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我而生

      聾 时间亂如白驹过隙,一转眼,便是小半年时光匆匆而过。

      北道水库之中,一艘小船停泊在江面之上,两名身穿救生衣的男璳子站在船头,手봺持长杆笊篱,清理着水库中的滋生的水草杂物。

      홁 忽然,只๷见江面之上突然间鼓起了一个巨大的水包,一条庞然大物猛地从江面之下浮起,翻了个身,如玉般胞的白色麟甲在阳光之下熠熠生찳辉,巨大的鱼尾跃出水面,几乎有两人脚下的小船那般的巨大!

      啪啦! ㄎ 佘 鱼尾拍下,水中顿时炸开一声闷响,巨大的水浪Ꝥ波纹播荄荡而出,冲击的江面上的快艇都随着一阵摇晃。

      顾狄猝不及防之下,差煂点一个趔趄고栽굑进江面之中,好在他身旁的同事孙阳早有预料ह一般,及时的뙙一把扶住了他,这才免得他下水免费洗一澡。

      “小顾,你这可不行啊,䒫我们水库管理员的工鮊作,可是要每天和水打交道的,你这到了水上,连站都站不稳,得多练练啊。”

      听到孙阳的调侃,顾狄䝜愣愣的转头看了他펨一⿑眼,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问题的重点佊是这个吗?刚才那个你没看到吗?传说中的水쩞库袊大水怪啊!居然是真的!”

      柾 孙阳只是笑了笑,一副你少见多怪的模样。㢉

      “你是说白鲤兄弟啊,他当然是真的。”䄼说着,他又突然幽幽的补了一句溭,“看起来白鲤兄弟今天很饿呢,才刚看到我送祭品来了,这就等不及䮕跳出来了。” ᔲ

      “祭..祭品?!”顾狄突然想到了什么,面色唰的一下就白了下来,面无血色踓,嘴㈹唇都忍不住有些颤ؐ抖。

      “哈哈哈哈哈...!”孙阳突然笑喷了,一巴掌拍在顾狄的肩膀上,顾阑狄脚下一软,一荲下子便瘫倒在了船上,一时间竟有种窒息的感觉,嘴唇都有些青紫了起来。

      ⺚ 孙阳见状被吓了一跳:“喂喂,小顾!你别吓我啊!豉我只是开玩笑的!”

      他手忙脚쫬乱的抓着顾狄的肩膀摇了好一阵后,顾狄才重新回过来了神来,孙阳也不敢开玩笑了,赶忙和他解释了清楚。

      ॵ냴“小顾,哥刚才和你开玩笑呢,你听我说.檨..你才刚੠被调到水ℏ库来工作,不知道水库的情Ƥ况,白磙鲤兄㟂弟我们水库里的人都知道,从不会伤人,就你还不清楚鼈,所以我才和你开个玩笑。”

      听孙阳一番解释之后,顾狄这才明白了过来,孙淉阳这个玩笑,可真的是差点没把他给吓死了!

      顾狄心中有些恼怒,毕竟这么恶劣的玩笑,也真的是没谁悽了!

      见顾狄那Ỹ生气的模样,孙阳也只好赔笑쀜道歉:“小顾啊,真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会把你吓成这样...几个月前,我刚到水库来工作的时候朘,也是被别人给这么吓过的...”

      用白鲤吓唬不清楚情况的新员工,也算是水库工作人员们的惯例了,几乎已经形成了一种欀惯用的‘⋀迎新惊喜’,只不过緱这튌一次恰逢白鲤上ি到水面翻身⊂透气,所以刺激与惊吓的确是大了亿点。

      经过孙阳的一番赔礼解释,顾狄那惊恐的情绪也终于缓缓平息了下来뜜。

      歌 “孙哥,我这是蠈今天才知道,水库大水怪居然是真的,可真吓人,我们在水库潪里工作,不会有危险吧?”

      听到顾狄崳用大水怪来称呼白鲤,孙阳有些生气道:“什么大∝水怪?那是럁白鲤兄弟,姓白名鲤。”

      “而且有白鲤兄弟在,哪有什么危险?倒不如说,如果不是白鲤兄弟,我们这个水库还能不能正常运转都是一个㝉问题,周围几个县的吃水都要断롳!所以以后你记得给我礼貌一点!”

      “要再让我먑听到你用什么水怪来称呼白鲤兄弟,看我不大嘴巴子抽你!”

      被孙阳吼了一声,顾狄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半饷后才一副不敢置ᢦ信的样子问道:“孙哥,你是说,我们北道水库还堾能正常运转,是因Ŭ为那个..那个白鲤兄弟?”

      自从半年前天地异变以来,世间灵气复苏,万物生灵一下子就变得不正常了起来,动植物变异,人类中也出Ხ现了不뇒少突然觉醒了神奇能力的超能蠋力者。

      这一系列的变化,对于人类社会的影响可想而知,不知道引发出来了多少混乱。

      其中最直观的变化就是,人类所占据控制的土地,一下子便减少了三成不止。

      就像是那些山区,偏远农村等地,全被变异的动物和植物所占据了,逼得当地的人类不得不转铿移:退避回了周围的城市之꣞中。

      而像是北道水库这样远在ﳹ城区之外三十多公里的‘荒郊野外’,却没从人类手中丢失,反倒算是一件奇事。

      或者说,是白鲤的功⧆劳。

      北道水库位于澜江中段,直接依江而建,乃是욫周边一千多里之内唯一的一条大江,亦是周边数个县城的饮用水来源与供应地,重要性可想而知。

      但自ޅ从天地异变一来,水库中便频频出事,生出了不少异变的生物,搞得水库中的工作人员都不敢下水库了。

      而且那些异变的生物苑有时候还会破坏水库中的设施,每次维修,都需要出动军队与大量的人手清理水库㢓中的异变生物,然后才能维修设备。

      可水库的位置偏偏又位于澜江,江中的变异生物几乎无可统计,每日都会有大量的变异生物重新补充进水库之中,根本軍就清理不绝。

      以至于水库几乎就无法正常运转,三天两头便出㗥事,不是水下的电缆被咬断了,就是净水过滤设备被破坏了,根本就根绝不了。

      而且上面也显然没有多的余力派遣那么多的人力物力来维持水库的締运转,以至于到了后来,都ڛ快要坚持不住了。

      昧 但水库又是方圆一千多里内唯一的大型봣水源供给地,生ꎅ命线一般的存在,又无法放ꮲ弃...简直让人愁白了头发。

      好在后来白鲤来到了这里安家,横扫了周边十几里水域内的凶猛异化鱼类,甚至主髌动帮助他们守护了这座水库,这才让北道水꼥库能够正常运转。

      换句话说ꤑ,白鲤俨然就是北道水库的守护神,如果不是他的话,周边几座县城엷之中,上百万的人的饮水都会出问题!

      ⨉ 只可惜,᪻他的这份功绩除了上面与水库的工作人员之外,却是少有人知,上面也没有主动将此事大肆宣扬,告知给民众,只是默认了他的存在而已。

      不过白鲤也不在乎ॸ这个,毕竟好处他已经确实的拿到了。

      䎯 维系上百万人的饮水供应,造福一方,是谓功德,而功德一说,在以往之时,只是一个虚无的概念,但在如今,却不再缥缈。

      白鲤意识深处的龙门,更是能将那冥冥之中功德给具现ꩍ出来,化作助力反哺给白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