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灵异奇谈>

      幽冥谷内部,两道身影不断穿梭,要是让人看到是两个如此年轻的人,恐怕得大笑出来,这不是求死来的嘛,这里面危썚机重重,更有实力强大的异兽蛰伏,就算是轮回境强者稍不注意也要丢失小命,可这两人像逛后花园一样报,就算有异兽看到他们也像看到洪荒巨兽般큊逃开……

      这几日邹光苦不忷堪㠮言,在夜白这个大佬无情的压榨下,他几经生死,实力突飞猛进,达到了融合境巅峰,只差一步就到心动境,想着自己以后也能有浑厚的灵力来支撑飞行,邹光不由得咧嘴笑。“笑什么呢?说出来让小爷我也乐乐?”夜白背负着双手,转过身꠺看着一脸“猥琐碠”的邹光,没什么白哥,我뤰想到高兴的事了,我老爹又娶媳妇了,邹光尴尬的笑了笑。夜白顿感无语,他老爹娶媳妇他高兴个什么劲。

      € 几日前他们还在幽冥谷外围各种캇捕猎,吃得外围的生物都不要命的往里跑,㿶为此他们还饿了两顿,本来夜白准깖备回逍쁴遥阁了,因为与李启环他们约定汇合的日子晚了许久,Ჹ依콻照这种人的尿性,怕是䢊早早回去申告夜白和邹光死亡的消息。即使夜白也未想过真的去汇合。

      ꮥ可是当夜白在走出幽冥谷时听到什么生物的怒휸吼声,玩味的笑容从他看向深处的时Ꚃ候缓缓出亥现,邹光感觉要出什么大事,心里猛的一咯噔,果不其然,夜白直接拉上他往揉幽冥谷深处掠ꓦ去,邹光心中一片草泥马奔腾……

      “安静点,好戏开始了。”夜白提着邹光站在一颗大树퓪上,悠然的靠在一旁“侚别出声,즰被发现了就不好玩了”邹光捂住嘴定睛一看。

      “咦?”那不是李启环一行人嘛檜?为何在嗙这?接着他就明白了过来,元多半是被人强拐过来的㞃。

      “闫老”一切准备就绪,祭品也足够了,现在可以开始了吗?被叫做闫老读的干瘪老者,双眼中㽋平淡无波,可看到一群黑袍祭祀中间的法阵时心却狂饯跳不㞍已,因为这里,封印着一条龙,上古时代的龙,要是控制住了这条龙,他们魔宗的崛起指日可待,这片大陆也迟早是他们的天下,一想到美好的未来闫古阴恻恻的笑了뼼“开始吧,”

      随着黑衣祭祀不断的法秕术加持,法阵中的李瑺启环一行人快速变老,每个人都如迟暮的老年人一般,干枯不已,秦丽桦感觉到自己的变化,直接晕死了过去,她怎么也没想到,就因为往幽冥谷中部历ڧ练,竟然被人直接掳走,本来想过逃走,但是黑袍人的实力让他们绝望不已,但李启环在被掳走前给家族发了个信号,这几日应该能来救他们吧。

      ﺹ “起!”随着最后一声,李启环一行人应声倒下,干틊枯的面容没有什么血色可言,法阵则逐渐泛红,一隐隐约约可看出一到龙影,“成了”闫古激动得颤抖起来,望着眼前的一切畅想着自己美好的未来……

      “有意思,龙都搞出来了,那我ᜓ收下了”本来䁑依靠在树上的夜白却突然出现在黑袍人上空,“什么人?”一群人对这个突然出现的人警惕不已,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跑出来一个人,这让他们不得不后怕,“杀了他,不能让他跑掉”闫古看了眼空中的男子,一脸淡漠的鉣说着。

      陡얤然间,几股强横的气息从四周传来,四个人形成了包围圈,把夜氤白围在了中间,邹ᇠ光能感觉到,这四个人뵑至少是渡劫境的修为,心中不由得为夜白捏一把汗,能打得过嘛?

      夜白看着眼前的四人,“一起上吧,节约时间。”四人见夜白这副模样,还隞有ℜ不以为然的语气,气不打一处来,抬手间就是无尽ږ的杀招,强大的灵力让空间都开稖始震动,夜白左手化掌止住了他们的灵力风暴,随即四人像被禁锢一般,直直的朝下跌落。他们的眼中充满了惊骇。鳎 뱢

      牛䞭逼呀,邹光看着眼前的穑场景,恨不得出去摇旗呐喊,本以为会是惊天动地的大战,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赢了?要不是自己实力低微,早出去为大佬装逼了。

      早在出发前,邹光就偷偷看涀到逍遥阁的掌门人像一个听话的弟子般站在夜白的身边接受教导,当时他就觉得夜白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外门弟子,至少他的身份高贵,所以当夜白冲出去时⵼他也没多想,以为是有什么믿底牌,毕竟是一个连逍遥阁掌门都要尊敬的存庝在,Ҁ结果谁能想到?ꃸ这个和他恁一样大的年轻人杀䊂大佬如屠狗?邹↲光突然庆幸自己认了夜白做大哥。

      楐 闫古섕阴鸷的看着夜白“道友为汑何无故扰魔宗做事?希望能给我们一ᕁ个解释”本来闫古以为ᵙ自己说出魔宗的名头眼前这个实力强大的年轻人至少会思考趐一会,而自己则乘机游说,等待魔宗执法者的到来,联手将他拿下,可是夜白却不吃他这一套

      “刚才叫嚣着杀我,没见你叫我道友啊,”夜白挥了挥手,下方一众人纷纷化作血雾爆开。

      ╞ 餢“你!”闫古看着眼前这一幕,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不知好歹,你可知我魔宗?你很扥厉害,但比你强的不知多少,年轻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道理你懂吧?”闫古稍加威胁,但从夜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눙情绪,有的也是玩味的笑容,让他感觉十分挫败。

      ﭥ ȳ “好了,谢谢你的龙,你可以死了”夜白从空中落下,而闫古的四周空间不断挤压,强大的压力让闫古全力抵抗,但鲜血从皮肤上不断渗出,不一会整个人都变成了血人,随着一声声骨骼的挤压声,ᆘ这位强大的老者还是断了气息,这辈子他都ą没想过会是这么憋屈的死法……

      夜白走进法阵,招呼着邹光过来,“这法阵还是太弱了呀,等这条龙出来都到晚庁上了”夜白说着ᆉ就把手按在了法阵上,一阵白光闪过,幽冥谷䳵的上方突然乌云密布,一条金色的龙䌺盘旋在上空,雷电淬인炼着它的身躯,一声声怒吼声从云端上方传来,邹光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幽冥谷外,两道强横的气息飞㛼速靠近,如果李启环和闫古在的话,就휺会惊喜的发现,这正是Ц他们的救兵。

      李穹看着前方的乌䱯云,眼睛里充满눸了凝重,因为他感觉到这里不简单,到处充斥着令人窒息的压力,特别是乌云里面的雷电,挨上一下绝对魂飞魄散。但李启环还⠴在纸里面붜,这让他十分头疼,便加快了콠速度向幽冥谷冲去。

      在他身咽后,一个被黑雾浞包围的人却悄然的消失,空间淡淡的波纹一直朝着幽冥谷荡去……

      邹光痴痴的㑴看着上空的龙“白哥,这玩意你打算怎么征服ﻚ?”只见夜白一张手,空中的一切都被隔绝在这片天地,他轻轻一握,天空上的乌云和巨龙通通消失不见了,䇧“呐,这不就收服了”夜白看着已经惊讶到说不出话的邹光说⽤道。

      夜白带来的震撼让邹光一时间难以消뫸化,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白哥,不,大佬,请收我为徒吧”邹光一脸希冀的看着夜白,“好哇”夜白咧嘴一笑,不过当我徒弟,随时都要死哦,你要是不怕,你就是我的大徒弟了。

      邹光看着满脸笑意的夜白,心里发虚,但是他咬牙一横,还是鱮一口答应了下来,因为他爹,需要一个能挡风遮雨的儿子。憵

      夜白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转头看向后面的天际“呀,徒弟,你的考验来了,៛后面有两个人来了”邹光还想说些什么,话刚到嘴边却发现夜白消失不见了,他想骂娘了,这坑爹的师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