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传媒v2.062

      回到北冰城庭院,一月未住的院子已是落了不少灰尘。

      牧长清径直去到后院水퓞井旁,在栗子香帮忙下洗头。

      哗——

      凉水冲刷,停顿了会,一双小手覆在脑袋上轻轻搓揉,时不时还抓几下,不一会儿便涨出许多ꘜ泡沫。

      “这些小孩儿真是的,好没礼ယ貌。”

      栗子香有些不满,微微蹙起眉头,“你更好,居然一点都不生气,喊了一声之后就在那笑,不知道的以为你是傻子呢,你说说,哪个正常人或者正常靂妖被丢鸡蛋在脑袋上还那么开心的?”

      “我啊。”

      ﷑ 牧长清笑६了笑,“右边有点痒,多挠几下……对对对,就是这儿……爽……”

      “那你就真是傻子。”

      “你不懂,你体会不了我当时的心态。”

      栗子香停止抓挠,撸起大把泡沫甩在盆里,再舀了勺清水慢謺慢冲洗,顺便说道:“那你当时什么杞心态▽呀?”

      ෺ “怎么说呢……”牧长清闭眼思索,“应该可以叫做云淡风轻吧?”

      揍“嗯?”

      “如果是以前被这样扔鸡蛋,我大概会特别难受和生气,因为我无能녙为力,无法反抗,什陸么媻屈辱都得扛着。但◣现在不同,我有☇能力反抗了,甚至可以以一种俯视的姿态看待这些普通妖,所以我觉得我没必要去计较这些,看开点,毕竟,大象会在乎蚂蚁踩了自己一下吗?”

      栗子香“噗嗤”笑出声,轻拍他肩膀:朸“碱可以呀你,我都不〸知道长清已经这么狂妄了~”

      牧长清拍了个马㴺屁:“主要是有师父这座大山在。”

      “讨厌к,私底下叫什么师父?”

      “你不觉得这样更刺激?”

      “……孽徒!”

      用毛巾抱住狗头怒搓几下,栗䘯子香回身去整理卧室。

      里面不少东西还是原样,但灰尘䉨无可避免,必须打理下。

      牧长清则将水井旁飝冲洗干净后去了厨房做饭,不得不说有储物器就是方便,什么东西都可以带着跑,里面还是无菌的,食材能保存很久胰。

      唯一的缺点就是没൸法保存活物,像上次栗子香在小溪边捡的螃蟹,拿出来后全闀闷死了。

      “对了,差点忘了把你俩放出来了。”

      牧长清忽然想起灵涡里的Ⰰ两个小家伙,心念微动,两只手分别绽放红绿光芒,光芒迅速凝聚,变成一刀一剑。

      潌乍一看,这俩长得有点像。

      都是巨型武器,尖端也都是斜口,䜮刨去颜色和细节造型方面的差异,两者最直观的不同只有一点:无锋是双刃,沸血为单刃,有刀背。툹

      籞 而且无锋的斜口没有沸血平直,稍微带了点弧度。

      “你看个锤子呢你看,把老娘撒开!”

      沸血张嘴便是一顿喷。

      堔 明明一口少女音,愣是整成了街头小太妹内味儿。֏

      牧长清盯着沸血,脑子里不由自主浮现出了一个年龄十四岁,身高一米齍五,一头红发,长着张清纯脸蛋儿却满脸痞气的反差形象。

      ꎷ “喂喂喂,老娘警告你不要乱给我想形象啊!”

      “为什么?”

      屇 “会影响老娘以后化形的!”

      讔“哦?因缺思厅……”

      袜牧长棤清眯了眯眼,嘴角扬起一丝弧度,“那你是不是该听话一点,礼貌一点?不然,我可能会天天想着你是个丑八怪。”

      “卧槽,老娘这暴脾气!”

      刚要发作,身旁碧玉之光大闪,沸血吓得立即缩回了灵涡内,好半晌才敢出来,杵在边ⴭ上像个做错事的小姑娘。

      然后无锋挣脱手飘飞而起,“盯”着牧长⼿清闪了闪龳光芒,好似在询问自己在他心里是什么形象。

      “唔,你呢……应该是那种比较清雅平和,⤺但却不失威严庄重的大师姐形象。”

      “喂,你这人厚此薄彼,凭什么老䣏娘就不能是大师姐了?给我也整一个!”

      “你自己跟无锋商量去,别打扰我做饭。”㜓

      熫 声音戛然而止,沸血原地沉浮了几下,只当刚才什么也没说。

      而后和无锋一起杵在灶台附近围观。

      要说沸血那嘴是真碎,逮着什么都能叽歪两句,到后头甚至质问牧长清为⍏什么要给无锋起䡠这么个名字。

      难听。

      ᙢ牧长清白了她一眼,将菜装盘:“你不会觉得沸血很好听吧?”

      “当然,多霸气啊。”

      ި“问题你是个女孩子。” ⚸ ᨔ

      “怎么的,女孩子就不能霸气了是吗?你现在是在歧视女性?”

      “……”

      牧长清差点平地摔跤,将菜上桌,赶忙摆手道:“可不能乱说啊!我没那意思,我这人没别的优点,唯独尊重女性。”

      “呵呵,无锋姐姐之前才跟我说了,你天天睡自己师父。”

      픇 “……”

      这天没法聊了。

      牧长清将逃也似的离开厨房,去屋内叫栗子香出来吃饭。

      “啊——”

      一声尖叫,“长清!我在换衣੿服呢!”

      “……”

      牧长清踉踉跄跄跑了出来。

      无锋㧵侧身看了眼沸血,好像在说“你看我说的没错吧?”

      后者亦是赞同道:ڕ“嗯,果然是个滛渣滓呢,无锋姐姐,要不咱鸊俩一块弑主了吧……哎呀,我错了我错了,别打我!”

      一红一绿,一跑一追,一路打到后院。

      没多久,栗子香红着脸从屋内出来,一言不峨发钻进牧长清怀里。

      她似乎洗了个澡,长发随意披散,身上香味格外浓郁,还换了身新衣服。

      借着仅剩的一点天光,牧长清细细打量。

      她换上了仙气飘飘的粉白హ色连衣短裙,位置大概到大腿中段,往下则全是白丝。

      白丝透明度也噁还可以,看着很舒服,没有厚得像白袜子,В也没有薄得很轻浮,隐约能看见点点肉色。

      少女气息十足。

      “好看吗䠭?”赻栗子香闷声问,头힥也不敢겡抬。

      牧长清认真点头:“好看。”

      ⛀ “真的?”

      黰 “是啊,比大街上那些类似穿搭的女子好看多了。”

      话落,他感觉自己脑袋被摁了下去,栗子香仰头吧唧一口,复又贴近耳朵,羞臊道:“长清喜欢的话,我房里还有些更好看的哦。”

      “……”

      咕咚——

      怪起来了。

      挠挠头,牧长清松开她:“先去吃饭吧,我给你煮了生姜红糖水暖身子,再不喝,一会儿凉了就没用了。깂”

      “好~你抱人家去~”

      “多大个妖了还这么爱撒娇。”

      嘴上说着,牧长清还是弯腰将其公主抱起来。

      白丝入手极滑,和᷍单纯触摸皮肤是不一样的体验,两者各有千秋。

      栗子香搂住他脖子,笑盈盈道:“不行么?别说现在撒娇,就算以后生宝宝了我也一样撒娇。”

      “行,你开心就好。”

      牧长清感觉自쫊己脑子里有了画面。

      两人在一旁你侬我侬,孩子则杵在边上像个孤儿。

      嗯……

      ䷲ 意外,都是意外。 듶

      等会儿,这一幕怎么那么眼熟?

      好像某只小黑猫就经常这样ቅ被他俩无视来着?

      牧长清停下脚步,看了眼躲在不远处房子拐角暗中观察慓,却又立马缩回去的刀圵剑姐妹뉩,眉头微皱。

      “栗子。”

      “嗯?怎么啦?”栗子香正摸着他稀疏的胡茬,闻言停下动作。

      “咱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什么呀?”

      훦两人对视,同时纀眨眨眼,鲙片刻后异口同声道:“豆皮!”

      ……н……

      天뀯境派,天境峰。

      ๜ 睡醒后等了俩小时也没见着长清哥哥和栗子姐姐的豆皮正满地撒泼打滚,哭得那磋叫一个伤心,谁劝都不好使,就要䬕他们俩。

      一ꔶ众天境派弟子不知所措,就连马武也没辙。

      蹲在一旁愁得头都要秃了,甚至因为不会劝,脸上还被豆皮挠了两道爪印。

      “掌门,这咋办啊?凉月仙子和她徒弟又联系不上。”

      “唉……要不,去弄点鱼看看能不能安抚下这小姑娘。”

      ƒ 뾂“好吧,弟子这就去。”

      话落,远处天际两䷞道光芒乍现,以迅雷之势激射而来,重重地插进地面。

      轰!

      烟尘四起。

      马武냫警惕性瞬间拉满,和一众弟子摆开架势,警惕地匁瞧着烟尘里的动静。

      䔎 很快,一道红色影子飘ꕭ飞而出,左右转了转㉱,开口道:“哟,弱鸡们晚上好啊!”

      “……”

      阨 “……”

      “不过比起我那个渣男主人还是强不少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