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新城由衣

      许灵同梦竹,一路带上赵家姐弟二人前往唐长老所曆在的偏殿之处。

      路过丹ࣦ房处,许灵隐约间向䀕丹房覍里望去,有个身影一闪而过,这身影许灵总觉뮉得熟悉,像极了之前同他一起进山的那女子。

      ״许灵之前就感觉这女子定然是没死,今日恍惚间,更是确定了自己想法,自己尚且能逃得过那妖兽,那女子怎会不能。

      可许⒱灵拗始终不解,那女子如果察觉到了许灵能知道她的方位所在,那她又ࠧ是如何躲避的呢泂?与绝峰山谷内犩的쮊引灵大阵又有何关联呢?

      莫非那阵,没那么简单吗?其实许灵ꟛ对뮠于那一次绝峰山谷之行,存唞在着诸多疑惑,可现在不是时候,眼下云兮宫的任务才是关键。

      “少爷敽在想什么呢?”

      听见赵婉的声音,许灵这才回过神来“啊,没什么,想了些不重要的事情。”

      “ࢢ少爷是ᶼ不是在担心我们是否有资质?婉儿不会让少爷失望的。”

      粁 膊“忘了少爷我怎么说的了吗,我既然说过你二人有那个仙缘,你们就一定有,无需担心,没问题的。”

      几人来在了콈偏殿门前,许灵同梦竹一起进了殿内,ᑍ一股熟悉的酒味扑面而来竊。

      帿

      殿外,赵婉看着一同进殿的两人若有所思,“宁儿,你跟姐姐说实话,我和刚才那个姐姐谁好看些?”

      赵宁本就是个七八岁的孩童而已,孩童本就不会骗人,更是听不出赵ᾯ婉的话里的意思。

      赵宁挠了挠脑袋,一脸纠结的说:“我喜欢姐姐,齑可我还是觉得那个⫷姐姐更好看些,看着像仙人,她可是会飞的啊。”

      赵婉听完表情都凝固了,不停ⷥ的安慰自己,孩子而已,看见梦竹是御剑来的才这么说,肯쟽定是这样的。

      这会,殿内禀报完了许灵已经走出쟣来了,看着一脸僵硬笑容的赵婉,一脸懵。

      “额,婉儿?휗这是怎么了?走吧进来吧,让长老看看你们的资质吧。”

      赵婉牵着弟弟就随许灵一起进了偏殿,虽然什么都䆜没说,搞的许灵都不知道是怎么了。

      进了᪥大殿,姐弟二人先后测试资质,接过就和㷈许灵之前探测꓋的一样,许灵肯定是丝毫不意外的,但㎦是梦竹就傻眼了,这怎么随便找两个人来,就都比自己天赋高?

      ꡮ 许灵带着姐弟二人同长老拜谢,就带着他们去领了些门派子弟福利,准备带她们去新的住处。

      这梦竹一路上跟着,都想不明白,这种天资卓越之人,还是一家姐弟二人,这怎么可能呢。

      “师弟,你能不能告诉师姐,你那里找来的这姐弟二人啊,怎么会有如此高的天赋,师姐百思不得其解啊。”

      “哈哈,师姐,你这么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你全当师弟⚜运气好如何?”

      还没等梦竹继续说,许灵就又开口说到:“师姐,걎可莫要忘了陪练一事,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可好?没准师姐同我练上一练,师弟没准就告诉你了。”

      “好啊,你非要今日挨揍,那就今日,我先去演武场等你,师弟安顿好他们就来LJ找嶄我。”

      说罢梦竹灵剑化形,借着徐徐清风,御剑而去。

      许灵这几日已经是练气后期了,想着借着这场架,能不能一鼓作气突破凝神境。

      本来分配给姐弟二人的院子,离许灵住处厁算뒆不上远,可赵婉执意要求住在许灵隔壁,好在宗门内的人实在是少,几番商讨后,改了姐弟住所,安排在了许嫴灵隔壁ḟ。

      安顿好姐弟二人,许灵也不拖沓,直接去了演武场。

      到了演武场,许灵远远的就看见擂台之下围了不少人,许灵琢磨着,这云兮宫,本来弟子就少,怎么全都是一群好事之徒呢,这今日又是看谁的热闹。

      许灵到了近잏处,又是上次똨那几位在哪议论纷纷,许灵上前想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哎,你说这几日怎么这么热闹呢,先#是苏醒同王永成打了一架,没想到几日过后,竟鯣又有热闹可看。”

      “不知今日是谁的㸫热闹?我只看见了梦师妹一人在台上啊?”

      “恄一看你平日里,就不关注咱们这同门关系,今礥天本来说是梦师妹,与咱那新来的师弟切磋,可梦师妹的追求者,钟荣听闻了此事,鹴要与那小师弟一决高低呢。”

      许灵站在一旁,碐听的是一脸懵逼,这怎么突然冒出来ӊ的钟荣呢,还要揍我?ር

      正琢磨,台上的梦竹看见了人鷧群后面的许灵喊到:“师弟你来了。”

      话音刚落,人群齐刷刷的看向了许岕灵。就在这时,人群中闪出一道寒溙光,许灵意念一动,云纹剑깭瞬间凝聚而出。

      藺 一把匕首疾射而来,直奔许灵咽喉,许灵一剑将其挡掉,人群迅速散开,许灵这才看清动手之人。

      一名面带怒色的青衣男子,此刻正怒视许灵。许灵知道这人应该就是钟荣。

      “钟荣师兄,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啊?莫非是因为梦师姐要与我切磋,你不放心?可,你是师姐的何许人也啊?”

      浽还没等钟荣说훲话,台上的梦竹便接꘬话:ョ“钟荣!你怎可对同门师弟下杀手!” 沌

      钟荣没回梦竹的话,提起长刀直奔许灵杀来。

      此人凝神初期的实力,许灵大喝一声“来的正好!”许灵湳全力㕪运转云鹤踪,剑化流光,直奔钟荣而去。

      刀剑相接,一股巨力袭⦯来,震的许灵虎口发麻,那钟荣显然是个力量型的修士,许灵剑锋一转,偏过钟荣的大刀,云鹤踪全开,闪过钟荣的刀锋。

      䌫 钟荣见许灵躲闪喊到:“你只会跑吗!”许灵握着云纹剑,斩天九剑,势起,看着钟荣淡淡一笑“师兄,你别跑就好。”

      “逞口舌之利!待我刀斩你身之时,我看你如何求饶!”云纹蠴剑身轻微颤⣋动,仿佛是沉睡了千万年后,再次使用所表现出来的兴奋之感。

      ڽ 剑身上的云纹纹路竟然如同真的云朵般流转,许灵奇门十二阴阳全速运转周身,至阴씫灵焢气盘踞左臂,至阳灵气充盈剑身,大喝一声“奇门有八,令起门开,惊门现!”

      顿时许玤灵的气势疯狂攀升,直指凝神,剑身宛如长虹贯日,左手如索命阎罗,斩天九剑第一式起,许灵挥剑如拂岗清风,剑锋却ỏ如罡风过境,一剑直劈钟荣。

      钟荣一时间冷汗直冒,慌乱中抽刀档剑,刀身濿一时间竟然有些挡不住许灵的剑,云纹剑如同切黄油般,一直没入钟荣的宽刃大刀一半以上才停下。

      剑虽啕停黔了,可剑势还在,越过刀身,一道剑气直劈钟荣面门,好在这钟荣有护体灵气,灵气直接被剑气击碎,才免于被剑气劈开。

      还没等钟≫荣这口气喘上来,许灵的左手化掌,直击钟荣胸口,䧧掌中至阴灵气砧宛如永世坚冰一般,直冲钟荣周身四经八脉而去。

      一掌直接把钟荣拍婬退了几步之遥,至阴灵气在钟荣的体内如同附骨之蛆,所到之处经脉凝结血液冻结。

      “你!这是什么邪法!你竟然修邪术!这股阴寒灵气到底是什么!”

      此时钟荣调集全身的灵气想要抵御那股阴寒,却如同飞蛾扑火般,毫无抵挡之力,一时间钟荣面色痛苦,剧઴痛遍布全身,仿佛掉进了万里冰窟之中。

      许灵则抱着剑看着哀嚎ᑏ不断的钟荣껡,许灵知道,这灵气几分钟之内,就会直抵丹田,到时候寒气入五脏经六腑,直奔心脉而去,到时候就算是华佗再世մ,也无回天之力。

      “师弟啊,是不是有些过火了啊,虽说是他先动手,可这是不是太…毕竟俣同门啊。”梦竹在一旁劝阻到。

      “是啊㈍师弟,他不过是一时冲动,钟荣也不是什么坏人,适可而止吧师弟。”周围的同门也在劝阻。

      许灵无奈摇了摇头:“这灵气,我只会攻,不会收啊,这可怎么办呢ห。”许㢡灵这话自然是假的,就是说繲给钟荣听的,许灵只好念头一动,这灵气自然消散。

      钟荣此刻已经感受到了这股灵气自己无法抵抗,只要一时半刻便会要了自己的命。性命之危下钟荣开口求饶“师弟,是我一时冲动,还请师弟高抬贵手,改日我定然登门谢罪,望师弟念在同门砶一场,留我生路!”

      这句话钟荣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许灵摆ᱣ出一脸疑惑的样子,装模作样的说到:“什么?师兄你说了什么?师帤弟最近耳朵欠佳,听不太清啊。师兄是说我这灵气不够看吗,那酏我让灵气走的再快些。”

      周围众人一脸黑线,这师弟刚才还是无法控制,这会又走的再快些了,看来这钟荣是要吃些苦头了。

      媭 许灵话音刚落,钟荣体内本来缓暣慢的灵气瞬间如꧓同决堤之水,在他体内横冲直撞。疼的钟荣想喊都喊䫋不出来。

      “师弟,师弟,是我错了,师兄给你赔不是了,师弟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这次钟荣几乎是字正腔圆的说出来的,人也是跪在那的。毕竟死횼亡和潓剧痛的双重威胁下,钟荣认栽了。

      “哦,原来师兄你之前是这个意思啊,那不早说,师弟能是记仇的人吗。”说罢许灵心念一动,钟荣体内的阴寒灵气随之烟消᱋云散,但是许灵还留了一丝,隐藏在钟荣的丹田之内,毕竟这仇已经结了,许灵可不是那种会给溄自己留麻烦的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