哔哔哩哔app下载视频视频

      第二天的下午,苏老二照例被二骡子㔪抛在身后只扣ࣂ捏那开不开的或者被二骡子拽下半拉的花朵儿。

      那一次,当二骡子又伸手摘他的大朵儿花时蟚,他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二骡子的胳膊,但二骡子力气大,马上将྿胳膊又抽回来,苏老二没有了办法。

      第二回,苏老二又抓蝦住了二ಶ骡子的手,二骡子晃动着手中的大棉花朵说:“咋着?这花上写着⃭你的名儿嘞?挂着你的号儿嘞?鸡子叨着你那白眼窑儿嘞……?”二骡子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一下子将苏老二推了漿个“屁股岔”。

      第三回,可能二骡子认为苏老二再也没有胆量和能力反抗了,干脆就站到苏老二的花폞行里捡他的大朵儿花胡乱摘了起来,当时,我真的想上前弄他两个“耳巴子”,但还是忍住了,我看见康素眧贞也뱼不耐烦了,甚至对苏老二的忍耐都产生了厌恶。

      “牛屎也要发末儿”的,只见苏老二冲上去,一下子搂住二骡子的腰就要把他往地上按,无奈,二骡子一个用力将苏老二摔療到地下,并且用挑衅的眼光看着他。

      苏老二一个翻身从地上爬起来,搂住二骡子的右腿,二骡子顺势跪在苏老二的肩膀上用力将他的身子叠起来,苏老二动弹不꤫得,但他一句댴话也不㡯说,他翻着白眼看着쫄二骡子。片刻地禲喘息,苏老二一个翻身,上去搂住二骡子的左腿,当二骡子又要如法炮制跪苏老二于地下的时候,看的魉真切,康素贞猫帥腰伸手拉了一下二骡子右裤管,二骡子应声倒下,苏老二迅速起身踦在了二骡子身上。那时的苏老ꇇ二是超常发挥了,不知道当时他用的是巴ؽ掌还是拳头,照着二骡子的脸就打。

      按道理,凭二骡子的力气是可以翻过身来的,但他正好躺在两行棉花的中间,粗壮的棉柴正好夹着他的身子,苏老二又压在他的身上,ﺒ他的身子左右上下都在控制之中。

      可能苏老二真的恼了,他一头扎到二骡子的脸上,张开嘴朝二骡子的耳朵咬了一口。

      我害怕了,苏老二这货몸咋会这样弄嘞?壑

      康素贞吃惊了,她也没想到苏老二会这样錈下口。

      这下,二骡子已经不反抗了,苏老二也松了ᛂ手。二骡子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耳朵一直往秈家里跑,老师ꦊ在后面追都追不上。

      我知道苏老二又闯祸了。

      녓······

      ㍅ 那天夜晚᧺,苏家屯的气氛有点异常。

      一种人젗在趁意;一种人在担心;更多的人在等≇着看笑话。

      ຨ 二骡子家的人多,也폆有仗ϝ老康家的意思,已不喊自来的一群人早早地集中在薛老喜家商量报仇的事。

      我坐在后大屋心里可不静,说不定嫩粉或她家里别的什么人,这会儿已到了苏老二的家,把苏老二的耳朵……。

      那晚,薛老쌔喜先来到康大功的家,进屋见康素贞和康大且功都在,他直言说:“苏老二今儿后响把咱照东的耳朵咬的都快掉了,这事我不会给他家到底”。

      솳康大功说:“我知道了”,然后是长时间的沉默。薛老喜是在等康大功给他出主意ᡇ,拿意见,当后盾,康大功则是在等薛몄老喜说自己下一步的打算。

      棭好大一会儿,鈽薛老喜和康大功谁也堕没有先说话。

      薛老喜坐不住了,因为他没有象往常一样立刻得到康大功的默认或支持轪。 ⎇

      “无论㍮如何,他苏老二㘂也不能像狗一样咬人呀!我看这事ԕ得按伤害罪办”,他这话意思是䣤把꺜苏老二或钟叔绑起来送派出所。

      康大功依然的不吭气儿。

      康素贞朝前面走了一步说:“是你照东乱摘苏老二大花朵儿的,天㴏天都这样儿,今儿后响是照东先把老二摔倒了两回,켌最䲿后一回是照东被老二推倒的,那事叫谁都会恼”,Ẅ康素贞说完就走了出去。

      康大功显然对康素贞的这番话感到很满意,他靷认为是他的闺女在这个时候给他了一个下台的阶,他耲立刻对薛老喜说:“事儿也就是这样,一来照东不对在先,二来你看见苏家这孩子ꬰ没有?看着平时信球一样,但弄到事上可有主见,不是省油的灯啊”,康大功停一下又说:“所以事情适可而止最好,再说了,就是现在把他弄到派出所,半月以后又回来了꒭,仇气不更大?榞谁知道还会发生啥?退一万步说,咱值ㅶ过跟他斗?”쭐康大功又停下来,看薛讴老喜吃不住啥劲儿了,又说:“你去卫生室就说我说了,医药费咱生产队里拿出誑来,把孩子的耳朵看好了为止”。

      薛老喜得不到康大功的支持,就回去了。

      那晚康ⱊ素贞并没走远,就站在窗下听薛老喜和康大功说话,待薛老喜出了康家的槯大门,她立刻来俺家把情况告诉了我。

      送ﯝ走嗋康素贞,我站在大门里輷边,把虚掩着的巣大门开一条缝,目不转晴地朝蜲外看,䤋大概又有一个小时左右,看见薛老喜家的大门开处,一群人隃都各自回了自己的家。然后,我小心肎翼翼的朝苏老二家走去。

      那晚,苏老二家大门也是虚掩的,“吱”⤧的一声,门被我推开了,说时迟那时快,“呜”的一ﴘ声响,一根木棍从我的⯸头顶上劈下来,我下意识地朝后让了一下脑袋毓,那木棍ː从我的鼻子尖儿上滑过,“썀咔嚓”一称声落到我手推着的右边的那扇木门上。

      “我”,我轻声说。

      我一边把那扇木门又掩上。这时,我᲻看见钟叔手里掂着一把刀站在我在右边,左边站着掂棍子搅的苏老二。

      我也很庆幸那晚薛老喜家听了康大功的话,不然就是把苏老二或钟叔枪毙了,薛家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根据自己的判断,把情况说给钟叔和苏老二,让他们都去睡觉了。

      㹯 第二天一大早,嫩粉在苏老二家大门外大骂了一阵子,最后说隵:“俺孩子如果耳朵留一点的伤疤,非给你一家都放褵地上不中”。

      薛⚍老喜做梦也想不到,在他和苏家之间还会有如此惊心的一幕,只是因为某一个냚偶然的因㪦素,那条幕布没甿有被揭开,若揭开,谁是赢家还真的不一定,ꍚ谁的价值最大化也真롗的说不准。

      世上那里有什么“岁月静好”?一种“静好”是因为你生长在了一个独立譔的民族和一个独立强大的㹒国家里,国家给你撑起了那一片天,远离了战争,实现了和平;一똰种“静好䎂”是总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为你撑起了你头上的那一片嘝天ﰢ;一种“静好”便Ị是在那浓浓的夜幕掩盖之下,人们看不见那芥刀光剑윹影的真相罢了。

      不过我所表达的不只是这些,是人世间竞有一个叫康素贞的女人椟,在看似无缘无故的情况下,设身处地的为苏老二操着心,这੫一切的一切都缘于她的善良和正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