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堂官方实体店

      晚上安歇之时,怀仁便与我说些私房话。

      “你白天说我会接生.......”

      “原是我胡诌的”我心下惭愧:“让你为难了。”

      “我先是有些着恼”怀仁与我言道:“不过后来一想,也是你提醒了我,此去西班牙求学,我倒是要学学这门接生的技艺。”

      “啊!?”我翻身起来,探究他说的是真是假。

      他笑着用手枕头,与我说道:

      “我此番才知道,女子生养,竟是如此凶险苦痛、命悬一线,就如同随时进入地狱的一般,若我学会帮助生产的技艺,下次遇此情状,也好救上一救。”

      “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那毕竟要接触女子私处,你,你........”

      我现下里发现原来我也是老封建,怀仁提到此处,我便有些百味杂陈:怀仁啊怀仁,勋卿啊勋卿,你学个什么不好,要学这个。

      “我若得此技艺,不为别的,便为你一人所用,少受些苦楚。”怀仁依旧笑语盈盈看着我。

      .......啊!我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哪个,哪个要与你生孩子。”我伏在他身上自是红了脸。

      “南儿,从昨日进入梅家,到今日看到一双梅家儿女,”怀仁轻声言道:“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

      唔,其实我也是。那个软软的婴儿,粉粉嫩嫩的......哎,我想都不敢想。

      “先前你抱着襁褓婴儿出来”,

      怀仁言道:“我有一阵恍惚,那景象......我读了那许多神学圣经,突然明白圣母抱着圣子的光辉是怎么回事。”

      “养儿方知父母恩”我感叹道:“圣母玛利亚光辉照耀大地,自然是我们该崇敬的。”

      “我的母亲,在生养我时,想必也受尽了各种苦楚,只是,她已经不在人世了。”怀仁轻声道。

      我又低头:“子欲养而亲不在,只可惜我自幼不知亲生父母在哪里”,心下凄然。

      “南儿”怀仁见引出我伤心事,便翻个转身,俯身吻我,转移话题道:“与我生个孩子.......”

      我被他吻得得甚是情动:“啊,生孩子.......嗯,自是不行的。”还好脑中尚留着理智清明。

      “为什么?”怀仁顿了一顿。

      我便用双眼瞪他,不发一言。

      “现下这样途中,确实不大合适”,怀仁想想后面一年半载的海路,低声言道。

      “不过,”他又陷入自言自语的憧憬中:“等日子安稳了,你我便要生他十个八个的。”

      “你当下猪崽吗?”对他这样胡说八道的“理想”,我真是惊呆了:“我们拿什么养这许多孩子?”

      中华人民共和国很长一段时间实施计划生育,实在是个好政策啊,就应该给这样的人泼泼冷水:“优生优育懂不懂?”

      “天道酬勤,为夫自当全力以赴。”那怀仁兀自喃喃,低声细语、抚弄与我,实施他的“造人计划”。

      “天道酬勤.......”

      天道酬勤是用在这个地方的吗,啊喂!

      .......

      几日后,那梅家娘子自是康健痊愈,商队也在村子办完各类杂事,梅家夫妇领着一双儿女与我等告别,那梅相公却唤我和怀仁留一留借一步说话,拿出一大包东西和几锭银两相赠,怀仁十分推辞,坚决不受,我只好与他一起前行赶前面的队伍。

      我回头使个眼色与那王进,他心下了然,自去与那梅相公说话取东西。

      怀仁啊怀仁,人命关天,我也是拼尽全力的,取些谢资也属正常,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前路漫漫,王进这样跟着,你这些都不考虑的吗?

      就你这样,怎么去养我们那十来个孩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