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蝶168直播

      볮卓以沫是知道温可以和齐䙃放比自셾己Ѷ大十岁的事的。

      而且温可以家里的事情簁,在温可以的默许下,齐放也隐晦的告耀诉过她一些,

      西瓜头是完全不知道,他们还以为温可以是和他们同年휡级的人,当ﰰ初离开学校也只是转学了而已䌸。

      ﻢ 但是,谁都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到了ﳿ乔以沫转瓶子的时候,大家还在那种莫찮名的情绪里돷走不出来,很快就轮到温可以转瓶子了。梬

       瓶子转到了仲淮。

      没想到他会选择真心话。

      西瓜头笑说:“温美女肯定下不趷了狠ά手,这个问题就我替她来问吧!”

      西瓜头也知道温可以第一次玩,肯定问不到重点上,再加上现在气氛有些低沉,西瓜头也想调节一下气氛。

      西瓜头:“淮哥,你除了清市,去过最鎵多的城市是哪灷里?”

      뉼从高中到前一段时间,仲淮总是神神秘秘的失踪,西䊁瓜头在清市还是有些人脉的,都找不到他。

      就说明这家伙跑到外地去了,去了哪里仲淮一直都不肯说。

      仲淮:“嘉市!”

      嘉市?

      温可以的第一印象是,她在南方打拼了九年的城市。是南方的第一⤛大都市。

      鯡难휤道和自己炅有关系?

      꿄 西瓜옘头:“嘉市?去看沈一嘉去了?你不会真和她有什么吧?”

      齐放:“沈一嘉是谁?” 䃚 ꄢ

      齐放不耻下问,好像好大一个瓜的样子。

      卓以沫:“我,我知道,我有朋友也是同大的,和仲淮一起,被称为他们学校的金童玉女!”

      温可以的第一感觉是,ꊚ“原来是个女的!”不由自主的说出了声。

      温可以的这句섨话,好像让仲淮这个家伙有点高ᘵ兴,本来抿着的唇角微微的䤛向上勾起。

      西瓜头:“可不是,那女的天天想倒贴我们淮哥。甚至都追到了家里来,我们淮哥都报警了!

      说这女的x骚扰,哈哈!这些年我就靠这个笑话꽓活着呢!”

      西瓜头每次想起这件事就想笑,卓以沫和齐放明显也想笑,但是碍着仲姽淮在呢,忍了又忍。

      忍得眼泪哗哗直流…

      쮘仲淮:“行了,都飴十一点了,我需要回家喝牛奶了,今天算我账上!”

      仲淮还是那副懒懒散散的死样子,好像刚刚话题的中心不是他一样。

      被一个女人追到报警,估计騜都有心理阴影了。

      ꭘ所以温可以最后终于想明白了卪,仲淮为什么每᰼次都觉得自己对他图谋美色了,实在有那个叫沈一嘉的前车之鉴啊!

      仲淮走谁也没敢拦,他一出去,那三个人就抱在一起笑了起线来。

      卓以沫一边笑,一边断断续续的说:“这么可怕的女人,仲淮…还去嘉市䔚干…干什么?

      难道是那种言情小说的情节,当我对你死缠烂打的时候你故作清高,等到失去我的时候,就極追妻꧇火葬场?”䥱

      卓以炡沫都被自己的想獌象䄚力给折服了,旁边两个傻子不停的点头附和㶜,然后三个人又笑做一团。

      띭 温可以:“周西,那个沈一嘉是土生土长嘉市的人?”

      텎 ყ 仲淮是那种讨厌一个人,那个人在他这里这辈子都别想有翻身的机会,既然他都报✆警了,肯定是讨厌的,

      那么就更不可能还为了这个人奔波到嘉市去黅。

      嘉市和清市一个南一个北,虽然坐飞机也才两鵢个小时,可是去机场,出机场,各种鎅手续下来,半天就浪费没쓧了。

      西瓜头:“궝是啊,以我对淮哥的了解,他应该不是去见沈一嘉去了!”

      玩笑归玩笑,冷静下来,西瓜头觉得这个可能性太低了。

      所有人都意拺外的沉默,“…”

      也许,可能,温可以隐隐有种感觉,难道是င因为自己?

      西瓜头好像也想到了什么问:“话说,温美女,你❏不是这些年一直也在嘉市,见过淮哥没?”

      西繩瓜头这机灵劲,还真适合紂经商。것

      温可以:“…”

      见过的,但是,她不确定能不能说,毕竟也算是仲淮的隐私,毕竟他们合租的事,她说出去,引起了他的不❿满。

      现在想想也算是人家的隐私,弄得自己好像长舌妇一样,多少有些愧对懎仲淮㱕。

      他跑到办公楼里住,还那么隐蔽,估计也是有苦衷的。

      셊 仲淮走没多久馪他们就散了,少了一个人,局就不成局了,虽然那个人拥也不说话。

      詾 本来齐放要付钱的,最后一刻被西瓜头拦下,

       西瓜头:“不用你来付,不用为淮哥那个抠逼省钱,他难得要请,就记他账上!”

      西瓜头攥着齐放的后脖领,生生的把他从前台给拉了出来,齐放的后脖领子都开线了,웞这家伙脸都绿了,

      ⠈ 西瓜头周到的说:“对了,兄弟,你刚才喝酒了,我给你找好了代驾,一定푎把你们安全都送回䘡家!”

      然后西瓜头大老板大手一挥,把他们三个送上了车敦,这下齐放也没敢再客气,麻溜的上了车。

      生怕衣服的袖子也被卸下来。

      ---

      ⢑ 温可以回家뷺的脚步有些急,仲淮说回家喝牛奶,自己答应每天给她煮牛㧫奶的,这才第一天。

      쭃 谁쨑知一进门,办公室里一片黑,原来仲淮并没有回来…

      温可以打开手机,在三剑客的微信群里说:【我平安到家了!】

      下车的时候,卓以沫还说她太敬业了,这么晚还来单位È,看来是个人都不会想Ƥ到这么繁华昂贵,寸土寸金的办塙公大厦里,居然有人长期在这里安家。

      䑃 쇴 卓以沫:【哎呀,我也到家了,只是躺在床上感觉有点累!】

      齐放:【你一晚上又是哭又是笑的,不累才怪!】

      齐放不放过任何一个埋汰卓以沫的机会。뫥

      卓以沫:【哎呀,人家高兴嘛!】

      ఊ卓以沫一喝酒,就喜欢撒娇。说什么话都喜᎓欢带着撒娇的쮰前缀和길后缀,尤햫其的可爱。

      温可以:【齐放,欢迎回来!】

      卓以沫:【欢迎你们两๱个,都回来了!】

      卓以沫鬕:【小以以,梘我前几天新买了一个超级厚实的羽绒襇被,如果你需要,可以给你用!】

      温可以:【?】

      卓以沫这话题突纮然转的,让温可以一脸的懵逼…

      卓以沫:【和仲儨淮那么冰冷的人住在一起,我怕你冻死!】

      原来是个冷笑话…

      温可以:【…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