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蜜芽视频平台app

      转移财产这念头兴起, 就在明珠脑海中盘桓,直到当晚入睡,他还心神不宁地翻来覆去, 连做几ᧇ个噩梦, 吓得猛然惊醒:“嗬——”

      来唤老爷起床洗漱的老管家愣给吓了跳:“老爷,您这是怎么了?”

      “呼……呼……”明珠大喘了几口气,都不用老管家叫的, 自己ဝ就心里쟺发慌地翻身下床:“我梦到纳兰府走水,我拿了银钱想带家老小出逃, 人是都救出来了, 可银钱却掉了地。我拼命地捞啊、捡啊, 锭碎银都没留下, 最后追着枚铜板摔进条好大的臭阴沟里。”

      老管家失笑道:“这是老爷听到亢家的遭遇,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明珠心想, 你知道什么,只有老爷我什么都记得,看透了切。

      这儿多邪门啊,明珠越想越心慌:“派人替老夫告假,我要便衣去秦淮一趟。”

      让他转㉚移钱财, 明珠心里还是非常不甘的,他想再争取下, 能不能从青阳大师那儿请尊财神像回来。

      想起容若, 明珠又开始翻银票:“去祠堂取些上好的香火、金元宝。”

      带多少呢……明珠拿着银票想, 算了,都带着吧,这要是没成功,未来就再没机会上抓这么银票了!

      “师兄。”青阳站在主殿前, 托着下巴端详,“你说当初我塑神像,也没偷工减料啊,怎么玉清师祖这鼻梁就跟볏面团子似的发酵了呢?感觉这个眉『毛』也有点花。”

      打从发觉某位身份不对,还对小金神出手以后,青阳就特地留意了下,果然发觉主殿的元始天尊像与之前不同。只是他天天看着没发现,现在有目的『性』的留意了,果然发觉不对。

      憖总被点名的赵公明有苦说不出:“……是,是吧ꍕ。”

      青阳早就准备好了工具,“噌噌”两声磨了下锉刀,拎着篓子、踩着长梯就上去了。欎先把罗睺精心调整的眉形,毫不留地刮掉重画,再拿起锉刀,下、下地重重锉那鼻梁:“唉,都是我不好,定是当时塑像的时候哪里出了差错,不然怎么会产生这样严重的问题。”

      罗睺本还极尽傲慢地坐在元始像头顶,睥睨着观中为他服务的鬼神们,青阳一刀下去,他就䜘跟被惊飞的鸥鹭样,飞快地从元始像头上飞下来了,由世间纯阴化成的千重黑纱都受惊地紊『乱』了片刻,化作流溢四散的黑『밗色』雾气,最终又在罗睺的掌控下,重新收敛、安蓼定下来,老实承载着其上由诛仙剑阵化作的尖锐银纹。

      罗睺一边顺着背后大道青氅炸起的『毛』,边狐疑地盯着青阳:下那么重,怕不是故意的吧?难道是知道些什么了?

      他仔细打量青阳的神『色』,毫无破绽,青阳还非常内疚地碎碎念:“唉,我真먀是太不合格了,连塑像都做不好。师祖放心,等塑铜像时,我肯定注意,绝不允许再产生这种问题。在换铜像前,我也会日日来检查,绝对不䗉会让您的形象受ቐ损的!”

      罗睺:“……??”

      大可不必……!

      青阳用法力加持,将彩漆迅速烘干,别看他上动作粗糙,其实干得是细活。

      “啊,小东家,补神像呢?艺真好!”沈老爷子叼着香火进门,毫不知情地竖起大拇指夸奖,“我都看不出痕迹!”

      “……”罗睺瞬间投去恨恨的目光,可不吗,辛辛苦苦调了这么天,刀子回到原点。

      青阳神清气爽地顺着长梯下来了:“您这叼香火的姿势,颇为熟练啊。”

      沈万三还帮着接篓子:“以前叼过段时间的烟斗,现在回想起来,远不小东家这香火的滋味好啊。”

      㲃 老爷子来,也不光是为了吹彩虹屁的,将自己和九皇子那边联系所ല得的消息说了:ᥐ“……基本的分店选址都定了,뀯但我老不放心。小东家能不能给我也贴张陈掌柜、容先那样的符箓?开分洡店的,我想亲力亲为——顺便再提前给我做的香火,我路㼣上带着吃。”

      鳌拜才练兵回来,恰好听到这句,立即抓住机会猛烈抨击:“修鬼仙修了这么年,连在日头下行走都做不到,是该狂补香火。但就腾你这个进度,狂补香火又有什么用呢?”

      “……?”沈老爷子完全不懂,道观里这个老是互踩的风气到底从何而来,他自吃自己赚来的香火,这个拜拜没事总来酸什么酸。

      沈老爷子故몙意当着鳌拜的面,嚣张地又掏出一大把香火,往嘴里叼,约等于同时抽十几来支烟,讨了符箓大摇大摆便走。 

      鳌拜恨得眼睛里都要滴出柠檬汁儿来:“吃,吃死你,早晚把你撑炸了……”

      …………

      有了青阳送来的银票,绝明抓紧时间寻找匠人来,塑佛像、修佛庙。匠人头次沿着小巷找过来时,还挺八卦地㺪询问:“老方丈,我看前头还有家道观,你这是要跟道士唱对台戏?”

      绝明头摇得像拨浪鼓:“岂敢岂敢,修佛庙的钱还是青阳小友借我的蒯。”

      他还没唱对台戏呢,就已经被薅成这样了,真唱对台戏,想都不敢想是何等惨况。

      绝心也算是运气上佳,塑佛像前开悟成功,少能蹭到一些建造“报身”像的功德。师兄弟轮流值班,工匠们加班加㖉点,很快便将三间小屋修缮完毕。

      开光仪式⍧当天,青阳也过来看了眼。

      烣佛庙修得简单,只保证了遮风挡雨、牢固结实的基本要求,最上心的还是佛像。因为没青阳那自己塑像的艺,绝明在这上头花钱最,最终在主殿安置下大大小小十来尊佛像、菩萨像。

      青阳又不学佛,这些佛像大纈多都不认识,根据打扮、姿势,只认出了观音、地藏。

      绝明知道青阳不好进佛寺,开光仪式结束,自己走出来表达感谢:“欠小友的银子,我们肯定会尽快偿还。”

      青阳摆摆:“急什么,来就是要跟你们说的,马上我和九皇子的主题酒楼就要广开分店了,到时候需要你们提供的佛光量肯定大大增加,你们的薪酬很快就足以还债了。”

      绝心愣,那表情,显然根本没把“能活着还完债”纳入思考范围。

      绝明也很震惊地说:“……真的吗?那债还清以后呢?”

      他也是一时晃神了,和尚居然向道士咨询未来的发展方向。

      “看你们自己考虑了,”青阳道,“反正后续的维护肯定还是需要佛门弟子帮忙的,你们要是想回清孝陵,我就再去找人,实在不行,走地府的路子也可以……”

      青阳估算曚着,南京这片区的地府,差不快被他薅光了吧!上次就说了ꪻ,快要出不起支付报酬的银子……青阳觉得,可以以地府为中介,和佛门弟子作交换,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

      绝明有些怔怔,不过很快就重整心态,看看崭新的佛寺,还有正在悠闲浇野草的张大爷:“佛在处,即我归处。而且答应了要服侍张大爷、替他处身后事的,老衲与绝心身为佛门弟子,又怎可食言。小友,酒楼的维护默还是交给我们吧,照常给薪酬,老衲也想给我佛和众位菩萨塑个金身。鎅”

      张大爷䨘冷不丁地抬头:“明……绝明大师啊……”

      绝心连忙过去扶住张大爷:“您小心,怎么了?”

      张大爷满脸的褶皱都写着纳闷:“这……不是个道士吗?为什덷么䞣……你们让道士给你们发钱?”

      绝明、绝心:“……”

      大爷平时不说话,原来是藏着刺,出其不意地扎心。

      青阳差点爆笑:“对了,差点忘了问,绝心既然开悟了,现在是转七相,那他要度的人是谁?”

      绝心:“…………”

      “说啊,怎么了?”青阳看绝心『露』出又被扎心,暴击乘二的神情,“难道比圆圆还难?”

      绝明沉痛地摁下青阳쟔的:“小友……”他犹豫了好久才道,“是孝庄仁宣诚宪恭懿翊天启圣文皇后……”

      亏得他能将这长串的谥号背得下来,全因绝心刚开悟后,就中了魔砅样的缩进屋子,他实在担心,开门一看,桌上、地上铺满了纸,写满了绝心的有缘人。

      幸好他进去的及时,不然绝心差点刚刚开悟᧎,就陷入心魔。

      青阳:“……”

      佛祖是真的对你俩有意见吧,根羓本没打算让你俩成佛。两相对比下,陈圆圆还算简单的了。

      青阳沉『吟』片刻:“你们……加油,给佛祖、菩萨塑金身试试吧。”青阳不无同情地说,“我给你们加点薪㠹……”

      …………

      和尚们实在太惨了,青阳回观面对“师祖”的态度都缓和了些,好歹这位不论身份是谁,总是向着他的,金大腿抱起来还挺爽。

      “啷啷?聈”拨浪鼓发出试探的声音,桂花香也小心地靠近青阳,“啷啷。”

      之前那锉刀实在太狠,罗睺几次被削,心里都快有阴影了,怎奈青阳从头到尾都没错,他又풴发不了脾气,现在想催甜食都有点警惕。

      青阳接过来翻看붩:“怎么,哪里掉漆了吗?好像也没有吧。”

      “……”罗睺胸口顿时一堵。明明以前他摇拨浪鼓,小道士就知ᇄ道该做甜食了,现在还胡说什么掉漆不掉漆……变了,小道士变了!

      是不是又在跟我撒娇?罗睺凭앻借自己完全没有的经验,瞎揣度了下,觉得半就是这样。

      反正小道士手上㭔现在也没有锉刀,他也没附在神像上,罗睺索『性』捋起袖子,推着青阳往伙房走,另一虚搭在青阳头上,催动法力。

      月中旬,正是螃蟹最肥美的时候。之前供奉尐桂花香囊时,小道士还吹得天花『乱』坠,说等到十月给他做各种蟹黄甜食,他等到现在了,连个影儿都没看到,撒娇是可以᳉的,但再等螃蟹都瘦了!

      “嗯……”青阳也就是随意搭了句,没想到还能获得次头部按摩,忍不住闭了下眼睛約。

      죧 其实经过和尚那事儿,他本都准备半推半就了,正舒服地思考着要做个什么甜品,道观门口就传来气喘吁吁的呼喊声:“大师!青阳大师!”

      这声音好耳熟啊,听就是给过他两箱银子的纳兰明珠!

      正事当前,怎可沉『迷』享乐,青阳强迫自己推开师祖的,端起营业微笑:“明珠大人——”

      明珠进门就看见青阳大师拿拨浪鼓,满脸笑容:“……”他谨慎地看看那红『色』的玩意儿,带着敬畏询问,“这是什么法器,状似拨浪鼓。”

      青阳:“……这就是拨浪鼓。”

      䣶 什么法器不法器的,能不能科学一点,不要什么都牵扯到『迷』信。

      青阳随手把拨浪鼓往腰后一塞:“您怎么会来观里,是想容若了吗?我去叫人喊他……”

      明珠连连摆:“这个不急,”儿子又不会跑,但银子就不定灢了,梦里他都追着铜板摔阴沟里去了,“这次来,主要是想问问大师,能不能请财神的。”

      明珠路上就准备着了,拿出十张银票来,满脸虔诚地放进香油箱:“我是诚꯬心的,大师务必帮我看看。”

      “可以是可以吧,但为什么你突然想请财神?”青阳边往偏殿走,边狐疑的问。

      凪他主要是怀疑,明珠该不会是大皇子派来迂回请财神的吧!要是这样就不好了,以赵疡师兄那暴⌘脾气,好不容易漏出指缝倥的九枚铜板都得给收回来。

      五灵公都圈坐在偏殿吃誊香,听到外头的动静,不怎么在意地回头,看见小金贵ꙍ引着个老头子进门,后面还跟着个黑裳小偷……偷……

      “!”刘元达第时间就把赵公明捅站起来了,先吸引波火力,自己和其余三个兄뾪弟缩在后头,努力降低存在感。

      天哪,太可怕了,他可没⁤看见魔祖亦步亦趋地跟在小金贵后头,试图不着痕迹地取回自己的拨浪鼓。

      赵公明猝不及防:“嗷——”

      青阳没看到刘元达的小动作,只听见赵公明的嚎叫,吓了跳,腰间的拨浪鼓顿时和魔祖探来的错了个位:“师兄你叫什么,我还没跟你说明珠大人的来意呢,你就这么不愿意受他供奉?”

      赵公明眼泪都要出来了,心想别看自己在五灵公里貌似是最风光的个,샀其实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没看每次倒霉都Ꮏ是他。

      他含着眼泪看了明珠一眼:“这人啊,般般吧,供奉就算了。”

      赵公明重新又坐下了,小金贵的香火它不香吗?小金贵的斋醮它不美吗?好好的为什么要把分灵送给个和胤褆、亢家都有关系的人。

      明珠听不到也看不见赵公明,只能根据青阳的话惶恐地推断:“财神爷ꮓ!请殮不要责难于我纳兰家啊!”

      “??”青阳纳闷,“明珠大人,你这话从何说起?”

      “啊?不是吗?”明珠把自己的系列推断说逜了下,“……我记得上次内务府案,您请来的就꧂有财神爷的牌位,就想请您帮帮忙。要实在不行,我能不能将府中一部分钱财交给您代为保管吹……”

      五灵公这才有点兴趣地仰起头,想听明珠细说,刚抬头就对上罗睺凶神恶煞的眼睛:“……”

      ——ⱟ算了算了,命重要,低头低头。

      青阳无语:“您想太了,大皇子和亢家那是特殊情况。您没对财神爷不敬吧?没养小鬼害人吧?既然如此,害怕什么。”

      青阳把明珠一股脑掏出来的银票塞回去,语重心长:“您这个年纪了,有点积蓄不容易,不要老是盲目『迷』信,轻易被骗走存款。”

      看着明珠花白的发须,青阳仿佛回到了被师父带着去敬老院慰问时的场景,当时他就是这么挨个给老人们进行科学教育的,剩下几句常用的还有:不要看到什么宗教小册子就被洗脑,现在法治社会不允许这样宣扬宗教;有病定要找医生,医院比符水可靠……

      明珠:“…顴…”

      这是什么鬼语气,仿佛他是什么愚昧老人一样。

      明珠不甘心地拿着银票:“那,那我投资青福酒楼可以吧,在京都开家分楼。”

      怎么,白送钱还不要吗?

      沈万三顶着个牾中年汉子的形象刚出差回来,迎面就听到这句,动如脱兔地冲过辣来,抢过银票:“可以啊可以啊,我们红利很好的,熟人吧?在容先那儿看蔊过你的画像。”

      明䳧珠被抢钱反而松了口气,『露』出笑容:“真的吗……”艬

      뜸沈万三:“嗯?真的呀,容先每天都有对着画——”

      明珠:“我是说红利。”

      沈万三:럑“……”

      沈万三:“看你想要哪种吧,死了以后留在观里ѓ陪儿子,或大师超度你立刻下地府。”

      明珠:“……?”

      怎么,意思是我还要先死一死?

      为了黄河的治理问题,康熙南巡的队伍着实滞留了很久,好在往后没再遇到什么难题。

      康熙想着给儿子们锻炼的机会,到了秦淮也只处了白莲教残余问题,都没去青福观拜访,回宫以后没几天⵿,就叫来了老四胤禛。

      跟在传旨的老太监身后,胤禛看似平静,实则不安地拨弄中佛珠。

      他在想着方才和母德妃碰面,瞧见额娘正与四弟说笑,看见他的瞬,两人却齐齐收起了笑容。

      今的胤禛也不过二三岁,被生母与亲弟排斥的滋味,让他即便噑身处宫内,也没能控制住脸『色』。

      胤禛眸『色』发黯,也攥成了拳头,直到走到养心殿门前,ఛ老太监唱喏,他才回过神来:“皇——”

      “诶,免礼。”康熙都没等胤禛请完安,便摆直言道,“今日朕叫你来,是有重要的要你跟朕去做。朕早听孝懿皇后说过,你时常研习释鯻、道、儒各家的经典,其中于佛学最有心得,与你探经的大师都说过你很有佛缘。”

      胤禛愣了գ下。

      藡因为种种原因,他满月以后,就由孝懿皇后抚养,而在孝懿皇后去世后,皇阿玛与他见面,来都是避开孝懿皇后这个话题的,没想到今日主动提起。

      康熙也没等胤禛回话的意思,继续道:“朕要你这些日子加上心,好好准备,过段时间朕要带你上五台山。”

      康熙说到这里,犹豫了下要不要告诉胤禛全部真相,但又担心老四到时候跟保成样,殉非把担子揽自己身上,搞得又累又紧张,于是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好了,就这个事儿,你近来就在宫中佛殿᫸里呆呆,和喇嘛们多学习,别的务都先放放,退下吧。”

      胤禛:“……??”씐

      不是,什么ᒃ了就退下了。皇阿玛怎么这次讲话没头没尾的,为什么让他在佛殿里呆⋕呆,上个五台山至于这样郑重的准备?他又不是要出家当和尚。

      胤с禛已经失去了养母孝懿皇后的庇护,亲生母亲德妃与几个弟弟又与他不亲,凡事他都爱多想几道,而且非得想通不可。

      凭着本能领了旨意,又来到最近的佛殿内,胤禛坐在佛前,眼前不断晃过德妃扫୆向他时冷淡、陌甚至排斥的眼神,时间理智全凭蛓感情压制,就连旁喇嘛的念经声都镇不住从他心底滋出的最消极的想法:

      皇阿玛做从不无的放矢,今天这番没头没脑的嘱咐,难道真是要将我发落到五台山当和尚?

      胤禛差点直接站起身,险险克制住。

      智告诉他﵉这箣不可能,患得患失之心又敦促他有备无患。

      胤禛内心煎熬半晌,侧身喊了下身边的喇嘛,肃着脸道:“什么样的弟子,佛门不收。”

      喇嘛不知胤禛有此问,还当胤禛是在和他探讨论辩:“佛度众。”

      “……”胤禛深吸一口气,“什么样的弟子,大师看了会厌烦?”

      喇嘛淡然一笑,做拈花状。

      胤禛:“????”

      我不是在跟你打机锋啊,是认真问这个问题,你能不能世俗的回答下。裸

      胤禛只能问得再直接些:“若有人,辱佛、骂佛,大师可还会想度他?”

      喇嘛神『色』一肃,坚定合掌:“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랙!”

      胤禛瞳孔剧震:“…………”

       怎么的,什么意思,我要是去五台山辱佛骂佛,五台山的和尚反倒会追着我要收徒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