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各一方是什么意思

      ç 从药房里面走出来,陆沉手里拿着四副八物汤。

      在拳院练了一会儿基本功,在天黑之前,返回家中。

      早一步回来的陆喜儿正在生火造饭。ɂ

      陆沉之前囤积了不少粮、肉,陆喜儿也都敞开了做。

      得益于伙Ϛ食上的改善,陆沉这段时间的体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改善。

      此时的他,身高快到一米七,原本瘦弱的身躯渐渐开始有腱子肉出嗛来,显得很精悍。

      吃完后,陆沉站在后院里面来回走动着,消化食物,同时练习天罡呼吸法。

      这时,陆喜儿走过来喊道:“小哥,外面有人找你。” ꗵ

      “是谁?”

      “我也不梈认识。”

      陆沉停下脚步,走了出去,在客厅见룾到一个留着八字胡的中ꆽ年人。

      他穿着白色的马褂,站在原地,ꉫ挺拔如松,一看就知道不谆是普通人。

      尤其一双眼睛犹如鹰目一样,凌厉摄人,是个武师,品阶还不低。

      “是陆沉陆老弟吗?”来人抱了抱拳说道。

      “你是?”

      “我是风雷门的雷山㺲。”

      “㦧原来是雷兄,幸会幸会。”

      “陆老弟现在可方便说话?”说着,雷山瞥了一眼陆喜儿。

      陆沉呵呵笑道:“这是家妹。喜儿,我要谈点事,你去把锅碗刷一下。”

      锅碗早就收拾干净了,哪里还要再刷。

      陆喜儿ꎅ知道人家和自家兄长要谈正事,要她避嫌。

      她很识趣地行了礼,退到外面厨房舿,走的时候还为两人关上了门。

      “坐。”陆沉邀请道,为雷山泡了一杯茶:“粗茶,招待不周,见谅。”

      雷山端起茶杯,悠悠喝了一口,然后呛到了。

      铫 果然鎻是粗⒋茶,劣质的녜很,怕都馊了,숧一股焦苦味。

      咳。

      他若无其事地放下茶杯说道:“陆老弟深藏不露啊?”

      ꑵ陆沉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 “血手帮的黑虎ꀙ是你杀的吧?”

      陆沉的瞳孔微微一缩。

      见陆沉的表现,雷山≝很满意。

      “陆老弟不用惊讶。”雷山表情轻松道:“黑虎死于天罡拳劲力和外伤,队伍里面会天䢟罡拳的就你一漘个,要查到并不困难。”

      “没想到陆老弟二印武师便可躒斩嬦杀三皣印,真是令人意外,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啊。”

      陆沉短暂的失神后,脸色恢复了平静:“不知道雷兄这次来所谓何事?裝”

      “陆老弟敞亮。我们能查到陆老弟,血手帮也会查到,所以到时㙋候,陆老弟会面临什么不用我㥸细说吧?”雷山继续道:“他们洪帮主前年已突破五印,门下四印两人,三印五人,二印和一喫印不知多少,你一人之力难以抵挡,可若是我风雷门为你出头,这些问题自然都不在话下。”

      陆沉眯眼道:“我不过区区一个二印武师,居然劳烦贵门大驾,这里面恐怕不是韥雷兄说的那么简单吧?”

      雷山哈哈笑道:“没陆兄想得那么复杂。你知道前段时间챉他们血手帮把我们的火药库给点了,我们打算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后面我们嚤打算向他们释放假消息,把陆兄弟杀害黑虎的事说严重些,再利用里面线人运作,他们必会派出不少武师前来围杀陆兄弟,你只需将他们带我댐们事先埋伏的地点即可。”

      “这么一说,我就是做饵了?”陆沉面无表情地说道。

      “不错,此事缺了걭陆兄弟不可。”

      陆沉问道:“我有什么好处?”ಙ

      ︐ 雷山笑道:“陆兄弟你还有选择吗?”ͭ

      ే 想白嫖?

      陆沉不慌不忙说道:“我若躲在拳院里头,他们也奈何不了我。他们的帮主是五印,我师傅苗师也是五印,我不信他们就敢轻举妄动。”

      不枉前不久抱的大腿,如今派上了用场픤。

      菟雷山愣了一下,发现陆沉小小年纪竟㋩然如此老ᯞ成,屿不吃他这一套,但他也没有自乱阵脚,说道:“陆兄弟真是有过人之处啊。䅆其实有一事我没和陆兄弟说。你们拳院馍、西皋官军还有我们风雷门其实都已暗中和┖南回的五行宗达成了合作,算是同一阵营。五行宗仁义众所皆知,后期已确定将要入主西皋城,你若帮我们办成此事,我便可做主,以后在怇西皋城中许你一个高位。Ⱜ”

      在雷山看来,这对一个二蓴印武师来说可是一个天大的诱惑了,一般人求都求不来쯠,根本不会有リ人拒绝。

      但㤰在陆帎沉眼里,这跟上辈子公司画大饼没有区别。

      更何况,他已得知五行宗胜算不大,没必要为了一个虚头巴脑的承诺而卖命,但是面对血手ꄨ帮的威胁,他没什么,但是鈱陆喜儿可就牝不好说了。

      他不可能每时每刻趻都把她带在身边,风雷门的要求也必须接下。

      邍他摇了摇头说道:“揚我不要这个。”

      雷山诧异道:“췖陆兄弟你想要什么?” 

      謇陆펈沉伸出三根手指说道:“我想要三样东西,三千两白银笲,百斤凶兽肉和一张武师补气血的方子。”䫔

      ᠻ这三个东西皆可谓是狮子大开口,让雷山明显有点不满意,他不明白为什么陆沉会放弃唾手可得的好机会。

      㒒沉吟了一会儿,雷山掊说道:“一千百两银子,一张武师补气血的方子糤。凶兽本来行踪难以琢磨,全西皋都搜不到百斤的凶兽肉。”

      陆沉也稍稍让了一步:“两千三百两银子,앛一张武师补气血的方子。”

      孤 “一千五百两银子加药方ꭟ。”

      “一千八百两银子加药方,这是我的底线。若是你们还不同意,ረ就请回吧。”陆沉有恃无恐地说道。

      雷山脑子里盘ἃ桓了一下,用一千八百两银子和一张药方换ﶚ几个三掆印和若干二印、一印武师的命,也是划算。

      于是点头答应另了下来。

      临走时候雷山说道:“你等我消息遦,多则七日,少则三日。” 

      “好,不过在那之前,还望先付个定金,我好做准备。”씝

      雷山双眼微瞪,陆沉直视毫不避让。

      “明日我就ை让人送来一部分。”最终雷山还是松了口,气呼呼地出了门。

      陆沉仍旧缅尽宾主之仪:“雷繄大哥慢走。”

      ူ等雷山走后,陆沉的笑容渐渐褪去。

      ᧩ 血手帮于他有家人血仇,无论如何都该算一算⯌账的,但风雷门ᭅ也不是好东西,让他白卖命也是不可能的。

      这样反而是最好的结果了。

      陆喜儿走进屋子里,ࠃ奇怪촸道:“小哥,我怎么看刚才的那人脸色不太好。”

      “没讨到便宜呗쌰。”陆沉嗤笑一声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