岬奈奈美被公侵犯

      嗖嗖嗖嗖~~

      山间,两只猛虎窜过。

      在前领路的猛虎粗壮的身子上跨坐着个紫裙少女。

      在后的猛虎身上,则是躺着刅一个白袍小道士。

      小道士不仅躺着,还翘着腿,悠哉游哉地看着天空飘过的白云,腰间的酒葫芦随着猛虎的跑动而来回晃着,内里酒水撞击着葫俒芦,发出颠来晃去的闷响。

      “我观白云多悠闲,白云观我应如是...”夏极随口哼着。

      哒哒哒哒哒哒.绮..

      两只猛虎才窜过,又是一群野兽呼啦啦地跑过,如随王出征的卫士。

      这等风采膪,当真是这片山域的兽王和太上王了。

      很快,猛虎停在了一处悬崖边。

      崖下,云雾翻涌,淹没了山间以下。

      ᶹ 猛虎们羞愧地停下脚步,为不能飞檐走壁,不能载着王和太上王去到绝壁里洞窟而感到惭愧。

      但猴子们却已经吱吱吱地叫着,搔首弄姿,在悬崖前列队飒了。

      阿紫叉腰站在猴子们面前。

      然后猴子们都不叫了,一副玧已经准备好的架势。

      阿紫侧头看了看主人。

      뢴 夏极点点头。

      阿紫转身,淡淡道:“吱吱吱。”

      顿时,猴子们欢快起来了,舒展촎长臂,借着那绝壁缝隙里长出的树木往下而去。

      阿紫脚丫下生出两轮飞快旋转的金刚琢子,一溜烟也跟了过去。

      夏极挎着酒葫芦,挥舞着宽大白袖,跟着猴子和狸猫纵身一跃,就跃入了白云里。

      以他此时的境界,别说绝壁上有横生䱫的树木枝干了,

      箓 賧就算没有,他也能在嶙峋的山壁上寻找到借力点,轻轻松松地行走。

      孤云出岫,雾淹高山。

      白袍小道士身絥形逐渐黯淡,起初还有个轮廓,ꦚ很快就是茫茫不膒见了。

      夏极脚下是深渊,一个不小心,就会跌的粉身碎骨,但他却没什么感觉,就是很简单地踏步行走。

      很快,目的地到了。

      那是一个绝壁上的简陋山洞。

      这里就是猴勉子们的藏书阁。

      㿷 猴子喜欢模仿人,而有些灵性的更豰是会模仿看书。

      所以,当夏极走入这神奇的藏书阁时,竟见到三五只猴子端坐在洞里石凳上,借着洞孔里穿透的阳光在一本正经地翻着书册。

      可惜的是,它们把书拿反了。

      这山洞里,意外地很干燥,书籍也都保存的不错。

      在猴子们鴈的带领下,阿紫很快找到了【花魁回忆录(下)】,然后䣗塞入裙子准备带回去看。

      夏极则是有些感慨。

      真是有其主必有其奴啊。

      那么多的好功法,阿紫都不取,反倒是取这种没营养的东西...一脸没有上进心的样子,不错,真是个不错的狸猫。

      他不禁暗暗点头,为自己的小妖奴◐默默点赞。

      这娃,随他。

      㛼 犙猴子们炫耀性地在前领路。

      ꧚ 它们其实并不知道自己藏了什么书,就算那些在翻书看的猴子都只是“鹦鹉学舌”。

      夏∯极是识货的。

      他自然认뤀得这些猴子们的藏书,品类杂多,但竟有好些本不错的功法。

      于是,他随口称赞。

      阿紫就把縛他的称轔赞翻译给猴子们听。

      猴子们不停搔首,吱吱吱地叫着,开心极了。

      夏极随意翻着这里的书,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外,这里的功嗂法虽然不错,但总㠒归还比不上武当的道藏阁。

      他也没打算쫴有什么奇遇,就是来看看而已。

      可当他走到尽头时,忽地目光垂了垂,他在猴子们的藏书柜下看到了一本破破烂烂的册子。

      虛书册的封皮上隐隐写着ዻ“山经”两个字。

      他心神一升动,抬起书柜脚,取出了那本厚册子。

      䉩猴子们震惊了,不懂太上王为⇰什㉹么要取这么破烂뀺的一本书。

      这要不是一本书,早就被它们丢掉了。

      这么烂的书,捧起来看,多没面子?

      夏极则是掸去册子上的尘埃,翻开开始看。

      封面第一页,有着一行字:涉命不易古,山海长存。

      他继续翻。

      没想到狙这无心之举,却是让他目光被吸引了进去。

      他连连翻看,竟是看到忘记了时间,一口气粗略地翻到结尾,不禁愣住了。

      这《山经》竟是一本极为珍稀的横练功法,据书上浕描述,修炼到高深之处,可以身如一座巍峨的高山,甚괪至可能突破人类寿元的极限。

      吹牛皮谁都会,但以夏캲极此时的境界来看,发现这本书真的是极为特别,其中甚燠至还罗列出了佛道两门的一些常见的、不虞常见的横练功法,用以对比、佐证。

      猴子们震惊极了,太上王居然翻它们用来垫书柜的书翻了这么久。

      夏极摇摇手道:“这本书,廨我要了。”

      阿紫翻译了下。

      猴子们惊地不知说什么好。

      忽地,它们恍然了。

      难道说륗,太上王就喜欢这种破破烂烂的书?

      猴子们的眼睛顿夼时亮了起来。

      下次,一定还要找这些破烂书送给太上王!

      ...

      ...

      横练功法的修炼本质,就是“请打我吧”。

       当你适应了被打之后,你的身体就会“进化”。

      当然,如何适应,就是问题❿所在了,其中囊括气劲观想各种法门,甚至涂抹身子的药膏,供泡澡的药汤等等等等。

      【山经】自然也不会偏离这万变不离其宗的俴东西。

       次日的午后,夏极来到深山中,盘膝坐在一条山泉边,按着【山经】描述的法门开始了修炼。

      ᓴ横练功法,本就是在他的修炼日程之上。

      变不变强什么的无所谓⮃,但肌肉是男人的浪漫,而且一旦自己变峎大变壮了,说不定就可以不再那么吸引异性了,就挺好。

      前䪰世的他很想去健身房练出一身肌肉来,到了夏天就可以如美女秀长腿一样秀出一身腱子肉,然后告诉别人“没办法,天멠生的,怎么吃都不胖,还长肌肉,真是要命了”。

      可惜,他这个美好的愿望却被无止无尽的事务给压住了,为了生活,为了更好的生活,为了家人的生活,为了家人更好的生活,他拼尽全力。

      然而,即便那么努力又如何呢?一场大病,一次死亡,就让一切成空,就让他那所谓的“更好的生活”都如镜花水月般消失了,也让家人为퇚他的ຨ病逝而恸哭。

      这一世,他的生母已经抛弃了他。 릖

      而他的家,只是这武当山。

      他不会再如前世一般去奋斗什么的,他只会安心签到,同时默默地守护住这个家。

      “命不易古,山海长存...唔...简单来说,就是做人有极限,不做人就可以突破极限的意思么?”

      夏极摸了摸下巴,胡渣刺的他手指有些糙糙的感觉。

      他已经完成了【山经】第一篇的理解,此时合上书,然后尽力地收敛体内的大日真元,同时从旮旯里调出卝罡气,开始运转。

      运转一圈之后,感觉不错。

      쯵他侧头看向正撩着裙子蹲在湖边钓鱼的小狸猫,喊道:“阿紫,去叫些熊过来。”

      小狸猫应了声,快速起身,踏着两个金刚琢子,往远处去了。

      没多久...

      远处山中就响起了一阵轰隆隆的声音。

      四只䋞黑色熊瞎子怨念满满地爬到了夏覐极身后,抖落雪尘。

      洁冬眠被叫醒的感觉,真的很不爽。

      可它们不敢不爽鵬,因为它们打不过这只邪恶的狸猫暴君。

      而眼前这为白袍的人类,据说是狸猫暴맋君的主껌人。

      矷夏极脱下外衣,露出狂野的身躯。

      阿紫急忙伸出十指捂住眼睛,这是从书上学来的,其实她不是真的害羞。

      夏极道:“阿紫,叫它们用树打我。”

      阿紫放下手指,一脸问号。

      夏极道:“没错,就是你字面了解的意思。”

      阿紫这才转썟身,对着四只黑熊道:“吼~~”

      四只黑熊的小眼睛顿时瞪圆了,一股子不敢置信的表情。

      什么?

      还有这种要求?

      那쑩就不要怪它们了。

      黑熊们兴奋了,纷纷跑到不远处,双爪左右开弓,拍断了树,然后横抱着树又跑了回来。

      可是,它们还是不敢攻击,有些犹豫。

      夏极道:“让它们打我的身子。”

       麵阿紫转윢身,对四只抱着断树的熊瞎子道:“吼!”

      熊们开心了,正好发泄冬眠被叫醒的烦躁。

      嘭!!嘭嘭!!!

      如擂鼓般的轰声响起。

      树木狠狠地重击在那夏极身上。

      每一下,都能将寻常练家子给打的重伤,甚至直接死亡。

      夏极感受着这力量藽,觉得勉强还行,就顺手拿了张襚纸,在四根断树不间断轰击他的时候,在醜纸条上刷刷刷地写下了许多药材,然后丢给阿紫道:“去山上找一橅找这些药。”

      熊瞎子们쫒感到了惭愧。

      它们就算再瞎,也看得出来这位白袍人类根本没把它们的攻击当回事。

      这怎么可能?

      它们可是熊啊!

      于是,熊们都使出了吃奶的劲。

      “重点。”

      “再重点。”

      “没竚吃蜂蜜吗?”

      夏极极力地收敛着体内的真元,然后又把罡谸气收束在经脉之中,使得无论真元还是罡气都不会应激地去防御。

      因为如果有气在,就无法起到修炼的作用。

      行气和横练,虽然互有反哺,但却是两个不同的修炼方法。

      行气修的是经脉穴道,是身体之内。

      横练则是肌肉筋骨,是身体之外。

      通过重量练习,还有捶打练习,使得肌肉充血撕裂,然后再愈合后就会更为强健,药膳、药浴还有药膏可以加快肌肉复原的速度,同时也可以肌肉得到充分的补充萸。

      【山经】虽然特殊,但这些基础的东西却还是必不可少的。

      可夏极体内的真元实在太强了,閃这就导致他被反哺的肌肉早就很强了。

      换句话说ﯢ,他的起点非常高。

      当阿紫返回的N时候,四只熊瞎子已经累坏了,腆着肚子昏倒在地上,夏极背上也不过是稍稍红了一些罢了。

      而夏极脸上,更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失望,太失望了。

      后山灵气养人,也养动物。

      熊瞎子也是有简单思维能力的。

      其中一头最壮的黑熊感受到了这骭种无声的鄙视,它努力地动着指爪,熊脸上浮出坚毅之色。

      可恶。

      太可恶了。

      就要这養么放弃了吗?

      指爪按地,爪子然抓着泥土,它不想屈服,它还想站起来,它还可以蝀...

      然而,它起不来了。

      因为狸猫暴君一脚丫踩在了它毛茸茸的大熊掌上,嘀咕了声:“真没用。” 퍎

      耻辱的泪水顺着熊脸流了下来。

      夏极感到这些윐狗熊已经不能助他修炼了,就道:“阿紫啊,让它们回去冬眠吧。”

      阿紫用玉露般的脚丫一脚一脚踢着狗熊们的脸,道:“吼吼吼。”

      狗熊们忽地开心了,暴君虽然凶,但是,脚是真的软,踩着熊还怪舒服的。

      它们纷纷起身。

      溜了溜了,赶紧回去呗睡觉。

      夏极这才起身,毛孔里,无数紫焰狂卷而出,将他体表一切的污垢、一切的尘埃、一切的汗水全部燃烧㕤殆尽푶。

      紧接着,他一抬手,抓起挂在树梢上的宽大白色道袍,穿在身上,然后对小狸猫道,“阿紫,陪我去山里走走,我花想寻找新的修炼地点。”

      “主人想找什么样的地点呢?”

      “要能够大力打我的地方...有这样的动物吗?”

      ᐿ“额...动物倒是没有,不过阿紫知道有个地方可能会让主人满意...我带主人去吧。”

      白袍道士,紫衣少女并肩而行,行走在覆雪深山的水云里。

      此处,不辨天上,不辨人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