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被扒衣围殴

      “实世界”—————— 勩

      猲 露水泼洒、点滴生成在世间袒露着的万物之上,伴随着小雨将它冲洗。复古的瓦房、窗户和构造,雨水在房顶直流,路过窗户滴在石头上的声音将熟睡的林莫萧吵醒,他先是让身体能响的地方都响了遍,然后转头看向纯洁又感觉的窗外ꑩ,还在滴水,但并没有在下雨,而是屋顶剩余的水滴。

      以前的农村房屋,都是用石头镶泥垒建起来的,那个时候没有红砖,因为家庭原因也没有重建,所以他家依旧古老,充满着ϟ多少人的回忆和青春及逝去的温馨ᨢ。

      찠 焫“最后一夜,睡得安详,吸收了多少记忆,也放下了多少记忆啊!开始行动,等着,儿子为你复仇。”

      全部整理完后녺,巖他踏上了⎨前往市里,无脑报仇之路。

      …………

      뀧时间来到晌午,银河被老师留校,跟随妈妈的闺蜜一起在学校吃饭。令他疑惑的是,妈妈的车明明就停在门外,人还是一如既往的靠在车门上,跟每次接他的姿势、时间一样뚥。

      ⯱可这次,子宙不是来接银河放学的。他在班级里的窗户前看到了令他心起怒火的一幕,既气人拇又吃醋,心跳急速加快。

      几分箟钟前,班主㘆任在办公室里整理要走的东西,和同事们交代了一ᶵ会不从学⪋校吃,有约,这就很神奇。平常对感情一窍不通且被称絤之为直男的人,竟然有对象了?他们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八卦一番,其实并不是直男,只是没遇到喜뺡欢的,不想搭⧭理,也不想说什么哪方面的话而已,事实就是看脸。

      结果他来到门口,在其他老师都在忙着觯送学生、回家时,来到了子宙车前。说道:“久等了,今天被一位学生气到,给了他一点惩罚,训到现在,哈哈!”甜美的笑容直视着子宙。

      而子宙就是瞥眼一笑,回复道:“嗯……是子河吗?是他又对你做什么了,是不是啊?晚上我揍他!”

      “촦不是不是,子河可乖了,不仅一上午就把课补了,体育成绩依然那么优秀,怎么可能是他呢。”无形之中,都在撩起子宙的欢心,也只有银河的事,能让她开心,班主任抓住了这一뒅重要的一点,显得很聪明。“额……今天我请你吧?第一次吃饭怎能让女生掏钱,对不对!”随后,一边徖说着一边上了车,前往了两人约好的餐馆吃午饭,此行的目的还尚未知晓。

      ⥰子韂宙对于谁掏钱的话题卖了个关子,她既没有回答,也没有表示什么,촶只是微微一笑。也幸好班主任喜欢她,不然一定会对此行为表示反感,请倒是无所谓,就算是不愿掏钱也要回个话才对吧?怎么连反应都꥕没有,奇怪。

      㨨“这六年里……你就没想过给子河找个爸爸吗?”在去往餐馆的路上,聊起了稍微敏感的话题伲。 㮡

      “我老公又没死,只是单纯的……失⿊踪。”此处她触话生情的停顿了一下。可随后,她散发出一种另有计谋的眼神,瞥了一眼班主任。道:“ช虽然没结婚,也没正式商量过要结婚,但他的孩子我都生了,如果不等뻔他,还渴望别人要我吗?哪有那么傻的男人㓆会要一个18岁就生孩子的女孩?唉!”

      这句话、这个话题不在会引起她的砬伤心,也不会因此而哭泣了,鏾只是话题而已,放下还是习惯,这是个问题,但关键在于她和班主任说,ŗ是何用意,居心在何处?

      “这说明什么?”她单手开车,比喻着。“说明这个女孩⎊从小就不纯洁,15、16岁就和男人上床。你想,我说我忠诚,每一次做…爱,ꎲ都是和同一个男人,你信啊?笨蛋!”说这等贬低自己的话和令男女之间尴尬的话后揭,她又看了看班主任,并没有做出啥行动,就咬了咬嘴唇,心想:‘这个人会不会聊天?一上来就问我这个?我都这样回了,你怎么还这么冷슛静!’

      “不知老师您有对象了吗?跟我出来吃饭,不会误会!”她明知道班主任没有对象,还要生问,暗地的讽刺!

      ‘还有你网络的性格和现实怎么相턚差那么多,网络都是挺会撩人的,没想到是个闷骚,亏我还对你想要那个!’经过心理的构造后,她尴尬的冲着班主任笑,然而话题就这样结束了,一路冷场到餐馆,子宙自己的餐馆纒内。

      班主任去了趟洗手间,领班勝就过来了,说道:“姐,他是你的新猎物哇?长得还可以嘛,这是到手了?”

      子宙无奈,推了下她,道:“去!说什么呢?他这种,你跟他接触一会就知道了,所有想法直接殒灭。”她ٹ没了刚开始接班主任的那种笑,慢慢都是失望。在这位女领班走后,子宙又把她叫了回来,说:“哎,一会别说我是你们老板,这顿饭,必须让他给我吞出来,ᗀ看뎆我怎么对付直男,哼!”

      原本今夜应该是有男人陪伴的一夜,可因为对方的不뗧珍惜而破裂。子宙在这方面也一直在对银河说谎,根本就没有想要保持纯洁身体的作为,反倒**更加强烈了。

      岨 心情瞬间低落๭,约会变成了公事,聊得也都是子河这一年在学校的表现,丝毫没有扯上恋爱方耲面的问题。

      也如愿以偿的,把班主任的钱,放在了自己店的柜里!

      “虚世界”——————

      血腥四海,战火连天,另一边也踏步迎上,踩着泥土犹如踏上了翔云,大腿和小腿的力量简直鹠就是跋山涉水,满身的盔甲也无法阻拦他们前进的步伐。头胄、胸甲、腿甲等各个地方也发出令战士们心潮澎湃的声音,气势如虹。

      西边军队,他们的盔甲呈灰色与亮银色相鷢渐,看起来就知道他们的财力很厉害,外形上非常精致。

      东边军队,他们的盔甲呈劣质黑色,与头胄的红色相互没有匹配感,当然还包括在双⍍肩伸出的羽毛。盔甲很饱满,几乎能遮挡的地方全都挡住了,大腿一块、小腿一块博、臀部、腰部和胸퍹部等等分布均匀。但也有缺点,那就是容易卡到,看䟝来他们应该没有什么财力,为了统一性临时拼凑的。

       其中一种可能,就是领头人和自己쑊的谋士设定盔甲时,发现自己没有那么多钱、人力和技术。二种可能,就是有人用破铜烂铁设计出来,为了整齐,大家就……这样了!

      武器上面也有很大的差别,只有几位将瞝领、战力丰厚的士兵持的是优质ᆡ佩剑,其他的劣质到没办法吐槽。

      而另一边,西边的部队,他们每一个人都手持闪亮、坚韧还美观的佩剑,做工精良、图案有标志性、形状也是极为普通,只是单纯的料子覢和人工比较棒。不仅如詾此,他们还兵种杵多、武器各式各样,剑、刀、锤扖和战车,以及散发着安全感、站在诸多战士面前的戟兵,事情明朗起来,这里是正规军部队。

      他们冲锋、狂奔,每个人脸上都泄露这狠毒的气息ꗐ。正规军脸上是为他们背后的城唆池而战,双眼散发着的……是卥保护背后千万民众的神态學,丝毫没有杀戮的欲望。还高呼:“以圣洁的皇室守卫军之名,为国王而战!”士兵们只喊后者。

      那群穷困潦倒的部队,햐满࠵眼冲蚀着杀戮的錅欲望,没有什爺么准确的目标,只听:“为起义和压迫推翻昏庸的碢皇帝!”

      关系终于清晰了,基本上也都捋顺了。正规军的战士只是单纯的为国王战斗,并不在乎他的䅽所作所为,从这起义军的口号来听,估计是口碑不好。这也解释了装备劣质的原因,他们是随便集结起来的军队,没有接ᘁ受过严格的训练,也没有盔甲可以正式有人来发放予诸。但正邪犹未可知,立场尚未明确。

      子殿带着外国女孩,一路向南,跑了有两公里,往西边和东边竄的战壕上一看,还没跑出两边军队ಯ的包围圈,甚至都已将꛴自身陷入其中,不得不选择一方,后为其为战。

      “我好想她,我要回去找她。”她满含悲伤的说着,不停回头看,哭的是那么伤心、那么难过。

      “不可能!”子殿紧抓着她的手,并讙紧抓了一䄙下,示意自己不同意,还用标准的英式英语回应着。不管她是否流泪、ⳟ是否哭的伤心、是否后悔,只管她现在的死活如何。又道:괺“你没听见这两波人马上就开战了吗?还要回去找袤艳,她竟然没跟你过来就说明她心里没你,只在乎自己死活。Do you know? fool!”听着此语气,看来他是气坏了。

      听到殿狱层长的话ꑆ后,她猛地一甩手,停了下来,也听到了耳朵两边的战火声正在靠近,但不在乎、不畏惧,욓开始为刚냛刚选择子殿的决定而后悔。喊道:“不可能,她是不会抛႗弃我的,我要回去找她,回去找,对,没错!”

      ŋ

      可是,就在她转身的瞬间,起义军到影了,大步垮过战壕,要不是子殿,踏就被踢晕私了,见态势,只能先跑。

      他们二人穿梭在战壕之间,说是战壕有点牵强,这只不过是天然形成的一条深沟,加上雨水冲撒和时常过人,就形成了一条战壕,还能为保卫城池立下守卫的功劳。幸好他们没有在战壕里打仗,而是在陆上,要不然就跑不了了,而且打仗的尸体也暂时没有掉落至这下面,逃跑的时间很充足。

      子殿的佩剑是和起义军相匹配的,而起义军的财力不足,不是人人都是盔甲穿。正规军每个人都身穿盔甲,其战力丰厚,佩剑还那么的精致打磨,不是劣质。

      结果在千钧一发、马上逃脱之际,一位正规军战士出现在子殿礪和狭寻面前,看ﹸ来是他们糬占领了战势的上风。

      “嘿嘿嘿!听着,我们不是这里的人,迷路了而已。”子殿将佩剑举过头顶,但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就是没放下,武器没脱手,就相当于战斗还在继续。这位正规军战士见态势,一看就知道子殿没练过,就开始放松。但犯了一个巨大的错鼺误,子殿可谓是身经百战那,开战还没ण过三十秒,这位正规军就被杀了,子殿万盛ᬇ,同时还飞出了几只深绿色无志侚灵魂。

      恰巧被子殿吸入,体内抵消了最后一只绿色无志灵魂,等此次事件结束,他就能出去了,重返虚世界,与子宙和惊喜降生的亲儿子相见。他说道:“太好了,太好了,子宙,子宙,我终于能见到你了,等着我,我一定更能活下去。”

      随后,有源源不断的正规军向他袭来,而这股E力量,也给了他无尽的动力,来一个杀一个,无所畏惧、无人筊能敌!

      但是,经过了长时间的战斗洝,起义军还是输了,败了!

      子殿扔๕掉武器,ꡅ准备带着这位外国妞继续逃跑,找个安全的地方,等待事件结束即可。而正规军开始扫荡战场,对每一位尸体都戥补刀,并围住了所有出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