙室命了。他这一倒下,本方原来就比较低沉的士气顿时就完全崩溃了,刘士海手下众人立刻开始四散逃窜。

      大获全胜的孙金刚洋洋得意耗,恵大摆宴席庆功。孙金刚想找出击毙刘士海的首ꍭ功之人的时候却遇到了麻烦,他十六个拿长枪的手下,有十五个人说刘士海是自己텙打死的。有五个说是打在脑袋上的,四个说打在后背的,三个说打在胸口的,两个说打在肚子上的,一个说打在屁股上的。

      孙金刚派ኺ人查验了刘士海的致命伤,发现是打在胸口上的,最后就将首功平分给了三个说打在胸口上的手下。这三位,一个比一个得咟意,一个比一个能吹。南市三不管地区的霸ꔌ主孙金刚手下,有击毙“虾米海”刘怤士海的三大“神枪手”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礒个天津。

      而真正击毙天津“车船店脚牙”五行的霸主、汉奸刘士海的,自然是“汉武”第一小分队的ꮔ两位狙牛击手中的一个。此썆役之中,两位狙击手埋伏在800米远的距离,一共发射8颗倴子弹,击杀刘士海方人员包括뫈刘士海本人在内一共8人。真正做到了弹无虚发。他们牢早已经回到了训练营地,继떓续苦练杀敌的功夫。

      船到房子很快得到了“虾米海”刘士海在械斗中,被孙金刚手下三大“神枪手窴”当穳场击毙的消息。船到房子连骂刘士海无能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庆幸卖给他的枪已经拿到货款。船到房子㶦倒是对孙金刚有了些兴趣,更具体地说,䝨是对他的三大“神枪手”有兴⯞趣,真的开始计划怎么将孙金刚纳入石榴裙下听用。

      百里藏锋得知这个好消息之后非常高兴。他传送出去的第一份,关于杭州大东大药房要收一台大功率无痞线电台的情报,效果如何他还不知道。但是他发出的第二㼩份情报,关于刘士海的部分已经起到了极大作用。没有他的这份⸸情报,南开剧社可能会有麻烦,霍冬阁都可能有生命危险,付可乐也铲有可能过早进入船到房子的视线。

      就在同一天,邵侠也日夜兼程地赶到了杭州,找到了付可乐。天津到杭州有近120ᐋ0公里。

      付可乐读完霍冬阁的秘信,一边将秘信点火烧掉,一边对邵侠说:“你先留在杭州,将收发报学起来再回去。以后有重要情报就不必跑这么远的路了,‘汉武’的两支小分队之间,需要拥有通过无线电台进行⦅远程联系的能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