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痴汉会天使萌

      ᪂ 덞 王璞双目瞪大,疾速向曂营地跑굩去,大喊:“敌袭!悸敌袭!有人放箭!”

      ؂营地之中,士兵们围成一圈,中间二人正在穿着盔甲摔跤。

      而应连刚䈲回来不久,正抱着手臂在士兵圈外一定距离饶有兴致地观看着搏斗。

      忽地,他感觉似乎听见了疃王璞的叫声,循声望去。

      只见一个小黑点疾跑向营ᾘ地,他也是通过反光的盔甲和隐隐约约的“戏”等词汇声音⯅才䜲能确认是王璞。

      应连还以为是王璞在说他也要来游戏呐,遂举起手向王璞挥了挥,表示让他快来。

      而这时,营地另一边的蒙武巬已经听到了王璞的喊声,也明白自己身上隐隐约约传来的迫害感是从何而来的了。

      那,来自天上,密密麻麻的箭雨!

      蒙武双腿一弹㨪,百米距离宛如只是一步般,蒙武一下就 踏在了士兵的圈子里。

      双手一扳,正“如胶似漆”的两个士兵便被分开栂,同时冷声道:“敌袭뱕,箭雨!疬一,二队五十人去和零队一起㨦护住公主,另外的鸔三,四队五十人和我去排查箭雨方向。五队通知七队岗哨,你们和他们全力探索周围情况,做好随时策应的准备!”

      楲 命令一下达,这群训练有素的士兵便纷纷各司其职。

      当即鋡有五十人分了出来,在两个똏士官的带领下和不远处正守护뷌公ྛ主车架的零队集合,呈蜂窝状将车架重重围住。

      哪怕是车架顶上也有五人爬上去戒备,车底更是有五人趴着,握着钢刀待命。

      五十人跟着蒙武,渊在他的带领下奔去盘查。

      另有二十五人四处散开,去通知七队岗哨探索四周。

      뢻 ಀ而应连呢?则是被蒙武提着去盘查了。

      这一切虽然快速但也过去了一分钟但本是十秒就会落下的箭х雨却不见踪影吸。

      五十五秒前,녠在王璞还在玩命奔跑和呐喊的时候。

      兀地,箭雨ᅅ凭空消失,就好像本就不存在一样。

      王璞呆住了,揉了揉眼,才确定天上的箭雨已经消失,但㜆营地处紧急调动的模样又证明这敌袭确有其事。

      那,是什么神仙手段使这箭雨凭空消失了呢?

      王璞呆呆地回到了营地,直到Ẏ蒙武

      都已经带队回来还在思考。

      蒙武带着出去五十一人,回来却是少了六人,且除了应连个个ᬑ身上盔甲血迹斑斑,还有两人少了只手,十余人盔甲碎裂。

      蒙武大步走到公主车架前,拱手汇报:“禀报公主,属下已查明情况,是有一个五等战者带着二十人三等战者,使用阵图对我们发动了袭击。”

      车架内声音传出:“能否辨明身份?”

      蒙ᄬ武答道:“属下无能,辨别不出他们的身份,他们身上的盔甲,钢ဗ刀皆是秦军军队퀖制品꧿,没有家族印记。”

      켗车架内传出了然之声:ⴼ“果然如此,看来父王的计划成功了一小半了。㳦”

      蒙武沉声道:“确实如此,鎵都如王上预料的一样。但是属鬒下办事不利,懈怠治军了,7队噦没有侦查出敌情,致使云百老提前暴露了,请公主责罚!”

      公主的宽慰之声从车架内传来:“这不怪你和7队,毕竟我们还有一日才出云水魁国国境。谁也没料到这群家伙还和云水魁国的边境士官有勾连。再者,那群家᤺伙本就知道这次会有一个六等跟随保护我,只是翚不知道具体是谁罢了。云老暴露就暴添露了,无伤大雅,事件走向还是把握在父王的计划中的。”

      可蒙武执拗:“不,公主,过就是过,若是有错不罚,秦쮸国律法何在啊!”

      公主声音甚是无奈:“行吧,便罚你和7队士ⴗ兵每人滖三十军棍,但现在正需用人,就暂且寄存下,待功成之后再罚。”

      쨲 蒙武这才拱手领命:“遵䤢命,公鶍主。”

      䄭 又请命道:“公主,我们在此也已逗留一些时辰雨了,士兵们也䐿已休息足够,我们是否该启程了?”

      “嗯,也是时候走了,你去安排一下启程事宜吧。”公主下令道。

      蒙武旋䑳即领命前去䀠安排士兵收拢,收拾物资,准备启程。

      另一边,应连看着呆呆的坐在石头上的王璞,心生奇怪,不由问道:“王璞,你在发什么呆啊?”

      王璞楞楞地回答:“那么多箭,一下子就消失了,这是什藏么神仙手段啊!”

      应뢵连噗呲一下笑出了声:“呆子,那不是什么神仙手段,那是我秦国的云老,一位六等的卦者的手段。”

      王璞双眼忽然发亮:“六⃒等卦者,手段这么神奇吗?”

      “确钕实是这样,卦者的手段诡异多端,在各体系里面可以说是最神秘也最强大的存在。我手里的这个卦物木头也是云老的手笔呢!”应连的语气里也颇为推崇卦者。

      卦者么?王璞心里默默记㹁下了这个在他王室典籍里只是提过寥寥几笔的体系。

      不鋥过就在这时,一道缥缈的声音传进王璞的耳中:“王璞,你䴖该走了!” 뼤

      䅇王璞抬头,盯着应连:“촑你说啥?”

      应连一脸奇怪:“我说什么了,我什么都没说啊。”

      “王璞,我是那个六等卦者。接下来,是我秦王与国内家族的博弈,危险无比,稍有不慎,便是身死。你心中还有复仇大业,离去吧!”那道缥缈的声音又传来。丙

      王璞抬头望天,大声道:“我王璞不是那균等贪生怕死的小人,我确实还有复仇大业。但这不뭌会成为我临阵脱逃的理由,我愿尽我之力报恩!”

      王璞这奇怪的举动,应连刚要发问,又想起了什么,遂缄默不言。

      囁 “痴儿啊,ක你确实是个很好的孩子。我和你明说吧,我卜了一卦,你╏若是留下来,不仅你是大凶,我秦国这次的行动也从之前的福祸相依᫅成了大凶。相反⑳,你若离去,你会有大机缘,这次行动也是大吉。分别,对双方都好!骂”

      王璞了然,呆在原地一会后,点头答应:“多谢云老点拨,我清楚了。”

      瘠这时应连忙上前问:“王璞,你清楚什么了啊?云老和你说了什么啊?”

      ᓋ 王璞直直地看着这个他心里已经当做朋友的人,默然道:“云老说我똛和你们该分别了。”

      应连愕然:“为什么啊?”

      “因为糐我走,则两利。我留下,就两害。”

      应连突然就捂住了脸转了过去,略带哽咽道:“我第一次交个朋友ꙷ,这还没多久就要分别了啊!”

      虽然话中话外尽是不舍,但是也没说出强行让王璞留下的话,因为他非常清楚卦者的卜卦手段。

      ⡲哽咽了一会,应连摸出了一块玉佩,走到함王璞面前,捂在他手上:“要分开了,这块玉佩便留给你做个念想吧。日后若是来了秦国都城,凭这个玉佩去找东城门守门将领刘户,他会带你找到我的。”

      王璞拿着玉捶佩,郑重的在应连的目光中塞入怀中䰤保管,笑道:“我身上别无他物,给你的礼物就只能是我的一个承诺了瞧,一个不管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愿意的承诺。再枛加上你救了我一命,你救有两个这样的承诺了,记住了啊!”

      应连不舍的艰难点头。

      这时,秦军都已收拾完毕,蒙武走了过来,云老已告知他让王璞走的事情。

      因而他只是喊道:“应公子,该走了,时候到了。” 㠉

      应连点点头,忽然扑上欤去拥抱了一下王璞怰,然后捂着脸疾步向军队行去。

      ﶍ 蒙武斜着眼睛둴看着王宓璞䬉:“小子,保重啊,这件盔甲和钢刀瀓就当我ū送你的离别礼物吧!”

      “不过,不要穿着它污了我秦军威名。若是如此,让我知晓了,要你小子好看”说到这蒙武恶狠狠地瞪了王璞一眼,似是已经看见淚那一幕似的。

      随怕和蒙武一摆手臂,转身向军队走去,“走了!小子。”

      王璞就这样,呆呆地看着秦军离开,直到秦军消失在地쓯平线鑝他才回过神来。

      他突然感到空虚,他不知道去哪儿了,之前一直想的都是和秦军回国,在那拼搏然后借势复仇。

      现在,却只有他一个人,之前没想过这些的他就不知道去哪儿了。

      半响,王璞还是没思考出究竟去哪⢾,不过,这里还是云水魁国,他也还正被通缉⃉,当务之急还是先离开云水魁国。

      思衬到这,王璞不再犹豫,辨别了一下方向,为了避免麌被抓到,也没有走秦军走的官道,而是窜入山林。

      王璞在山林穿行,行了约一个时辰停下,㎉在一个小ꙮ溪旁边坐下补水休息。

      “你终于来了!”

      这时一道声音响起묷,王璞循声望去,只见小溪前方约二十米处的一颗大冎树树梢上,站着一个白衣背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