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色的小视频

      洛小翡痴痴地笑着,没ၚ走几步就看夒到了绿竹,“去哪啊?”

      “小姐,奴婢听说你打了小殿下쀃?”绿竹镗显然是不信的。

      ꏛٕ“这不重要。你回去跟我娘说一声,国舅大人请我去他的营帐,让我娘放心,我没事。”

      洛小翡一边傻笑一边说着。

      禑绿竹愣在了原䩥地。

      这不重要?这很重要啊!欲哭无泪……只能快点回去报信了。

      ꔒ这边侍卫停下了,“洛姑娘,属下就送到这了。”

      洛小翡热情地招呼道:“不进来坐坐吗?”

      眼前是个营帐,位于军营中央。

      而行宫则在军营后面的那座山上。

      侍卫忙说:“大鞲人的营帐任何人都不能进入。”

      国舅府守卫森严,连滍根针都插鵞不进去。因此每年春猎,赴就会有些动了歪心思的,想趁机ಀ爬上国舅大人的床。总之结局㿌都氨不是太好,这位洛姑娘还是大人第一个主动邀请的……

      洛小翡越过侍卫看到了月御,她笑了ᇦ,笑容星光般璀璨…… 社

      月御提着她的后领,进了营帐。

      初春,天气有些寒凉,营帐内有个小暖炉。

      月御松开了手。

      洛小翡直接滑落,好在营帐内铺着一层厚厚的毛绒毯子,跌坐下去也不至于摔到。

      쉄 “抱歉,我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月糟御觀看着自己篤的手,他又何尝不知道提着人家姑娘不太礼貌。

      “习惯了。”洛小翡微微一笑,礼貌而客气,她直接挪坐到饹了暖炉旁。 㦓

      火光应着她的脸,⪺暖洋洋的。

      她抬头,“大人,坐。”

      月御坐在了눲她对面,“不必这般客气,叫我月御就好。”

      洛小翡自然不会纠␻结称呼的问题,꽷她有很多事还没ᰯ弄清……是月御接住了原主,后来呢?月御怎么会没发现原主已经死了?还是当时原主并没有死?

      겒 “长大跶了,晓得反抗了。”想起刚才那숈一幕,月御深感欣慰。

      洛小翡直视着他,轻声问道:“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ꑵ她声音一转,“我有一事不明,还望大人告知。”

      “好。”

      “当日您接住䝥我的时候,没发现我有什么不妥吗?”

      月御回想了一下当日的情形,脸微红,“是月某托ጺ大了,当日接住你之后,胳膊脱臼,匆忙之下将你放在了原地。是月某考虑不周,三公主的人后来又找你麻烦붵了吗?”

      洛小翡试图在他脸上ꫪ找出说谎的痕迹,然而无果。如果月御说的是真的,就是说他当时啓匆忙栱之下,并未发现原主已旆经断气?

      这事可以暂时放下。

      “我能问一下,月大人当日为何会提前进城吗?”如果说初见之时,洛小翡还会因为这张脸而脑袋短路,如今她已经可以冷静面对。

      ⊃ ⊕ 月御脸更红了,欲言又止,止言又欲,一副想说却不太敢说的ঈ模样。

      㖮 见他这般反应,洛小翡不禁狐疑。

      月御在她的眼神逼迫下,压低了声音,“不知小翡姑娘痚可知天眼⠌大师?”

      洛小翡点头……ꚞ她知道,就是那个神棍,非多说葧句话,害的她ꞻ一直被针对。

      ㉪“天眼大师是我的师父,师父当日看到天象,算出小翡姑娘有危险,我才会及时赶到。”月御一脸诚姝恳。

      对此刻的自己,月御感到陌生……

      洛小翡倒是并未太过惊讶。虽然是神棍,但戢还是有些本事。选择眼ꚁ前这位做弟子,她对那位神棍的敌意莫名消减了几分栗。

      毾她是帝星,那便是天选。

      魛 而这位月御ᮅ大ᵒ人,可称得上是位面之子了。上天真正偏爱的位面之子。 뒯

      而天选则是看谁命͓硬,被上天选中,磨难渶重重。

      她和月御的路截然不同,月御的过去现在将来将是一片坦途,而她则要承受帝星和将星双重加身带来的磨难。

      相似的故事,她在其它世界也旁观过。

       开始都是位面之子与렍天选之人濥惺惺相惜,之后便是天选之人成就位面之བྷ子,结局都是位面之子战胜天选之人ﯗ。

      洛小翡已经决定,不要做月御的炮摴灰,那么她只有一个选择,也是她最期待的触结局。

      她问૛:“为何要提亲?”

      膗 荗这是她最想知道的,无఍论答案是什么她都可以接受,“我想听真ဥ话。”

      月御抿唇,有些为难……

       좴 Ṟ洛小翡倒是不着急ᝬ,煳从兜里拿出了两个烤地瓜,放在了炉子上。

      直到香甜的气息散发出来,月䟱御才缓缓开口,“师뭟父说你是我命定之人悚。”

      洛小翡眼眸微垂,看着地瓜,状似不在意地说道:“丬这个理由我可以接受。可你信吗?”

      他是月御啊,因师命?她倒是烁想相信,但却无法说硨服自己。

      月御眼神变得坚定,他看着洛小翡,看着她圆圆꛶的脸,郑重䜳道:“我信,因为我想相信,我很庆幸是你。”

      洛小翡如果没照过镜子,估计已经被说服了,可她清楚她如今的模样。

      “我想听实话,庆幸是我?满京城的姑娘都比我好看,你庆幸是我?べ”虽然不信,但谎话听起来确实舒坦。

      月御闻言,很是不僽解。

      “小翡姑娘切莫妄自菲薄,극月某从未见过比你更美的姑娘。”

      “啊!嘶嘶!”洛小翡戂刚刚听到这话ᮊ的时候,手放在了炉子上,烫过之后,有些灼痛,但手指还是原来的模样。

      她看着她粗壮的手指,这…뗫…就是皮糙㊮肉厚吧。

      月御拿出一个小药瓶,在洛小翡失神之时,已经给她涂上了一层黑色药膏。

      ƨ 他一犕边涂,一边轻轻吹着。

      洛小翡抬吳眼,入眼是极好看的弧度,縭她是感叹的,造物主似乎对月御格外偏爱。

      她现在就缺个测谎仪,月御的每一句话听起来就是百分百的谎言,可他那副过分认真的模样,让她也不由得动摇。

      如果主子在就好了,主子能读心。 ×

      “主子没댓来,我来了。”

      洛小翡僵了僵,这过分熟悉的声音……她在心里问:小天地?你在哪?

      天地镜原名水镜,天地是她给它取的名字,意为:켁带她看遍天璉上人间。

      ᯯ “在你怀里。”

      洛小翡的手伸进了自己的衣襟……

      月御脸漤一红,转开了头……

      洛小翡摸到了怀中突然多出来的一物,她的手从衣襟中抽出来之时,手中多了面镜子。

      大概尐是普通姑娘半张脸大小,趟椭圆形,镜边木质,上面刻着些符号,是上古时代逰的文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