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妻难求

      新无奈地抱着头蹲楾下,他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管这些事情,人类的法律无时无刻地没有茎不在限制自己的所作所为,那就能不管这些事情就不管这些事情——日本可没有《好坏撒玛利亚人法》。

      陘但是是真的趴不下去啊!

      银行里的人全部都按照劫匪说的那样抱头,然后趴在地上双脚交叉,只有新蹲在地上显得极其突兀。“按照我说的做!”劫匪走到了新的面前怒吼,新此刻在观察着劫匪的动向:其他劫匪有的劫持着里面的银行职员,大概三个人,有两个在大厅看守着平民,有大概六个人在镁那边的金库门。

      “快啊!死女人!”劫匪狠狠地用枪托戳着新的脊梁,新故意一手牵下了地契散落在地上,那个劫匪看着地契发愣。ꀮ不过这一下子是真的疼,新的面孔愤怒地扭曲着。

      “㚨你发什么傻,快让这个人趴下│去。”另外一个劫匪戴着麻布头罩,他看这个劫匪的魂像是被勾住一样便骂道,“这个人的腰间㔂挂的是什么?”

      䅫“这个啊,装饰品而已。”新的表情转换成轻笑,笑像是晨曦间的朝露般美好,“如果可以的话,还请你们把耳朵凑过来,地契的价格我可不能大声地说啊,不然其他几个同伙听到了可会和你们抢啊。”

      “地契?!”麻布头罩听韘到了之后一愣,他的脑袋飞速旋转着,如果可以的话在抢完银行之后还可以悄悄地单独带走地契跑到国外把这份地鍛卖了—Ѵ—这是比银行的金库更珍贵的东西!他想到这里口水都流下来了。

      至于这㼺个人会不会在最后结集在一起的时候喊出来然后搅乱整个团队的问题——㣒死人是不会开口说话的。

      “先说好,五五分成。”麻布头罩笑嘻嘻地围了엜过来。

      “六四分,我六你四。”杰森头罩毫不犹豫地说。

      “凭什么?”

      “因为是我发现的!” ᕼ

      ∹“妈的。”麻布头罩的椮眼珠子咕噜咕噜地转着,在一番͋辛苦地思想斗争下他还是咬牙切齿地点头,“好好好,你说行就行。”不是因为╃别的,单单是因为时间不够他们两个拌嘴了,再吵下去这幾份地契就会变懛成十二份!

      “把头靠近过来嘛。”新⩺故作媚恰地说,他抖动腰间的样子像极了一个꠳气质非凡又淫乱的尤物。

      漂亮女人通常能降低低智男人的警惕性,这句话可不벱是假的。他们两个贪婪地流出了口水像极了一头猪,在把头靠近新的时候新立刻用抱着头的双手狠狠地把他们两个的头靠在了一起,在短暂地眩晕筄时间里新拔出了刀直接从肩膀处往下砍了过去,麻布头罩大量的血浆瞬间从肩膀飙到了半空,在还没来得及惨叫的时候新从他的下颚上挑了过去。

      乛 “混蛋...”麻ﴆ布头罩轻声骂道。

      “死呥人在ᑴ说话。”新놹奔向了拿枪ి指着自己的杰森头罩,还没来得及开절枪新就哼着银行内播放的《最爱》从杰森头罩的身边穿过,然后又在众人的盲视野内折跃到了银行职员处。

      “你是?...”还没来得及问完他的眼前就闪过了一道白光,后面的几名劫匪的眼前都闪䎛过了一丝如惊鸿般的白光——接下来就是那⒥边炸金库ℚ的。

      在事情解㲰决之后新一边把刀插回了腰间一边回到了大厅:“小姐,可以帮我继续把合同弄完吗?弄完了我好赶路。” 繟

      那边的银行职员的脸色雪白——白得都可以看见面部볭的青离筋和血管了。她颤颤巍巍地坐了起来:“请.撖..请继续᝽。”她看向了新身后的劫匪,劫匪们摸着自己的身体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麻布头罩的劫匪拿起了刀冲向了新。

      杻 “小心!!!”银行职员大喊。

      搥 忽然劫匪的身体在新平淡地叙述的时候几乎是同时间劫匪的头部或者脖子离开了身体亦或从中间完整읓地切割,在新的身后这些尸体横陈变成了变态的天堂——因为正常人看了会呕吐不止,甚至会患上神经衰弱的病症。㵬

      在盖好了印ꚮ章之后新点头䳾致谢后便走向了厕所,几乎在跨䔍进厕所的一瞬间警察也闯了进来。他另一只脚踏进了黑洞,钻狴到了大街中的小巷子里顺着人流噬走了出来。“《最爱》也不错嘛。”新一边哼唱着一边赞ݽ叹说。 ꯄ

      “哦!为了鮒庆祝即将到手的五十亿美金!干杯!”小次郎欢呼道,其他两个同龄人也欢呼着,但新却沉默着和他们碰杯。

      “欸,财䟴务处处长,你搞定的合同就不能开心௹一点樂吗?”小次郎搂着新哈哈大笑。

      “总㉨感觉今天给人ꟁ留下了极其糟糕的印象。”新淡淡地说,他想着䎬想着把电视台转牴到了新闻频道,里面的主持人的表情リ极其严肃,旁边的图片就是今天签合同的银行门口,下面一长串的字幕赫然写着:全部十二名劫匪已被警方击毙。

      笩 他长舒了一口气,便继续给自己倾了一杯酒:“干杯!” 

      覄其他人狐疑地看着新,在刹那间又恍然大悟。“爸爸...不会是你干掉的那些劫匪吧?”弥相当清楚新不留情的手段,简直可以用惨无人道来形容,“击毙”这两个字都显得轻描淡写。

      ¾ 녪 “枪已经抵着我的头了,还要抢我的五十亿美金的合同,抢完货你信不信他们就会把我杀了。”新从锅里拣了一块牛肉在自己뭫的碗里面涮着,他沉默时所有人都沉默不语,这块牛肉也不知道涮了多久才放嘴巴里。他仔细地品尝着这一块牛肉的肉香味,之后就站了起来对着其他三个人深鞠躬:폞“我饱了頜,你们慢慢吃。”说完就៹走向了自己开的黑洞,小次郎一把抓住了新:“吃饭,畜生的命不值钱。”

      新愣了一下俹,然后释然一ᡌ般地笑了。

      “少一个人你们能多吃点,只Ⴞ是我身体出现了一些问题,我要自己去解决一下。”新轻笑说。

      “只是...很久没看见妈妈了。”弥结巴地说,“坐պ下来嘛。”

      “好嘛。”新重新坐了下来说,“但澪是接下来我要讲一些事情,你们一边吃一边听就好了。”

      “好。”三个人异口同声。

      ퟲ “我的问题大抵是因为哀离开了。”新淡淡地说,“她在我身边的作用就像是镇定剂,她不在我旁边的时候我很容易失控,就像你们现在看到的这样子ꦫ,‘人命贱如纸’的观念似乎已经刻在我的骨子。”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我们能少见面就少见面,明白了吗?”

      “怎벋么可以.胾..”

      “我只是害怕我哪一天忍不住把你们杀了。겧”新给自己倾了一杯酒,“也许不会,因为我还有理智,就像今天琴被袭击的时候我还是会保碓护我嘅的家人。”他喝了一杯酒,“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我只有你们了첺。”

      “别说的那么悲观嘛。”琴说,“ᯗ也툄许...你可以去外面找点朋友或者...去打ஈ工?”

      “啊?”新愣了一下。

      “呃呃呃呃呃...”琴被新的反应吓了一跳,她知道新现在的神经相当地脆弱,一不留神可能就触到逆鳞了。

      “没生气,完全没生气。”新连忙解释,“你的盃意思是,我天天跑去外面玩或者去找份工作,跟平常人一样?”

      “你又不是没有过。”小次郎嚼着鹌鹑蛋说,“迷茫那就去找件事情奋斗一下咯。”

      “我记得在哀怀弥的时候我倒是天天跑到夜店里面去玩女人。”新一脸严肃地说,⎟其他三个人拍着自己的额头,弥捂着额头感叹了一声“操NM”之后拍着桌子站了起来跟新瞪眼,新连忙摆쳼手说:“我发誓,在你出生之后就没去过那些地方了。”

      “我知道。”弥坐了回去继续拣着火锅里的东西,“小时候的事情我现在都ں还记得。”她忽然羞红了脸,然后继续埋头不再说话了。 渘

      “去找个工作,对吧。”新站了起来,“明天我试试。”

      “不过...这段时间本来就不怎么景气...”Ρ琴担心地说。

      “反正就当撞大运了。”新淡淡地说,“最近这段时间别太招摇,免得被绑了都不知道为什么。”

      新吃完饭之后立刻双手合十离开了饭厅,弥䔩一直对着新离开的方向翻白眼。

      “真是生怕多留下来一秒就要被留下来洗碗一样。”弥发ꙶ着牢骚。

      “不过这样也好啊。”小桖次郎继续消灭着碗里面的东西,“现在他的心智回到了小孩子的阶段,看来哀奶奶的离开真的对他的打击太大了,搞得心智都退化了。”小次郎摇头叹息。

      “我也有同感。”弥点头。

      蝺 “我不是...很同意这个说法。”琴轻声说,“他只是...想被人关心和注意吧...不然他还哪来的智商和别人跃谈判呢?”

      太孤独了,枷就像是被绑着墄推入冰窖之中,又冷又无助。

      新躺Ꮓ在神社里神像的背后,紧紧地裹着被子,旁边用夹子把哀的照片挂起,新脑里回想䉖着这个女人给自己的温暖和柔情,他伸出了手似乎想要抚뿆摸旁边的哀的脸颊,在意识到自己是在幻想之后自己的手像是触电一ढ样收了回볭去,沉默了很久之后忽然捂着被子哭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