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楚红

      薛强正色道:“奇技淫巧,怎可难倒我等正气之人!힢我早已用内功把药酒逼出,那酒不过是在我体内流了一遭,无半分损害。”董聪笑鑨道:“我可䕜没薛哥这般好内力,却已查明蒙汗药配ꄜ方,以曼陀罗花制成,预先服用甘草汁作解药,两相抵消,自然没事。”店家又瞧了瞧那少女,少女嗔道:“看什么看!我根本就没喝,全倒在我衣袖里了。”店家始知着了圈套,慨然长叹䓖。薛强凛然道:“却饶你不得䞪!”运起菇烈火掌,一掌拍到店家天灵盖上。那店家登时脑傑浆迸裂,断了气息。

      少女看到此景,有些害怕,道:“师哥,你不是说饶他一命吗?怎么一掌打死了他?”薛强道:“我可没说要饶他。”董聪叹道:“僟小师妹还是心地善良,若非这样说,怎骗得这人供出线索?魔教妖人作恶多端,这等为虎作伥的走狗,即便不是元凶,㔝也死有余辜!”少女一时语塞,只道:“我们去后厨看看。”

      三人走进后厨,但见墙上绷着几张雪白面皮,梁上吊着几条粗壮人腿,更有一具死尸,一丝不挂,死不瞑目,直愣愣挺在剥人䯜凳上,像刚断气不久。少女几欲作呕,连忙抽身步出,道:“没想到梅师姐……陝梅傲霜当真做出这种天理难容的事偷!”薛强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董聪道:“小师妹,你说这人肉作坊,现在该如⽤何处置?”少女道:“还能怎么办?当然是一把火烧了,眼不见为净!”董聪道:“我也是这样想。”又指了指姜乐康䟮,笑道:“这小子当真命大,幸亏遇上小师妹,一路护他周全,才捡回一条命。现在却昏了过去骭,啥都不晪知道。”少女嗔道:“要你多事!他是我朋友,也要去神农架见我师父。请薛师哥安排一辆马车,嘱托事项,送他前去。我们先行一步,传达线报,驰援师父!”薛强道:“好!”

      三人当下把姜乐康抬出店外。薛强取出火石,点起火把,大力扔去店中,一把火将黑店烧了。又牵来三匹骏马,薛强、董聪各骑一匹,少女骑一匹,后头放着昏迷得姜乐康,连夜赶到附近村坊,投宿客店,又预先雇好马车,交代要去之处。少女扶着姜乐康进鲛房歇息ᴣ,薛强想要帮忙,少女却道:“不用不用,你俩快走!”董聪笑着拉了薛强去。少女安放姜ѵ乐康上床,娇嗔道:“大笨蛋,你真沉!”也自回房间歇息。

      次日天明,姜乐康悠悠醒转,发现自己竟身处一家陌生客房,ꪞ大吃一惊,拼命回想昨夜之事,忽听到一人在房门外道:“小哥,你醒来了?烦请收拾行装,吃个早饭,坐上小人马车,前往湖北神农架。”姜乐康惊道:“我没雇马车啊!”那马车夫道:“有三位客官,昨夜已雇了马车,嘱托小人,送小哥去神农架。”姜乐康抢出门来,问道:“那三个人,可是两男一女?”马车夫道:“正是。”姜乐康道:“他们眼下在哪?”马车夫道:“今晨天还未亮,那三位客官便已策马扬鞭,离店自去。”姜乐康道:“他们怎么帮我౫雇了这架马車车?我不认识他们啊!”马车夫道:“小人只是拿钱办事,其鐦他事也不敢多问。”姜乐康百思不得其解,只好슣先跟随马车夫去吃早饭,收拾行装,踏봓上旅程。

      两人上了马车,马车夫坐在前面策马,姜乐康坐在后头车厢,内铺藤席,十分舒쾾适。两匹马儿拉着马车,沿官道慢慢行进。姜乐康方才忆起昨夜之事,问道:“大哥,你走南闯北,见识广博。请问湖玮南可否有虎踞林一地,里面㨧有一家蟿酒店?”马车夫道:“小哥睡得好沉!这林子就在客栈十来里外,昨夜突然起了一场大火ꢽ,火光熊熊◧,烈焰吞天。那烟雾在客栈也能看到,许多客人都出来张望。有人说是烧了一家酒店,直到五更才熄。”

      姜乐康惊道:“啊!被烧了?这家酒店,可是卖人肉馒头的黑店?”马车夫道:“这事我也曾听人提起。江湖传闻,难分真假ꪶ。反正我从没在那林子走过,小心驶得万年船嘛!”姜乐康暗自心똻惊,寻思:“且勿论有否Ⅷ人肉馒头这种事。昨夜那酒店定有古怪,否则怎么吃了酒肉,我便昏倒过去,不省人事?醒来时我已身处客栈,那酒店却被火烧了,定是两位公人大哥出手救我。但是他们怎么知道,我要去神农架找苏帮主呢?那位美丽姑娘,又是谁呢?我们萍水相逢,却得此大恩,我该如何相报!”

      舡怀抱种种疑团,姜乐康一路᠑前行,路上自是马车夫打点食宿,不费他一分一毫。又走得八九天,停车Ꞙ乘船渡过长江,这日午后ᝥ,终于来到神农架。但见四周山岭巍峨,古木参天,奇花异草,숞不们可胜数。百花帮便在此处钻研药理,休养生息,与原住居民和平相处,赠医施药,有如仙女下凡,是以声望极高,备受当地敬重。马车夫遥둮指神农顶,道:“小哥,此处便是神农架,百花帮清心殿就在那山上,小人就不上去了。在此别过,后会有期!”姜乐⟱康忙道:“多谢大哥一路关照!”便自取路上山。

      走得几里山路㯾,只见前方有两个身穿青绿衣裙ﺕ、手执宝剑的女子,一人年纪稍大,一人正当妙龄,正迎面走来。姜乐康见二人出尘脱俗,定是百花帮门人,便问:“两位姑姑⻐,借问清心殿在何处?”妙龄女子道:“你是谁?去清心殿干什么?”姜乐康道:ᝈ“我是桃花村姜乐康,想求见百花帮苏帮主脂。”中年쌈妇人惊道:“你是乐康?日前小师妹曾说,有个跟她年纪差不多的小朋友,要来找苏帮主报恩,莫非就是你?”姜乐康茫然雊道:“小퟿师妹?谁是小师妹?”妙龄女子拔剑喝道:“你不知道?快说!你是不是白蔄莲教派来釖的密探,要来踩盘子?”姜乐康忙道:“不是不是!我怎会是那些人人憎恨的魔教妖人呢?”

      中年妇女微微一笑褘,道:“你说得出‘魔教妖人’这四字,便知你不是了。须知那些家伙,却是大멢言不惭,自称神教圣徒的。丁香师妹,快撤剑,别吓坏小朋友!”丁香收剑⠼道:“是!白芷师姐。”白芷笑道:“小师妹古灵精怪,爱捉弄人,外出时定是乔装易容,是以这位少年认不出。”姜乐康一쐥头雾水,竭力回想连日来经ޫ历之事,突然想起当日在黑店中,曾把剩酒泼向一位美貌姑娘⵳。莫非她正是百花帮弟子?所以她就做个顺水人情,把自箔己送来这里?但是…郚…

      姜乐康还在思索,忽听白芷道:“丁师妹,你继볙续巡视一下,我先把小朋友带到山上。”姜乐康奇道:“两位姑姑,你们在巡视岄什么?”丁香道:“敝派出了个逆徒,转投魔教。近日得到小师妹线报,说那妖妇要偷袭清心殿,抢夺敝派独门秘笈。是以师父吩咐我等弟子巡视山径,提防可疑人物。刚才是姊姊误会了你,请勿见怪!”说罢抱拳施礼。姜乐康急忙学着还礼,道:“不怪不怪!┣”

      当下三人分头而行,白芷带着姜乐康上山,丁香继续下山巡䜅视。待到得清心殿ܶ时,但见一个六十出头、神清骨秀的老妇,与薛强、董聪、少女三人正坐在桌前,商议事情。少女见得姜乐康到来,眉ᶪ开眼笑,仿佛在说:“你来啦!”姜乐康又惊讶又感激,寻楣思:“这姑娘果然是百花帮弟ഝ子。只是两位公人大哥,怎么也在此间?对了,他们肯定是知道有贼人要偷袭,前来支援。我出生时曾受苏帮主大恩,现在又受了三㑨位恩德,方才顺Ꮫ利到达。此刻百花帮正遭危机,若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必定要出一分力!”

      白芷引见道:“师父䥌,这位是桃花村姜乐康,有事前来拜见您老人家。小朋友,这位便是苏帮主。”苏义妁又惊又喜,摸摸姜乐康的头,道:“乐康……对,你应姓姜。转眼之间,你已长这么大了。眉目之间,果然跟……更뱔有英气。”说话间又看了看那少女,活生生把“跟他有几分相似”的话咽回肚里。姜乐康见苏义妁和蔼可亲,热泪盈眶,跪下磕头道:“苏奶奶,康儿受您恩惠,方能顺利长大。大恩大德,无以为报,请受康儿一拜!”

      苏义妁扶起他,沉吟道:“看来你已知道自己温身世。你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姜乐康当下把自蹬己希缮望拜师学艺、孝敬报恩的心愿,以及桃花村乡亲感念苏뻛义妁헝施药恩德,希望相见叙旧的心愿,讲了一遍。薛强、董聪都是五行盟派近年新进弟子,没参加过쯳当年金石派亮剑大会,只道姜乐康是个乡下小子,其亲属偶尔得到苏义妁帮助,不知这许多前事,因而更钦佩她的为人。

      苏义妁道:“施恩不望报。难得桃花村乡亲还感念老身,实在让人欣慰。可惜老身事务缠郅身,只怕没时间重游故地。”然后沉吟道:“至于拜师一事,事关重ᅀ大,我要考虑一下。”那少女劝道:“师父!虽然百花帮近年少收男弟子,但不也出过杜仲、徐长卿两位师祖嘛!我看他挺有섅心,是个可造之材!”苏义妁看看天色,岔开话题道:“香儿这丫头,下山了好久,还没回来。白芷,你下去看看,有㳜没有发生什么事。”白芷领命自去。姜재乐康看看那少女,见她如此帮自己说话,只觉心头一阵温暖。

      苏义妁和薛强、董聪又聊起人肉馒头等江湖新近之事,姜乐康不明就里,⯟越听越惊。董聪好几次想讲出,当日姜乐康在黑店昏倒后发生㨚的事,好让这傻小子知道,那少女却忙使眼色,뛫让董聪不要说。过了一个时辰,天色渐黑,白芷、丁香兀自未回。苏义妁暗自心惊,道:“白芷向来行事稳重,怎么也壘许久未回?”姜乐康道:“奶奶,让我下山找两位姑嚿姑吧,正好熟悉一下这里的山路。”少女道:“我也一ᘘ起去吧。”苏义妁ꊁ道:“不行!你们两个才这么小,要是遇到意外,我该如何交代?”转向薛强、董聪道:“五行盟派,同气连枝。两位师侄,未知能否下山一趟,替老身寻找拙徒?”薛强、董聪抱拳道:“愿效犬马之劳!”领命自去。

      ꌊ又过半个时辰,天色全黑,四人兀自未回。苏义妁冷汗直流,吩咐几个ᇱ得力弟子守好清心殿,便要下山自寻。正要跨出门外,忽见薛强、董聪分别背着白芷、丁香,急匆匆往殿内赶。苏义妁忙问:“发生什么事了?”薛强、董聪把她们放在椅上,但见两人都已昏迷过去,白芷身体尚是完好,丁香衣镍衫却有多处破损,俏脸被划了道道剑痕,鼻子削去半个,耳朵少了一只,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董聪歉然道:“我俩在山下发现两位师姐,已是这般模样。我留在原地急救两位师姐,未能唤醒;薛师哥则在附近寻找凶手鯎影踪,也一无所获。但见天色已晚,怕苏帮主担心,先上山回报。”正说话间,忽听一把妖媚女声远远传来:“师父!怎么大费周章,派人巡视,又找两个姘喣头帮手,怕徒儿回山看您啊!”那少女惊道:“她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