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陪玩陪逛街

      漆黑的夜뎈色,灯火明亮的夜晚,夜晚的营帐显得生机勃勃,舗将士们都在高兴着,在兴奋着。

      峭原由于被骊山流下来的雨水冲刷,北䉫端出口处状如门道,形似䇖鸿沟,故名鸿门。

      古老的关中平原,肥沃而生机勃勃,丛林众多,乔木散落在四周,一些田地已经荒芜,蓬草杂乱,大约是半米高。

      远处有河流在流淌着,发出哗啦啦啦的水声,隐约有鱼儿在翻滚着。

      天上有着明月,明亮而清澈,好似一轮圆盘,散发着银色的光芒,散落在地面上。夜晚并不漆黑,反而是明亮无比。

      在这样的夜色当中赶路,丝᙭毫不必担心迷路。

      到了晚上,可大营还是喧哗一片,噒众人焦躁不安,似乎在期待着,可又是不安着,好似发情的野兽。

      大军的营帐,一片连接着一片,有着巨大的栅䰪栏隔绝着,隐约有Ứ火把在明亮着,似䲙乎在庆祝着什么䱇,或是在欢呼着。

      一个个营寨散落在各方,有着楚军,有着赵军,有齐军等㰷等,六国联军汇캒聚在一起。

      白花花๮的江山,近在眼前。

      咸阳,近在眼前稑。

      六国联军杀⠇到咸阳,不是为了正义,不是为了铲除暴政,只是为了抢钱,抢地盘,抢女人。

      项羽望着窗外的夜色,陷入沉思当中,有着兴䢡奋,有着怀疑,还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虞姬,秦宫美女之一。

      不久前,沛公刘邦占据了关中,也占据了秦宫当中诸多美女,可惜不久后,义军联军联手达到了关中。

      沛公,派兵把守着函谷关,想要亟阻拦六国义军入侵,独占关꯹中。

      只可惜,沛公高估了自뿷己的本事镾,也低估了六国联军,只是一个冲锋,函谷关被攻破了。

      㮐沛公想要当关中王的希望,ꒀ彻底破裂了。

      沛賓公率兵,驻扎在霸上;项羽率兵,驻扎到鸿门。

       双方就要血拼在一起……只是很快,刘邦簿认怂了,送来十ꈁ八个美女,为项羽赔罪。其騽中一个美女,就是虞姬。

      剩下的十七个美女,尽数瓜分给麾下的将领。

      藓 묔项羽够义气,有钱蝣一起花,삢有美女一起分享,有地盘箩一起分享,有㸞好东西一起分享。

      至于韩信说,项羽小气,舍不得赏赐部下官职和爵ꌌ位……其实是겅污蔑。

      项羽赏赐了英布为⵭九江王,册封了范增为列侯,其他人也有赏赐,一点也不小气……至于小气Ⓒ,也박真的小气。

      쳱因䒊为一直对韩信不好。

      至于说任人唯亲,只能说彼此彼此。

      项羽重用的是项家一族,刘邦重用的是沛县老兄弟ஂ。至于说沛县人才뜣辈出,或者说项家人才辈出,都是假的。

      因为靠着大树好乘凉,只要不是太废柴,只要有些本事,只要能活݊到最后,多数会썬有高位置衐。

      任人唯亲,才是社会主流;至于唯才是举,反而是另类。

      “我穿越了,还是重生了?”

      项羽微微皱眉。

      ………… 畔

      夜色当中,楚军大营当中,一人骑马向着某个方向奔驰着。

      在夜色当中,骑马的男子快速前进着,身下的战马奔腾崖着,在无尽的夜色当中,化为了永恒和不朽。

      不断奔驰着,渐渐的쒩汉军大营,近在眼前。

      汉军大营,整齐而严谨,好似一个憻巨兽在沉睡。

      在军营四周,一些쏣士兵在巡逻着,有序而安定,各自脸上有不安,还有惶恐。

      “求见汉军张良!”

      这人开口道。

      “告知子房,就说故人拜龖见,十万火急!”

      片刻之后,出现了一个儒雅的男子,大约四十多岁说道:“项伯,何来?”

      “上꒖将军,汇聚三十万大军,择日就要进攻霸上,沛公岂୰能抵挡!子鷦房还是速速离去,免得被波及쟬!”项伯上前说道。

      렡“놠沛公对我有大恩,我岂能舍弃沛公离去……”张良坚定道。

      “옄楚军强大佨,沛公岂是扰对手!”项伯说道。

      “不如饮酒一唩二,正好举䨙荐给沛公!”张良说道。

      “只能如此了!”项伯叹息道。

      到了军营当中,摆下酒席,侍卫䂙招呼着项伯,张良独自去拜见刘邦,说道:“沛公,大事不妙,大事不妙!!”

      “上삃将军,项羽将杀到霸上!”张良说道,说着项伯的情报。

      “子房,局势危机,当如何?”刘邦闪过一丝읬焦躁톗。

      张良说道:“有三策,上策为撤离霸上,走武关,将关中让给六国联军;中策,整顿兵马,与项王一战;下策,前去鸿门前去请罪,请뺰求项王谅解!”

      刘邦沉默了。

      上뗖策,直接离开关中,似乎是最ė好的쉧策略。

      可手下那些将领,为何ᔺ跟随他血战,杀到关中,不是对他忠心耿耿,而是因为抢钱,抢女人,抢地盘츷。

      上策,直接丢弃了地盘,女人,财物逃离䈬而去,将士必然离心,可能下一刻,就是౔直接投靠项羽了。

      或者说,砍㕑掉他的脑袋,送给项羽为礼物。

      첷上策看似最高,其实是死路。 雴

      至于中策,血拼项羽,也是死路……至少他打不过这位上将军。

      下策,前去项텫羽军᳽中求饶,似乎是唯一的选择。

      䱀 “蓼若是去军中求饶,项羽会宽恕我吗?”刘邦问道。

      “项羽为人,重义气,讲德行,重视操守,若在春秋时代,可为齐桓晋文!”张良说道:“昔日,齐桓公不背曹沫之盟,晋文公不贪伐原춝之嬙利,魏文侯不弃虞人之期,秦孝公不废徙木之赏㙛!”

      “上将军项羽,也是此类人!”

      刘邦道:“我当如何?”

      张良道:“大王当与项伯友善,让其美言,断掉项王﨟杀意,并向上将军㧯陈述利害。上将军,当初为击破秦军,杀宋义涣,已经与楚怀王势如水火!”

      “其次,当有一将军ᜇ在外面接引,防备楚军半路截杀……上将军放过沛公,可其麾下将领未必放过沛公!”℗ 챍

      刘邦说:“你替我请项伯进来,我要像对待兄Ꭓ长一样对待他。”

      张良出去,邀请项伯。项伯就进去见刘邦。刘邦捧上一杯酒向项伯祝酒,和项伯约定结为䁠儿女亲家,说:“我进誉入关中,一点东西都不敢据为己有,登记了官吏、百姓师,封闭㥜了仓库,等待上㰙将军到来。派兵把守函谷关,是为防备盗贼进来和意外的딌变故。上将军到来,怎么敢反叛呢?”

      项伯答应了,告诉刘邦说:“明日,亲自来向Ӱ项王道歉。”

      刘邦说:“好。”

      큶……

      PS:新书刚刚发布,半原创无限流,在这里求收藏,糆求推荐票。阅读十分钟后,可以投资。求读者支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