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科幻灵异>

      孙得功既然定计,天亮以后分兵追击这伙扰了他们一夜不得安宁的明贼,那自然不会再管在南城骚扰的李睿等人。

      只命令孙有光和郎绍贞二人立即整点两个牛录的步骑抓紧时间休息,只待天明,就要进兵追敌。

      当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要是再这样耽搁下去,自己的牛录们哪里有精神白天进兵打粮,若是拖上几日,一旦粮尽,自己恐怕只得率军北返了,那自己如何向睿亲王交待。

      折腾了一夜,此刻天已经放亮,清军是又困有累,在看到镇子周左并无敌军后,刘李庄镇内的清军终于将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倒头就睡。

      过了巳时,孙有光和郎绍贞就是按原定计划,带先行休息的两个牛录的步骑,出了刘李庄镇东门,然后绕行到了镇子南侧。

      郎绍贞也是打老了仗的人了,通过地上的痕迹,很容易就判断出了这伙明贼的人数不超五百,二人不再迟疑,即率军沿着地上的脚印一路往南追击。

      刘李庄镇距离马棚淀并不远,只十余里路,李家寨义军夜里退兵后,李兴之就是带着钢锋营直奔拥城附近的石氏一带,又令李睿统领疾火营在渔船上宿营,并要求他务必将东虏吸引到拥城。

      对于李兴之的军令,李睿认为没有什么问题,反正自己在水里,东虏就是再利害,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

      为了咬住折腾了已方一夜的明贼,孙有光进兵的速度很快,只两柱香的时间,就顺着路上的痕迹杀到了马棚淀附近。

      “兄弟们,快起锚,鞑子追过来了!火炮手准备!”

      急促的马蹄声显然引起了李睿的注意,在他的喝令下十几艘渔船几乎是同时驶离了岸边,架设在几条稍大一点渔船上的虎蹲炮也被掀去了炮衣,露出了黑黝黝的炮口,在阳光下泛着幽暗的冷光。

      首先抵达湖边的是孙有光统领的一个牛录的汉军马甲,然而看着近在眼前却又咫尺天涯的“明军”船队,孙有光心中就如同吃了苍蝇般难受。

      “给本将射箭!”

      怒气填膺的孙有光根本不考虑自己的马甲们能不能将箭矢射中那相隔数百步远的渔船上,此刻的他只想着发泄心中的郁闷。

      结果显而易见,虽然汉军马甲们射术精良,但是他们根本不可能将箭射到在水中不断摇晃的渔船上,就是有几支箭矢射到船上也已经绵软无力,被船上的明贼随手就能挡开。

      然而你射不中他们,他们却能射中湖边上的你,几门架设在渔船上的虎蹲炮被依次点燃,六枚炮子瞬间喷射而出,那由于开炮引起的后坐力,直震的渔船不住地摇晃。

      一枚枚炮子呼啸着砸进了清军的马队之中,两个倒霉的汉军马甲根本没来得及躲避,就被炮子穿胸而过,登时命丧当场,重重地摔下马来,只惊的清军的马甲们一阵骚动。

      渔船上的李睿也适时地举起了手中的铁皮喇叭嘲讽起来:“孙得功你这个狗汉奸,你是来给老子送人头的吗?不用麻烦了,爷爷们今天晚上还来。”说罢喝令船队往南驶去。

      孙有光怒吼连连,气的纵着马来回逡巡,却对湖中的“明贼”无计可施。

      这时统领步队的郎绍贞也带着后队的牛录赶到了湖边,他看到孙有光怒气勃发的样子,就是进言道:“少将军,明贼既在水中,咱们只能被动挨打,莫如回师会同章京大人合兵一处,转道进攻任丘如何?”

      郎绍贞这会是真不想打了,本来大军在京畿,势如破竹,如入无人之境,然而进入保定以来,先是在新安被明军烧毁了军粮,然后在刘李庄镇又被一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明贼骚扰的连觉都睡不踏实。

      孙有光忿忿地说:“郎参领,他们躲在水里,但是他们总得吃饭吧,难不成还能在水里呆一辈子,咱们只要盯死他们,就不怕他们跑了。”

      “少将军,明贼向南移动了!”

      一个眼尖的马甲指着水中的船只叫了起来。

      “追,给老子咬住他们,本将非要将这伙明贼挫骨扬灰了!”

      “喳!”

      紧随孙有光身后的两个牛录连忙领命,然后呼喝着麾下的士卒沿着湖边尾随着水中的船队开始前进。

      郎绍贞纵马上前劝道:“少将军,明贼的船队,不往湖心行驶,却沿着湖面不远前进,末将唯恐这是他们的诱敌之计,我等还是先派斥候尾随,然后和章京大人一同追击,方才稳妥。”

      “我看你是被明贼吓破胆了吧,咱们进入顺天府以来,这些无胆的明贼敢捋咱们的虎须吗?他们设伏才好呢,正好咱们可以一网打尽。”孙有光到底是年少气盛,加上清军入关以来,几乎是横扫京畿一带的府县,自是骄狂成性,根本不将明军放在眼里。

      “儿郎们,给本将咬住明贼的船队,勿要让他们跑了。”呵斥完郎绍贞,孙有光就是长刀一举,正式下达了追击的命令。

      “勿要走了明贼,杀呀!”

      “勿要走了明贼,杀呀!”

      一队队正白旗汉军挥舞着长刀沿着湖面向南方冲去。

      郎绍贞眼看阻止不了孙有光,只得一边喝令手下的传令兵返回刘李庄镇报信,一边也纵着马追了上去。

      拥城,黄家坞堡!

      震虏营营官王忠在收到李兴之已经率领钢锋营转至石氏和良村一带,而清军又追击李睿部杀向拥城时,就是大喜过望。

      按李兴之的意思,可是要在拥城来个水淹七军的,所以他就是分了两百人马分别在拥城东西两面的堤坝处埋设火药,自己则亲领了百余人在黄家坞堡的堡墙处堆满了干草,只待辫子兵破堡之时就要放火阻敌。

      埋设火药也很简单,就是将堤坝底部挖开,然后将火药置放在棺木之中填进去,然后连上引线就行了。

      午时三刻!

      李睿的船队沿着马棚淀缓缓驶进了黄家码头,尾随而来的六百正白旗汉军也紧跟着杀入了拥城,直奔冒着炊烟的黄家坞堡而来。

      孙有光这会已经愤怒到了极点,这伙明贼根本就没把自己这两个牛录的汉军放在眼里呀,居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返回了藏身的巢穴。

      难道他们以为就凭这一丈多高的破堡子能挡得住自己的大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