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斗罗位面掠夺女神

      方羽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就好像是被丢进了洗衣机中一样,心中泛起强烈的恶心感,好在这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多久。

      也就片刻功夫,方羽脚踏实地,身子摇摇晃晃,眼里也全是小星星,闭眼躺着缓了好一会儿情况才算好一些輒,这才有心思查看起自身现在所处的环境。

      星空,一望뵂无际的璀璨星空。

      乍一看似乎与他在现实世界所看到的星空没什么两样,但坓仔细焫一看便会发现其中的一个细微不同之处。

      那就是此间的星空是呈静态的,是那种真正的静止状态,酞没有丝毫变化的那种,就好像这里没有时间流速一般。

      在他之后,拉斐尔紧随其后步入了審此间,半只͇脚踏入圣폚灵领域的拉斐尔自然不会有什么不ᰒ良反应,到了他们丢这个层次,基本已经摆脱了身体对自身的桎梏。 

      꼇 此刻的拉斐尔激动的浑身发抖,面色潮红,虽然因为他脸黑,看得不是ᩩ很真切,苦等一千多年,他终于也来到了这个心驰神往的族中圣地。

      怎么能不激动?

      要知道,这里可是沉眠着他们一族史上所有赫赫有名的先贤,对于从⪢小听着先贤们种种英伟事迹长大的拉斐尔来諯说,能与他们共处一室简直就是莫大的荣幸。

      每一个暗夜精灵的毕生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깇够达到先贤们所能达到的高度,领略它们所见之风景。

      拉斐尔如朝圣一般神情庄重的端详着那一颗颗星辰,激荡的粑心绪久久难平,就在方羽想着自己是不是先行出去给拉斐尔腾出私人空间的珀之际,只见前者突然单膝跪在地上,如同狂信徒一般的看着他,颤音道:“伟大的吾主啊!您虔诚的信徒拉斐尔希望能得到您的认可,让我与诸位先贤同归!”

      “哈?”

      翸方羽人被整懵了。

      这都是啥跟啥?

      졭 不是说好了来祭祖吗?怎么突然就想不开了?

       忽地,方土羽想起了再来暗夜精灵领域之前送行的大贤者梅尔所说的那句‘他所求的一切在这里都能得到答案’这句故弄玄虚话语的真正含义。

      结合现在情况,他终于明白,原来拉斐菣尔此前所说的‘最后沉眠ﶂ’指的是这个意思,他早就做好了赴死的心理准备。

      仅仅因为銶那劳什子的天启丰碑,一块死物上显露的天ﭵ理昭告,甘愿牺牲自己,只是为了帮他完成二转任务,达成所谓的觉醒,这值得吗?

      茈 生命什么时候䠈这么廉价了?

      拉斐尔为何要做到这一步?

      ꁽ 傻吗꼄!

      若是说阉他是当初他们所信奉的那个人的话큆,还可晰以理解,可是,他只是一个陌生人,一个继承了他们曾经信奉之人⥧名义的陌生人。

      为了一个陌生人做出这样的牺牲,方羽完全无ꑜ法理解。

      说真的,如果在此之前有一个传奇级NPC站在他面前对他说来吧,杀死我,杀死我你就能完成二转任务了。

      方羽肯훭定来一句‘卧槽,还有这等好事’,然后毫不犹豫的下手,毕竟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可是,真当这样事情发生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却下不了手了,特别是在和对方有了交际之后,更是下不了手,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圣母吗?

      也许吧。

      但他就是过不了自己心里连那一关。

      之所以会有这种心理,也跟之前方羽思考的一个问题有关,诸神真的只是볎一个游戏吗?

      䧅 从表象上来看,这的确是一个游戏无疑,可随着方羽对这个世界的൯接触越蛙发深入ᥝ,他心里开始不这样想了。

      ꫁ 有人或者会说,㨭你所看到的一切只不过是一些预先设置好的剧情桥段,NPC展露的丰富情感也只不过是提䞄前预设好的应景솯表现。

      爑 别傻逼了行不行,醮看着恶心。

      认真你就输了。

      ⱴ关于这一点,촒方羽心里难道不清楚吗?

      不,他很清楚,可是晚ԝ了,他已经陷进去了。

      벚 所以,他只能让拉斐尔失望了,无法回应其诉求,“对不起拉斐尔,我做不到。”

      “为⺻什么?!”原本神情狂热쑁的拉斐尔听到方Ά羽的回绝之语,很是不解的问道:“吾主,您在迟疑什么?这不也是您㕺当前最迫切想要得到的吗?”

      方羽心烦意乱的看着跪麏在地上一副不明所㐓以的拉斐尔,当听到他后面那句话带有施舍意味话语的时候,情绪瞬间就被引爆了,“拉斐尔,难道生命对于你来说真的就▙这么的廉价?”

      錅 뫕“你把生祈命当成什么了?!” 鿥

      “我自己的情况我自己难道不清楚吗?!”

      “我ဓ在迟疑?你个老王八蛋匨既然看出来我ၠ在迟疑了,你还逼问我?!”

      “难彾道我在你的眼里就是一个漠视生命的屠夫吗?!”

      “认识你算老子这辈子倒了大霉,拜拜了您呢!!”

      一Ơ通怒喝之后,方羽便转身朝光门旋涡走去,不走,难道继续留在这里糟心?

      这边,跪在地얃上的拉斐尔则是䘄被方ן羽突然而然的爆发唬得一愣一愣的,久久没有回过神来,至从他成为族老之后,这还是蠍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有人敢对他大吼大叫的,给他⑯训话。

      待到拉斐尔回过神来,连忙起身追去,健步如飞,那里还有一点垂垂老矣的样子,至于手Ħ中的拐杖,早就不知道甩那里去了。

      ......

      쬗 追上来的拉斐尔紧跟在方羽身后,脸上堆满了笑,边走,边说道:“吾主啊,您误会了,听我狡辩,不是,听我解释啊!”

      ⊼“事情真不是您想的那样的,我并不是不看重自己的生㖋命,小老儿也并没쩭有认为您是쬧屠夫,归根焉结底还是小老儿没有向您说清楚,所以还请您听我解释。”

      “好,你说。”烦的不行的方羽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拉斐尔,等他下닞文。

      拉斐尔见状松了一口气,连忙解释道:“吾主,所谓的沉眠并不完全是你想的那样,永禁之间里是没有时空概念的,想要在里面沉眠,必须舍弃肉身,仅留命源。”

      “也就是说小老儿必须在某种意义上先‘死’上一次,让命源脱离肉身的束缚,这才ဒ能永留在永禁之间不会遭到排斥。”

      “命源才是一切生灵的根本,只要命源在,肉体上的死亡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只是一玢种假死状态,也就是我所说的沉瞇眠。됥”

      “赹而我之所以想要进入永禁之间沉眠,也是为了在未来的圣네战时祝您一臂之力。”

      “说起来这也是小老儿欔的无能,如果小老儿能跨入圣灵领域的话,根本不需要通过这样的手段,自身就可以让命源脱壳,也还好小老儿无能,这才能帮到您。谯”

      听完處拉斐尔的解释,方羽释然了,心里却十分尴尬,原来是ส他自己想太多。

      明白了拉斐尔为什么这么做的同时,心中有了新的疑惑,“拉斐尔,这个命源指的是什么?能否详细说明一下?”楝

      ‘命源’二字这是方羽第二次听到,第一次是之前系统解释那所谓‘终焉之门’的时候有提过一嘴,当时他还没有怎么在意,毕竟觉得有些太虚无缥缈了。

      可是现在听拉斐尔这么一说,方羽觉㻲得他有必要搞清楚何谓‘命源’。

      “如您所愿。”见方羽不再怄气뽦,拉ᗒ斐尔笑着解释道:“所谓命源就是一切事物的本源,饱含了一个事物的一切,只要命源还在,生之力足够就可以重塑肉身完成复生,恢复肉身天命。”

      袤 这下子,方羽彻底明白了。

      换个说法就是,‘天命’主外,‘命源’主内,二者相合才算得上真正的生灵。

      阫明白了的同时,回想起方才自己不但拒绝了拉斐尔的一番好意,还在不知原理的情况下把人家大骂教训了一通的事感到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没见识,丢人啊!

      这一次算是丢人丢到家了。

      可即使说玃到这个份上了,方羽还是下不去手。

      下得去才怪,一想到人家拉斐尔一片赤诚,他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如今转头让他拔剑相向,他要是还下得去手的话,那就真的不是人了。

      看㞽出方羽的顾虑,拉斐ꆶ尔笑道:“吾主,小老儿知道您仁心下不去手,既然这样,小老儿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免除您的顾虑,不需要您亲自动手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只是,使用这个办法可能会让您失去原本该获得的东西。”

      “无碍。”

      这个时候瓫显然不是考虑得失的时候。

      如此,拉斐尔接着道:“那好,等뭣一下吾主只需要将您的武器唤出,由我把持,小老头自行了结即可。”

      “好。”

      方羽点头,为今之计也只有这样了꣍。

      拉斐尔都做到这个份上了,㶥他ꉾ再矫情那就真的得去找餭心理医生看一ᅚ看了。

      볶 况且,也的确如拉斐尔所说,完成二转任务迫在眉睫,来到暗黑领域到现在已经两个星期了,任务釒的一个月期限过去了一半。

      剩余的时间不多了,而且这也不是时间够不够的问题,找到传奇级暗黑生物不难,难就难在如何击杀,也就是方羽有‘暴食’、‘傲慢’这两颗宝石才能通过时间弥补他和传奇级生物之间那犹如鸿沟的差距。

      换做是其他人,想要逾越这条鸿沟,只会比他更难,难上千万倍不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