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秋葵菠萝蜜黄瓜丝瓜黄

      “那就ﶱ好那就好!”

      没人在乎闸天临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

      以前是这样。

      现在也是。

      攀高枝麗这种事情,当然是눼谁好说话找谁攀ⲝ附了。羽

      闸天临的臭嘴脸,在场没人愿意见到。

      反倒퉇是周玄这个校草,现在发展地这么好,춥到处都有人想挖他,可谓是前景一片坦途光明。

      可跟他㵉们这些老同学交谈时,却也都是客客气气。

      不摆架子。

      让众人对周玄好感疯狂上升。

      大家举杯共饮ꕾ。

      不៑少年没有相聚,昔日的同学们颇为健谈,气氛热闹,围绕着周玄鹀,纷纷送上祝福。

      还不忘表示:苟富贵勿相忘。

      ……

      킛怒极而去的闸天临下了地下停车场。

      ⴥ他边走边骂,心里极为不痛快。

      “一群墙头草,我出来了没一个人说拦一下,啊呸!”

      嵖 “老子堂堂一个富家公子比不过他㼟一个农民?凭什么?”

      “狗东西!”ⶋ

      今天ࢯ失策。

      覠装哔失败。

      老脸被打得啪啪响,闸天临气得直发抖。

      他上了自己的那辆黄色飓风兰博基尼,关上车门。

      疯狂ᘸ在地下停车Ⱬ场四处乱窜!

      偌大的停车场。

      找寻十多分钟后,闸天临停在了一个没有监控的偏僻角落。Ꮱ

      魍 角落里停放的,正是一辆马自达CX-8。

      前段时间是从自己4S店里销售出去的。

      他很清楚。

      更重要的是。

      这就是周孼玄那小子的车酜。

      终于给他找到了!

      没有感情地笑了一声,闸天临转动方向盘,开车横停䪔在这辆马自达前方。

      狭朷窄的角落,只有一个出口。

      老子把他堵上,你今天就别想开车回家了!

      他气昏了头,렰冷笑ഛ连砑连。

      到时候周玄吃了饭肯定要开车吧?

      檆结果发现车出뿦不去,没办法,只궸有来找自己挪车。

      那时。

      又可以当面羞辱这小子的玩具车!

      闸天临已经开始幻想等会怎么讥讽对方了,心里期待起来。

      身为一个公司的老总,怎么说都不可能被一个种地的给扫㎕了面子。

      闸天临计划好一切。

      틣 就等着周玄吃了饭下来开车。

      他瞅了眼时间。

      还早。

      喟 先上去喝杯星巴克再说。

      过几个小时再下来。

      醙楼上,VIP贵宾房间内。

      一群人说说笑笑,脸上染上绯红,各自都喝了点酒。 ᜜

      看着熟悉的面孔坐在身侧,不少男同学都借着酒劲,勇敢湤跟当初的心仪对象表白。

      昔日在学校里面他们或性格腼腆,或时机不成熟,⫵但等到他们真的想表露心意时。

        却发现时间消逝,一转眼就毕业。

      此后天涯各一方。

      今日能够到场相聚,还能遇见年少时蚪倾心的那个人,他们都不想错失机会。

      沈雁这里更是如此,已经有七八个男同学向她吐露爱意。

      但她ꀬ都只是委婉地拒绝。

      目光从始至终,一直都放在周玄봴身上。

      校草的魅力,从以前到现在都没有消减半分,她出入社会这些年来,遇见过很多好看的男生。

      可是把他们与周玄相提并论的话,还是显得逊色。

      刚才ݣ自己凑到周玄面前拍照的时候趁机摸了一把。

      身上的肌肉。

      ᘜ跟鹅卵石一样!

      真的看不出来。

      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沈雁现在满脑子都是周玄光着膀子露出八块傲人的腹肌!

      天呐!

      少女杀手了好吗!

      跟闸天临那个死肥௖猪比起来高下立判。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没任何可比性。

      ᦼ她跟周玄邻座的男生换了一个位置,方便进一步交谈。

      ꄎ 周玄全程则是爱答不理,只是面无表情地吃饭,偶尔点点头。

      最后沈雁一顿撒娇卖萌,终于是加上了周玄的微信。

      ꊍ 她并不气馁。

      㭲 刚才闸天临吼周玄的时候她并没有帮人家解ὣ围,估计是生气了。

      男人嘛,就是这点可爱。

      生生气,过几天就忘了。

      到时候自己就施展全身魅力ᑗ,还不信周玄不束手就擒蒦? 鱎

      她刚才撒娇卖萌嘤嘤摀嘤,连微信都要到了,还怕后续没故事开展吗。

      沈雁不知道的是,周羒玄愿意交换微信,主要是嫌这个女튮人很闹腾。

      究极烦人!

      鋞 自己都冷眼喍相待了,还要热脸贴冷屁股。

      上学那会儿买早饭产生的最后一点好感瞬间荡然无存!

      周玄现在只想打发走这个人。

      一顿饭吃下来,两个多小时过ꈊ去。

      主要还是叙旧,一众同学谈天鿈说地,畅谈各自的经历。

      谁升官发财,谁人生转折ᔯ,谁又见了世面,滔滔不绝。

      最后齓,同学聚会结束在下午三点。

      茫茫人海,能够成为同窗,苦读三年实在不易,都是缘分。

      大家拥抱。

      互道珍重。

      有人红了眼眶。

      这一次分手,下次再聚首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不少人都是从其他省궨份赶回来的,此次离去匆忙,콘就没有再进行后续的活动。龳

      榳 周玄跟同学告别后,独自一人悄然离场。

      今天这顿饭,没剩多少菜品,也就没打算给青哥它们打包带回去。

      从电梯下了地下停车场,回⟸到停车位时。

      螭他站在原地。⻛

      看着堵在自己车脸上的黄色兰博基尼。

      ஍ 周玄怎么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呢。

      흓半晌,才回想起来。

      这辆兰博基尼,是闸天临的座驾啊。

      “闸老板用两百多万的跑车来堵路,还真是看的起我!”

      也不生气,周玄环顾四周。

      发现这里地处偏僻犊,是个监控死角。

      那就好办了!

      他撸起袖子,默默将手搭在这辆价值254万的豪车上。

      随后,双手骤然发力!

      咔!

      䰼兰博基尼瞬间被挤压婦成一团。

      天角蚁残力开玩笑的?

      一拳轰得山地开裂!

      嫼 力量无饷可匹敌。

      加持之下,周玄轻易就将它碾烂。

      不成样子!

      揉搓几下,手里的兰博基尼居然成䑐为了一坨1.42吨的大铁球!

      把闸老板的爱车轻轻放在一旁。 礽

      周玄눂很满意。

      现在的力量跟維第一쒊次吃下大力丸圈的时候相比,翻了好几番!

      溰挽下袖子上车,发动车辆,他刚准备出发。

      却猛地发现。

      휑 刚才宴会上喝了酒。

      喝쭃车不开酒,开酒不喝车!

      这个口诀必须谨记。

      想着,周玄也是无语,下车准备在市里转转。

      딓等到体内酒精分解完成估计要到晚上去了。

      还好饭局上喝得很少,浅䄬尝即止。砝

      不然只有等明天才能开车回村子了。

      周玄竈原路返回,出了正德顺裙大酒店。

      “嘿!你怎么还没走呢?”

      身后跳出一道倩影,周玄回首,赫然发现是莫雪菲。

      他淡笑道:“刚才喝酒了,难道你想让我去局子里待十五天么?” 顨

      “嘿嘿,我忘记了嘛,刚才你也没喝多少酒,酒店ꠞ里的杯子小,容量自然少,我估算一下的话,应该到晚上十一点钟你就可以开剉车回去了!”

      “你算数变得这么厉害了?以前在学校你不䙊是倒数第三吗。”周玄诧异。

      莫雪菲没好气道:“就你记性好!高考那会儿我不是恶补回来了吗,不然怎么考的大学。”

      “哦,也是。”

      “反正你暂时也回不去,有什么安排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