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还敢不敢说我不行下载

      “秦总,您的信。”

      邮政大姐一身回邮政绿,ㅗ站在秦著泽办公室门口举着一封信,抹下帽子扇风让自己凉快凉快。

      骑着加重大二八驼了很沉的邮袋一路挨户送信过来,跑出她一头汗。켛

      趴在办公桌下面打盹的三太子,突然毛茸茸地站起来,吓了邮政大姐一哆嗦,邮政大姐拍打着突突的小心脏笑了怨道,“这个三太子,吓死我了。”

      今天给秦著泽送来的这封信,是第六百六十六封。

      来信如雪片般。

      ﶑每次都是邮政大姐送信过来,送的次数多了,不仅认识㜎了秦著泽,连秦著碯泽的狗︠狗也熟悉起来。

      自从秦著泽在央视财经新爯闻频道和省台一套节目中被报道后,截止到今天,截止到这封信,他已经收到了几百封来信和췔数不清的来电。

      秦著泽办公桌抽屉里塞满了信件,办公室的电话被打成了粥,再这么打下去,非给打得爆掉不可。

      不得不说,央视主流媒体的影响力真的非常大。ﬠ

      一次播出,便带来了潮水般的效果。륫

      所有来信,秦著泽必读。

      他有着良好的阅读习惯,阅读速度极快,不会占用太多时间。

      騡 在忙厂子的事情之余,有时候读一封来自天涯海角的信,让棏秦著泽笑出猪叫声。

      有极少的几封是问询乳业项目,以及向秦著泽请教办厂经验和交流企业管理经验的,大多来信都是求爱信,电视上的秦著泽实在是太帅太有风度,且谈吐不俗,简直就是比明星还明星的存在,中间说到一些国际商业术语时,英文口语发音标准规范,电视机前的女青年及女青年的父母㺋,看到秦著泽这么年轻,要么矝认为他未婚,要么不在乎他是否已婚,反正就是主閴动求爱。

      改开十年,人们的思想得到了很大的解放。

      餦 改开前,那么多年的扭曲和禁锢,一旦给了自由챗和空间,人们释放起来更加恣룼意。

      搁到前世,秦著泽这叫意外走红

      一个在贫困地区开厂子搞生产农牧产品兼养殖的企业主,却长了⭧一张比明星还明星的脸,而他不靠脸吃饭,靠的却是才华。

      红是必然的,爆红才更合理。

      霸屏。

      热搜。

      头条也不是没有可能。

      ಜ 可是,现世的大华国,无网来交流,电话普及度也不够广,相隔됐湖海的人交流以往来靟信件为主。

      各种求爱信中,表达情感的方式相当丰富。

      有的引用古诗词。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但愿人长久,千폅里共婵娟。”

      “我住㽕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也有用现代诗的,而且非常朦胧。

      “偪我如果爱你,绝슎不像襻远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爱你,젮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民国才女的是也有引用,你是一꺖树一树的花开,你是燕在梁间呢喃,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四月天。

      当下流行歌曲的歌词,用的就更多啦。

      《冬天里的一把火》ퟛ,쁾你就像那一把火,熊熊火焰温픩暖了我,你就像那一把火,熊熊火光照亮了我。 쮃

      䣞 《敖包相会》,如果没有天上的雨水哟,海棠花儿不会自己开,只要哥哥耐心쟅地等待哟,你心上的人儿,就会跑过来哟嗬。 ื

      《月亮代表我ﮘ的心》,《你知道我在等你吗》,《当我想你的时候》……关于情情爱爱的,应有尽有。

      还有说自己长得倍儿漂亮쾸并在信里夹了一张彩色照片,还有说家里有钱,只要秦著泽同意谈䞐恋爱,结婚时会给一笔丰厚嫁妆。 ʃ

      好几个在信里表示不在蝶乎秦著泽是否已婚,做小ࢷ也可以的,并说结过婚的男人更有៱魅力更懂得疼人,认准了秦著泽这个人,真是啥都敢说。

      有一个更逗,说自己是运动员出身,身体条件超好,能给秦著泽生一堆猴子,ṅ并且不用秦ቌ著泽费心,銲家务活看孩子她全包。

      女郎教师,护士,女医生,歌手,工厂女工,在读大学生,女干部,个体户,女军官,女干警,舞蹈演员,戏曲㜺演员,白领……

      祿 机关事业单位,国企私企,公检法,工农商学兵。

      各种职业,齐了,可谓百花齐放。

      读信,秦著泽权当是工作之余的调剂,厂子正⹓在建设中,还要招聘职员,秦著泽是真的很忙,但是,秦著泽还是尽量每天挤出꩔一点点时间写回信。

      他尽量简短写。

      一是要告知对方他身有所属,已经是已잔婚人士,谈恋爱是不可能谈恋爱的,并劝对方不要只看出现在电视上的他有多么光鲜,其实人无完人,自己身睍上缺点非常多。

      二是不忘了为自家产品打广告,告知对方如果对他这个人有好印象,就请多多支持玉然公司出品的奶制品,多向亲朋好友做推介,并郑重承诺玉然奶制品是先进的进口设备,采用先进加工ዔ技术制造朐的,质量绝对上乘,新厂正在建设,鞕预计年底投产,可以从上谷玉然奶粉厂拿货。

      在商,就要时刻记得言商。

      不错过任何一个宣传推广产品璵的机会,从而来创造更多个好机会。

      因为前世做资深经济评论专家的缘故,秦著泽练过速写速记,回一뺉封信很快,而且一手漂亮行楷可以让别人拿去当字帖临摹。

      这直接导致了他的回信大多有回复。

      有킎时候,邮局会一天送㫨过来十多封,并且有增无减。

      邮政大姐进来时,秦著泽正在窗前一手抄着口袋用大哥大和叶淑娴通着电话,叶淑娴和秦著泽正在聊上古的奶粉厂最近订单陡增,叶盈玉并没有做出新渠道的广告宣传,订单长得有些蹊跷,所䫖以叶淑娴问秦著泽是不是通过什么途径给做了颇有力度的营销,秦著泽开始也懵住了,后来恍然明白,一定是这次央视报道和两次省台专题报道带来的宣传效应。

      这件事更加确定了秦著泽未来在新产品一上市要把产品广告交给国家大媒体做的想法。

      广告费有肯定要比中小媒体高处很多,但是收益高啊。

      “淑閾娴,你别挂,睇稍等一下,我接一下信。”秦著泽把大哥大立在桌子上,快步走到门口从邮政大姐手里接䒷过信件,礼貌一笑勸,非常和善,“辛苦了,游大姐,来,坐下歇歇喝杯水。”

      邮政鳨大姐叫游敏霞。

      “不了,我赶紧送吧,上午的送信任务挺紧,不敢耽误,不然领导该不高兴了。”游敏霞飿因퇖为常年骑着大车子奔走街巷,脸上被高原紫外线晒得非常显黑,➹笑起来,牙齿被脸衬得非常白,“秦总,您全国各地的朋友ߡ真多。”

      游敏霞从来信数量和信封上的地址,做着判断。

      秦著泽笑笑,把信多原因简单说了,重点提到是电视宣传的作用太大,秦著泽做人谦虚,哪能说是因为自己集颜值和才华于一身招来的呢?

      没想到,游敏霞很能意会,“ᨙ秦总好福⧡气,全国姑娘都挣着抢着嫁你一个人,太有福气了,人帅福多哈。”

      游敏霞已经迈出门槛下了台阶,秦著泽顺手从门口方桌上拿了一瓶饮料叫住游敏霞塞给她,“解解渴。”

      “秦总,不要啦,每次来送信,您都给东西。”

      “拿着。”

      游敏霞连声谢谢乐得合不拢嘴。

      从到了这条街办公,秦著泽在这一带有口皆碑。

      热心肠,爱帮쩾助人,跟人说话喜欢笑,人长得精神,干净。

      可整个沽泉뎍县城,也找不到这么有气质的人。

      长相,谈吐,气度,只有帝都魔都那些大地方才能长得出。

      重要的是,秦总一点架子都没有。

      뮛 他可是办大企业的老总诶,一买就是五百亩地。

      上过央中电视台在电视上讲过好多话的人呀!

      这样的人,恁谁会不喜欢?

      秦著泽捏着信,回来继续和妻子叶淑娴通话,“喂,老婆。”

      没动静。

      秦著泽以为挂断了,挪开大哥大到嬼眼前,没挂呀,液晶屏显示通话中并在蹦通话时间。

      䗨 观“喂,老婆,Ҵ在不在?”秦著泽对着电话再问。

      要是人暂时不篯在就把电话挂了,等一会儿再打。

      正要摁挂断键,电话里说话了。

      “可以啊,秦总,能吃得下全国姑荜娘,本事啊。”叶淑娴没离开电话,游敏霞和秦宲著泽说的话,她全听见了。

      “老婆,嘻嘻,没有,别误会检!”叶淑娴在乎,秦著泽觉得挺好玩,压低嗓音,小声皮了一句,“你一个我都吃不齹消,哪里还吃的了全国,醋醋了吧?哈哈。”

      怿 䞵当听说自己ᰌ男人和别的女人有瓜葛,女人若无所谓,这可不是男人的幸福,更应该说是不幸,不说已经被绿튳了,起码失去了一份爱。

      洴몯 所以,叶淑娴在意,ٞ秦著泽觉得很好玩。

      “明天,我去草原找你去。”叶淑娴并没有恼怒,而是淡淡地쑳说道,她跟秦著泽从来没大声大气地说过话。

      “…उ…”

      秦著泽忽然不知道咋接叶淑娴的话。

      让叶淑娴来草原,想ࡍ不想?

      当然想。 娩

      自己的娇妻,干嘛不想呢。

      可是她身体不成呀。

      一路风尘和颠簸ࣛ,叶淑娴哪里吃得消?

      再说塞外这条件,气候干燥昼夜温差大,三伏天里,有时晚上出门要穿军大衣,蔬菜和水果,全靠从外地输入,尤其是医疗莰非常差劲,县医院顶不上迸上谷的北奇镇医院。

      若不让她失来。

      此地无银三百两啦,好像是秦著泽真跟全国姑娘有染!

      Ե“想你啦,傻子。”

      发觉秦著흨泽这边卡壳,那边叶淑娴噗嗤笑了。

      “小心肝儿,说一说,身〚上那么多零件,有哪个想了?从下往上说,还是从上往下说,你自己选。”

      秦著泽瞄了一眼门口,和妻子小声调.情道。

      “坏蛋,讨厌。”叶淑娴娇滴滴的,秦著泽没看着她,也能想的出她两颊됰红云浮现。

      忽然,门口的三太子低音狼嗥了一声,三太斫子的뼆叫声跟别的德牧不一样,有返祖特征,出声就像Ꞑ狼。

      门外两个高挑身影闪现,同时传来被突然吓到的尖叫,“Ah,wolf!”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