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マリエ和一个老头

      삡第二天,辰时初刻,陈玄幽带着众人吃过早餐后,宣布了一下要铎跟白驼山庄ಪ少庄主欧阳克比试的决定,就带着三十个手下出城去了。

      不得不说,陈玄幽已经将这群手下基本爈上收心了,钱亮和李飞昂等人还劝陈玄幽不要冲动,直到知道陈玄幽已经晋升一流境界后才放弃劝说。

      他们初见的时候,陈玄幽不过是二流境㥑界,如今短时间内晋升到一流境界,不管是厚积薄发也好,还是有什么奇遇也罢,都让众人很震惊,但也很振奋。

      作为他蛇们的香主,未来的一段时间᩸他们已经与其绑定了,陈玄幽越强,他们的好操处也就越大。

      白石歆滩,是駙沙洲城外南边十嫋里左〫右的一处浅幗滩,因周围遍布灰白色的ⲁ石头而得名,周围是一片花草稀疏的荒野。

      陈玄幽带人到的时候,欧阳克已经到了,正老神在在的坐在精美的漰地毯上品着茶,身旁有两个长相清秀的女仆伺候着。

      “陈香主麾下真是人才济济팧啊。퍍”欧阳克看着陈玄幽身后的手下,面带微笑的称赞道。

      以欧옻阳克一流中期的境界轻易就看穿了陈玄幽下属的大致修为,三个二流,其余的全是三流,一个香主的麾下就有这么多高手,可不常见。

      带这么多人来,中途他改变主意也不好动手了,此人錆是一个谨慎的人啊。

      “少庄主过誉了≕,请!”陈玄幽淡淡一笑邀请道。

      欧阳克将콢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洒脱的拿起汦桌上的折扇起身,与陈玄幽一起来到白石滩上,两人相对而立,相䖣距三米左右。

      欧阳克风度翩翩的摇着折扇,从容自信的等待着陈玄幽先动手。똼

      陈玄幽见状也不客气,右手猛然拔刀,出手就是老ꂭ规矩,杀神一刀斩先声夺人!

      凌厉霸道的刀气随着冷月出鞘迸射而出,圆满境界的新阴流刀法更加可怕,刀气凝成一线,威力速度倍᭨增,阴寒的刀气所过之处温度骤降⳯。

      欧阳⻥克ܔ面露惊讶之色,衡量了一下还ㆫ是没有硬抗㷊陈玄幽的这一道,瞬息千里轻功运转,脚步微动,侧身躲开,而ᗿ后冲向陈玄幽,手中折扇一点,点向檀中穴。

      陈玄幽直接一刀刺向点开的折扇,相撞瞬间,嘭,空气震荡,碰撞瞬间双方立即变招。

      ×陈玄幽双手握刀,䃩森冷锋锐的刀锋在一瞬间斩向欧阳克的眉心,喉咙,心脏,丹田四处要害,残影重重,精准,迅捷,狠辣!

      쾕欧阳克心中震惊更盛,对方的刀法修为远超他的预쒆料,脚步变幻,躲开两刀,특手中以精钢为骨,天蚕丝为主编制的折扇멣连点,点在刀身侧方,将其打偏,但强大的桋力道使得欧阳克户口有些⾃发麻。

      솩陈玄幽见状攻甤势更加凌厉,招式更浞迅捷,狠辣,刁钻,阴毒,刀身上阴寒的内力化作青白色的刀气缠绕,舞动之间寒风扑面,如同䦗进入肃濬杀冷冽的寒冬。

      面对陈玄幽如同****般的攻势,欧阳克渐渐感觉到有些吃力了,再加上刀锋极速舞动掀起的森冷劲风,哪怕有内力护体,体温也开始下降,持续下去,局面将极为不利。ܛ

      䳶 ⡇叮叮叮……

      精댬钢扇骨在内力的加持下不断与冷月刀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火红色的火花不断迸射而出,战斗愈加激烈起来。

      檭 欧阳克有些着急,兵器之间的比试他不是对手,战斗下去他一定会输,必须贴身近战,利用神陀雪山掌还击,或者比拼内力也可以。

      얛他的内力不但更加雄厚,还带毒ꈳ。

      欧阳克虽然想得很好,但陈玄幽圆满境界的新阴流刀法可不是吃俗的,不管招式怎珼么样变㘑幻,脚步怎么移动,攻击距离始终是冷月刀发挥最强威力的最佳距离。

      攣 欧阳克在扇法上쟹的造诣,还破不开陈玄幽的攻击节奏,进退不得,䳣始终陷入被动之中。 

      “香主的刀法更强了,一招一式都是那么浑然天成,难협以寻得半分破绽……”钱亮ꋫ满脸赞叹道。릵

      “再对上香主,我恐怕撑陕不过一招,这刀法恐怕已经超越펻大成境界了。”李飞昂无奈的摇了摇头,眸子闪过一起崇敬之色。

      ₐ……

      半刻钟的时间过去,欧阳克已经被陈玄幽逼鉻得满头大릇汗,两人也从白石滩的干횯燥얦处战斗到了浅滩深究,周围的白石块大部分已被水没过。

      欧阳克心中极为的灑憋屈,从头到尾他都摆뒃不脱陈玄幽的压슱制,瞬息千里的轻功也没有用,对手的轻功比他还高……

      댶 憋屈,愤怒一下,欧阳克觉得不忍了,哪怕付出一些代价也要打破这种局面,这룍样他才有反败为胜的机会귭。

      欧阳克一扇荡开斩来的一刀后突然五指发劲,折扇飞速旋转一圈后犹如飞轮一镀般ᾕ飞射ॻ而出,劲力强大,破空声轻易可闻,同时欺身向前。

      欧阳克的做法可谓是孤注一掷,若是舍弃兵器后没有贴近陈玄幽,那么在其凌厉迅捷,阴毒狠辣的刀法前就输定了。

      神驼雪山掌虽然变幻莫测,掌力雄浑,但又不是金刚不坏,境界也不够高,无法与冷月刀这种锋锐的宝兵抗衡,被砍上一刀搞不好手都要被砍掉。

      陈玄幽看着飞来的折扇就明白了攌欧阳克的打算,正好将计就计,一举决出胜负。

      冷月刀斜挑磕飞折扇,而后顺势下斩,转换之间没有任何生涩,流畅无比,逼得贴近的欧阳克不得不分出一只手拍在冷月刀的侧方,挡住这刀。

      鶒 与此同时,陈玄幽的左掌充满阴寒的内力迎向欧阳克的右掌,见此,欧阳克眼中露出惊喜之色,掌中的内力与毒素再增大两分。

      Ꞿ 뢨 这将是他反败为胜的契机,一定要把握住,下手太瘓狠也顾不了了,对方下手也痲一点没手软。

      啪!䳋

      两掌相撞ョ发出薜一声低沉的闷响,空鬏气化作劲风席卷而出,脚下石块崩裂,掀起一圈冲天而起的水柱!

      欧阳克自信惊喜的脸庞面色骤变,他只感觉一股浑厚,浩大,阴寒彻骨的内力席卷而来,内力中择还蕴藏着寒毒,他的内力在对方的内力冲击下,虽然没有溃不成军,但也快摇摇欲坠ຮ了。

      ꗪ 一圈圈劲风扩散而出妘,一个呼吸后,欧阳克脸色由红变白,眉宇之间浮现出白霜,哇的一口吐出冒着白色寒气的鲜血……

      ꗋ 陈玄幽见状撤去左⅂掌,淡淡一笑道:㝨“少庄主承让了。”

      “寒冰绵掌?”欧阳克抬头望向陈玄幽问道。

      “算是吧。”陈玄幽稍微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陈香主真是天姿出众,惊才艳艳,年纪轻轻不但修为到达一流境界,在刀法,掌法上的造诣也是令克望倝尘莫及。”

      “这场比试,是我输了。” 荦

      欧阳克心中苦涩,但也不是输不起的人,输在这样的明教天才手中,也并不是不可接受之事觔。

      “少庄主不必妄自菲缮薄,在下也不过是有些机缘罢了。”

      “若是少庄主不嫌弃,在下想跟少뜺庄主交一个朋友。”

      “正合我意,﭅以后陈兄也别叫我少庄主了,叫我欧阳兄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