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之乳乱在线观看

      “血祭。”

      陈玄目光一凝,盯着地面上的篆文,其洋洋洒洒,不下千百,层叠而上,积累如蛇形,正中央ꨗ一道血痕,恍然睁开的眼,阴森恐䳁怖,择人而噬。

      再然后,可以걄看到,每一道篆文上,浮着一个影子,状若龙鲤,须长鳞金,闪耀异彩,不断吞吐之间,水气如莲花,朵朵盛开。

      拁 身在其中,妖鲤探首,嗜血无情,恐怖异常。

      詚刺啦,

      尤其当妖异的篆文嗅到陈玄等人身上涌动的旺盛精血后,居然发出实质般的声音,如同渴望到了极点,终于等到这一天。

      “装神弄鬼!”

      陈玄看在眼中,额头上玉色一片,映着恍若蛇舞的如血篆文,冷哼一声,念头所到,背后的灵器三音缚神环滴溜溜一转,挡在身前。

      叮当,叮当,

      宝环一⶗动,满空飞光,耀眼夺目。

      叮当,叮当,叮当,

      刹那间,涌入到他跟前的篆文如遇到太阳的积雪般,很快融化,一点不见。

      “灵器。”ḏ

      严康和严宽两个人用目中余光见到三音缚神环之威,都心生羡慕,比起寻常法器,灵器自具灵性,和修士心意相通,驭使如意ꃠ,且这宝环还是极为少见的攻守一体的,有这样的灵器在身,恐怕对手即使开了个脉,到了明气期,如果没有合适的法宝,也抵挡不住的。

      修士之间的比拼,ẞ法宝影响很大。

      当然了,像陈玄手中的这一件宝环灵器,想要得到的话,那也不是一般修士能够想的。

       “来了。”솖

      陈玄却没有关注自己宝环一击破碎脚下的血迹仪Ҳ式,他目光所到,以凝元境界配合上阴德宝殿的加持,已经看到祩水波激荡,圈圈层层,层层圈圈,一簇又一簇的ሏ水花盛开,最前面,是个威严的中年人。

      칦……

      云鲤大王乘坐在一籐只먋巨龟背上的小宫殿里,᪉白玉床上散落书本,片片金黄,׃他一只手举着金樽,另一只手习惯性地抚摸身前的美丽女子珍妃如瀑的青丝,嘴角微微上勾,道,“希⭇望今晚能让珍妃你多一个姐妹嶥作伴。”

      珍֥妃娇躯颤了颤̸,没有说话。

      她知道,这么多年来,眼前这位⯼云鲤大王没少行“河伯娶亲”之举,只是除她ؘ之外,迎娶来的美丽少女们多则磌两个月,少则三五天,就会消失。到现在为止,㔪以鬋“河伯娶亲”쓮进入水宫的,只剩下她一个人。

      땽 至于为什么只剩下她一个,她也不知道具体原因。是因为自己容颜美丽,性格温顺,还是因为自己当日在天月岛的河伯庙中待的时间最长?

      “主뻫上。”

      皥 刺鱼大将这个时候察觉到云鲤턄大王到了,连忙过来,行礼后,禀告道,“ﮢ这次双县献上的美人儿国色天香,冰肌玉骨,很是少见。”

      ⠥ᔟ云鲤大王目光一亮,能够让刺鱼大将如此说,看来双县上献上的少女真的不错。

      “这是?”

      云鲤大王刚要继续说话,蓦㠗然有所感应,他抬起头,看向岛中央的河伯庙,在那里,天月悬殿,霜色满地,千百ₜ的光激射下来,䤦开屏一般,美轮美奂。只一看,就能察觉到其中蕴含的天阴之气,取之于天,明净透彻。

      这样的景象,云鲤大王虽然举办了很多次河伯娶亲,可只在身前的珍妃身上见到过。

      这是第二次! 쨐

      “哈哈,”

      云鲤大王直接笑出声来,周围水气大盛,氤氤氲氲,道,“运气不错啊。” 쉞

      “走。”

      云鲤大王见此,按捺不住,举步就走,往山上去。

      “跟上。”

      刺鱼大将招ꦲ呼一声,身后的虾兵蟹将们乌压压的,声势不小。

       뎧“呼,”

      待来到河伯庙前䣅,刺鱼大将櫐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目光闪烁。因为在他的眼中,河伯庙的最外围,一层又一层的血雾弥漫,张꠼牙舞爪,气势逼人。

      稍一接近헢,甚至听到鬼哭狼嚎之音。

      凶残恐怖,吞噬精血!

      刺鱼大将眼瞳缩了缩,这河伯庙在以前还不是这个样子的,只是每一次河伯娶亲之时,都会献祭一醷部分来送新娘子的人,一次又一次后,日积月累下,到了今天,凂终于形成了现在的场面。

      “真造化。”

      云鲤大王先痴爷迷地看了一眼站在正殿中,万千冷光汇聚妆成玉树的严婉儿,然后目光落在河伯庙外围上的血雾里,隐隐的,寒芒涌动,声音变得冰冷,蕴含杀机,道,“只是有些蝼蚁还想兴风作浪?”Ὁ

      “来人。”

      ㎩ 刺鱼大将听到招呼,上前听令:“主上!”

      云㏉鲤大王看上去泬云淡风轻,用平平静静ߺ的语气道,“去,把庙宇中除新娘子的所有人全部斩杀。”

      “遵命。”

      刺鱼大将答应一声,招呼펽跟随自己的虾兵蟹将,乌云般散开,然后踏着水光,杀向河伯庙。

      “月色正好。”

      云鲤大王看着鐎这一幕,神情轻松。他根本不ﺨ管为何陈玄等人在河伯庙中没有被血祭,也不管陈玄等人有什么图谋,他不去管,不去想,不去猜测,反正只要自己一声令下,自己的手㶶下就会扑上去,把他们撕成碎片。

      自己堂堂洪河的河伯,只要专注于胜利的果实就行。

      “来的真是时候。”

      云鲤大王此时只是望向河伯庙,賅看着河伯庙上空的桂花起落,以及庙宇里的纵横法阵,喃喃自Ṁ语,뎧自己努力了这么久㰷,如今正需要这一点来个画龙点睛,脱胎换骨。 㡑

      ……

      庙宇里,陈玄看着涌上来的虾兵蟹将,它们已经冲到了河伯庙外,天上明月高照,能够看到,水妖们一个接䴚着一个,虽然不成队列,但每个水妖都几乎不下丈许,顶着鱼头虾脑,身披鳞甲,面容狰狞,很是恐怖。﨑夜风一吹,带着令人作呕的腥气,当鳞甲一动,简直如战戈一般,蕴含杀伐之气。﯉

      “杀。”

      妽严康和严宽等人见此,纷纷出手。

      睲“啊,”

      “啊啊,”

      “啊啊啊,”

      见㤧到神庙的人居然敢气势汹汹地反抗,而不是吓得引颈待戮,水妖们愤怒了,它们口中发出大叫,眼中冒着红光,看上去力量更大,速度更快,杀伤力更强,势必要把在它们眼中㩧可恨的人全部斩杀,撕成碎片!

      秙 “Ŵ妖孽受死!”

      顾飞看到水妖发狂,腥气扑鼻,勃然大怒,他一个跳步忓,拔刀在手,霹雳电闪一般,就把宕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水妖砍翻在地。

      Ⱐ“杀。”

      顾飞剽悍,其他人大都是比顾飞凝元还早,更是凌厉,或出鹰爪,或裂金石,毫不留情,出手就是杀招。

      䰖硗陈玄站在后面,看在፮眸子里,面容上有一种智珠在握。

      分 这次跟他来的人虽然基本都是严府的小一辈,可都是小一辈中的天才,绝頧大多数都有着筑元境界。

      何为筑元?

      双臂自生千斤之力,目能透重烟迷雾,耳能辨虫行鸟语。

      这样的战斗力,可不是凡人能够比拟的,水妖们是能够凭借武力和悍揽不畏狉死令凡人惊惧,但在力量上和筑元修士上是有差距的。

      更何况,水妖们因为妖血上涌,神智不清,很难配合,而在同时,来自于严府的众人却认识多年,知根知底,配合默契。

      正是这样,神庙中的圣战斗,水妖虽然声势震天,但越战越少!

      “好贼子!”

      在后面督战的刺鱼大将看得一清二楚,不由㙯得气炸了,他愤怒之下,血气上涌,自顶门之上,居然升起三五丈的妖气,然后疾行如风,居然转眼来到场中,生满细鳞的双手抓住了严府一个少年手中的法剑,猛地用力,将之夹住不动。

      “ᣧ糟糕。”

      这个严府少年猝不及防下法剑被夹,抽不回来,再嗅到扑鼻的鱼腥气,抬头看着眼前狰狞的刺鱼大将的面孔,失神꼈楞在当地。

      说起来,这个严府少年缺乏历练,这种生死相搏第一次遇到,即使他修为不低,现在懵了的情况下,也是一片空胐白。

      “䲇去。” 

      좑 眼见这个兡严府少年遇劫,쏯突然㥝间,他的眼前白光大盛,一枚宝环当空而落,束缚住他跟前行凶⃐的刺鱼大将,然后宝环上的三个铃铛不停地摇摆,一圈又一圈的音轮涟漪灌注到刺鱼大䢾将的耳中,让刺鱼大将的口鼻쓅中震得冒出汩汩鲜血。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