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亭亭开心中文字幕

      早在几天之前,青河运输公司便已经与兖矿럿达成了每个月五⓾千吨煤的供货协议。

      在李卫东的帮助下,兖矿找到了液压设备故冚障的原因,虽然定制活塞杆保护套,以及对油箱进行磷酸化处理,也需要花不少的钱,但至少花的᮲不是外汇。 鲂

      与三百万慴美金的外汇相樽比,花几百万人民币能解决液压设备故障,简直是太超值了。

      李卫东帮了兖矿这么大的忙,一个月要五千吨煤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八五年,国内的煤炭价格采取的还是双轨制,国家采购的“重点煤”和煤矿出售的“市场煤”,价格是不一样的。

      当时国内煤炭平均生产成本是每볛吨29元左右,这个成本是包括职工工资、设备损耗的。而国家收购的平均价格是每吨26.05元,也就是说国家收购的价格,是低于煤炭生产成本的。

      煤矿卖“重点煤”,一吨要亏三块多钱,可不卖又不行,毕竟当时都是煤矿都是国有的。

      “重点煤”主要是供给发电厂,因为当时电力行业普遍亏损ᢑ,所以㒌国家便通过低价煤的方격式,对发电厂进行补贴。

      煤矿卖“重点情煤”是亏的,﹔自然就得从“市场煤”上面找补回来,所以“市场煤”的价格,一般能达到34块钱,˪相当于是卖一吨煤꼏能赚四块多钱。

      这么算起来,兖矿一年也就赚两千燜多万,以兖矿的规模而言并不算多。

      但当时评价企业㍺,并不是看你能带来多少利润,而是看你能䇄给譱国家做出多大的⡝贡献。

      像是很多军工企业,年年亏损,却依旧是国家重点企业;而很多民营企业,纳씁税大큺户,却依旧被视为市井瘪三。

      䇵 倒腾煤뼘炭历来都是很赚钱的买卖,在国营煤矿垄断的时代,煤炭供不应求롮,能从煤矿弄到煤,本身就젙是一种本事,倒腾煤炭更是暴利。

      比如青河运输公司把煤炭从兖矿运到东岛港务局,每吨能땒赚六块钱的差价,每个月五千吨煤,就是三万块的差价,再加上运费렡也进了货运处的腰包。

      ……

      转眼间过了三个月。

      又到了月初,运输公司会召开中䱥层及以上领导干部会议,要对上季度的놲工作进行例行总结,到时候各个部门的负责人氝,要对本혅部门上季度工作开展情况进行总结。

      写总结是촢一项技术活,报喜不报优是最基本的操作。各项数据要是能有增长,自然是最好,数据不进反退的话,一定要多强调客观因素,告诉领导不是我们不努力,而矠是各种大环境拖后腿。

      眑这种工作汇报并没有多少新意᭳,能混成公司领导的都不是傻子,岂是那么容易被蒙骗的。哪个部门干得好됻,哪鶾个部门干的不好,大家心里面都门儿清。

      整个㏏运输公司,职工最多的部门是客运处,除溕了司机和售票员之外,汽车站里面颞的勤务Ꮳ人员便有好几百人。

      而赚钱最多的,当然是货运处,毕竟在那个年代,货运是暴利行业。嚏

      轮到货运处长赵国栋汇报总结时,大家都竖起了耳朵。

      池货运处上季度运输的利润并不亮眼,虽뉐然同比略有增加,但是环比却减少了。

      这主要是因为上个季য度恰逢汛期,货运处的સ车辆被调配去参加抗豫洪抢险任务,耽误了正常的运输业厪务,导致货运利润的降低。

      这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抗洪抢险是政治任务,运输公司必须得参加,所䉊以每年汛期来临的时候,货运处的利润总是会有一定程度的减少❙,至于减少多少,就看雨大还是雨小了。

      赵国ꤼ栋一项项的汇报数圊据,终于谈到了以运代销的事情:

      “上季度,我部门对以运代销的新型运诙输方式进行了探索,额外获得利润九万元。蠤”

      “九万?”听到ℳ这个数字,会议室中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震。

      九万块钱,对于整个运输公司而言,算ꕫ不上什么大钱,运瞨输公司旗下很多三产,㥌赚的都不这个多쫿。货运处靠着运输一个月更是能赚上二ᒝ百万。

      然而货运处赚的钱,其中绝大部分都是要上缴国家的,企业能够自己支配的钱并没有那么多。

       而“额外利润”这覰四个字,恰恰就意味着这笔钱是企业可以自己支配的,并不在国家下定的任务范围之内。

      几个킱有心人已经拿出郈纸笔,开始计算起来。

      “九万块的额外利润,按照绩效奖金分配方案的话렸,八成上缴公司,货运处还能剩下一万八千块作为绩效奖꽭金,整个货运处司机、调度加上后勤,也就是狎三百人,平均每个人能分到六十块钱啊!这还只是唓一个季度,一年四个季度,岂不是有二百四十块钱!”

      算明白这笔账后,不少人都露出了异样的表情。餯

      㺴 清河这种小城市,收纓入要比大城市低一些,二百四十块퀝钱相当于普通职工㏛半年的工资了。更何况货运处的基础奖金,本来就比别的部门高。

      僾 “ࣦ这么算起来的话,货运处的工资,应该能上一百了吧?”

      “差不多,货运处的司机,工资加䰊奖金本来就能拿到八十多块钱,现在一个月多拿二十块,肯定过百了!”

      八五年工资过百,绝对是个很傲人的成绩。

      众人惊讶的表现,让赵国栋非常得意,괂他干咳一声,清了清嗓子,接着汇报道:“我们货运处对于以运代销的方式,只是进行了初步的探索,目前也只进行了一个项目,就是从騄兖矿买煤,然后运到东岛港务局。” 쑸

      跏“赵处长,货运处每个月能从兖矿运多少吨煤啊?”朱士聪开口问道。

      “퐮目前是五千吨,暒未来的话,我们畘打算增加运力,争取每鱬个月运一万吨煤!”赵国栋自信满满答道。

      众人迅速的盘算起来,一个月五千吨便能赚三万块,那运一万吨的话,就是鞹六万乸块,其中有一万二都是货运处的绩效奖金,平均긦每个人多赚四十块,就这多赚的部分,等于是普通职工大半个月的工资了。

      而且这只是运煤,除了煤炭之外,还有很多东西可以“以运代销”,比如钢筋、比如柴油、比如化工制品,这一类型的工业产品肯定是不缺买家륟的뾃,只要东西运到地方,转手一卖,赚上一成利润都是少的。

      赵国栋的汇歂报让于正诚有些骑虎难下的感觉。

      在此之前,于正诚獢对以运代销是汘持反对态度的。

      如今以运代销能够带来巨额利润,于正诚也没有理由继续反对。

      货运处已经开始大秤分金了,这⚣钱一旦给出去,먏就不可能再扣回来,整个货ᆴ运处三百人,已经尝到了以运代销⟏的甜头,他们怎么可能放弃这礝块肥肉,接下来以运代销的规模只可能的是越做越大,不可能减瀹少。

      ……

      隔으日,消息传开,几乎整个运输公司都在谈论以运代销的事情。

      “你们听说了么,货运处弄了个以运代销,可赚钱了。光是上个月,货㲽运处的人就多发了二十块钱的奖金!”

      䃡“我也听说了,据说是从兖矿买煤,然后运到东岛港务局去卖,既挣了运费,又赚了煤炭的差价。”

      “怪得不这个两个月,货运处的车老是往兖矿跑呢,我还以为遇到了大货主,没想到是咱们货运处自己搞出ᶥ来的。”

      “我听说,以后货运处不光要运煤,还要运油、运钢铁呢!” ꟴ

      “那岂不是能赚更多᫰?究竟是是想出来这么一个好主朅意?这家伙真是个天才。”

      “还能有谁,李卫东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