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在线看片

      第三梦(2)

      “嘿,小溪,你和米路是不是在偷偷交往啊?”

      刚刚中午放学,平日里跟于溪关系还不错的一个女生便追上来悄悄敷问她。

      ⍸ 撴 “什么帩?”于溪诧异地回:“谁说的我们在交往?” 흧

      “你整天放学或者去食堂吃饭经常跟他在一块啊,Ꭶ班굜里面好多人都这么猜测了⮯。”那个女孩子௲神秘地说。

      “哪有,马上就要高三了,哪还有心思搞这些㞠。”于溪对她撇了撇嘴:“我俩就是住的比较近,关系比昆较好罢了。”但鞈不知不觉,她的脸已有点微红。

      “我不信,你们之间一定튳不止这样的关系,你就别隐瞒쪈了,瞒着大家的话,是得不到祝福的。你们랴是一对吧?”那个女生依旧不依不挠。᱾似乎是很难在繁重的学㣑习环境下找到什么解压的办法,班里的人对一些八卦似乎传得特别津津乐道,没想到,这次居然轮到蛁了自己。

      “一对又怎么了?”

      她正踗想接着反驳,在她们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温和的男生的嗓音。她们齐齐地摀向后看去:米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们身后,正轻笑着看着她们。

      “呀,我,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你们쉰聊。”那个女孩⧆见状匆匆说完这句话便没了踪影。那个女孩走后,她抬头看了看米劵路,脸霎时就红了起来。

      “刚刚,刚刚你䉝说了什么?”她吞吐地问。

      “嗯?”他轻轻哼了一声:“你没有听见吗?” 魘

      她突然想伸ꒁ出手抱住他,可当她把手伸过去时,却什么都没有碰到。

      …… 玊

      在阶梯教室里,于溪醒了。컹除騷了几个在准备考研的学生还在教室里面看书,她所坐的那一带已空无一人。听了三年依旧听不懂的大学英语课,她又是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她想起刚才做的那个梦来:最近悼似乎㒧经常梦见米路呢。只是,她明明只见过米路小时候的羆样子,却在梦里对那个男生的脸无比熟悉。而且,几乎是凭直觉,她一眼就看出,那个男生就应该是米路的模样。

      尽管,她已经有十多年未曾见过米路。

      尽管,她这么훶些年还经常幻想那个儿时的玩伴还一直在她身⼝边。

      幒藎手뙙机上有一条未读短信,是肖昀⼡发来的:以后上课的时候不要再睡着了,天这么冷,容易着凉。她这才突然发觉,原来自己身上披着肖昀的外套。

      他앚已经来过了啊。她傻乎乎地笑了笑。

      有个人关心真好。她的心突然就暖了一下:因为平日ミ里很少和男生打交道的原因,她已经有好久好久没味有被一个男生这么关心过了……

      ㏀有十多䄷年了吧。庇

      过了好久,她拿起手机给肖昀回了信息:谢谢你的뱍外套。蠀

      琅而那ቕ边回复:谢什么,这不是应该的吗?

      컲 她收拾了一下翻开却一页也没看下去ꊉ的英语书춽,站起身,从教室里离开。

      第二梦(5)

      “听说了吗,这次我们来接应的督军可是当今的左相。”

      鉎 “左相的地位在܏国内可几乎是一人之下了呢,没想到我们这些排头兵居然可以一睹他的真容。”

      看着前面的士兵在窃窃私语,米鹿抬了抬手,下面的人立刻安静了ﷴ下来。

      “既然让你们去接应了,你们就给我打起精神来。”米鹿敲着前排的一个士ノ兵的脑门说道:“狼㩁族人很可能绕过我们去袭击左相,你们都给我打好警惕,懂吗?”

      “是,将军。”士兵们齐齐低下头去:“定当誓死报左相大人安全。”

      闻言,米鹿却笑了笑:“任务重大,但我要的不是你们这样凓的回应。”看着他们略微疑惑的表情,米鹿接着说道:“如果真的有狼族人袭击,以烟折子为号。记住最重要的事:保住你们的命回来。”

      “将军,那……”

      “无需多言,保住命回来就是最重要的事。”似乎有人想反驳几句,却被米鹿꫽突然打断。

      “檪天佑⟼南国。”米鹿将一杯酒洒到걸地上:“壮士们,出发吧。”

      天佑南国,希望这次的计划不会出什么问题㫧。米鹿闭上眼睛,于ᆰ夕,萧云,还有刚刚离去的那一队人︼的脸,依次在他脑海中浮现。他看着那一队人马走远了之➆后,回过身폔走进帐中。

      嶢 “퀫左相,我们也改启程了。”他对萧莢云说道,言毕,他的目光扫向于夕:“这次行军,你就跟在我的身边。一旦有任何不对的情况,我拿你是问。”

      “米将军늤未免太多疑了些,依我看,于夕姑娘怎么可能会泄露将军的计划。”萧云㓁笑着打圆场。

      “我……”于夕嗫嚅着想反驳几句,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依我对狼族人的了解,他们一定会派出最精锐的铁骑袭击左相䎖所在的车队,一旦这次重创他们,狼族的游击战略将不复存在。”米鹿说道:“现在是时글候츃过去了。”他吹响腕上的集结뚇符,清脆的蝤声音响遍大营。

      当米鹿刚率领着火速集结来的榿精锐出营时,远方已有一缕烟在尃缓缓飘起。“不对劲,似乎狼族人的行动比我预想的更快些。”米鹿喃喃,而后他回过神来,吩咐道:“丢掉ᛢ辎重,加快行军ှ速度蜇。”

      前天夜里去过的那间小木屋已곷近짤在눪眼前,他派出的先遣队和“左相”的车队却还没看见踪影。除了脚步声,一切都静得可怕。

      不对劲。这앺是米鹿从军那么多年鲤所练就的一种可怕的直觉。

      但似乎已经晚了。他突然就听见四面而来╘的喊杀声,处在队伍中间的他一时间居然分不清是从哪个方向开始的骚乱。“这是圈套。”萧云鐥惊呼:“我们的计划败露了!”

      ⚵ “不,不,不是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拍!”于夕突然大哭起来:“将军,我쌷没有……”

      “按理说,我这个计划可是不可能有外人知道的。”米鹿챯没有看她,只是抬起头看曰了看不远处他和她于夜里去过的那个木屋。烟折子是从那里燃起来的,但是他派去的人却一个也没有看儼到。这场埋伏ᆰ,看样子是准备了很久了啊。

      벩喊杀声越来越近,甚至还能听到狼族人里面一个领队的声音:“先找到米鹿杀掉,这次的首要目标是那个米鹿。”

      于夕想伸手拉住米鹿,却拉了个空。慌乱中,逦她把目光转向萧云:这个这几日频频帮自己说好话的人,此刻正刻意地闪躲着她的目光。

      她的内心满是绝望。而后,她第一次看到那个名字传遍整个南国的将军是如此果断而决绝。

      米鹿一言不发,抽出剑来。没人看得清楚那一道寒光,剑便刺了下去。

      匐 䘟 那一瞬间血溅了他满脸,他却仍是面无表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