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臣BY七茭白

      觠“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我ん们只是陪衬而已,亿万载的修行,成就了如今的身份地位,不但不及如今刚刚诞生了一个小生命,连一个卑微生命所布置出来的计谋緓都无法通过,罢了,罢了,生门?死路?哈哈都一样,都一样的,衊天道不公啊!天道又何时公平过,哈~哈~哈!”

      “占也,生门莫入,危险。。。唉!完了,卑微的生灵们,你们惹怒本尊,敢对本尊好友出手,本尊赐予你们死亡,万缺古雷—天魔灭世。”天空中,一道紫金色球体周身环绕的点点弧光,似来自于幽冥地狱,以缓慢的速度向着圣地外围的一座岛屿落去,所过之处的空间,出现了严重的变形,并且肉眼可见一条条裂痕出现,天威不可测,神威不可捉,敢冒犯神威者,百万生灵涂炭。

      “完了,完了,这个玩笑开大了,要死了큪,这次真的要挂了,亏了,亏大了,亏㩻大发了。”重楼感觉自己太亏了,一次架都没有打,就要挂了,这叫什么事啊!

      䢽“哈哈,我赚了,这一次挂的值,有神灵一起陪葬,它多好。重楼,你说说看,现在玩家有几个有这种级别待遇的?”

      “多的去呢,凌绝峰,你去圣地走一圈,Ѵ随便都能抓出一大把来。”䑠

      “。。。㨿”揽䑋胜?凌绝峰对于重楼直接无视了誁,也难怪了,到现在重楼都෣活了上千年了,听说都꫆还没有找到老婆呢,就这态度,明显没戏。

      “你믹们啊,都是瞎操心,没看到QQ和化骨龙一点表情都没有变,放一万个心吧!没事的。。。看,闪光球没了,中看不中用,就是出来搞笑的。”战意一直在关注着QQ和化骨龙,忽然听到属下向自己汇报,抬头一看,果然,威갳胁消失了。

      “电光闪—ꎽ神威降世。”

      “神雷劫—末日崩。”

      “鬼道—森罗䵣万象。”

      “问世境—冰冻寒潭。”。。。

      地老天荒的天空之上,一道又一道威严㦁的魗声音传出,宫中各色能量纷纷涌现而出,目标只有一个,圣地能量罩。站在地老天荒的金纨字塔最顶端的强者们,终于还是出手了,声势浩大的神威,强大的能量ᴂ波动崩塌了地老天荒的天蓂空,一道又一道恐怖的空间裂痕不断出现,语言无法表达此时此刻的情形,只看见圣地外围方圆十万米范围之内的海ྔ平面瞬间下降上万米,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륹鱼虾遭到灭顶之灾,没有人鞺知麊道在此范围嵶之㝗内的船只以及船上人员的死亡人数,没有人知道路过的飞禽遭到了何等无妄之灾,在众强者愤怒一击出现的那一刻,⠡他们成为虚无,连反抗之力也没有。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ᦐ仁,以百姓为刍狗。可怜的娃啊!他们是真冤啊!哟,下雪了!”QQ看天空中飘来雪花,惊奇的举髑牌道㞏。

      “QQ,你还有心情看雪?我们都快挂了,还是先想想如何突破瓶颈,破解现在的局面吧!”重楼真不知道QQ是真傻,还是神经太粗大涣了。

      “哈哈哈!重楼,你떣没有奇怪的感觉吗?”QQ不答反问道。

       “我。。。”重楼听到QQ的话后,开始认真的观察周围的环境,没有任何问题啊!正常啊!

      “重楼,真不该让你来执行这次任务,还好你只是个辅助,就是一个打手,否则的话。。。好吧!我说就闟是了,刚才那一瞬间,你也从光幕上看到了,圣地方圆十万米所有的岛屿都崩塌了,但我们这个岛屿却没有任何事情,这不奇怪吗?”닖

      “还有,不管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还是过往的船只,不管是有生命的,还是枲没有生命的,全都是尸놄骨无存,我们还是没事,就是所谓的神威威压,我们也没有任何的感觉,重楼,你不奇怪吗?”

      “圣地范围之ᶮ内没有任何事情,这个可以䓰理解,他们只是为了破阵,有所保留,但我们是他们恨不得抽皮扒骨的肇事者,也没有任何事情,这不奇怪了?”

      “还有这可是神级强者啊!他们愤怒之下发出的大招也蜑太慢了吧!难道是我的错觉?丫的,从发现到现在,都一刻钟过去了,还没有打到能量罩,不会是在耍我们吧,对方根本就不在意圣地的那一群人,这可是赤裸裸的打脸똙行为,竟然都能忍了,高,实在高!这一点上,我不服不行啊!”

      “别打哑谜了,QQ,这是什么情况?”

      “抬头自己看啊!一切都在本大人的뾴意料之⊫中。”

      “这。。。丫的,运气也太好了,那些大招怎么又消失不见了?丫的,又来。”重楼发现天輗空中众强者愤怒一击还金未到能量罩,忽然凭空消失不见了,雷声大雨点小,让人反应不过来,还未等他高兴,一道又一道声音传出,随之而来是一道又一道的空间能量,如天女散花般,纷纷扬扬的飘向能量罩,没错,是飘,而不是射、闪等代表速度的词汇。

      “各位大佬们,你们多久没吃饭了?这么没力气,你霹们确定自己是神,高高在上,掌握⢔众生生杀大权的神灵,而不是本大人路边随便一脚都能踩死一堆的蝼蚁?”能量罩中,忽然出现一行字迹,是那么的刺宠眼,赤裸裸的挑衅,又是赤裸裸的縏讽刺,当所有关注此事的人看到后,真不知道书写这一行字的人脑袋是不是有问题。

      达直播这一场庆典活动的人员很多,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㥛来越多的人员以死亡的代价结束了直播,这就让玩家的选择越来越少,最ꊯ终当톶发现有一个直播间就是此次事件的策划者之一后,瞬间拥而入揽胜?凌绝峰的直㎱播间,但看到QQ的那一行字后,褒贬不一,而玩家的主流观点是幸灾乐祸,自从曙光大陆世界开启以来,玩家就没有占过任何蕖优势,论坛쨤上已经有不少声音建议关闭曙光大陆,但被系统无情的拒绝了,系统只给与了一个答㣂复,只有一句话:选择是相对的,你可以选择不进入曙光大陆떛,但不能否定别人的选择权。现在终于有人站出来,和曙光大陆神级强者大战,并且还让他们吃尽了苦头,丢了颜面,此时不拍手称快,待到何时垶?

      而在圣地现场,也同样出现不和谐的声音,地老天荒不敢说人人憎恶,但至少有不少来自于其它世界同级别的敌ꩊ对强者,自然希望有人可以让自己的敌人颜面扫地了,当看到QQ的那一行␙字后㵇,也纷纷出声,讽刺起来。

      “哟,几惟百万年不见,地老天荒真是长本事了啊,倚老卖老不说,还以大欺小了,这种能力,有进핖步,继续加油!各位同道们,״以后出门别说我认识你们喽!”鱁

      “呵呵呵!本宫刚出关就赶上这事,有⏁趣,有趣,辰仓哥哥(地老天荒的创世天神),你可很长时滰间没有来潇洒阁了,本宫还以为是你已经穷了,今天才发现,原来是你不行咯,呵呵呵!辰仓哥哥,本宫知道有一药方可治,改天要来我潇洒阁聊聊ꨫ哦!”

       “默楼铎,你还行不行啊!亏你还自称自녵己为诸天万界的战神呢鬷,一个凡人小娃娃弄出来的东西都搞不定,鏮还战神呢,依本圣看,还真如那个小娃替儿说,一只小蝼蚁而已,地老天荒还有能和本圣一战,不,是接下一巴掌的强者不?”

      “神无兄,别来无恙啊!万载时间不见,修ྙ为不见增长,这欺负人的本事倒是长了不少,脾气也涨了不少,不就是小孩子玩⛱的过家家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个天启之城而ሇ已,何必呢?再建一个就是了。䘘”。。。

      “地老天荒的各位大神们,我们祝福也到了,菈你们好歹也现身一见啊,这鬼鬼祟祟的躲在后面当缩头乌龟呀,怎么,乌龟壳很好看吗?要不要拿出来亮相一下,晒一下太阳才有力气嘛,不然严重缺钙啊!要补补,请问哪位大佬的奶量比较充足,让他们补一홊补。”

      “呵呵呵!”

      “哈哈哈!”

      “蝼蚁,你已经彻底惹怒本宫,说,是哪一位大人物给你的胆子的,敢来我地老天荒闹事,挫骨扬灰已ⷭ经便宜你了,本宫会让你们知道,何为炼狱。”天空中一闪,出现一位女子,穿着粉色㡷长裙,高挑的身庋材,笔直的长腿,缓慢的一步一步向圣地上空走来。

      “哼!不说也没事,本圣最擅长的就惩罚,本圣会让你这几只蝼蚁知道,来世间是一个错误,来地老天荒是错上加错,惹怒了本圣是你们今生最大的错误。”又有一道身影从虚空之中走出,魁梧的身躯,矮小的身材,캩一脸的糟蹋胡子,赤色的皮肤,ṱ手握开天斧,他每走一步,天空都在颤抖。

      “敢质疑本尊的权威,蝼蚁,很好,很好,你已经成功引起本尊的注意了,本尊会让你这只蝼蚁知道,何为灭绝人性,蝼蚁,你以及亲朋好友已经在这一刻,注定消失于历史⥿。”天空中,又有一男子现身,修长的身体,白皙的肤色,深邃的眼神,一身海蓝䴲色衣服和,是那样的飘逸뷡洒脱,但他说出来话㸄,让人不寒而栗。

      “哈哈哈!这龱种事情怎么能少的了本尊,蝼蚁,本尊。。。”一道又一道身影自虚空之中出现,所有强者身上侸都散发一股令人恐惧的气息ꀞ,虚空在颤抖,海水在咆哮,地老天荒各地,原住民们抬头望天,都看到了神灵,以为是神斤迹诞生,纷纷下跪相迎。。。

      “一,二,三。。。二十四,呵呵呵!够了,真给面子,既然你们如此盀热情,那么,本大人也要礼尚往来,骨头,撒阵。。。以最高的热情,热烈欢迎大神们的到来!各位大神们,请上路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