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机app导航

      对于老解放来说,打不着火是常有的事情。

      老解放使用的还是古老的白金点火,老式的东风幺㶒四零,还有老的北京212吉普,用的都是白金点火。

      对于驾驶员来说,白金点火方式是很考验技术的,需要手动调节白金间隙,但凡是误差ꛑ大一点都无法启动。

      若是现在的司机,伢就算是给他一辆老解放,他也开不走,甚至都启动不了。

      然而运输公司里可不缺乏技术经验一流的老司机,启动一辆老解放就如同吃饭喝水般容易,他们有的是方法启动一台老解放。

      而且那个时代的司机,多少뤦都懂一些修车的技术,如果只是一般小毛病的话,用不着把车拉来汽修车빧间,老司机们自己就能解决。

      很显然,这辆老解放被拖来了ౡ修理车间,⢈就是遇到了连老司机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修理工小赵走䳣到那辆老解放前,蔡师傅犹豫了一下,还是递上了一跟香烟。

       蔡师傅是看小赵年轻,本不想递烟过去的,不过后来一想,就算擤小赵修不好,也还得指望小赵的师傅呢,干脆也就不吝啬这一根香烟了。 烈

      雂小赵㏒有模有样的将香烟夹在了耳朵上,然后打开了引擎盖。

      “小赵师傅怎么称呼啊?”蔡师傅有意无意的攀谈道。 姑

      ᰑ“我叫赵虎,叫我닖小赵就行了。”小赵仿佛是担心蔡师傅看轻自己,接着说道:“我爸是后勤鿞处的赵有田。”

      “哦,原来是赵有農田的儿子。”蔡师傅的眼神和善了很多。 ㍚

      八十年킣代初期的国企职工眼高于顶,䰏即便是同在一个单位也能分出三六九等来똫。

      䟊在国垓企当中,同样都是工人,土生土长的本单位子弟,跟外面分配来的中专生흕,完全就是两个级别,本单位的子弟自然要受到更多的有戸待。一提自己是谁谁谁的儿子,周围一圈叔叔大爷罩着你。

      힟 띳 至于分配来的工人,要是城市户口还好说,那些农村出身的中专生,被分配到国企,先天性的就低人一等,平时得夹着尾巴做人。

      ᮳ 赵虎一句“赵有儍田”的儿子,仿佛是在说,我是亲生的,你得对我好一点。

      赵虎一边给汽车做检查,一边开口问道:“蔡师傅,你这车最近有没有经常打不着火?”

      뽐“有是有的,不过我这车是七五年产的⻲,打不着火是꺦常有的事情,我自己捣鼓捣鼓,也就修好了。”蔡师傅开口答道。

      新进来的学徒工或许不明白蔡师傅这话的含义,但是李卫东却是酿知道的。

      黻 六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中期,十崤年时间里,一ҫ汽只能够삎勉强的维持生产,那个时期产出的ﶛ老解放,质量是最差的,小毛病多是搞正常的现象。

      탲 后来二代解放上市以后,︯六十年代从东欧引进来的卡ꡟ车还继续用,反倒是七十年代生产的老解放首欉先被淘汰掉。

      赵虎又接着问道:“蔡师傅,你这车最近有没有经ᬃ常熄火?”

      “是经常熄火,不过都是这车的老毛病了。”蔡师傅开口说。

      赵虎卸了几颗螺丝,挥手叫来一个学徒工:“你帮我扶着这个气门,我上去启动看꯷看。”

      学徒工上扶住气门,赵虎走㷴上车,开始启动。

      引擎启动的声音响起,透过那个拆卸的气门口,隐约能够看ᤑ到一些火光,但是发动机却始终无法启动。

      赵虎从驾驶室中跳下来,又来到发궞动机前,再次检查了一番,随后开口说道:“这是化油器坏了,得换个新的化油器。蔡师傅,你稍等一会,我现在就给你换化油器。”

      现在的司机对于化油器这个东西是比较陌生的。因为早在九十年代末的时候,国家就禁止生产化油器类的汽车,而慰到了2001年,化油器类的汽车更是被停止销售。而在八十年代,几祉乎所有车都是用化油器的。᫶

      赵虎开始更换化油器,学徒工们则围在周榋围,一边打下手,一边学习。

      有几个学徒工帮忙,赵虎很快就更换好了化油器。

      赵虎爬进了驾驶室,点火启动,随着一阵黑烟从排气管中冒出嚔,汽车果然成功的启动了。

      “行了,蔡师傅,车给你修好了!”赵虎跳下车,一脸得意洋洋的ᛕ说。

      䓄“行啊,小赵,手艺不错。”蔡师傅说着,又涌递上了一根烟。

      “手上卍脏。”赵虎没有接过香烟,蔡师傅则直接将烟塞到了赵虎胸前的口袋里。駽

      老式的蓝色工装,胸口两个口袋,腰上两个口袋,可是能装不少东西걊。颼

      就在此时,一个叹息声响起,格外引人注意。

      众人劚顺着声音望去ꍗ,恰好看䗭到李卫东在馡那里,一边叹气一边摇头。

      “这小睯伙子,小小年纪的,叹什么气啊!”蔡师傅笑盈盈的问道婨。

      喝 蔡ᏼ师傅看♪李卫东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便知道这肯定是运输公司的自家子弟,态度也显得很友善。因为分配来的中专生或者退伍军人,是没有ᢏ这么小年纪的。

      李卫东抬起头来,⽙看了看那台㬒刚修好的老解放,又看了看蔡师傅,这才开口说道:“蔡师傅,一会要是半路上熄火的话,再把车开回来吧,找个老师傅给你重新看看。”螆

      “半路熄ᢠ火?”蔡㧲师傅有些不太明赣白李卫东的쯸意思,然后一脸疑惑的望向了赵虎。

      旁边的赵虎却是听出来了狟,李卫ꂭ东的意思是说,这车根本没有修好。

      鴹 “李卫东,你什么ѕ意思?”赵虎一脸不善的穀问。䫡

      ﺠ李卫东只好解释道:“赵哥,这辆车打不着火,不只是因为化油器的问题。”

      “不是化油器的问题?”赵虎不屑的一撇嘴,拿起了那个刚换써下了化油器,开口说綹道:“你自己看,这化油器里面都糊成什么㮧样子了!还不是化油器的问题。”

      짿正如赵虎所说,这化油器里面黑漆漆粘糊糊的,仔细还能看庢到一些固化的杂质,按照这种情况,里面肯定出现了严重磨损。

      此时,一个四十多岁的老㲀汽修工刚好路过,也没有询问事情的缘由,只是看了看那个拆下来的化油器,便开口说道:“化油器都这样了,没法再用了。”

      老汽修工的话仿佛是一敉锤定音,赵ꁂ虎的腰杆子瞬间都挺直了㣵许多。

      ⷭ “我说李卫东,你天天在车间里瞎逛游,懂修车么?恐怕连刹车和离合器都分不清楚吧!什么都不懂,就别瞎说,哪凉快哪待着去!”赵虎开口说道。

      旁边,几个学徒工也是一脸不屑的望着李卫东,不过这几艄个学徒都是临时工,而李卫东是正式的,所以这几个学徒工倒也不敢对李忈卫东出言不逊。

      如果是年轻气盛的李卫东,此时定然与赵虎争执一番,但重生后的李卫东,早已经没有了年轻人争强好胜的心性,面对赵虎的指着,他只是无奈쪠的笑了笑,随后转身离去。

      赵虎则对蔡师傅说:“蔡师ᰒ傅,他就是藅我们车间的一个混子,什么都不懂,你别听他瞎说,这车我已经修好了,你现在就开着上路,绝对没有问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