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高潮

      孔安国回过神来,拱手,沉声问道:“司公,你既准备向胡博士发起挑战!……敢问,可是准备好应对那一位了?”

      ꢖ 那一位?

      ⧄司匡微微一愣,不明所以。

      ߎ说的是谁? đ

      他微加思索,过了好一会儿,终于反应过来了。

      这货说得应该是董仲舒吧。

      董仲舒啊……公羊学派承上启下者꽧……

      若⇓是在对付胡毋生的时候用了微言大义……那对付长安那个老顽固……可就真没了手段。

      微言大义出自《公羊春秋解诂》,所述쮬内容是关于《春秋公羊传》中文段的总结之语。

      一旦自己挑明,依董仲舒的学习能力,不出一日,便可以融会贯通!

      咗这就是公羊宗师的实力。

      董仲舒本浳身就Ь难缠,一旦再把微言大义掌握完全,根툒本就是如虎添翼!

      难办。 줟

      “唉。”司匡发自内心的重重一叹,与孔安国对视,苦笑,“若是可能,小弟这辈子不想直面董博士。”

      黯“司公,此事恐怕要不如愿了。据安国的了解,胡博士与董博士经常传递书信。若是他将此事在信中告知,恐怕,董博士将会再次出山。”

      讉 孔安国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一旁装水的酒樽。

      흍 起身。

      走到深棕色的水桶旁,给司匡重新盛了满满一樽清水。

      他端回去,放在案几上。

      ꥜跪坐,继콄续说道:“董博士已经四年多没有出门了。若他为了微言大义,真的来稷下一趟,司匡二字,将会真正传遍诸子百家,甚至会名扬朝堂,威震天下。”

      他微微一顿,拱手,作揖,“望公做好准备。做好应对诸子百家的准备。”

      孔安国作为孔᱆氏一族第二继承人,大局观很强。

      他深深明白一个道理,在一定程度上,诸子百家是可以团结起来的。

      若司匡第一次授课便把公羊宗师打趴下。

      那第二次又是哪家宗师? 瑓

      第三次呢?

      第四迻次呢䲤?

      那一句在“稷下学里”宣扬百家学说,足旌以让百家惶恐不安。

      试问,传承了几百年,最后縡被一个无名之辈打败。

      谁受得了?

      让九泉之下的战国诸子ꬍ听到了这种事,非得从棺材板里爬出来不可!

      因此,为了⴨杜绝这种事情,为了维护祖宗颜面,诸子百家明面上只有一种做法——联合!

      合百家之力!

      合数百名战国诸子之力!

      以百家,攻司匡폶。

      敓想到这种可能性,孔安国既恐慌,又兴奋。줍

      恐慌——担心儒家战败,有愧祖宗。

      踌兴奋——有一默默无闻之辈竟能压制诸㲙子百家数十名宗师。

      ﭠ 一时间,

      鷬他看司匡的眼神都变了。

      变得憧憬!

      变得崇拜!

      像是一名疯狂的“追星族”,双眸之中,充满了金色的小星星。

      若不是顾忌族中族老,孔安ࣀ国都恨不得当场磕头拜师!

      古往今来,能做到叫嚣诸子百家的人,这是第一个!

      以前,从来没有!

      之后,谁又⹄说得准呢?

      쁶反正,这是第一人啦!

      还是有真才实学的第一人!

      司匡感受到有一股赤裸裸的目光在盯着自己,顿时浑身䤱发毛。

      他望着门外。쳰

      只见太阳已经高高地挂在天上懪。

      急忙右葕手握拳樬,抵着嘴巴,咳嗽几声,“咳咳咳。”

      “那个孔兄,扯远了。可还记得小弟的来意?”

      “呃呃呃……”

      孔安国一下子反应过来了。

      双眸中的小星星同时爆炸,湮作飞灰。

      他吓得肌肉抽搐几下,又打了一个嗝儿。

      倏忽,身体后倾,低着头,哭丧着脸,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听就听吧,附和个锤子!

      鴩现在好了೙,出事了,把自己绕菕进去了!

      妈妈的ꡀ。

      察刚才听得太入迷,光想着房子怎么才能卖出去,挑战姑胡毋生之后会发生什么啊,差点忘了这个小祖宗的来意。

      好像是打算洗劫自己吧?

      这简直是把自己卖了,给帮着卖自己的人数钱啊!

      孔安国承认,按照刚才那么算,建完房子,确实能卖出去。

      甚至,即便建成之时的第一次授课,司匡败给了胡毋生……天下儒生也不会在意。

      抛开精彩的宗师级辩论先不➁说,“稷下学里”的其他方面,足够吸引人。⹗

      靠近稷下学宫是一方面,能够听到堪比大儒水平䜨的讲座又是一方面。

      前者的好处不需要多说了,懂得都懂。

      而后者,仅仅允许前排听课学生提问这一点,就足够吸引天下儒生了。

      㑠 如今的夫子可没有让学生提问一说。

      都是讲完了,直接拍屁股走躶人。

      具体的大道至理,全靠学生自己领会。

      这一手龏打破常规的允许提问,足以颠覆当今的教学方法。

      试问,多花几千钱,学习明白大道至理,亏㊞吗?

      血앷赚好吧!

      ⧼赚的孔夫子、孟宗ቸ师都不瞑目了!

      当初他们求学的时候,辛辛苦苦跑遍天下,才悟出零零星星的大道。

      如今,在各家各派敝帚自珍,不愿意让外人接触自己学说的情况下,竟然䒄有人愿意主动拿出通往大道的学说领悟,分享于天下之人。

      大同之世也不过如此吧?

      天下儒生何其多,一旦听到这种消息,愿意倾尽家财,购买房子的儒生,绝对能达到成百上千!

      不为别的,就为大道!

      得大道,名扬于天下!㹷

      蕇 甚至,运气好,被胡博콮士看起了,还可能进入官场,入仕途!

      五经博士有权力察举人才!

      这是皇帝默许的事情!

      如今,天下摟儒生距离这种种好处,只差一个条件——“稷下学里”成功建成。

      而这建成的▃条件,就是资金到位。

      说白了,眼前这家伙,是打算问自己借钱建房子!

      ᾃ妈的!

      绕了半天!

      嚛哯还得拿钱?

      孔安国右嘴角疯狂地抽搐,根本停不下来。

      “孔兄?”见眼前这个土财主久久不语,司匡走到跟前,拍拍肩膀,轻声呼唤。

      “啊?”

      “孔兄,你看这个钱……”

      “那个……其实……”孔安国满面愁容,说话期期艾艾,都不利索了,“其实吧,不止我孔氏一族,整个儒家,都挺……”

      司匡双眸直勾勾地盯着眼前这个手足无措的家伙,拱手,高呼,“孟子舆曰:达则兼济天下!为了天下流民,请孔兄务必借我!”

      “这…鵚可是…”孔安国急得都快哭了。

      早点老老实实拒绝不就好了。

      现在好了,幺蛾子出来了! 鸍 磂

      儒家先辈的教导,这怎么违背?

      孔安国看着司匡,咬了咬牙。

      心一横。

      都 “司公鼢…”他深吸一口气,憋住,一字一顿,警告,“若公借钱、买地、建房,与商贾何异?恐做完之后,被天下儒生所不容啊!若是吾答ā应借钱,简直是把你推向黑暗可怖的无尽深渊啊!”

      “呼!”他把浊气吐出来。

      抬手,义正辞严,高呼,“请恕安国无礼!公之名声,不能毁!”

      “能救流民,名声算什么?”司匡哈哈一笑,拱手,拜曰:“只要能暂且安置流民,区区名声,何足挂齿?正所谓,我不入陻黄泉,谁入黄泉?”

      他将地藏菩萨頭的我不入地耄狱,谁入地狱进行拟化,变成容易被西汉人膧接受的术语。

      虽然与原来的“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相差很多,但是主欎旨意思没有变化——愿舍身证道࣊。

      此言一出,孔安国立刻哑口无声。

      望着司匡的背影,他失神了!

      原本组织好的拒绝言论,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儒家讲究벾济世。

      司匡竟然愿意舍身济世。

      룚 他无法阻止这种行为。

      这种符合儒家大义的뗸行为,不仅不能阻止,相反,还必须给与支持!

      Ꭼ 他之所以拒绝借钱,完全䩏是借钱之后的行为,影响了儒家精神!

      作为一个高傲的儒生,怎么可能꽃与商贾为伍?

      ϭ 因此,必须拒绝!

      他必须用坚定不移的信念,捍卫“士农工商”的等阶制度럲,捍卫儒家ө不屑于商贾为伍的原则。

      如今,借钱竟然是为了舍弃名声,证儒家仁、义之道。

      面对这杀身证道之举……他动ो摇了。

      他的信念,第一次出现了裂痕。

      孔安国目光灼灼,盯着司匡,沉声问道:“那群流民的性命,与公毫无关系。这么做,᪪值得吗?”

      司匡拱手一拜,双手一摊,笑嘻嘻的回答,“没有值不值,࠸只有配不配。他们属于大汉之人,自然应进行救助。如今,我大汉与匈奴剑拔弩张,随时可能开战,多一个人,便多一份力量。”

      蓅“刚才孔兄欲问《春秋》微言大义,现在,小弟便说其中一点。”

      “请讲!”孔安国神态严肃,一本正色。

      “《公羊传趶·僖公十七年》曰:九世犹可以复仇乎?虽百世可也。”司匡声音高昂洪亮,言语抑扬顿挫,“吾认为ﵴ,微言大义,大复仇第一!”

      “自高祖白登之围,至当今陛下,我大汉已有七位皇帝!陛下既然重用儒家,儒家,自当忧虑君王复仇之事。” 龒

      “救助流民,看似多管闲事,鿉实则不然!黄河决口已经三年有余。三年时间,能活到现在的流民,毅力非常人可以比拟!若给与盔甲,他们的战斗力,虽然比不上中尉甲士,但绝不会比高密县士卒铞差!若是令其进入边境,릳最少可抵御匈奴三千人!”

      这一点,已经由一位皇帝经过证明了。

      虽然李世民是让死囚活下来,但那群死囚的战斗力与颠沛流离三年쮱的流民相比,差距并不㠛大,甚至,还可能差很多。

      死囚被抓之前,生活无忧。

      而流民可是在生死边缘徘徊了三年。

      三年的磨炼,足够让一个人,变得嚫坚定!

      足够让流民拥有活봅下去的意志。

      倘若能收服一万流民的人心……

      ࣞ 日后进入军方,出征匈奴的时候,未免不能拉出一支堪坠比中尉甲士的铁血强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