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视频app安卓下载手机版小猪影视app官网下载小猪视频app免费下载

      有民间玄学家曾经说过,人越烦什么,就越会来什么。

      面对劫쮬天教这种操作,王启大可以不必理会。

      随便施展个神通术法伜,让他们找不到就行了。

      只是,他琢磨既然刚出世,又迫切的想回家,拿劫天教教主练练手,说不定还能打探到一些关于回家的线索呢?

      有了打算,王启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小修士别着急啊,慢慢吃别噎着!”

      “你看他单纯的多么蜾惹人怜爱啊,姐姐待会儿我们要不要保护聋一下他?੠”

      헸“年纪轻轻,敢揣着极品元石出门招摇,又帅的让人害臊,我敢肯定,他修为绝对不会弱。”

      聚˚仙阁里的各种传音皆逃不过王启的神识,他满意的点点头,表示支持女修者的言论。

      至于男修者,不怀好意?

      他还不够格。

      吃完几碟子精致的小菜,仰头干了所᮶剩不多的蛟饮醉鞆,王启再次捏了一小块极品元石,甩手扔给了那满脸通红的女修。

      引的同桌的其他女修无比羡慕。

      钱不钱的无所谓,主要扔的帅啊!ᱺ

      “姑娘你的眼光很棒!有时间的话请你吃饭。”

      接到极品얟元石的女修还未来得及回应,却发现那潇洒帅气的小修士竟然消失了!

      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锖之中,王启就这么凭空悚消失㰮了。

      对于王启来说,留곚在聚仙阁,免不了遭遇一些狗血的套路剧情。

      譬如被修者尾ᙥ随,然后被抢劫,然后抢劫未遂,然后劫奍犯伏法。

      又比如聚仙阁发福掌柜派人试探,试探不成ऺ,试探者被吓破胆,然后倒豆子一样道出实情,最后王启再去找发福掌柜算账。

      再或者,王启直接找到发福掌柜,掌柜吓尿,然后说出劫天教位置。ᰰ

      说不定这期间还会被אָ那一桌女修围起来实施惨绝人寰之事。

      见色起意这种事,王启遭遇的多了。

      许多女子看起来温文尔雅,实际上是面对實的诱惑不够大罢了。

      所以,王启选择直水接离开,让所有狗橴血套路无从发生!磆

      催﷣动元气,王启施展的乃是王家独门身法,后庭游龙步。

      这种身法在外行看来像是凭空消失,让人一脸懵逼,쏴实际上在修为深厚的内行大修者眼里……

      也是加了一脸懵逼。

      王启早已经得到了劫天教地宫的位置,几个呼吸间,依靠绝强的身法,他已经来到了地宫所在。

      N 放귘眼望去,此地幅员辽阔,呈平原地势,偶有山峦,也显得缺红少绿,好似被生活压垮的少女,粗糙中又含着几许青春气息。

      ஧ 퓍 劫天教的地宫之上布满了阵法,境界不足的修者难以察觉,洲纵横交错间,竟然引动了ª几分天地之力,使得阵法运转起来颇具规模。

      此刻劫天教的教主正在修炼,眉宇之间满是愁容,似是遇到了瓶颈。

      “我已经半只脚踏入分神境了,可是依靠现쑏有的资源,哪怕再多,也无法提供突破所需的精纯元力了。”

      放弃寽了修炼,何凡一睁开了双眼,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聚仙阁那濷边有极品元石出现,刚好能解燃眉之急,却腆不知那小修者来自哪个家族,希望能有所收获吧。”䲶

      起身,何凡一走向自己的宝库。

      那是他苦心经营了笘数十年的……全部赃物!

      ਇ 里弌面的宝物没有一样见得了光,少的沾染几条人命,多的牵扯到灭门也不少见。

      最厉害的是,依靠缜密的谋划,劫天教隐匿的很好츂,修仙界甚至只知道有一伙人见啥都抢,但是却不知这伙人的具体跟脚。

      当然,这一切都逃不过更加懂得蛰伏的王家。

      何凡一自认在蛰伏隐匿这一领域无人能及,只要时间足够,他⓲总是会突破至分神期。

      到那时,硭自己就可以名正言櫊顺的多搞一搞篞洗白产业,不必整日在这潮湿的地宫里窝着。

      进入宝库后,何凡一嘴角᳐上扬,心情好了不少。

      这是他的习惯,每天都要看一看自腱己的家底,这样才会对自己更加有信心。

      “东西都不错嘛!”

      袗“那还用说?”

      “……嗯?”

      “我有极品元石,你要ﵕ不要?”

      王启突然出现在何凡一身后,没有任何征兆,甚至连一丝波瞶动都没出现。

      要知道,哪怕是鬼物都还带着阴气不是,䍃像영王启这样毫无リ气息波动的突然揦现身,实在耸人听闻。

      䥛 “你是谁?极品元石?你是那个墏小修士?”

      “对,能抢就抢的那个。”

      如遭雷击一般,何凡一呆愣在原地,久久不能平息内心的震撼。

      他知道,地宫距离聚仙阁之远,哪怕是他劫天教教主动用最强手段,一个来回也乕要一个时辰。

      眼前这眉清目秀、身材挺拔、英气逼人、谪仙下凡、风流뽎倜傥、下衣显瘦、玉树临风、鹤立鸡群、仪表堂堂的小修者怎么就突然来到了我身后?

      “不要诧异,我施展的乃是后庭游龙步,速度之快你无法理解。”

      “……!”

      돎 听到王启如此说,何凡一直感觉身体某处一紧,然后又一松。

      “你……你到底是谁?你要干什么?”何一凡谨慎的倒退了两步,看起来无比慌乱。

      眼看王启不搭话,何凡一抽出一柄宝剑,严阵以待。

      他在聚神巅峰之境,半只脚已经踏入分神,修为战力不能说不强。

      加上劫天教教主的阅历,面对任何对手本不该如此失态才对。

      只是,面对这个穿着衣服都看得出肌肉虬结、轻易穿过护地宫数十年无意⇧外的阵法、嘴里满是轻饿佻言语的小修者,何凡一心里没底。

      ꩏ 他觉得,如果起了冲突,今天拼ꟁ的底牌尽出、全部宝物不要、暴露劫天教讯息,大概也只能保自己不死。

      有了计较Ꝡ,何凡一沉吟片刻,打算为自己周旋一番,最好￧能在不死的情况下再减少些损失。

      ㊄“我是劫天教教主,身在分神巅峰境,虽不知你修为几何,目的何在,但是想轻易抹杀我也绝不可能。”

      先吹一波牛દ,侀兴许能吓到他䉳

      顿了顿,见王启玩味的看着自己狼,何凡一接着道:“看来道ꎝ友并不知道我劫天教的存在,࿇那么你应该听说过有一伙人以抢夺修者资源为生,来去无踪,出现至今,已经截获了无数修行至宝。”

      蕞“你不说了你是劫天教教主了吗?”

      “……?”

      “你我二人无冤无仇,不过是我部下닯为了生计起了歹旮心,在这里我道个歉,宝库里的宝物你随便挑,希望今日之事就此揭过。”

      “行。”

      줍 馓 “如果不行,道友说说看自己的条件棇……”

      “额,这就行了?”

      何ꏾ凡一心说,我肚子里准备了至少两千字说辞就这么流产了?

      王启悠闲㈿的像是赶集一样,在宝库里逛来逛去,却是什么都看不上。 犵

      何凡一就那么尴尬的站在宝库门口,手里的宝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收了起来。

      “那是正阳派纯阳剑,分神之下无人可撼其锋芒。”何凡一介绍到。

      王启撇撇嘴憀。

      “那是火轮巾,赤炎山妖王之子傍身之宝,彥当初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嗵手,一旦催动,百里火海蒸腾,威力着实不凡。”

      “小孩子东西都抢?”

      “道友不知道,那妖王的孩子能是普通孩子吗?那孩子可他娘的坏了,还会喷火呢!”

      “……?”

      王启逛,何凡一介绍,一时间气氛居然活络起来。

      只是,王启还是一样都看不上。

      到最后,王启也懒得看了。

      “我问你쏨,你可曾听说过异次元裂缝?”

      何凡一像模像样的想了想,而后摇了摇头。

      “那知道平行空间吗?”

      何凡一╅吸了口气,吧砸吧砸嘴,显得很尴尬。

      “灵魂互换懂吗?”

      “听说过!听说过!传闻大修者渡劫失败偶有重生出错的磲,然后本该重修一世的陆地神仙忘了神通,卖豆腐的吴家大郎突然得道,手刃奸夫!”

      王启皱眉,有些挫败。

      他想不到回家的线索这么难找!

      他背负双手,眯着眼,显然觉得留着何凡一没有了任何价值。

      随即漏出了一丝阴冷的笑容,ᱰ吓得何凡一又掏出了宝剑。

      “你要干什么?实在不行这宝库里的宝物都给你了,不要逼我,大裶不了鱼死网破!唶”

      “行了别跟我废话了,套路什么的最烦人了,小爷我第一次杀人,兴许杀不好,但是你也不用怕,应该会很快。”

      “你欺人太……”

      噗!

       王启并拢双ᶀ指,话音未落呢,就已㲔经出了手。

      动用的乃是王家另一绝学,大凶囚天指⾕!

      这一指的威力相当于陆地神仙的最强一击,何凡一毫无机会,胸前大洞恐怖至极。

      透过这大洞可以看到,一抹灭世般的凶光直插云霄,天海为之色变,竟是显㯳得有些黑紫。

      “不好,境界又松动了,又要突破!”王启赶紧压制自己的僴元气可,缓缓入定,静了下来。

      蔑 天边隐约传来轰鸣雷音,随着王启的呼吸,神奇的在那黑紫色的逘云海4旁聚拢又散开,不断翕合。

      雷劫犹豫不决!

      似乎在想,到底该不该将那针对绝世修者的九彩神雷劈向王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