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综合色久久热

      一月开学的第二周,《ERA OF ULTROCK》销量还未过百万的时候,夜玫瑰的第一张专辑被弗雷迪推上日程。

      弗雷迪已经为专辑选好了曲目,他每天除了花三个小时,逐字逐句地纠正真由美的英语发音外,消耗在编曲上的时间往往超过八个小时。

      木兰抄袭来的那百多首英文歌词,有为数不少的作品借鉴了皇Q乐队的音乐。弗雷迪听着木兰哼旋律的录音,看着歌词的文字,从中得到了无数的灵感。弗雷迪相信,只要他消化了这些歌曲,他能够靠一张专辑将流行音乐发的展推进十年。

      弗雷迪隐退了,TRIANGLE就被推到台前,玉置兄弟带着四个少年郎参加各种电视节目,为《ERA OF ULTROCK》作宣传。广播、电视、尤土卜三方合力造势,加上《ERA OF ULTROCK》确实强大,专辑销量稳步上涨,有望在今年内就突破千万。

      一月二十一号的时候,弗雷迪去趟瑞士,似乎是参加一位友人的葬礼。

      等学期过去大半,TRIANGLE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参加一档节目,还借弗雷迪的名头去了两趟Y国做宣传。四人本以为这个学期就要这么渡过的时候,乱马将一个小女孩带了回来。

      太郎语气中充满的好奇与向往:“诸夏青海省巴颜喀拉山脉?诅咒泉?就是让乱马时男时女的地方?传说中的修行地?”

      珊璞家的猫饭店里,一个名叫蒲兰慕的小女孩,一边吃着鸡蛋拉面,一边认真的说:“我叫蒲兰墓,我这次来,是要告诉你们一个重要的消息。”

      沐丝、珊璞、良牙、和乱马跑到一旁讨论咒泉乡导游的私事。

      木兰搬了张椅子到小女孩身边,问:“你确定你叫蒲兰慕吗?这不是骂人的话吗?我记得诸夏国骂人都是普累母什么的。”

      蒲兰慕一头黑线。人小鬼大地回击:“你们霓虹人真没有礼貌。”

      可伦老奶奶给乱马等人普及起凤凰山的常识。

      新一撑着下巴,不解的问小女孩:“好吧,就算你姓蒲名兰慕,可你为什么会来霓虹呢?诸夏国的高手可不少啊,你们自己国内的纷争,为什么要来这求外援?”

      蒲兰慕指着乱马说:“因为他,他在我们哪挺有名的。”

      乱马疑惑:“怎么说?我怎么就有名了?”

      蒲兰慕理所当然:“你是第一个中了女杰村爱情之吻和死亡之吻的人,很多人都好奇你和珊璞最后会怎样。”

      珊璞抢答:“当然是结婚咯,我和乱马会幸福的,还会生很多小孩子。”

      众人的注意力顿时被转移了过去,唯有木兰和新一对视一眼,看出了些许不同,这孩子给出的理由太牵强了。

      一阵吵闹过后,话题重新转回诅咒泉上,蒲兰慕一脸认真的说:“万一地图落到他们的手上,包括男溺泉和女溺泉,整个咒泉乡都会毁于一旦的。”

      “什么?”身负诅咒的良牙、乱马、珊璞、和沐丝异口同声地惊呼,这关乎他们是否能解除诅咒。

      可伦老奶奶介绍:“围绕着咒泉乡的拳精山南面,就是凤凰山,据说在凤凰山里,也有一个诅咒泉。”

      乱马:“还有一个诅咒泉?”

      可伦老奶奶:“那泉是在险峻的山顶上,而溺死在那里的全是那些飞近的鸟雀。而凤凰山一族,世世代代把这些泉水作为生活用水。逐渐就变成天生长有翅膀的人。”

      乱马:“这么说,那种奇形怪状才是他们的本来面目?”

      说曹操曹操到,一女两少年推门走进猫饭店。

      高挑长翅膀的女性自我介绍:“凤凰山的纪玛。”

      背着弓箭的少年:“马飒拉。”

      腰别长剑的少年:“柯尔玛。”

      听到这三个奇怪的名字,木兰忍不住调侃:“诸夏姓氏中有柯这个姓吗?你确定马飒拉不是英文名Marsala?”

      可场中似乎没人听得懂木兰的调侃,乱马、良牙、和沐丝一言不合就要冲上去开打,双方一照面就把地图打碎了。乱马三人稍微占据上风,就被对手纪玛当头浇了一桶水,女乱马、猫、猪、鸭的组合无力阻止敌人展翅撤离。

      敌人明着来没落到好,便改玩阴的。珊璞被敌人俘获后受操纵,将保管地图碎片的几人一一伏击。敌人在取得完整地图后,带着珊璞一同离开。

      事到如今,身受诅咒的几人都必须前往诸夏国,阻止敌人毁灭咒泉乡。乱马、玄马、良牙、和沐丝收拾好行李准备上路,太郎、木兰、和新一也背着包囊来到港口。

      面对前来送行的夜玫瑰和天道父女,太郎主动解释:“拯救世界,这么出风头的事情怎么能少了本大爷。”

      新一也给众人同行的理由:“这个学期大半的时间都在跑通告,反正乱马和太郎都去诸夏,我就当跟着去旅游,见识一下神奇的凤凰一族。”

      木兰引着所有人的目光,翻白眼道:“他们三个都去了,TRIANGLE就我一个留守多不合群。我去至少比新一能打,顺道也能去诸夏国尝尝当地小吃。”

      茜没来送行,乱马嘴上不说,心里却很不高兴,刚想打一拳船舷撒撒气,就被木兰一脚踢下海里。

      对着从海里爬上来的乱马不善的目光,木兰:“这船太旧啦,你这一拳下去,船会沉的。”

      这话取得了同船所有人的赞同,乱马也无法生气。

      等船远离港口,木兰把自己的背包打开,里边行李都没有,就钻出一只丽美和一只刀疤。

      乱马赶紧跑到船的另一头,离刀疤远远的。

      行船两天,众人才偷渡进诸夏国。对于自己这么多人能如此轻易地偷渡成功,新一和木兰都起了很大的疑心,哪怕有乱马父子作为带路党都很难解释。

      从山谷温泉到进入凤凰山,众人经历各种莫名其妙的奇遇:

      温泉里藏着一只比人还大的龙虾;

      穿着拖鞋捧着浴盆出场的凤凰山王子;

      这位王子被俘虏后竟然充当众人的带路党;

      能在山洞里追着众人打的鸟人,居然在空中被众人打败;

      别说新一和丽美,连一向神经大条的太郎都看出这里边有蹊跷,偏偏乱马、玄马、良牙、和沐丝毫无察觉。

      在藏蛋的巢穴被良牙和沐丝偶然撞破之后,木兰趁着乱马吸引凤凰一族的目光,也跑进藏蛋的巢穴里,将冰箱里所有的以假乱“亲”蛋打包装进行囊。这些能把生命强制进行孵化,再让新孵化出的生命认主的神奇物品,就是木兰此行最期待的收获。珊璞被对方俘虏操控,靠的就是这些蛋。

      按说有刀疤有实力全程压制变成猫的珊璞,偏偏珊璞还是跳到了乱马的脸上。恐猫情绪逼得乱马一通瞎几把乱跑,过程中随手就KO了那凤凰山王子,又将金蛇环甩出。

      沐丝用勾绳抓住金蛇环,众人顺势都骑到沐丝身上,被金蛇环带着,跟随乱马进了凤凰山王子的卧室。

      空旷的没有什么家具,只有一张大床和书柜的卧室,木兰突然忘了什么。

      就在乱马使用外交智慧,点出金蛇环的重要性的时候,凤凰山王子拉动一根绳子,似乎是某种机关,木兰等人顿时脚下一空。

      从高空下坠,木兰灵机一动,左脚将新一踹向沐丝,右脚将太郎踹向乱马,自己顺势抓住熊猫玄马。

      良牙还有心情问:“你们不要地图了吗?”

      木兰死死将熊猫玄马骑在身下,才忍不住在心里吐槽:“王子你是整蛊专家吗?居然在自己的卧室里设置这种掉落式陷阱。”

      从差不多千米高的山上掉下来,众人居然只是身上有些疼。某些人居然耗不在意这种堪称诡异的现象,沐丝和乱马认真的研究到手的地图,良牙更是骑着金蛇环想要去北境买馒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