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肛交视频

      【高塔历20年五月六日

      准确来说现在应该是203X年,但是人类都已经快嗝屁了,所以还是按我这边来吧。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因为我要开始写日记了!

      虽说正经人谁写日记啊,但我本来就不是正经人,所以无所谓。

      …好吧,其实主要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所以才想记录了一下。

      大女儿变成了黑龙,我的右手也断了,连原本的据点都被拆了个一干二净。

      要不是我刚开打的时候,就让伤疤战士带着普通人撤离,恐怕现在连人都剩不下几个。

      不过没关系,曾经有个伟人说过,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

      只要人活着,房子田地的都能再建,反正立本这么大,这里没了就去其他地方,日子总能过下去。

      不过还是希望能赶紧找到可以耕种的土地啊。

      另外,一只手写字是真的不方便,特别是在连桌子都没有的情况下。】

      ……

      【高塔历20年五月十日

      淦,走了三天,还TM在黑土上,原来我和女儿之间的战斗这么激烈吗?破坏范围也太大了吧!再这样下去队伍里就要没余粮啊!】

      ……

      【高塔历20年五月十二日

      万幸,在队伍里饿到人吃人时,走出了被破坏的土地,接下来就不用担心食物的问题,有山有水,林子里什么东西都有,随便抓点啥都能填饱肚子,之后只要找到平坦的地方,就能再次开始种地大业了。】

      ……

      【高塔历20年六月一日

      找到可以居住的地方了!和第一次相比,虽然没了现成的建材,但多了几千名伤疤战士,人数也有足足十万,重建起来应该会很快。

      不出意外的话,一个月差不多就能建完居住用的房屋。之后就能再度开垦田地了。】

      ……

      【高塔历20六月二日

      今天冴子忽然送给我一个盒子,打开了来一看,居然是小室孝腌制好的人头。

      原来那家伙是在上楼的时候遇上了冴子吗?看着创口明显是一刀枭首,也不知道是小室孝放松了警惕,还是冴子太强了。

      不过在床上看到男人的脑袋实在是太败口味了,所以我狠狠地惩罚了冴子,想搞出个人命。】

      ……

      【高塔历20年七月六日

      一切都差不多回到了正轨,但还没有城墙,让我有些担心死体来突袭这里,虽然整个立本已经没有死体了,但是面对那个空间系特异种,不锁定空间,基本等同于不设防。

      但是建立城墙的话,工程量又太大了,没个五六年不行,所以我决定制作界碑,在法理上将领地与这片大地分割,通过这种分离的行为,来吸引双脚斧的视线,从而封闭界碑内所有的【门】。

      不过这样做,导致的结果就是家家户户都没办法开门,索性把所有门都给拆掉,反正现在也没有小偷之类的职业,拆了门也无伤大雅。】

      ……

      【高塔历20年七月十日

      我TM人傻了,鞠川貌似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女儿不见了,在解释了一番后,依旧吵着要见自己的女人,甚至还打算离家出走。

      我也不知道这女人到底疼不疼爱自己的女儿,蛮离谱的。

      顺带我也在寻找让女儿恢复理智的方法,到时候说不定可以分流一波人给女儿。】

      ……

      【高塔历20年八月五日

      界碑已经布置好了,派遣伤疤战士去守护后,我总算是不用担心那天睡觉的时候,死体忽然爬到了我床上了。

      今天恰好遇上二女儿,又忽然想起来大女儿之前说过她有点心理问题,想当冲妈逆女,所以就拉着她谈了谈心。

      不过效果不大,感觉她一直在敷衍,就是不想改正。

      之后在多聊聊吧,还是不行的话只能让冴子自己来管教了,解铃还须系铃人。】

      ……

      【高塔历20年十一月十三日

      教堂的负责修女突然找到我说希望重建高塔,但我是不打算这么做的,因为太麻烦,原来的高塔也是在公寓的基础上改建,如今没了就没了,还有重建实在是太蠢了。

      原本我是想这么说的,但是修女团实在是太可爱了。

      没办法,我只好开始征集领民的意见,假如超过70%的人希望重建高塔,那就可以动工。

      不过应该没有什么人会愿意修建这种华而不实的奇观吧。】

      ……

      【高塔历20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高塔开始动工了,按照他们给出的豪华图纸,这座预见超三百米的高塔,至少要建造十年。

      由于领民都有自家的地要种,所以只能在农闲的时候来高塔帮忙,倒是有不少人想要全身心的投入高塔的建设,不过都被我拒绝了。

      老老实实的种完自家的地再说吧。】

      ……

      【高塔历21年四月三日

      大女儿回来了,不过还是没有理智的状态,只想着毁灭,为了不让她影响领民,我把她连同三条小龙冰封在海底,但每年都要定时去加固封印。

      作为压制她的代价,我的左眼失去了辉光,彻底从远程单位变成了近战单位,同时也无法继续利用上校的力量变强了。

      我现在也无法断言死体还会不还再度进化,死体毫无疑问是敌视人类的,它们一直想要消灭人类,假如我的力量无法让它们心生忌惮,那高塔就完蛋了。

      所以我决定开始研究其他司辰的力量,寻找另外变强的路径。

      对了,我把二女儿的事情告诉冴子了,虽然她的表情很奇怪,但也答应了妥善处理这件事。

      希望女儿没事。】

      ……

      【高塔历22年六月九日

      我找到了让依依恢复理智的方法,在和狮子匠进行交易后,祂同意帮助我,但作为回报,我必须要完成一件事。

      干了这件事,我必定会被上校所厌恶,但是【我】会溶解在辉光中,所以不要紧。】

      ……

      【高塔历22年九月三日

      依依终于恢复了理智,不过还是见到我就会不受控制的发怒,据她所说,这是因为抗争的残留,所以才会见面就用尾巴抽我。

      和依依聊了聊她妈妈的近况后,我本来是希望她能回去看看鞠川的,但是依依却拒绝了,她说她是反贼,绝对不会再回高塔。

      同时她也拒绝了从我这里分出一部分人口的提议,她想要自己建立自己的王国。

      而这个世界确实还存在着其他隐秘的人类聚集地,当初我眼睛还没瞎的时候,看到过他们,于是我就在地图上标记了那几个地点让依依试着寻找。

      至此,大女儿的事情算是暂且结束了,不过随着她理智的恢复,在某种层面上,依依依旧是高塔的继承人。

      因为我没有告诉高塔人黑龙就是依依,所以在他们眼里依依只是失踪了,即使死亡的可能性很大,但只要不是真的死了,她依旧是第一顺位的继承人。

      假如我和萧媚离开了,蚁母是绝对不会放过依依的。

      所以必须要想个办法才行,研究司辰不能停啊!】

      ……

      【高塔历33年七月六日

      死体失踪了,原本遍布全球的死体一夜之间全部都消失了,这个消息是依依几天前告诉我的。

      在经过反复验证后,我也确认了这个结果,死体确实从地球上消失了。

      于是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领民,他们一开始还不相信,直到我反复确认后,才开始欢呼雀跃,不少人甚至喜极而泣。

      看到他们这么高兴,我的心情也很愉悦,同时也感觉很放松。

      接下来我应该可以退休了,刚好我这里还有不少末日前的先进知识,把它们交给领民应该能快速恢复到二十世纪初的水平。

      这些知识也可以发给依依一份,假如还有其他幸存者据点的话,也可以给他们一份。】

      ……

      【高塔历34年一月六日

      甘霖梁!死体根本就没有消失!它们只是躲进异空间里!

      要不是我布置的界碑有一部分留做纪念还没拆除,恐怕都发现不了这件事。

      那帮死体居然改行盗墓了,准确点说是去盗尸体,这挖人祖坟,实在是忒缺德了!

      尚不知晓为什么死体要改行倒斗,但我开始推行火化了,反正不能让死体的得逞就对了。】

      ……

      【高塔历35年三月三日

      我知道为什么死体会躲进异空间了,海里有东西要冒出来了。

      最近一段时间海平面飞升上升,已经有小半立本都被淹没了,同时依依也告诉我她的三个小弟在大西洋中部发现很多鱼头人身的东西。

      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克总了吧,看来得找条渔船撞祂一票了。】

      ……

      【高塔历35年六月二十日

      鱼头怪开始上岸,大半个立本已被淹没,拉莱耶古城也快浮出水面。

      事情越来越大条了,依依那边已经把人都迁到高处去了,但我这边地势高的地方本来就不多,还都不适合种地,搬过去也会出现粮食问题。

      所以我选择躺平任艹,淹就淹吧,反正我已经退休了,人类的存亡与我无关!

      开个玩笑,之所以不搬是因为我有在水底下保命的办法,这些年研究司辰可不是瞎胡闹的。我现在完全有能力布置一个避水结界,让高塔人民在水里也能生存。

      就算是阳光的问题,我也可以利用骄阳四子的力量来在水底重现太阳的光芒。

      唯一可能出差错的地方,就是死体背后貌似有昕旦和残阳的影子,作为死体之敌,使用祂们的力量也不知道会不会出问题。】

      ……

      【高塔历38年五月三十日

      在水底生活已经快两年了,目前来说一切都好,就是每个领民的脑袋上都多了一串数字,跟玩网游似的,但仔细一看就能发现那其实是他们的剩余寿命,数字归零立刻就会嗝屁。

      还有就是高塔开始流行起了悲剧,任何文学作品,结局越是凄美,就越是受欢迎。

      就连他们的审美也开始出现了变化,越来越钟情于互相对称的东西,不管是建筑,还是服饰,甚至就连田地他们也要能的相互对称。

      另外伤疤战士也变得有些暴躁了,他们总是一刻不停的宣泄自己的力量,外面路过的鱼头怪都他们都不放过。

      总感觉这样下去,我们会和鱼头怪打起来,但应该不会引来克总,毕竟司辰某种意义上是这个世界现任支配者,而克总是旧日支配者,两者多半是对立关系。

      现在克总醒了,司辰应该在忙着对付祂,双方都没功夫管这里。

      些许鱼头怪而已,洒洒水的事情。

      对了,鞠川脑袋上的数字只有两年了。】

      ……

      【高塔历40年六月十五日

      我老婆没了。

      两年时间,我还是没找到能够不触怒昕旦而延长本应死去之人的寿命的方法,依依也赶回来偷偷地参加了葬礼,而且哭了个稀里哗啦。

      不过我没告诉她,虽然没找到延长寿命的方法,但我找到飞升的方法。

      在鞠川离世之前,我用自己二分之一的肝脏,为她举行了飞升仪式,投入了蚁母的怀抱。

      但这件事不能告诉她,因为██仪式已经完成了,她绝对不可以知道这件事,这很有可能导致仪式损坏。】

      ……

      【高塔历45年十月二十三日

      一个月前,海水已经有了褪去的迹象,看来克总还是没干过司辰,又被强行灌下了昏睡红茶,成为了一个光荣的绿皮肥宅。

      现在陆地差不多都露出来了,不过听依依说有好些鱼人被困在了湖泊、沼泽等地,没法回归大海,属实有些惨。

      还有现在的陆地上都没什么动物,植物也大多淹死了,但走地鱼是真的多,这些东西都长着陆地动物的腿,但身体却是鱼形。

      我估计他们原本是陆地动物,但被克总给污染了,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还有五年,我差不多就要离开这个梦境了,有些准备也该早做打算了。】

      ……

      【高塔历48年九月十七日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那些死体躲的异空间因为克总和司辰争斗而不小心嵌入了世界法则里,它们现在永远都出不来了,哈哈哈哈。

      不过它们貌似也获得吸收死者灵魂的权力,现在那个异空间差不多可以当做是冥界之类的玩意。

      只要它们履行自己的责任,就可以慢慢缓慢的变强。

      但是我必不可能让它们这么舒服,所以我开发出了一套从冥界里白嫖力量的方法,只要大力推广出去,那些死体还想舒舒服服地变强,做梦去吧!哈哈哈】

      ……

      【高塔历50年八月二十六日

      今天是最后的日记,明天【我】将溶解于辉光之中,而【我】也将得到新生。

      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会画上一个句号。

      因为某些原因,我还是只有七个孩子。

      而在这七个孩子里,大女儿变成了龙,有了自己的方向,二女儿则一直跟着她亲生母亲,三女儿,成为了上校的具名者早已飞升、老四、老五、老六,她们选择了普通人的生活,现在也已经是贤妻良母了。

      嘉儿她就有点特殊了,按照武道的说法,她已经破碎虚空,穿界而去了。

      非常离谱,但在嘉儿身上却又合情合理,毕竟她的武学天赋简直非人,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可以单挑三小龙。

      至于冴子,她会成为狮子匠的具名者,因为狮子匠的所涵盖的领域很适合她这个杀胚。

      在我离去之后,高塔将会失去主人,那把弓也因为答应了狮子匠要举行【抗逆仪式】恶心一把上校而不能留。

      所以我已经遣散了伤疤战士,并且命令他们两百年之内都不能出现在人类的视野中。

      人类方面也因为留下了不少知识,和我开发的薅冥界羊毛教程,之后也不用担心他们的发展。

      所以就这样吧,【我】死期已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