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一12videossex

      在秦著泽看来,讴得蟫堡牛场的模式的确先进,但是不能引起秦著泽的惊奇,他作为过来人,见过犝更加智能化和信息化的设备和技术。

      说实话,到底什么东西能get到秦著泽,至今,秦著泽莆没有发现。

      他的内心,就是一本《﯇菜根谭》,庭前花开花落,天上云卷云舒,道法自然。

      为了不让克洛特扫兴,秦著泽笑笑点了点头。

      ᰜ퐉面子,多少总要给Ӆ一点。

      “克洛特部长,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Ҕ。”望着第一拨奶牛退场,秦著泽侧头笑着说道。

      因为讴得堡公司将会从秦著泽手里赚到钱ꇎ,所以,秦著泽说自己有个要求,而不是请求。

      断 做生意,不必客套谦虚。

      馮 “您讲,秦先生。”克洛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戮。

      叴虽然长得很福气,但是,克洛特待人接物挺绅士。

      西.德的教᠝育水平当时已经非常高,高等教育普及率排在世界前列。 塼

      二.战过絩后,一门心思重建和发展经济,教育自然不会落后,人口素质整体较高。

      “我想我们这样看场面,会让我的团队非常誨兴奋,以至于因为太高兴而忘记了来此考察的目的。”秦著泽看了一眼巨大到不可想뷹象的奶盘,幽默地笑着说道。

      克洛特知道秦总后面有话要说,他没ᖎ插嘴,给了秦痳著献泽一个별点头示意,等着秦著泽把话说完。

      “所以祛,我想让我的团队成员分角色体验奶牛场的各个工作环节,让他们亲力亲为,做一件事情Ⲗ,所ㆧ谓真正的参与其中,就是要自己动起手来嘛!哈哈。”没等克洛特部长淂表态,秦著泽表现出对自己的想法非常满意,要求也合情合理,不容置否。

      “作为个人,我非常赞同秦先生这个挺不错的主意,不过,我需要请示,还要和奶牛场负责人商量一下,会尽快把商议结果告知给秦总,我们继续参观可好?”克洛特彬彬有礼地欠了一下上身,对不能立即答应秦总,以表示诚恳的歉意。

      猜到了克洛特会͎这么说。

      他虽然通过努力᪖坐到了外联部部长的位置遍,可他的上面还有分管副总鋇裁,再上头还有总裁。꽒

      先汇报请示,可以理解。

      德国人做事情自有他们自己的一套定律,看似古板,不如华囯人圆润自如,实则是责任心很强,对人对己都不糊弄,该国的精工制造业,和他们这种严谨求精的态度密不可分。

      于是,秦著泽一行被带领着继续参观。

      来到饲养区,秦著泽看到了空调、风扇芼、ﭠ淋浴,各种降温解暑设备非常明显。

      奶牛分区生活,初쐻生牛犊和成年牛相比,泌乳奶牛和产后奶牛相比,对环境温度要求都会有所不同。

      讴得堡公司将奶牛分区饲养,体现精细化管理和科学饲养。 軚

      精细化,科学,先进技术,这些恰是秦著泽所需要要求团队学到手的。

      虽然在初级턘意向谈判中,德方同意把技术输出同设备输出一起给秦著泽,但是,学到自己的手里才免于受制于忇人。

      谁知道德方会把技术输出做到什么地步呢벑?

      和盘托出,叫输出。

      留一手,也叫输出。

      老人家说过:打铁还需自身硬。

      所以㻣,秦著泽在来德之前,就想好了,大老远来一趟,一定把想带回去的东西带回华囯。

      “尊敬的秦总,各位朋友,自动化喂养系统马上꼇开启,请各位싘移步到控制室观摩。”波多尔斯基做了请的手势后,前头带路。

      克洛特陪同秦著泽缓步登上加厚㭖钢板焊制的台阶,其他人随行。

      规模的宏大,自动化ᖋ管理的科学性,让梁明麟他们不由得又是一番感叹。

      年轻人,就需要一些震撼来激发,促使他们向高处走。

      兜兜转转,看了个七七八八,秦著泽带着自己的团队回到了下榻笹的酒店,静等克洛榵特部长的回音。

      晚上,在下榻的威廉酒店里吃过后,秦著泽提议寮手下一起出去走走。

      ㈢ 于是,出了酒店,沿着纪念大道一直走下去,近二十度的气温令人体感非常舒爽。

      别说,八个人说说笑笑同时走在大街上,颇像一支小队伍,把晚上出来零零碎碎散步的柏林市民衬托的形单影只。

      这个国家的人,似乎都很忙,很少看到华囯闲人满街狯的盛景。

      “姐夫,这道墙为何这么长?”叶修跟在秦著泽身边问道,他望着陀两米多高的大墙,一直憋着这个问题想问,却怕问出来显得自己很幼稚。

       是鸭,一堵墙有什么可好奇的?

      之所以问,是因为叶벁修看到涂鸦满墙,并且还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老男人把身体贴在墙上哭泣,而站在他身旁的一个女人,貌似他的太太,却不去劝阻他,任由他哭得很没出息。

      ௖ 和好⯄.色的叶修相比,秦著泽更喜欢好问的叶修,他希望他能多涨一点知葷识,平时,秦著泽把一些认为叶뉏修能读的懂힂的文学作品送给叶ꉟ修,以提高素养,但是,秦著泽发现叶修还是对小黄.书更찟感兴趣,趣味这东西,一旦走向低级,想让它高尚起来,是非常难办的事情。

      秦著泽把柏㑊林.墙的历史由来给叶修ဨ和其ꎕ他慐人讲了一遍。

      关于墙在明年被推到,秦著쁃泽当然不会说,他只是提了一下,外人跑过来把一家人分开,这家人能乐意吗?墙被推倒是迟早的事。

      没想到,因为谈到战争,叶修问了好多问题,足以见得他除了对女人身上的零件感兴ᙋ趣之外,还对战争类话题感兴趣,有了这个发现,秦著泽打算回头让秘书王语柔帮忙买几本这类的书籍给叶修,改造叶修,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并且有意义。

      继续往前走,见到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站在墙下划拉着吉他,男人ཹ长发披肩,脖颈上有纹身,用德语唱着听不懂的歌,旋律有些忧伤,地上虽然没有摆着破碗,但有皱巴巴的纸币放在脚下,秦著泽停下来,示意王语柔给一点钱邇过去。

      “姐夫,这家愥伙别是装穷要小钱吧?”叶修小声在秦著泽身边问,华囯有越来越多的伪乞丐出没在车站和大街上扯人衣襟甚至抱大腿,让叶修见襈到要饭的就以为是骗子。

      쩪 “至少他会弹琴会唱歌。”秦著泽侧耳听着吉他声,弹的틔不错哩,嗓子먖喑哑,颇有沧桑感镟。

      뙿 王语柔把兑换来的蟿最小面햙额的马克轻轻放到那些皱巴巴的纸币中间,赶紧跑回秦著泽身边,看得出她对脏乎乎的乞丐有畏惧感䗒,似乎大多女孩子都是如此콕害怕乞讨者。

      在琴音和歌声中,迎着晚风继续走,忽然,琴音歌声戛ƴ然而止,而是᫇一阵喊叫声传来,秦著泽他们刚一᧽回头,一个瘦小的男子掠从秦著泽身边飞奔而过,那个乞丐抱着吉他在后面追赶,嘴里在喊什么,听不懂德语,秦즙著泽问唐兴举,唐兴举二外修的是德语。

      “秦ᩝ总,他在喊抓小偷。”唐兴举翻译道,他的手一直ᄂ牵着骆小宁,他说完,骆小宁点点头,这对恋人在一起很久了,修二外也是一起修的德语,从目前和之前看,是真爱。

      “姐夫,要不要帮攼他一把?”叶修开始撸胳膊。

      秦著泽笑笑,넿“你觉得可以追랦得上?”

      叶修翻了两下白眼,咽了一口柏林空气,“没想到发达国家也产小偷。” 쳣 诀 大家听了笑笑,继续走。

      “看啊。”吴丹发出惊呼,没用多大声音,惊讶感十足。

      几乎在吴丹喊时,其他人也都첤注意到了,在路旁一个灯箱广告橱窗里,赫࿫然三个红色手写体《红高粱》。

      1988年3月,第三十八届柏林国际电影节,老谋子的力作获ꬾ金熊奖,从而成就了一代导演和几个铝巨星,并且关联到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 喝了咱的酒啊,譞上下通气不咳嗽……喝了咱的酒啊,一人敢走ᚡ青刹口……见了皇帝不磕头。

      与《酒神》的悲壮桖豪ध爽相ꕁ比,《九儿》则催人想哭。

      ꘰“今天几号?”秦著泽问道。

      “秦总,今天是10月10日。”王语柔马上答道。

      秦著泽站在红高粱几个大字前,掵默默地站下極来,哦,今天是《红高粱》在华囯大陆全线上映的日子,等回国后,街头巷尾都会听得到那两首歌以及歌后面的故事。

      䦿勇 “秦总,秦总。”招呼声顺风而至,只见巴拉克从远处跑来,大个子跑动起来显得有些牥地动山摇,他来到近前气喘吁吁地道,“秦总,克洛特部长找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