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恐怖灵异>

      鶣 “M&M盡,我已经呆够了。”

      没人知道这句话从艾羚嘴里说出,是怎么样的一个份摑量。

      M㹿&M是PCL圈里一枝独秀的女队,也可以錝说是破圈的存在。

      关于“电子竞技是否女不如男”的问题,曾经一度也在网上掀起过大量讨论。

      뺌各方大佬从雄性激素对竞争意识的影响,讲到男性“远古基因”里的配合意识,再辅以“因为生理原因,女生情绪不稳定”、“女生手퓷小”等等方面,似乎对这个问题下了定论。

      期间当然㟈也有人科普举例,譬如隔壁韩国,早些年星际一赛场上,就有能与顶级男选手一较高下的ToSsGirL。

      晚些年,另款射击游戏守望先锋里,又出现一名被质疑为作弊者的职业选手Gegury,17岁身为女性的她,更是被同为职业选閟手的举报者,拍着桌子发誓“她要是没开挂,我们直接退役”。

      然后在两个多小时的露手直播后,举报者就真的退役了。

      但因为这些例子基本都是国外信息,扔在华国这么大的信息海里,压根没溅起几荡水花。

      鶰直到艾羚出现在PCL赛场上,㜈带着M&M拿下了P猓GS的参赛资格,曾经尘嚣喧上的讨论悄然失去热냑度。

      而M&M则直接破圈,将许多本不看吃鸡첔比赛的路人圈粉。⿯

      四名女队员,除了一直没有以真面目示人的艾羚,嚊其余三人虽不能说是国賏色天香羞花闭月,稍微包装一下也算中上之姿,各有特色。

      稠艾羚虽然没有露脸,但她硬生生用自己优异的赛场表现,把各个网络社区从讨论渌“艾羚是不是长得不行”之类的八卦ᷪ,扭킈转成了“艾羚为什么这么秀?十年老粉不请自来”。

      这样一支女子队,在基本上全是和寇尚庙的吃鸡职业圈里,关注度立刻起飞。

      如果让李森客观评价,与艾羚水平相持的自由人,PCL至少还有三个;但从任何意义上的凸显度来说ᓣ,没有一个人获得如同艾羚那般的聚焦,她也因此被称作“P䌾CL第一自由人”。

      ႆ 至此,才有人真正开始讨论,“为什么职业选手很少见到女生”。

      这对李森来说却不是问题。

      他在更古早的时期,就曾在C⌔S的线下比赛里,亲眼见过个人能力可以和世界冠军选手一较高下的女选手℔。

      所以他后来在训练基地收女学员的时候,也很清楚地鼵告诉过她们:“在我这里,没有‘女选手’,只有‘选手’。” 

        沿用电竞蛮荒时期训练方式的他,对所有选手一视同仁。

       在现如今看来,M&M女选手生理期如果还得坚持训练,粉丝怕是会直接把俱乐部拆了。

      ᝻但在李森手下,止疼药,请。

      情绪不稳定,就去学会控制情绪。

      注意力难以专注,黩就鱁去锻炼穔自己的集中力。

      不知謁道怎么在脑海里构筑立体信息、并以此处理局势?

      这个星期保持训练的同时,三百场录像看完,交读后感。

      唯一网开ꃯ一面的,恐怕只有允许女学员频繁上꽍卫生间这点了。

      看着说完釰那句话,自顾自向前走去、稍显寂寥的身影텴,也只有李森知쐒道她心中的苦闷之情。 Ḇ

      她在NPC结束培训挂ꢛ牌出售时,PCL圈内可谓是刮起空了一阵“酒雨肉风”。

      李森至今还记得,胖子那段时间因为饭局过多,最后不得不托关系躲到医院称病,然后自己手机、企鹅、微信被电话和加好友的信息打爆的场景。

      M槃&M在其中不是出价最高的,但她最后选择去那,一来是天性使然:能有一支优秀的女队在职业赛鲼场上驰骋,无论如何是件好事。

      再则是M&M퓮当时给出的承诺:她加入的那个赛季,不光队内的训练安排她可以做主,甚至能全权安排队内人事,从队员到领队,再到教练,哪颽怕做饭阿姨,她都有权力更换힭。

      在M&M刚打出成绩的那䨾个赛季,她让俱乐部延用李森蛮荒式训练,队伍成绩逐渐提升的同时,其他队员也从一开始的六人熬成了坚쵱持下来的三人。

      只是从韩国PGS回来之后,俱乐部先是与她续约,再然后收回了她手劮里很多权限。

      对艾羚本ﷻ人来说,俱乐部没有太多干涉过她的选择,甚至没提过让她摘口罩,至少表面的诚意是做足了。 籶

      但其他几名成员则不同。

      她们的训练时间开始大⳻幅缩减,空出来的时间则被俱乐部安排去参与᎑一些不相干的综艺节目。

      甚至晚上原本定下的游戏直播,也多次被改成了和观众聊天、唱䟵歌等㱽等。

      朅 不过因为艾羚的关系,队伍在PCL的成绩虽有起伏,但也不算很差。

      她既能打自由人舓,还可以指挥队友进圈,甚至还有不๵少次独狼吃鸡,M&M的平均分一直没怎么掉。

      可只有艾羚自己知道,进圈路线햍的构想,完全是杨教练跟李森用“PCL比赛大数据端口”交换来的,自己只是依葫芦画瓢,谈不上有什么功劳。

      M&M在之后的赛程里,基本就维持“场外活动积极,츬日常训练摸鱼”。

      媁也许是因为艾羚不肯参加场外活动,也ᘓ许是之前她训练方式让其余三人心里暗埋乵怨气,总之,她쉇和其他三人的关系槀逐渐变得疏远,到最后只维持烁着有关游戏的交流。

      PCL积分赛一阶段,是四十八䭊支队分成六组,单循环积分赛,最后取前二十四名晋级。

      和诸多大学生面对考试一样,俱乐部在排名上秉承着䤃“二十四名万岁,多进䗉一名浪费”的原则,压榨本就不足的训练时间,让其余几人出席各种活动,大幅提升着俱乐部的知名度。

      但到了比赛时,因为队伍⧣训练量不足ᰉ,其余三人的水平自然是极不稳定,还是靠着艾羚䪖的表现,堪殱堪压线晋级。

      到这时候,艾羚已经实在看不下去了。

      她提出队伍应该设置一个基础训练的计划,即便不是自己那个版本的,至少圈内公认的଎最低训练量要保证。

      俱乐部倒也没拒绝,只是说让教练组驝开会研究。

      研究到那婋赛季一阶段打完,才在进入二阶段后,决定启用艾羚之前的训练计划——训练量减뱨半垷版的。

      行吧,好歹比不设强吧。

      第䇽二阶段是二十四支队分三组,三天小组单循环积分赛,最后取前十六晋级。

      结果这次在进行到第三天比赛、M&M确定能拿到前十六以后,几名队友又军心涣散,开始乱玩。

      赛后,艾羚再次向俱乐部抗议,希望队内纪律能有人说了算,这次更是以转会相威胁。ㆺ

      믹 也就是在这次争吵中,经理明确告诉艾羚,她的艺人合约俱乐部绝不会轻易出手,谁要是想买断她的艺人合约,那上垁亿的违约囥金一分也不能少!

      在那之后,艾羚便不再对M&M其他的事情指手画脚,只是把所有的心气都投入在了游戏里,更加焼废寝㝌忘食地训练、콄比赛,不断磨练自己的实力。

      李森是圈腭内为数不多了解这一切内幕的人,只可惜穹这个价码的事情他无能为力,此时听闻艾羚心生退意,他在路灯下停住脚步。

       砶头顶泛黄的路灯直直照下来,他的表情在头发阴影中难以察觉,低沉的嗓音却飘出很远:

      “要不下赛季澔……”

      “嗯芖?教练ㄖ你说什么?”

      㞁 艾羚背着手回过身,歪头疑惑地看着他。

      “不,没什么,走吧。”

      李森摇摇头,롘迈步从路灯下向她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